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章 鬥智            

    能夠讓陸小鳳尊敬畏懼卻不容易,有很多人都認為西門吹雪的劍術已經超越了「中原一
點紅」,已經到達劍術的巔峰,到達了「無人、無我、無情、無劍」的最高境界。

    只有到達了這種境界的人,才能將劍上的力量控制得如此精確。

    可是能夠到達這種境界的人絕對不多,到達這種境界後,也就絕對不肯隨便殺人了。

    如果你不配讓他拔劍,就算跪下去求他,他也絕不肯傷你毫髮。

    這次殺人的是誰?

    一個已經到達巔峰的劍客,又怎麼會對一雙平凡勞苦的夫婦出手?

    沒有人看見這對夫婦是怎麼死的?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更沒有人能懂得致命的這一
劍是怎樣精確可怕。

    所以有很多人都在問小方。

    「他們是誰?你是誰?你是不是認得他們?」

    小方本來也有很多事想問這些人的,卻沒有問,因為他忽然又發現一件奇怪的事,他忽
然發現這個本來坐在獨輪車上,抱著女兒的婦人,彷彿也似曾相識。

    兩個沒有根的人,在酒後微醺時,在寂寞失意時,在很想找個人傾訴自己的感觸的時
候,偶然間相聚又分手。

    過了很久之後,他們又在偶然間相遇,彼此間都覺得似曾相識,也許只不過匆匆一瞥,
也許互相淡淡的一笑,然後又分手了,因為他們情願將昔日那一點淡淡的情懷留在心底。

    一點淡淡的感情,一點淡淡的哀傷,多麼瀟灑,多麼美麗。

    但是小方現在卻絕對沒有這種感情,並不是因為這個他覺得似曾相識的女人已經死了,
而是因為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那種微妙的情慷。

    他已經完全想不起這個女人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見過的,就正如他也想不起剛才那個
騎著青騾走過的少女是誰了。

    可是就在他已準備不再去想的時候,他忽然想了起來。

    因為他忽然看到了這個女人的腳。

    在男女之間的關係中,「腳」絕不能算是重要的一環,但卻有很多男人都很注意女人的
腳。

    其實小方並沒有看見這個女人的腳,只不過看見她腳上穿的鞋子。

    她穿的衣裳很樸素很平凡,一件用廉價花布做成的短襖,一條剛好可以蓋住腳的青布長
裙。

    現在她已倒在地上,所以她的腳才露了出來。

    她腳上穿的是只靴子,很精緻很小巧的靴子,只要是略有江湖經驗的人,就可以看出這
種靴子裡有一塊三角形的鋼鐵,藏在靴子的尖上。

    這種靴於就叫做「劍靴」。就好像藏在袖中的箭一樣,這種靴子也是種致命的武器。

    穿這種靴的女人,通常都練過連環鴛鴦飛腳一類武功。

    小方忽然想起這個女人就是那天在糕餅店裡忽然飛起一腳踢碎那年青夥計咽喉的辮子姑
娘。

    雖然她今天沒有梳辮子,裝束打扮都比那天看來老氣得多。

    小方卻還是相信自己絕對沒有看錯。

    ——所以這對夫妻絕對不是從江南來的,是班察巴那派來的。

    ——他們當然不是真的夫妻,只不過想利用這種形式來掩護自己的行動而已。

    ———對從異鄉來的年青夫妻,帶著個嗷嗷待哺的孩子,這利形式無疑是種最好的掩
護。

    ——他們這種人的行動任務,通常都是要殺人的。

    這幾點都是無庸置疑的!問題是:

    一一他們要殺的人是誰?

    ——如果他們要殺的是小方,他們剛才為什麼不出手?

    ——他們剛才明明已經有很好的機會,像他們這種受過嚴格而良好訓練的殺手,他們應
該知道良機一失永不再來。

    這問題最好的答案是:

    ——他們要殺的不是小方,當然絕對不是小方,因為班察巴那雖然不是小方的朋友,也
不是小方的仇敵,絕對不是。

    ——那麼他們要殺的是誰?殺他們的是誰?

