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殺機四伏            

    就在這時候,另外一個方向的暗林中,忽然有一條人影飛出,橫空飛過十餘丈,「砰」
的一聲,落在這個已經不存在的木屋裡,頭顱也同樣軟軟地掛在脖子上。

    「陽光」一骨碌翻身躍起,一把握緊小方的手。兩個人的心都跳得很快,眼睛裡都發出
了光。

    暗林中已傳出冷笑。

    「果然來了!」

    「閣下既然已經來了,為什麼不出來跟大家見見面?」

    冷笑聲中,夾雜著衣袂帶風聲、木葉折斷聲,隱約還可以見到人影閃動。

    遠處又有人輕叱:「在這裡!」

    叱聲剛響,暗林中就有三條人影沖天飛起,向那邊撲了過去。

    「陽光」和小方的心跳得更快,他們當然己猜出來的人是誰了。

    暗林中人影兔起鵑落,全部往那個方向撲過去,衣袂帶風聲中夾雜著一聲聲叱喝。

    「姓卜的,你還想往哪裡走?」

    「你就留下命來吧!」

    來的無疑是卜鷹。

    他故意顯露身形,將暗林中的埋伏誘開,讓小方和「陽光」乘機脫走。

    「陽光」又在看著小方,不管什麼事她都要小方做決定。

    小方只說了一句話:「他在哪裡,我就到哪裡去。」

    「陽光」連一句話都不再說,兩個人同時移動身形,也往那個方向撲了過去。

    他們也知道暗林中步步都有殺機,可是他們一點都不在乎。

    繁星滿天,星光都照不進,茂密的木葉,木葉雖然已枯黃,卻還沒有凋落。

    他們還是看不見人,連遠處的呼喝聲都已漸漸聽不見了。

    這個樹林是在群山合抱的一個山谷盆地裡,山勢到了這裡突然低陷,地氣極暖懊,連風
都是暖的,所以現在雖然已經是初冬,木葉仍未凋落。

    可是地上仍然有落葉,就像是一個人往往會因為很多種原因要離開他的家一樣,葉子也
往往會因為很多種原因而離開它的枝。

    小方沒有聽見落葉上有任何人的腳步聲,「陽光」也沒有。

    他們只聽見了一種很奇怪的聲音。

    他們聽見一個人在哭。

    每個人都會哭,在生的時候會哭,在死的時候也會哭,在生與死之間那個階段更會常常
哭。

    有些人只有在悲傷痛苦失意時才會哭,有些人在興奮激動歡樂時也會哭。

    有人說,一個人在他一生中最無法避免去聽的兩種聲音,除了笑聲外,就是哭聲。

    所以,哭聲絕不能算是一種奇怪的聲音。

    可是在這種地方,這種時候,無論誰聽見有人在哭,都會覺得奇怪極了。

    最奇怪的是,這個正在哭的人,又是個誰都想不到他會哭的人。

    小方和「陽光」聽見哭聲的時候,已經看到了這個正在哭的人。

    這個人赫然竟是胡大掌櫃。

    他們看見他的時候,他正坐在一棵很高大的古樹下,哭得就像是個孩子。

    如果他們沒有親眼看見,他們絕對想不到名震江湖的「三寶堂」主人居然會在這種地
方、這個時候,坐在一棵樹下面像孩子一樣抱頭痛哭。

    可是他們親眼看見了。

    胡大掌櫃好像沒有看見他們。

    他哭得真傷心,好像已經傷心得沒法子再去注意別人,可惜他們卻沒法子不去注意他。

    他們都見過他,都認得他,都知道他是誰。

    幸好他們假裝沒有注意他,假裝沒有見過他,他們決定就這樣從他的面前走過去。

    他們沒有走過去。

    胡大掌櫃忽然從樹下一躍而起,擋住了他們的去路,臉上雖然還有淚痕,卻已經不再哭
了,眼睛雖然還是紅紅的,卻已經發出了狡狐般的光。

    他忽然問他們:「你們是不是人?」

    小方看看「陽光」,「陽光」看看小方,故意問:「你是不是?」

    「我是。」

    「我也是。」

    胡大掌櫃冷笑:「你們都是人,可是你們看見有人哭得這麼傷心,居然能假裝沒看
見!」

    「陽光」也冷笑。

    「就算我們看見了又怎樣?難道你要我們坐下來陪你哭?」她說得理直氣壯,「你在這
裡哭,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胡大掌櫃居然也理直氣壯他說,「就是為了你們,我才會哭的。」

