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章 寶藏            

    譬如說,一種似是而非的偽君子的道德觀,就是這樣子的。

    她沒有這種觀念,她不想做這種事。

    她既不想讓人碰扁鼻子,也不想碰扁自己的鼻子。

    所以她作了個最聰明的選擇。

    她點亮了一個火折子。

    火光亮起時,立刻有金光耀眼。

    這條通道的兩壁,竟都是用巨大的金磚砌成。

    前面不遠處就有個轉曲。

    呂三正站在那裡。

    用一種很奇怪的態度看著她。

    「想不到你身上居然帶著火折子。」

    「你當然想不到。」

    齊小燕微笑:

    「雖然你已經派人把我徹底搜查過,可惜那些人還是沒想到我會把一個火折子藏在一個
髮簪裡。」

    精美的碧玉管,精巧的火折子。

    這個火折子本身的價值也許已遠超過碧玉簪。

    呂三歎了口氣。

    「你身上是不是還藏了些什麼別的東西?一些讓人想不到的古怪東西?」

    「如果你想知道,你最好就自己來徹底把我搜查一遍。」

    她盯著呂三,伸開雙手。

    她身上的衣服穿得並不多,她的身材已漸漸成熟。」

    她眼睛裡露出的表情也不知是誘惑?

    還是挑戰?

    「不管怎麼樣,我都可以跟你保證。」齊小燕說:「我身上帶著的最古怪最有趣的一樣東
西,絕不是這個火折子。」

    呂三笑了,有點像是苦笑。

    「我相信。」

    呂三說:

    「我絕對相信。」

    通道裡的轉曲處雖然很多,呂三又繼續往前走,齊小燕在後面跟著,兩壁的金磚在火光
下閃耀不息。

    這條通道無疑已經可以算是世上價值最昂貴的一條。

    她沒有問呂三。

    為什麼要建造這樣一條通道?

    她知道這條通道一定隱藏著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呂三不說,誰也間不出來。

    所以她什麼話都沒有間,但是她忽然覺得很不舒服,而且越來越不舒服。

    她一直想不通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是怎麼來的?

    通道裡雖然陰森黑暗,可是點著的火折子並沒有熄滅,走在通道裡的呼吸也很暢通。

    由此可見,在這條通道裡某一些秘密的地方,一定用某種很巧妙的方法留下了一些通風
處。

    所以通道裡的空氣永遠都保持乾燥流暢,而且非常乾淨。

    非常非常乾淨,乾淨得讓人嗅起來就像是一件已經在肥皂水裡泡過三天,又搓洗過十六
八遍的衣服。

    齊小燕忽然發覺她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就是這麼樣來的。

    「乾淨」是件好事,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本來絕不會讓人不舒服的。可見這地方實在大乾淨了。

    簡直乾淨得讓人受不了。

    這是怎麼回事?

    齊小燕還是想不通?

    呂三忽然問她:

    「你是不是覺得有點怪怪的?是不是覺得有點不舒服?」

    齊小燕說:

    「是。」

    呂三又問:

    「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不知道。」

    齊小燕但白承認:

    「我怎麼想都想不通。」

    她本來以為呂三會解釋這件事的。

    想不到呂三又問了另外一個好像和這件事完全無關的問題。

    「你知不知道天下萬事萬物中,最純最乾淨的是什麼?」

    這次呂三自己回答了這問題:

    「是黃金。」

    呂三說:

    「世上萬物,絕沒有任何一種比黃金更純更乾淨。」

    這條通道就是用黃金建成的。

    齊小燕不能不承認這裡確實非常乾淨。

    可是呂三又接著問了她一個更絕的問題。

    「世上也有很多種人,你知不知道最乾淨的是哪一種?」

    他又自己回答:

    「是死人。」

    呂三說;

    「世上最乾淨的一種人,就是死人。」

    齊小燕也不能不承認。

    所有的死人都要被清洗得乾乾淨淨之後才裝進棺材。

    就算是最骯髒的人也不例外。

    她承認了這一點。

    也就想通了她剛才想不通的那件。

    「你覺得這裡有點怪怪的,就因為這裡太乾淨了。」

    呂三也同時解釋:

    「因為這裡通常都只有黃金和死人。」

    黃金確實是世上雜質最少的一種東西。

    最純淨的一種東西。

    而且大多數人都認為它是最可愛的一種。

    死人本來也是人。

    不管多可怕的人。

    死了之後就沒法子再傷害到任何人了。

    一條用黃金建造成的通道。

    一些再也不能傷害到別人的死人。

    本來並沒有什麼讓人覺得害怕的地方。

    但是齊小燕忽然覺得這種地方有種說不出的詭秘可怖之處,過了很久才能開口問:

    「這地方是個墳墓?」

    「墳墓?」

    呂三大笑:

    「你怎麼會想到這裡是個墳墓?你怎麼會想到我肯用黃金替別人建造墳墓?」

    他很少這麼樣大笑過。

    要他這種人用黃金來替別人建造墳墓,確實是件很可笑的事。

    ——不管要什麼人用黃金來替別人建造墳墓,都同樣不可思議。

    奇怪的是:

    如果這裡不是墳墓,怎麼會經常有死人在這裡?