    ——他們都是班察巴那秘密訓練出來的殺手,不到萬不得已時,班察巴那絕不會派他們
出來殺人的。

    ——所以他們這次任務無疑是絕對機密絕對必要的,他們要殺的無疑是班察巴那一定要
置之於死地的人。

    ——班察巴那的朋友雖然不多,仇敵也不多,在這麼樣一個雖然繁榮卻極平凡的邊陲小
鎮,怎麼會有他不惜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來刺殺的人?——這個人是誰?

    更重要的一個問題是:

    ——在這個雖然繁榮卻極平凡的小鎮裡,怎麼會有這種能對班察巴那屬下久經訓練的殺
手一劍刺殺於道旁的劍客?

    寒夜,逆旅,孤燈。

    燈下有酒,濁酒,未飲的酒,小方在燈下。

    還有很多問題要去想,很多他必須去想的問題,可是他沒有去想。

    他想在是一件和這問題完全沒有關係的事,一個和這些問題完全沒有關連的人。

    他正在想的是那個最多只不過有十六七歲、穿著件青布短棉襖、騎著匹青騾從他對面走
過去的單身女孩子。

    那個他彷彿覺得似曾相識卻又好像從未見過的女孩子。

    他確信自己絕對不會看錯。

    那個女孩子絕對沒有跟他有過一點關係一點舊情,但是他偏偏忽然想到。

    他雖然很想去想其他一些值得他去想的事,但是他想到的卻偏偏總是那個側坐在青騾
上,那個風姿極美的彷彿在笑又彷彿沒有笑的女孩子。

    ——為什麼呢?

    是笑了還是沒有笑?如果是笑,又為什麼要笑?一個素昧平生的女孩子為什麼要對一個
陌生的男人笑?如果不是笑,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為什麼要對一個陌生的男人似笑而非笑?

    如果他們真的相識,她為什麼笑了又不笑?不笑而又笑?

    寒夜已將盡,昏燈已將殘,濁酒已盡,沉睡的旅人已將醒,未睡的旅人早已該睡。

    小方已倦。

    「波」的一聲響,輕輕、輕輕的一聲響,燈花散,燈滅了。

    油燈還沒有燃起,天還沒有亮,寒冷孤獨寂寞窄小污濁廉價的逆旅斗室,忽然變得更寒
冷更黑暗。

    小方躺在黑暗處,躺在冰冷的床上,忽然聽到了一聲響,輕輕、輕輕的一聲響,就像是
燈殘燈滅時那麼輕的一聲響。

    他沒有聽見別的聲音,他甚至都看不見,但是,他身上每一」卜有感覺的地方每一個有
感覺的肌肉每一根有感覺的神經都忽然抽緊。

    因為他忽然感覺到一股殺氣。

    殺氣是抓不住摸不到聽不見也看不見的。只有殺人無算的人和殺人無算的利器才會有這
種殺氣。

    只有殺人無算的人帶著這種殺人無算的利器要殺人時才會有這種殺氣。

    只有小方這種人才會感到這種殺氣。他全身的肌肉雖然都已抽緊,但是他一下子就從那
一張冰冷堅硬的木板床上躍起。

    就在他身子如同鯉魚在黃河逆流中打挺般躍起時,他才看見了那一道本來可將他刺殺在
床上的劍光。

    如果他不是小方。

    如果他未曾有過那些可怕而又可貴的經驗。

    如果他沒有感覺到那股殺氣。

    那麼他一定也會像那對被人刺殺在道旁的年青夫妻一樣,現在也已被刺殺在床上。

    劍光一閃,劍聲一響。

    劍沒有聲音,小方聽到的劍聲,是劍鋒刺穿床板的聲音。他聽到這一聲響時,劍鋒已經
刺穿了木板。現在劍鋒刺穿的地方,本來就是他的心臟,可是現在劍鋒刺穿的只不過是一塊
木板。

    ——不管這把劍是一把什麼樣的劍,,這把劍一定在一個人的手上。

    ——不管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這個人一定還在床邊。

    小方身於有如鯉魚打挺般躍起,全身上下每根肌肉每一分力氣都已被充分運用發揮。他
的身子忽然又一翻,然後就直撲下去,向一個他算準該有人的地方撲下去。

    他沒有算錯。

    他抓住了一個人。

    劍鋒還在床板間,劍柄還在人手。

    所以小方抓住了這個人。

    這個人被小方抓住一撲,這個人倒下,小方抓住這個人,所以小方也倒下。

    兩個人都倒在地上,同樣都倒在地上,可是兩個人的感覺絕對不一樣。

    為什麼呢?

