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章 藍色的陽光            

    他們已經看見班察巴那打馬馳來,馬急蹄輕,他英俊鎮靜的臉上,已經露出無法掩飾的
驚惶之色。

    「有人。」他壓低了聲音,「前面的出口、兩邊山巖上都有人。」

    那裡是死結上的喉結,一擊就可以致命。

    下決定的人還是卜鷹,所以班察巴那又問:「我們是退走,還是衝上去?」

    卜鷹額角上忽然迸起一根青筋,青筋在不停地跳動。

    每到真正緊張時,他這根筋才會跳。

    他還沒有下決定,前面的山巖上一塊危石後,忽然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年輕的女孩子,身上穿的衣服,比藍大更藍,比海水更藍。

    她燕子般躍起,站在危石上,站在陽光下,向他們揮手:「卜鷹,我想你,班察巴那,
我想你,宋老頭,我也想你。」

    她的聲音明朗愉快,她高呼:「我好想你們。」

    看見她,卜鷹的眼裡,彷彿也有了陽光。

    小方從未見到他眼睛這麼亮,也從未見到他這麼愉快。

    這個女孩子本身就像是陽光,總是能帶給人溫暖幸福愉快。

    小方忍不住問:「她是誰?」

    卜鷹微笑,班察巴那也在笑,剛才的驚慮都已變為歡悅。

    「她姓藍。」卜鷹說,「她的名字就叫做陽光。」過了死頸,就是一片沃野平原,距離
聖地拉薩已不遠了。

    隊伍已停下來,紮起了營帳。

    每個人都顯得很愉快,是陽光為他們帶來的愉快,他們都用藏語在為她歡呼,他們都稱
她為「藍色的陽光」。

    她是來接應他們的。

    「可是我又想嚇唬你們。」她的聲音也如陽光般明朗,「可是我又不想把你們嚇死。」

    她抱住了卜鷹:「像你這樣的人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個,萬一把你嚇死了怎麼辦?」

    小方微笑。

    他也從未見過如此明朗,如此令人愉快的女孩子。

    她並不能算是個完美無缺的絕色美人,她的鼻子有一點彎曲,跟卜鷹的鼻子有一點相
像。

    但是她的眼波明媚,雪白的皮膚光滑柔軟如絲緞。

    她笑起來的時候,微微彎曲的鼻子微微皺起,這一點小小的缺陷,反而變成了她特殊的
美。

    小方忽然發現卜鷹很喜歡捏她的鼻子,現在他就正在捏她的鼻子:「你答應過我,這一
次絕不出來亂跑,為什麼又跑出來了?」

    陽光輕巧地避開了這問題:「你為什麼總是喜歡捏我的鼻子?」她又問:「是不是想把
我的鼻子捏成像你一樣。」

    小方笑了。

    陽光回過頭,眨了他一眼道:「他是誰?」

    「他叫小方。」卜鷹說:「要命的小方。」

    「為什麼要叫他要命的小方?」

    「因為有時候他也跟你一樣要命,有時候要把人氣死,有時候想把人嚇死。」

    卜鷹眼中充滿笑意:「他自己卻又偏偏是個不要命的人。」

    陽光又盯著小方看了半天:「我最喜歡不要命的男人。」.她又開始笑了,「現在,我
已經開始有點喜歡你了。」

    她忽然也像剛才抱住卜鷹那樣抱住了小方,在小方的額上親了親:「我大哥的朋友就是
我的朋友。」她說,「他喜歡的人我都喜歡。」

    小方的臉居然沒有紅,因為她的臉也沒有紅。

    她抱住他時,就像是陽光普照在大地一樣,明朗而自然。

    小方絕不是個扭扭捏捏的男人,很少能把心裡想說的話忍住不說。「我也喜歡你。」他
說,「真的很喜歡。」

    天色已暗了。

    營地中又響起了歡飲高歌,歌聲比往昔更歡愉嘹亮。

    因為其中又增加了十多個少女清亮的歌聲。

    她們都是陽光帶來的,都是像陽光一樣明朗活潑的女孩子。

    她們也像她們的兄弟、情人一樣,騎著馬,喝烈酒,用快刀。

    喝醉了,喝累了,她們就跟他們的情人兄弟躺在一起,數天上的星星。

    對一個心中本無邪念的人來說,世上有什麼邪惡的事?

    平常很少喝酒的班察巴那,今天也喝得不少。

    他配合著卜鷹,拍手低唱:——兒須有名,酒須醉。

    醉後暢談,是心言。

    他們的歌聲中,竟似帶著種淡淡的悲傷、淡淡的離愁。

    班察巴那忽然推杯而起,「你已經快到家了。」他說,「我也該走了。」

    卜鷹慢慢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他的神色黯然,「我回去,你走。」

    班察巴那什麼都沒有再說,只用力握了握他的手,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帳外已備好兩匹馬,一匹馬是他的白馬,另一匹馬上已裝配好他們需要的一切行裝。

