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木屋裡的秘密            

    「呂三要胡大鱗他們三個人來試你的劍,就因為有獨孤癡在那裡。」

    「哦?」

    「如果說世上還有一個人能從他們致命的傷口上看出你的劍法來,這個人無疑就是獨孤
癡。」

    「哦?」

    班察巴那忽然又長長地歎了口氣:「你不能去了,絕對不能去了。」

    小方茫然問:「不能到哪裡去?」

    「我本來已經決定,只要有呂三的下落,就叫你率領我的屬下發動攻擊,」班察巴那
道:「但是現在你已經不能去了。」

    「為什麼?」小方問。

    「你應該知道是為了什麼?」

    「我不知道。」

    「有齊小燕和獨孤癡在那裡,你去豈非是送死。」

    小方沉默,又過了很久很久,忽然笑了,忽然問班察巴那:「像我們這種人,死了之後
會不會下地獄?」

    班察巴那不能回答,也不願回答,但是他說:「我只知道我們有很多的朋友一定在地獄
裡,所以如果我死了,我情願下地獄去。」

    小方大笑!

    「我也一樣。」他說,「既然我們已經準備下地獄,還有什麼地方不能去?」

    很多人都喜歡笑。

    有很多被人喜愛、受人歡迎的人都喜歡笑。

    因為笑就像是最珍貴的胭脂花粉香料,不但能使自己芬芳美麗,也能使別人愉快。

    可是笑也有很多種。

    有的人以狂歌當哭,有的人以狂笑當歌,有些人的笑甚至比痛哭更悲傷,有些人的笑也
許比怒吼更憤怒。

    等到小方笑完了,班察巴那忽然問呂恭:「你平常是不是常常笑?」

    「我不常笑。」

    「為什麼?」

    「因為我常常都笑不出,」呂恭說:「就是有時我想笑,也不能笑,不敢笑。」

    班察巴那看著他,看了很久,忽然說出句很奇怪的話:「那麼我希望你現在趕快多笑
笑,」他說:「就算你不想笑,也應該笑一笑。」

    「為什麼?」

    「因為你現在如果不笑,以後就真想笑,恐怕也笑不出了。」

    呂恭確實想笑一笑,但是他臉上的肌肉已忽然僵硬。

    「為什麼?」他又問。

    班察巴那反問他:「你有沒有看見死人笑過?」

    「沒有。」

    「你當然沒有。」班察巴那的聲音冰冷:「因為只有死人才是真正笑不出的。」

    「但是現在我好像還沒有死。」

    「不錯,現在你當然還沒有死,」班察巴那道:「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還會讓你活多
久。」

    呂恭的臉色沒有變、因為他的臉色已經沒法子變得更難看了。

    變色的是小方,他忍不住間班察巴那:「你要他死?」

    「每個人都會死的,」班察巴那淡淡他說:「遲一點又有何益?早一點死又有何妨?」

    「可是我想不通你為什麼要殺他?」

    「因為有些事我也想不通。·

    「什麼事?」「有很多事我都想不通。」班察巴那說:「最主要的一點是,我想不通呂三
為什麼要派他這麼樣一個人來把我們留下來。」

    「你認為是他把我們留下來的?」

    「當然是,」班察巴那道:「只有他這種人才能把我們留下來。」

    「為什麼?」

    「因為他不但規矩有禮,而且偶爾會說些真心話。」班察巴那道:「只有真誠的人,才能
把我們留住。」

    他問小方:「但是呂三為什麼要把我們留住在這裡呢?是因為他深怕我們再追蹤下去?
還是因為他已經在這裡布下了埋伏?」

    河濱的確有很多人,有的在生火,有的在燒水,有的在打雜,炒菜的人更多,因為每一
樣家常菜都是由一個特別會炒這樣菜的人炒出來的。

    班察巴那環顧左右:「殺人如麻的武林高手並不一定會生火打雜燒水,也不一定會炒爛
糊的菜肉絲,可是會生火打雜燒水炒肉絲的人,也未必就不是殺人如麻的武林高手。」他問
小方:「你說對不對?」