    被小方撲倒的這個人,本來以為必可一劍將小方刺殺的人,現在卻反而被小方撲倒,心
裡一定會覺得非常驚訝恐懼和失望。

    小方的感覺更驚訝。因為他忽然發現被他撲倒抓住抱住的人,居然是個女人。

    一個非常香非常軟非常嬌小的女人。

    他看不見這個女人,看不見這個女人穿的是什麼衣服,看不見這個女人長的是什麼樣,
但是他看見了這個女人的眼睛。

    一雙發亮的眼睛。

    一雙他覺得彷彿曾經看過的眼睛。

    兩個人都有眼睛,兩個人的眼睛都瞪得很大,你瞪著我,我瞪著你。小方確信自己一定
見過這個女人,一定見過這雙眼睛,卻又偏偏想不起是在什麼時候見過,是在什麼地方見過
的。

    「你是誰?」小方問,「為什麼要殺我?」

    這個女人忽然笑了,笑得很奇怪,笑得很甜。

    「你居然想不起我是誰?」她吃吃地笑著說,「你真不是人,你是個王八蛋。」

    就在她笑得最甜的時候,她手裡又有一件致命的武器到了小方的咽喉間。

    每個女人都有手。

    女人有很多種,女人的手有很多種。有些很聰明的女人,卻偏偏長了雙笨手。有些女人
很秀氣,卻偏偏長了雙粗手。

    這個女人不但美,而且很乾淨,穿的衣服就好像剛從裁縫手裡拿回來的,頭髮也無疑剛
經過精心梳理,甚至連鞋底上都看不到泥。

    奇怪的是,她指甲裡卻有泥。

    她手裡捏住的是一條小蟲,一條黑色的小蟲。她用兩根手指的指尖捏住這條小蟲,把這
條小蟲放在小方的喉結上。

    「你知不知道這個是什麼?」她問小方。

    這個問題小方根本不必回答,也懶得回答,就算只有三歲大的孩子也知道這是一條小
蟲。

    這個人卻說道:「如果你以為這只不過是一條蟲,你就完全錯了。」

    「哦?」小方問,「這難道不是一條蟲?」

    抓蟲的女孩子笑了:「這當然是一條蟲,就算是笨蛋也應該看得出這是一條蟲,只不過
蟲也有很多種。」

    「你這條蟲是哪一,種?」

    「是會吃人的那一一種。」這個女孩子說,「只要我一放手,它就會鑽入你的咽喉,鑽
進你的血管裡,鑽進你的骨頭,把你這個人的腦漿骨髓和血全部吸乾。」

    她又笑了笑:「人吃鳥,鳥吃蟲,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蟲有時候也會吃人的。」

    小方也笑了,因為他已經想起這個女孩子是誰了。

    在拉薩,在那神秘莊嚴的古寺中,在那自從遠古以來就不知迷惑了多少人的幽秘燈光
下;在那已被信徒們的煙火燻黑了的青石神龕前,帶他去看那魔女吸吮人腦的壁畫、逼他在
畫前立誓的就是她。