    齊小燕又想不通了!

    齊小燕問: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呂三說:

    「是個寶庫。」

    呂三的回答使得齊小燕更驚奇。

    「你說這裡是個寶庫?」齊小燕問:

    「是你藏寶的寶庫?」

    呂三說:

    「是的。」

    呂三用指尖輕撫通道兩壁的金磚。

    就像是一個驕做的母親在撫摸她的獨生子一樣。

    神情中甚至還帶著些因得意滿足而生出的感觸。

    「我可以保證我這裡儲存的黃金,至少比世上任何一個地方都多三倍。」

    呂三說:

    「如果我將這裡的黃金拋售出去,世上每一個國度裡黃金的價格都會下落。」

    「我相信。」

    齊小燕也忍不住用指尖輕撫壁上的金磚:

    「我這一生中從未見過這麼多黃金。」

    呂三說:

    「非但你沒有見過,見過這些黃金的人恐怕還沒有幾個。」

    齊小燕說:

    「因為這裡通常都只有死人?」

    「是的。」

    呂三說:

    「除了很特別的情況之外,這裡通常都只有死人才能進來。」

    齊小燕問:

    「你通常都用死人來看守你的黃金?」

    呂三又笑了。

    這個問題問得確實很可笑。

    呂三說:

    「自古以來,世上只有一種人會用死人來看守他的黃金。」

    齊小燕說:

    「哪種人?」

    「死人。」

    呂三說:「只有死人才會用死人看守他的黃金,因為他已經死了,黃金是不是會被盜
走,對他都已不重要。」

    他的回答並不可笑。

    因為這樣的例子非但以前就有過,以後也一定還會有。

    ——古往今來的王侯貴族死了之後,通常都會以黃金殉葬。

    再以他屬下最英勇忠心的衛士陪葬。

    來看守他的黃金和靈魂。

    ——他自己當然不會知道他這種做法有多麼愚蠢。

    因為他已經死了。

    「可是我沒有死,至少現在還沒有死。」呂三說,「所以我還不會做這種事。」

    齊小燕也笑了。

    但她卻還是忍不住要問:

    「既然這裡是你的寶庫,你的寶庫裡怎麼會經常有死人?」

    這個問題就不是可笑的問題了。

    大多數人都會這麼問的。

    呂三的回答卻是大多數人都不能明瞭的。

    「就因為這裡是寶庫。」呂三說:「所以這裡才會有死人。」

    齊小燕說:「為什麼?」

    「因為有種死人的價值遠比黃金還大得多。」呂三說:「我這裡的死人都是這一種。」

    人死了之後還有什麼價值?」

    還有什麼用?

    呂三自己大概也知道這種說法很難讓人理解。

    可是他不等齊小燕再問,就忽然改變了話題。

    「在極西的西方,也有一些歷史極悠久的古老國家。」

    他說:「在那些國家裡,也有一些學知極淵博的智者。」

    「我知道/

    齊小燕道:

    「我也聽說過一點。那些國家也跟我們一樣,也有法律和宗教。」

    呂三說:

    「在他們信奉的宗教裡,也有德高望重的長老。就好像我們少林武學的護法長老一樣。
我知道其中有一位『德長老』就是個極有智慧、極受人尊敬的人,就好像昔年少林的護法大
師『心眉』一樣。」

    齊小燕當然也聽說過心眉大師這個人。

    呂三道:「聽說他的師傅是被毒死的,所以他除了精研佛學和武道外,對毒藥也研究得
極透徹,甚至不惜以肉身遍試百毒,甚至有人說他到晚年時竟已練成百毒不侵的金剛不壞之
身。」

    「德長老的情況也和心眉大師一樣。」呂三說:所以我才會提起他這個人。」

    齊小燕說:「為什麼?」

    呂三說:

    「因為他曾經說過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呂三不等齊小燕再問他,這件有趣的事和她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就已經把這件事說了出
來。

    呂三說:「那位德長老有個非常好的果園,園裡種滿了各種花卉、水果和蔬菜,他曾經
在他的果園裡作了一次非常有趣的試驗。」

    呂三說:「他在果園裡選了一種最普通的蔬菜)譬如說是一棵捲心菜,然後他就用一種
含有劇毒的蒸餾水,去澆這棵捲心菜,一連澆了三天,捲心菜的葉子就變黃了,而且漸漸枯
萎。」

    呂三說:「然後他又用這棵捲心菜,去餵一隻兔子,三個時辰之後,這隻兔子就死了。」

    呂三說:「他叫他的園丁把這個死兔子的內臟,掏出來去餵一隻母雞,第二天母雞就死
了。」

    呂三說:「就在這隻母雞作垂死的掙扎時,恰巧有一隻老鷹飛過,在德長老居住的地
方,老鷹是很多的。」

    呂三說:「老鷹把死雞抓到岩石上,當點心吃了後,就覺得很不舒服,三天後正在空中
飛翔時,突然掉了下來。」

    呂三說:

    「德長老又要他的園丁找到了這隻老鷹,拋入魚塘裡,塘裡的鰻魚、鯉魚和梭子魚,都
是很貪吃的,當然會把老鷹的肉大吃一頓。」

    「如果說第二天有一尾梭子魚,被送上你的飯桌去招待你的貴客,那麼這位客在第八天
或者第十天之後,就會因腸胃潰爛而死。就算是最有經驗的名醫和件作,也絕對檢查不出他
的死因,更不會想到他是被仇人毒殺而死的。」

    呂三說:「這個秘密也許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除非……」

    說到這裡,呂三忽然不再往下說了。

    可是聽到這裡的時候,齊小燕已經忍不住要聽下去,忍不住間「除非怎麼樣?」

    呂三微笑道:「除非這個死人被送到這裡。」

    齊小燕說:「難道你能找出他的死因?」

    呂三道:「如果我能及時剖開他的屍體,找到他腸胃中殘存的梭子魚,那麼我非但能找
出他的死因,而且還能找出毒殺他的人。」

    他悠然接著道:「那麼這個死人的價值,就遠勝於黃金了。」

    齊小燕還是不太懂。

    又忍不住問:「為什麼?」

    呂三道:

    「因為我不但從這個死人身上發現一件本來絕不會有人知道的秘密,還因此而知道了一
種能在不知不覺中將人毒殺致死的巧妙方法。」

    齊小燕道:「毒殺他的那個人秘密被你發現後,當然也不能不聽你的話了。」。

    「是的。」

    呂三笑得更愉快!

    「事情的結果一定就是這樣子的,」

    他接著又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死人都是這樣子的,有的中了秘密的毒,有的中了秘
密的暗器,有的被人用一種秘密的手法所傷,只要他們的屍體在這裡,我就能找出他們致死
的秘密。」

    呂三又笑了笑:「對我來說,每一件秘密遲早都會有用的,有時甚至遠比黃金有用。」

    齊小燕已經聽得愣住。

    手心腳底背脊都已沁出冷汗。

    呂三在說這些事的時候,言詞態度還是那麼斯文優雅,就好像一位偉大的詩人在低誦一
首他生平最偉大的傑作,一首任何人都確信可以留傳千古的情詩。

    可是在齊小燕眼中看來,這世界上絕不會有比他更可怕的人了。

    呂三也在看著她,眼中還是充滿了溫柔的笑意,悠然問:「你願不願意去看看我的寶
藏?」

    齊小燕忽然也笑了。

    眼睛裡又發出了光,就像是一條雌豹。

    在接受挑戰時所發出的那種光一樣。

    「我當然願意。」

    齊小燕說:「難道你認為我不敢去?」

    無論多曲折漫長的路,總有走完的時候。

    他們終於走到通道的盡頭。

    通道的盡頭處是一扇門。

    一扇沒有門環也沒有手柄的門。

    可是他們一走過去,門就開了。

    齊小燕又怔住了。

    在這一瞬間她所看見的。竟是她在這一瞬間之前從未夢想能見到的奇景。

    門後是一個寬闊的山窟,看來彷彿有七八十丈寬,七八十丈長,七八十丈高,可是誰也
不知道究竟有多寬多長多高。

    山窟的上下左右四壁,都砌滿了巨大的金磚。

    山窟裡擺滿了一口口用純金鑄成的棺材。

    誰也想不到會在同一個地方看見這麼多棺材,而且是用純金鑄成的棺材。

    ——是不是每一口棺材裡都有一個死人。

    ——一個秘密?

    用純金鑄成的油燈裡,閃動著金黃色的火焰。

    門一開,齊小燕就走入了一個說不出有多麼燦爛輝煌,也說不出有多麼神秘詭異的黃金
世界。

    因為這個世人夢想難及的黃金世界。

    又偏偏是個死人的世界。

    ——棺材是人人厭惡的,黃金是人人喜愛的。

    一口用黃金鑄成的棺材給人的感覺是什麼呢?

    齊小燕好像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她整個人都似完全麻木了。

    呂三的臉上卻在發光。

    他伸開雙臂,深深吸了口氣,就好像世上只有這裡的氣息才是他所喜歡的,也只有這裡
才是他真正喜愛的地方。

    他帶著齊小燕走到最前面一排。

    最右首的三口棺材前,用純金鑄成的棺材,還沒有闔起。

    剛才他派來殺人的三個人,已經死在棺材裡。

    三個人死得彷彿都很平靜,臉上既沒有猙獰驚怖的表情,身上也沒有鮮血淋漓的傷口。

    甚至連衣服都好像他們剛走進來時一樣完完整乾淨,他們死的時候,顯然並沒有痛苦。

    但是他們確實都已經死了。

上一頁  下一頁
  書劍小築掃瞄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