    小方不能說不對。

    班察巴那看看一個正在用火鉗夾炭的青衣禿頂中年壯漢。

    「這個人也許就是位武林高手。他手裡的火鉗子說不定就是種極厲害霸道的外門兵
器。」他說:「替我用蔥泥烤肉的那個人,平時經常烤的說不定是人肉。」

    小方也不能說不可能。

    「這些人說不定隨時都可能對我們發動攻擊,說不定隨時都能將我們切成肉絲,烤成烤
肉。」班察巴那又問小方:「你說對不對?」

    小方怎麼能說不對?

    班察巴那忽然又笑了笑:「可是他們也未必一定會這麼做的,這地方也許根本不是個陷
餅,那三口棺材也許早已遠去,根本不怕我們去追,所以我才更奇怪。」

    「奇怪什麼?」

    「奇怪呂三為什麼要派這麼樣一位規規矩矩恭恭敬敬而且還會說真話的人來把我們留在
這裡。」班察巴那道:「所以我一直都想問問他。」

    「你認為他知道?」

    「也許他也不知道,」班察巴那說:「就算他知道,他也不會說。」

    無論誰都相信,呂三的屬下,絕對都是守口如瓶的人。

    小方也相信。

    「所以我只有殺了他。」班察巴那歎了口氣:「不管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反正他不
會說,我就不能不殺他。」

    他轉過頭盯著呂恭:「呂三要你來的時候,一定也想到了這一點。」

    呂恭居然承認:「三爺確實想到了這一點。」

    「那他為什麼還要派你來?」班察巴那也有點驚奇:「你為什麼還肯來葉

    「三爺要我來,我就來。」呂恭說:「三爺要我去死,我就去死。」

    班察巴那舉杯:「我佩服他。」他舉杯一飲而盡:「無論誰能夠讓別人為他去死,我都佩
服。」

    呂恭卻笑了笑。

    他平時本來常常笑不出來的,這種時候他反而能笑出來了。

    「可是三爺算準我不會死的。」

    「哦?」班察巴那好像更奇怪了:「他真的能算準你不會死?」

    「真的!」

    「他憑什麼如此有把握?」

    「因為三爺算準,像兩位這樣的大英雄大豪傑,一定不會殺我這樣一個小人。」呂恭
說:「而且兩位就算殺了我也沒有用。」

    「你活著對我們又有什麼用?」

    「也許沒有用。」呂恭說:「也許還有一點。」

    「哪一點?」

    呂恭忽然閉上了嘴,連一個字都不肯說了。

    ——他活著也許已經沒有用了,也許還有一點。

    ——現在他雖然不說出來,以後也許會說出來。

    ——可是現在他如果死了,以後就永遠不會說出來了。

    班察巴那又舉杯:「我也佩服你,因為你實在是個聰明人,我一向很佩服聰明人,從來
都不願殺聰明人。」他歎了口氣:「只不過我偶爾也殺過幾個。」

    他忽然問小方:「你猜我會不會殺他?」

    就在班察巴那問這句話的時候,幾乎就是在同一瞬間,也有一個人用這個同樣的問題問
另外一個人。

    問這個問題的人,這時候正站在河流對岸山坡上,岩石間,樹叢裡,一間很隱秘的小屋
裡,一扇很隱秘的小窗前。

    這個人距離班察巴那很遠很遠。

    班察已那看不見他,可是班察巴那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得很清楚,甚至連班察巴那說的話
他都好像能聽得見。