    在拉薩,帶他去那神秘的鳥屋、去見獨孤癡的也是她。

    那時她是個滿身泥的髒男孩。

    現在她是個又乾淨又漂亮、只不過指甲裡有點泥的小美人。

    這兩個人本來絕不可能是一個人,可是小方相信自己這次也絕對不會看錯。

    「我認得你。」小方說,「我已經認出你來了。」

    「你當然應該認得我。」這個女孩子連一點否認的意思也沒有,「如果你不認得我,你
不但是個王八蛋,簡直是一條豬,死豬。」

    她在笑,好像是一個小女孩在跟一個很要好的小男孩開玩笑。

    但是她的眼睛裡卻完全沒有笑意,連一點開玩笑的樣子也沒有。

    「剛才我說過只要我一放手,這條小蟲立刻就可以把你吸成個人干。」她問小方,「你
信不信?」

    「我信」

    「你想不想要我放手?」

    「不想。」

    「那麼你就先放開我。」這個女孩子用光滑柔軟的下巴輕輕磨擦著小方扼著她咽喉的
手,「這樣做,很不舒服。」

    小方也在笑,因為他不但已經認出了這個女孩子是誰了,而且有很多本來想不通的事
情,現在也已經想通了。

    ——這個女孩子在附近,獨孤癡無疑也在附近。

    ——獨孤癡是班察巴那的對頭,很可能就是班察巴那認為最可怕的對頭。

    ——那個穿劍靴的女人,無疑就是班察巴那派出來刺探獨孤癡行蹤的人。

    ——不是刺殺,是刺探,因為班察巴那派出來刺探獨孤癡絕不是件容易事。

    ——縱然只不過是刺探,卻被刺殺在這個女孩子的劍下。

    殺人的利劍已被擊落,致命的毒蟲卻仍在她手裡。

    小方仍在笑,這個女孩子卻不笑了,用一雙發亮的大眼睛瞪著小方:

    「我剛才說的話你聽清楚了沒有?」

    「我聽清楚了。」小方說,「聽得很清楚。」

    「你放不放開我?」

    「不放。」

    這個女孩子眼睛裡露出了尖釘般的光,狠狠地盯著小方,狠狠地問小方:「你想死?」

    「不想。」

    「那麼你為什麼不放?」女孩子問。

    「因為三點原因。」小方說,「第一,你是來殺我的,我不放手,最多兩個人一起死。
在我變成人干之前,你的脖子也斷了。如果我放手,你一定也會放手,那麼你的脖子不會
斷,我卻變成人干了。」

    「合理。」

    「第二,」小方說,「現在你好像是在威脅我,碰巧我剛好是不喜歡被人威脅的人。」

    「第三呢?」

    「沒有第三了。」小方答道,「不管對什麼人說,有這兩點原因都已經足夠了。」

    這個女孩子又笑了。

    「難怪別人都說你是要命的小方。」她看著小方,「你實在真是很要命。」

    說完了這句話,她忽然做了件很出人意料之外的事,她忽然把手裡這條小蟲捏死。

    無論誰能夠做出件讓別人覺得出乎意料的事,通常都會覺得很愉快得意。

    這個女孩子也不例外。

    她看著小方,笑得愉快極了。

    「我相信你一定想不到,為什麼我非但沒有把這條小蟲放在你的喉結上,反而把它捏
死。」

    小方的確想不到。

    這個女孩子也沒有讓小方費心去想,她自己說出了她為的是什麼:

    「因為就算我要殺你,也是用我的劍,不是用這條小蟲。」她挺起胸,做然道:「我是
劍客,劍客要殺人,就應該用他的劍。」

    小方不能不承認這一點,也不能不承認她已經可以算是劍客。

    無論誰能夠使用出那種精確有效的劍法,刺人的要害,取人的性命於剎那間,都已經絕
對可以算是一位劍客,一流的劍客,可是現在這位一流的劍客忽然就像是個小女孩一樣吃吃
地笑了起來。

    「何況這條小蟲只不過是我剛從地上捉到的,如果把它放在你的喉結上,最多只不過會
覺得有點癢,最多只不過會嚇一跳而已。」

    這次小方沒有想到。

    被人愚弄絕不是件好笑的事,至少他自己不會覺得很好笑。

    這個女孩子又說:「其實我也並不是真的想殺你,只不過想用你試試我的劍而已,試試
我能不能殺得了你。」

    小方冷冷的地看著她,問她:「現在你是不是已經試過了?」

    「嗯。」

    「你能不能殺得了我?」

    「好像殺不了。」

    「你想不想讓我來試試?」

    「試什麼?」

    「試試我是不是能殺得了你。」

    「不想!」這個女孩子叫了起來,「我一點都不想!」

    這次小方又笑了。

    可是就在他開始笑的時候,他忽然也做了件很出人意料之外的事。

    他忽然放開了捏住她脖於的手,用力打了她三下屁股。

    這個女孩子又叫了起來,叫的聲音更大:

    「你為什麼要打我?」

    「你要殺我,我為什麼不能打你?」

    「你怎麼能打我這個地方?」

    「如果你是個淑女,我當然不能打你這個地方。如果你是位劍客,我當然更不能打
你。」小方說,「你在我眼裡看來只可惜還是那個滿身泥巴、流著鼻涕玩小蟲的髒小孩。」
他又重重的地打了她一下:「你走吧。」

    這次她也沒有笑。

    一個成熟的女孩子,一位已經能拔劍殺人於剎那間的劍客,居然還被人看成個流鼻涕的
小孩,這種事就算有人覺得可笑,她自己也笑不出來。

    可是她也沒有走。

    她忽然跳了起來,凌空飛躍,凌空翻身,凌空出手,拔起了床板間的劍。

    她落地時劍已在手。

    有劍在手,她的神情態度氣勢笑容都已完全改變。

    小方忽然又想起了卜鷹。在一個更深入靜的晚上,在酒後微醇時,卜鷹忽然對他說了句
讓人很難聽得懂的話。「劍客的劍,有時候就像是錢一樣。」卜鷹說:「在某些方面來說幾
乎完全一樣。」

    「像錢?」小方也不懂,「劍客的劍怎麼會像是錢呢?」

    「一位劍客手裡是不是有劍,就好像一個人手裡是不是有錢一。樣,往往可以改變他們
的一切。」這句話說的還是不夠透徹,所以卜鷹又解釋道,「如果一位劍客手裡沒有劍,一
個人身邊沒有錢,一口空米袋裡沒有米,都是一樣站不起來的。」小方明白了卜鷹的意思,
至今沒有忘記。

    現在這個女孩已經站起來,她的態度忽然就已變得非常沉穩冷酷鎮定。

    「剛才你確實有機會能殺我,只是現在已經不同了。」她說:「剛才我失手並不是因為
我的劍法不如你,現在你還想不想再試一試?」

    小方的劍不在身上,在床上,可是他一伸手就可以拿出他的劍。自從他再次得回這柄劍
之後,他就未將這柄劍留在他伸手拿不到的地方。

    這個女孩子盯著他的手:「我給你機會讓你拔劍。」

    是拔劍,還是不拔?這不過是轉念之間的事,在一剎那間就要下決定了。

    在這一剎那間,小方沒有下決定,卻想起了很多奇怪的問題。他問自己:

    ——如果是卜鷹,在這種情況下會不會拔劍?

    他給自己的回答是:∼一不會。

    因為這個女孩子還不能讓卜鷹拔劍,也還不配。

    小方又問自己:——如果是班察巴那,在這種情況下會不會拔劍?

    他給自己的答案也是否定的:——不會。

    因為如果真的是班察巴那在這裡,這個女孩子早就已經是個死人了,班察巴那根本用不
著拔劍,她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班察巴那殺人時又何必由自己拔劍?

    小方不是班察巴那,也不是卜鷹。他拔劍,慢慢地伸手拔劍。

    他的對手用一種很奇怪的臉色看著他拔出他的「鷹眼」,居然沒有出。

    雙劍相擊,必有火花迸出。

    ——兩個倚劍為命的人仗劍相對時,其間必有劍氣、殺氣。

    可是他們之間沒有。小方有劍在手。

    但是他的手中雖然有劍,心中卻無劍,眼中也沒有。

    「你要我拔劍,你想用劍來試我。」他問她,「你為什麼還不出手?」

上一頁  下一頁
書劍小築掃校,http://www.zhanjiang.gd.cn/person/tong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