    「為了我們葉小方忍不住問,「你怎麼會為了我們哭?」

    胡大掌櫃的樣子看來更傷心。

    「我這一輩子,只喜歡過一個女人。」他說,「我找了她很久,等我找到她的時候,她
已經死了。」

    「她怎麼死的?」

    「被你們活活吊死的!」胡大掌櫃悲傷叫道,「被你們吊在一棵樹上,活活吊死的!」

    他狼狠地盯著小方好一會:「我知道你姓方,叫做要命的小方,你想賴也賴不掉。」

    小方已經有點明白了。

    「你說的那個女人是不是柳分分?」

    「是。」

    「你真以為是我殺了她?」

    「不是你是誰?」

    小方歎了口氣:「如果我說不是我,你當然一定不會相信的。」

    他沒有再說下去。

    他看出胡大掌櫃已經決心要他的命,無論誰都應該能夠看出這一點。

    ——「鳳凰展翅」。

    胡大掌櫃的雙臂已展,姿勢奇秘而怪異,雖然沒有人知道他的暗器是用什麼手法打出來
的,但是每個人都知道,只要他的暗器一打出來,就沒有人能夠笑得出來了。

    「陽光」忽然笑了出來,不但笑了出來,而且唱了起來。

    她唱的就是那天她在那乾枯的綠洲中沙丘後聽到的那首歌謠:

    「燕北有個三寶堂,

    名氣說來響噹噹。

    三寶堂裡有三寶,

    誰見誰遭殃,兩眼淚汪汪。」

    她的記憶力實在好極了,連一個字都沒有唱錯,而且唱得就像那小女孩一樣。她還沒有
唱完,胡大掌櫃臉色已改變:「你是誰?」

    「我就是我。」

    「你怎麼會知道我是誰?」

    「我怎會不知道?我不知道誰知道?」「陽光」甜笑,「其實你也應該知道我是誰
的。」

    「我應該知道?」

    「你再仔細看看我是誰?」她笑得好像也有點像那梳著十六八條小辮子的小女孩子,只
差手裡少了一條雪白可愛的獅子狗。

    胡大掌櫃吃驚地看著她,一步步向後退。

    「你以為『陰靈,是誰?」

    「陽光」又道:「你真的以為是那個瓶子,還是那個……」

    她話還沒有說完,小方已拔劍。

    一棵大樹的根部,忽然間露出了一個門。

    那當然不能算是一道真正的門,只能算一個洞,「陽光」認為那是門,只因為裡面真的
有個人鑽了出來。

    這個人雖然不是卜鷹,卻是他們的朋友。

    「班察巴那!」「陽光」忍不住大聲叫了出來,「是你!」

    看見他,他們也同樣興奮。

    從來沒有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出現,可是他每次出現時都同樣令人興奮。

    「剛才出手的人是你!」

    「是我。」班察巴那簡單地做了個手勢,一種在一瞬間就可以將人脖子拗斷的手勢,雖
然非常簡單,卻絕對有效。

    「卜鷹呢?」「陽光」又問。

    「我沒有看見他。」

    班察巴那道:「我也在找他。」

    「你知道他在哪裡?」

    「不知道。」

    班察巴那說得也很有把握:「可是我知道他絕對沒有死。」

    他的理由是:「因為那些人也在找他,可見他們也知道他還沒有死。」

    他微笑:「無論誰想要卜鷹的命都很不容易。」

    「陽光」也笑了:「如果有人想要你的命,恐怕更不容易。」

    她對班察巴那也同樣有信心。

    無論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他都可以為自己找到一個躲藏的地方。

    一個別人絕對找不到的地方。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他都會先為自己留下一條退路。

    「他們都以為你已經逃出了樹林,想不到你卻在這棵樹底下。」

    「陽光」歎了口氣:「難怪卜鷹常說,如果你想躲起來,天下絕沒有任何人能找得到
你。」

    班察巴那微笑:

    「我也不知道你還想說什麼?」

    「我還想說什麼?」

    「說我是條老狐狸。」

    「你不是老狐狸。」

    「陽光」笑道,「兩百條老狐狸加起來也比不上你。」

    剛才已聽不見的人聲,現在又可以聽見了。剛才已退出樹林的入,現在彷彿又退了回
來。

    班察巴那皺了皺眉。

    「你們快躲進去。」他指著樹下的地洞說:「這個洞絕對可以容納下你們兩個人。」

    「你呢?」

    「你們用不著替我擔心。」

    班察巴那道:「我有法子對付他們。」

    「我相信。」

    班察巴那道:「但是你們一定要等我回來之後才能出來。」

    他已經準備走了,忽然又轉過身:「我還要你們做一件事。」

    「什麼事?」

    「把你們穿的衣服和鞋子都脫下來給我。」

    班察已那沒有解釋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陽光」也沒有問。

    她已經背轉身,很快地脫下了她的藍色外衣和靴子。如果班察巴那還要她脫下去,她也
不會拒絕。

    她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女人。

    她相信班察巴那這樣做一定是有理由的。

    小方也將外衣脫下。

    「這樣夠不夠?」

    「夠了。」

    班察巴那道:「只不過你還得把你的劍交給我!」

    對一個學劍的人來說,世上只有兩樣東西絕不能輕易交給別人的。

    ——他的劍,他的妻子。

    可是小方毫不猶豫就將自己的劍交給了班察巴那,因為他也和「陽光」一樣信任他。

    班察巴那用力拍了拍小方的肩:「你信任我,你是我的朋友。」

    直到此刻,他才把小方當作朋友:「我絕不會讓你失望的。」

    這地洞的確可以容納下兩個人,只不過這兩個人如果還想保持距離,不去接觸到對方的
身子,就不太容易了。

    小方盡量把自己的身子往後縮。

    他們身上雖然還穿著衣服,可是兩個人的衣服都已經很單薄。

    一個像「陽光」這樣的女孩子,身上只穿著這麼樣一件單薄的衣服,兩個人的距離之
近,就好像一個「雙黃蛋」裡的兩個蛋黃。

    只要稍微有一點想像力的人,都應該能想到他們現在的情況。

    小方只有盡量把身子往後縮,只可惜後面能夠讓他退縮的地方已不多。

    地洞裡雖然潮濕陰暗,「陽光」的呼吸卻芬芳溫柔如春風。

    對一個血氣方剛的年青男人來說,這種情況實在有點要命。

    「陽光」忽然笑了。

    小方盯著她,忽然問她道:「你笑什麼?」

    「我喜歡笑,常常笑,可是你以前好像從來也沒有間過我在笑什麼。」

    「以前是以前?」

    「現在為什麼要問?」

    「因為……」小方道,「因為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什麼事?」

    「我是個男人。」小方的表情很是嚴肅。

    「我知道你是個男人。」

    「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是差不多的。」

    「我知道。」

    小方道:「所以你如果再笑一笑,我就……」

    「你就怎麼樣?」「陽光」故意問小方,「是不是想打我的屁股?」

    小方又盯著她看了半天,忽然自己也笑了。

    兩個人都笑了。