    這個人就是呂三。

    河流對岸的山坡上,岩石間,樹叢裡,有一棟隱秘的小屋。

    一棟別人很難發現的小木屋。

    就算有人發現了,也沒有人會注意的,因為從外表上看來,這棟小木屋絕沒有一點能夠
讓人注意的地方。

    就算有迷路的旅客獵人,在無意間闖了進去,也不會發現這間小木屋有什麼特別之處,
更不會想到「富貴神仙」呂三會在這裡。

    但是呂三就在這木屋裡。

    不但呂三在,齊小燕也在。

    木屋是用堅實而乾燥的松木板搭成的,沒有漆,有一個小小的窗戶。

    木屋裡有一張木板床,一張木板桌,三張木板凳,一個木板櫃,後面還有一個小小的廚
房。

    如果你常常在山野叢林間走動,你一定常常會看到一些這樣的木屋。

    一些樵夫獵戶隱士和被放逐的人,住的地方通常都是這樣子的。

    可是這棟木屋不同。

    這間木屋不是樵夫獵戶的居所,也不是任何人的隱居處。

    這問木屋是呂三的秘窟,甚至可以算是呂三最主要的秘自之一。

    木板桌也沒有漆。

    齊小燕坐在木桌旁一張沒有漆的木板凳上,看著呂三。

    她覺得很奇怪。

    她一向認為自己是絕頂聰明的人,這世界上很少有她不懂的事。

    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子的。

    可是她看不懂呂三在幹什麼?

    呂三正站在這問小木屋唯一的一個小窗前,手裡拿著個小圓筒。

    一個大約有兩尺長的小圓簡,粗的一頭比酒杯粗一點,細一頭比酒杯細一點。

    這個圓簡是呂三剛從那個沒有漆的木板櫃裡拿出來的。

    木櫃裡本來只有幾件粗布衣服,但是呂三伸手也不知在什麼地方一按,木櫃裡忽然彈出
了一塊木板,木板後忽然又出現了一個小櫃子,金光閃閃的小櫃子,上面有七道鎖。

    這個小圓簡就是從這個小櫃子裡拿出來的。

    呂三站在窗口,閉起了左眼,把這個小圓簡比較細的一頭對在右眼上,把這個小圓筒比
較粗的一頭對住小窗外。

    他就這麼樣站在那裡,保持著這種姿勢,已經站了很久。

    他一向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臉上一向很少有什麼表情。

    可是現在他臉上卻有了很多種表情,就好像能從這個小圓筒裡看到很多能夠讓他覺得非
常有趣的事,就好像一個小孩子在看萬花筒一樣。

    呂三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這個小圓筒當然也絕不會是萬花筒。

    齊小燕實在看不出他在看什麼?也想不通他在於什麼?

    呂三忽然回頭對她笑了笑,把手裡的小圓簡遞給她。

    「你也來看看。」

    「看什麼?」小燕問:「看這個小筒子?」

    她搖頭拒絕:「我不看。」她想不出這個小圓筒有什麼好看的。

    但是呂三卻堅持。

    「你一定要來看看。」他說:「我保證你一定可以看到一些很有趣的事。」

    小燕不相信,但是她也不再堅持。

    她離開小方決定來投奔呂三時,就已經決定不再堅持任何事。

    她已經決定要做一個又聰明又聽話的女孩子,因為這種人是絕不會吃虧的。

    這個小圓筒是用金屬做成的,做得極精緻,兩頭都鑲著手工極精妙的黃金花紋,看來無
疑是件極貴重的東西,卻又偏偏看不出它有什麼用?

    呂三要小燕用他剛才同樣的姿勢拿住它,用兩隻手拿住它的前後兩端,舉在右眼前,對
准窗口,閉上左眼。

    「我知道你是個非常非常聰明的女孩子。」呂三微笑:「可是我保證你一定想不到你會從
這個圓筒裡看到什麼事的。」

    小燕果然想不到。

    她做夢也想不到她會從這個圓簡裡看到小方。

    ——小方,要命的小方。

    她一直認為自己是個無情的女人,絕對比任何一個像她這種年紀的少女都無情。

    因為她的確非常非常聰明,多年前她就已知道多情是件多麼令人痛苦的事。

    她一直想忘記小方。

    可是這世界又有哪個少女能這麼快就忘記她的第一個男人?

