序幕            

    一座高山,一處低巖,一道新泉,一株古松,一爐紅火,一壺綠茶,一
位老人,一個少年。
    「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什麼?」少年間老人:「是不是例不虛發的小
李飛刀?」
    「以前也許是,現在卻不是了。」
    「為什麼?」
    「因為自從小李探花仙去後,這種武器已成綸晌。」老人黯然歎息:
「從今以後,世上再也不會有小李探花這種人;也不會再有小李飛刀這
種武器了。」
    少年仰望高山,山巔白雲悠悠。
    「現在世上最可怕的武器是什麼?」少年又問老人:「是不是藍大先
生的藍山古劍?」
    「不是。」
    「是不是南海神力王的大鐵椎?」
    「不是。」
    「是不是關東落日馬場馮大總管的白銀槍?」
    「不是。」
    「是不是三年前在邯鄲古道上,輕騎誅八寇的飛星引月刀?」
    「不是。」
    「我想起來了。」少年說得極有把握:「是楊錚的離別鉤:一定是楊錚
的離別鉤。」
    「也不是,」老人道:「你說的這些武器雖然都很可怕,卻不是最可怕
的一種。」
    「最可怕的一種是什麼?」
    「是一口箱子。」
    「一口箱子?」少年驚奇極了:「當今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一口箱
子?」
    「是的。」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