    剛才好像已經不能忍受的事,在笑聲中忽然就變得可以忍受了。

    班察巴那回來時,漫漫的長夜已過去,這濃密的樹林又恢復了原來的光明和平寧靜。

    「陽光」和小方的臉色也同樣明朗,因為他們沒有對不起別人,也沒有對不起自己。

    班察巴那看著他們,忽然又用力拍了拍小方的肩。

    「你果然是卜鷹的好朋友。」他說,「卜鷹果然沒有看錯你。」

    他忽然笑了笑,笑得樣子彷彿很神秘,說的話也很奇怪。

    他忽然對小方說:「只可惜你已經死了。」

    「我已經死了?」

    小方忍不住問:「什麼時候死的?」

    「剛才。」

    「我怎麼死的?」小方又問。

    「從一個危崖上摔了下去摔死的。」

    班察巴那道:「你的頭顱雖然已經像南瓜般摔碎,可是別人一定還能認得出你。」

    「為什麼?」

    「因為你身上還穿著他們看見過你過去穿的衣服,手裡還拿著你的劍。」

    班察巴那道:「如果你沒有死,當然絕不肯將那麼樣一柄好劍交給別人。」

    小方終於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他顯然已經替小方找了個替死的人。

    「陽光」卻還要問:「我呢?」

    「你當然也死了。」

    班察巴那道:「你們兩個人全都死了。」

    「我們為什麼要死?」

    「也許你們是為了卜鷹,也許你們是失足落下去的。」

    班察巴那道:「每個人都有很多種原因要死。」

    他微笑:「說不定還有人會認為你們是為了怕私情被卜鷹發現,所以才自殺殉情的。」

    「陽光」和小方也笑了。

    他們心裡毫無愧疚,他們之間絕對沒有私情,所以他們還能笑得出。

    一個人如果隨時都能笑得出,也不是件容易事。

    班察巴那又問小方:「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你們死?」

    小方搖頭。

    他本來就不是個多話的人,近來更沉默。如果他知道別人也能回答同樣的一個問題,他
寧願閉著嘴。

    班察巴那果然自己回答了這問題。

    「因為我要你們去做一件事。」

    他又解釋:「一件絕不能讓別人知道你們要去做的事,只有死人才不會被別人注意。」

    他說的「別人」,當然就是他們的對頭。

    「陽光」還是要問。

    「什麼事?」

    她問:「你要我們去做什麼事?」

    「去找卜鷹。」

    這件事就算不要他們去做,他們也一樣會去做的。

    班察巴那道:「我知道你們一定要報復,說不定現在就想去找衛天鵬,去找呂三。」

    他們的確有這種想法。

    「可是現在我們一定要忍耐。」

    班察巴那道:「不管我們要做什麼,都一定要等找到卜鷹再說。」

    人海茫茫,要找一個人,並不比大海撈針容易。

    班察巴那道:「我也知道這件事並不容易,但是只要我們有信心,也不是做不到的。」

    他忽然轉過身:「你們跟我來。」

    他帶著他們找到一棵不知名的野樹,從靴筒裡拔出一把匕首,用匕首割開樹皮樹幹,過
了片刻,樹幹中已有種乳白色的汁液流了出來。

    班察巴那要小方和「陽光」用雙手接住,慢慢地,很均勻地抹在臉上和手上。

    他們臉上的皮膚立刻就覺得很癢,然後就起了種很奇怪的變化。

    他們的皮膚忽然變黑了,而且起了皺紋,看起來就好像忽然老了十歲。

    班察巴那又告訴小方:

    「我們的族人替這種樹起了個很特別的名字。」

    「什麼名字?」

    「光陰。」

    「光陰?」

    「我們的族人都叫這種樹叫光陰樹。」

    班察巴那道:「它的效用至少可以保持一一年。一年之內你們都會保持現在的樣子,大
概不會有人能認出你們的本來面目。」

    但說的是「大概不會」,不是「絕對不會。」

    「所以你們還要特別注意。」班察巴那道:「我還要替你們找別的掩護。」

    「什麼掩護?」「陽光」問。

    「現在你已經不是『藍色的陽光』,他也不是要命的小方了。」

    「我知道。」「陽光」說,「這兩個人現在都已經死了。」

    「所以現在你們已是另外兩個人。」

    班察巴那道:「你們是對夫妻,很貧窮的夫妻,一定要奔波勞苦才能生存。」

    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像這樣的夫妻,為了活下去,不得不日夜勞苦奔波不息。

    「你們是做生意的,把藏邊的特產運到關內去販賣,博一點蠅頭微利。」

    班察巴那道:「因為你們沒有父母子女,家裡也沒有別的人,也因為你們夫妻感情不
錯,所以你們不管到哪裡去,總是兩個人同行。」

    小方和「陽光」都在靜聽。

    班察已那又道:「你們當然請不起鏢師護送。為了行路安全,你們只有加入商隊。」

    「商隊?」小方不懂。

    「商隊就是很多像你們這樣的人結伴同行的隊伍。」

    班察巴那解釋:「幾乎每個月都有這麼樣一隊人入關去。」

    他說:「我已替你們找到了一個。」

    班察巴那做事的周密仔細,實在令人不能不佩服。

    「這個商隊並不大,大概有三四十個人。」

    他說:「領導這個隊伍的人叫『花不拉』,精明老練,對地形也極熟悉,少年時據說屬
於靴靼的鐵騎兵,曾經遠征過突厥。」

    「我們到哪裡去才能找得到他?」

    「虎口集。」

    班察巴那道:「他們預定是在虎口集會合的。」

    他又補充:「你們到了那裡,先去找一個叫『大煙袋』的人,把你們的名字告訴他們,
再付二十五兩銀子的路費給他,他自然會帶你們去見花不拉。」

    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問題了。

    「我們的名字叫什麼?」「陽光」問。

    「你是藏人,名叫美雅。」

    班察巴那說:「你的丈夫是個漢人,名字叫做苗昌。」

    他將他的雙手搭上他們的肩:「我希望你們能在一年之內找到卜鷹。」

    在小方和「陽光」想像中,花不拉當然應該是個高大健壯公正嚴肅的人。

    他們想錯了。

    花不拉是個矮子,本來也許還不太矮,可是多年來馬鞍上的生命,使得他兩條腿變得非
常彎曲,看起來就像是個圓圈,走起路來總是搖搖擺擺的,樣子顯得很滑稽。

    所以他總是坐在一張很高的椅子上,用一雙斜眼看人的時候,眼睛裡總是帶著種殘酷而
譏俏的表情,就像是個頑童在看著已經被他用絹子綁住的貓,又像是一隻貓在看著爪下的
鼠。

    幸好他還有一雙大手。

    他的手又寬又大又粗又硬,擺在桌上時,就像是兩把斧頭,一下子就可以把桌子砍成兩
半。

    也許就因為這雙手,才使人不能不對他畏懼尊敬。

    這個人另一個優點是,他很少說話,他要說的話都由「大煙袋」替他說。

    小方和「陽光」看見花不拉的時候,已經有一對夫妻在他的客房裡了。

    一對和小方他們一樣的夫妻,為了要活下去,就不得不日夜勞苦奔波不息。

    他們的年紀都已經不小了,丈夫至少已經有三四十歲,妻子也有二十七八,丈夫的臉上
已經刻滿風霜勞苦的痕跡,妻子總是低著頭不敢見人。

    丈夫把二十五兩銀子路費交出來的時候,妻子緊張得連指尖都在發抖,因為他們這一生
中從未付出過數目如此龐大的一筆銀子。

    在他們眼中看來,這二十五兩銀子的價值絕對比呂三眼中的三十萬黃金還大得多。

    小方第二天才知道他們的名字。——丈夫的名字叫趙群,妻子姓胡,就叫做趙胡氏。

    一個平凡規矩害羞的女人出嫁之後,就沒有名字了。

    書劍小築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