    自從她看見小方對「陽光」和蘇蘇的態度,看到他對她們流露出的那種感情,她就已下
定決心,要離開這個男人。

    ——這個要命的男人,彷彿無情,卻又偏偏多情,彷彿多情,卻又偏偏無情。

    她悄悄地退出了那間小屋,退出了他們那個複雜的圈子,因為她知道如果再留下去,只
會變得更痛苦更煩惱更傷心。

    她一向不願折磨自己。

    從那時開始,她就不想再見到小方了。

    ——相見不如不見,縱然有情,此情也只有留待追憶。

    可是現在她舉起了這個小圓筒,這個既多情又無情的小方卻忽然出現了。

    圓筒的中間是空的,兩頭都嵌著一種彷彿像是水晶的透明物。

    她舉起這個圓筒,把較細的一頭對住自己的右眼,把較粗的一頭對著窗口。這個要命的
小方就忽然出現在她眼前。

    呂三一直在看著她,也不知是不是想從她臉上的表情和反應上看出她對小方的感情。

    他知道她現在一定已經看見了小方,可是她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她的手還是和剛才一樣穩定,她的臉色也完全沒有改變。

    ——齊小燕今年才十六歲,可是她已經把自己訓練得像七十歲一樣。

    她只問呂三:「這是什麼?」她問的是她手裡的這個小圓筒。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呂三說:「這是從比英吉利國更遠的一個國度得來的,到目
前為止,這種東西還沒有名字,因為這種東西以前從來都沒有被傳入到中土,到目前為止,
除了我之外,只有你看見過。」

    「哦?」

    「可是現在它已經有一個名字了,」呂三得意微笑:「因為我已經替它取了一個名字。」

    「什麼名字?」

    「我本來準備叫它千里眼鏡。」呂三說:「可是這名字太俗,而且聽來好像是神話中的法
寶。」

    他說,「這不是神話,這是真真實實的東西,它唯一的用處,就是能望遠,所以我才決
定正式為它命名為『望遠鏡』。」

    「望遠鏡?」小燕說:「這是個好名字。」

    「這樣東西也是樣好東西。」

    小燕同意:「所以這樣東西和這個名字都一定可以留傳千古。」

    她雖然在說話,可是她的眼睛一直都沒有離開她手裡這個望遠鏡。小方的每一個動作,
她都沒有錯過。

    呂三忽然又說:「我知道你還學過一樣很少有人能學得會的事。」

    「什麼事?」

    「讀唇語。」

    這也是個非常新奇的名字,呂三解釋:「只要你能看見一個人在說話時的嘴形,你就能
知道他在說什麼。」

    「你對我的事好像知道得很多。」

    說這句話的時候,齊小燕並沒有表現出一點不愉快的樣子,而且還笑了笑:「你當然應
該知道得很多,否則你怎麼會收容我?」

    呂三也笑了笑。

    「看來我們彼此都很瞭解。所以我相信我們以後一定會相處得很好。」

    然後他又間她:「現在是誰在說話?」

    「是班察巴那。」

    「他在說什麼?」

    「他在奇怪。」齊小燕說:「他想不通你為什麼要派呂恭那麼樣一個人去把他留在那
裡。」

    呂三微笑!

    「他還說了些什麼?」

    「他說你派去替他們炒菜烤肉的那些人,每一個人都可能是武林高手。」小燕說:「他還
說連那個正在添火的人用的那把火鉗子,都可能是件很厲害的外門兵器。」

    呂三歎了口氣:「別人都說卜鷹是人傑,依我看,班察已那絕不比卜鷹差。」

    他忽然又問:「你猜他會不會殺呂恭?」

    齊小燕又笑了笑:「現在他也正在問小方,同樣也是在問這句話。」

    「小方怎麼說?」

    「小方連一個字都沒有說。」

    「你呢?」

    「我也跟小方一樣。」齊小燕說:」你和班察巴那這種人做的事,我們永遠都猜不透
的。」

    呂三用一雙柔軟纖長,保養得非常好的手,輕輕慢慢地整理著腰上的金色緞帶,過了很
久才問:「你認為我和班察巴那是同一種人?」

    齊小燕沒有回答這問題,呂三好像也不想要她回答這問題。

    他接著又說:「如果我是班察巴那,我絕不會殺呂恭這麼樣一個人的。」

    「為什麼?」

    「第一,因為呂恭這種人根本不值得他出手。」呂三說:「第二,因為呂恭以後對他也許
還有用。」

    「剛才呂恭自己也這麼說。」

    「但是另外還有更重要的一點。」

    「哪一點?」

    「『班察巴那不殺呂恭,因為他也不想冒險。」

    「冒險?」小燕問:「冒什麼險?」

    「班察巴那沒有看錯,我派去替他們炒菜烤肉添火的人,確實都是武林高手。」

    「哦?」

    「替他們添柴生火的那個人外號叫『螃蟹』。」呂三說:「他用來添柴生火的那個鐵鉗
子,的確是件獨創的外門武器,不但可以鉗死對方的兵刃,護手的把子上還另有妙用。」

    「哦?」

    「只要你的兵刃一旦被他鉗住,那鐵鉗的手把立刻就會彈出。」呂三道:「只要他一反
手,就可以刺穿你的心臟。」

    他又說:「這是他獨創的武器,江湖中見到過的人還不多,因為他出道還不及一年,就
被我收容了,我實在想不到班察巴那居然能看得出來。」

    「替他烤肉的那個人平常烤的真是人肉?」

    「那個人的外號叫『叉子』,無論什麼人只要一被他看上,就好像被叉子叉住了一樣。」

    「然後他是不是就會把被他叉住的那個人,送到火上去烤一烤?」

    「是的!」呂三道:「如果你被他又住了,也許他並不是真的會把你送到火上去烤,可是
你自己的感覺卻一定是那樣子的,甚至很可能比被火烤還難受。」

    「另外那些人呢?」

    「那些人也跟他們差不多,」呂三道:「幾乎每一個都是心狠手辣、殺人如麻的角色。」

    「他們為什麼服你?」

    「就因為他們太狠,所以才會服我,」呂三道:「因為他們除了來投奔我之外,根本已無
處可去,在江湖中根本已無法立足。」

    齊小燕歎了口氣。

    「要殺人的人,別人當然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完全正確。」

    「班察巴那不殺呂恭,就因為在顧忌他們這些人?」齊小燕間。

    「這一點絕對很重要,」呂三道:「班察巴那一向是個非常謹慎的人,不必要的事他絕不
會做,沒把握的事他更不會做!」

    「那麼你呢?」齊小燕又問:「你一直想除去班察巴那,為什麼不乘這個機會動手?」

    「因為這個機會還不算太好。」

    「為什麼?」

    「班察巴那在附近很可能也有埋伏,憑『螃蟹』和『叉子』那些人,也未必能將班察巴
那和小方置之於死地。」

    呂三又補充:「因為那地方根本不是死地,四面都有退路,他們就算不能取勝,也可以
退走。」

    「你既然明知如此,為什麼要選擇這麼樣一個地方請他?」

    呂三歎了口氣!

    「班察巴那是什麼樣的人物?」他說:「如果不是這種地方,他怎麼會去?」

    齊小燕也歎了口氣:「那麼我就更不懂了。」

    她不懂的是:「你自己根本不想乘這個機會動手除去他,又知道他也不會出手的。」

    「不錯!」

    「那麼你為什麼要派呂恭和那些人,去把班察巴那和小方留在那裡?」

    「因為我要觀察他。」呂三說:「班察巴那的行蹤飄忽,神出鬼沒,而且一向獨來獨往,
可以說是近百年來江湖中最神秘的一個人。」

    這一點誰也不能否認。

    「所以我只有製造這麼樣一個機會,再加上這架我用一對純種的大宛汗血馬,和一柄漢
末時曹操想用來斬殺董桌的寶刀,從波斯大賈『胡塞』那裡換來的望遠眼鏡,才能觀察到他
的言語神態行動。

    齊小燕歎了口氣:「你付出這麼大的代價,為的只不過是看看他而已?」

上一頁  下一頁
  書劍小築掃瞄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