    他一躍上馬,便打馬而去。

    他一直沒有再回頭。

    天還沒有亮,只露出了一點曙光。

    大地依然寒冷寂寞。

    他迎風走向遠方那無邊無際的無情大地,那裡仍然有無限無止的寒冷寂寞苦難在等著
他。

    小方忽然覺得胸中也湧起了一股說不出的蕭索淒涼,忍不住問:「他為什麼不跟你回
去?為什麼要一個人走?」

    過了很久卜鷹才回答:「因為他天生就是個孤獨的人,天生就喜歡孤獨。」卜鷹慢慢他
說:「他這一生中,大部分歲月都是在孤獨中度過的。」

    「你知道他要到哪裡去?」

    「不知道。」卜鷹回答,「沒有人知道。」

    這時天終於亮了,旭日終於升起,第一線陽光正照在藍色的陽光身上。

    「我不喜歡孤獨。」她拉緊卜鷹的手,「我們回家去。」

    小方從未想到卜鷹也有家。

    卜鷹有家。

    卜鷹的家就在藏人心目中的聖地「拉薩」,他的家也是他的夥伴產弟心目中的聖地。

    他不但有家,而且遠比大多數的家都寬大幽美華麗。

    過了達賴活佛的布面達拉宮,有一座青色的山崗、一片綠色的湖泊。

    他的家就在山腳下,青山在抱,綠水在懷,遠處的宮殿和城堞隱約在望,晴空如洗,萬
裡無雲,白色的布達拉宮在驕陽下看來亮如純銀,到了夕陽西下時,又變得燦爛如黃金。

    小方也從未想到,在塞外的邊陲之地,竟有如此美妙的地方,美得輝煌而神秘,美得令
入迷惑,美得令人都醉了。

    貨物需要清點,盈利必須算清,盡快分給每一個應得的人,讓他們去享受應得的歡樂。

    似乎卜鷹將小方交給了陽光。

    他們都年輕,他們彼此相悅,卜鷹希望陽光能夠照亮小方心裡的陰影。

    波娃的陰影。

    日出的時候,他們漫步在山崗上,卜鷹的宅第園林湖泊在他們的腳下,遠處的宮殿彷彿
近在眼前。

    陽光問小方說:「你喜不喜歡這個地方?」

    小方點頭,他只能點頭」沒有人能夠不喜歡這個地方。

    陽光又問道:「恢以前來過這個地方沒有?」

    小方搖頭。

    他以前沒有來過,如果他來過,很可能就不會走了。

    陽光拉起小方的手,就好像她拉著卜鷹的手時一樣。

    「我帶你出去玩。」她說,「他們在做生意,我們去玩。」

    「到哪裡去玩?」

    「我們先到布達拉宮去。」

    石砌的城垣橫亙在布達拉宮和恰克卜裡山之間,城門在一座舍利塔下,塔裡藏著古代高
僧的佛骨和無數神秘美麗的傳說與神話。

    通過圓形的拱門,氣勢迫人的宮殿赫然出現在他們的右方。

    宮殿高四十丈,寬一百二十丈,連綿婉蜒的雉垛,高聳在山巖上的城堡,古老的寺院,
禪房,碑碣、樓閣,算不清的窗牖帷簾,看來瑰麗而調和,就像是夢境,就像是神話。

    小方彷彿已看得癡了。

    ——波娃呢?

    ——如果他身邊的人是波娃?

    為什麼一個人在被「美」所感動時,反而更不能忘記他一心想忘記的人?

    為什麼人們總是很難忘記一些自己應該忘記的事?

    太陽照在他身上,陽光在看著他,陽光美麗而明朗。

    ——一波娃呢?

    ——波娃並不像雪,波娃就像是雨,綿綿的春雨,剪不斷的離愁,剪不斷的雨絲,小方
忽然說:「我們到大招寺去。、

    他知道大招寺外,圍繞著寺院的八角街,是城裡最繁華熱鬧的地方,所有最大的商有行
號,都在那條街上。

    卜鷹的「鷹記」商號也在那條街上。

    小方希望「熱鬧」能夠讓他「忘記」,哪怕只不過是暫時忘記也好。

    大招寺是唐代的文成公主所建。

    在那個時候,西藏還是「吐蕃」,拉薩還是「暹娑城」。大唐貞觀十四年,吐蕃的宰相
「東贊」帶著珍寶無數、黃金五千兩到了長安,把天可汗的侄女,面貌慧秀、妙相具足、端
莊美麗、體淨無暇、口吐『哈里稱檀香粒』,而且虔誠事佛的文成公主帶回了暹娑城,嫁給
了他們的第七世「贊普」,雄姿英發、驚才絕艷的「棄宗弄贊」。

    為了她的虔誠,為了她的美麗,他為她建造了這座雄壯宏麗的寺院。

    但是寺院外的街市,卻是這城市的另一面。

    城市赤如皮革,有光滑美麗的一面,也有粗糙醜陋的一面。

    有些街頭上垃圾糞便狼藉,成群結隊的年老乞丐,穿著破;日襤樓的衣服,剃光頭打赤
足,匍匐在塵土中,嘴裡喃喃不停地念著他們的六字真言「唵吧呢叭米吽」,等待著行人香
客的施捨。

    在沙漠中,在那場大風暴裡,小方失去他的食水糧食,卻沒有失去他的銀錢。

    他將身上所有的全都施捨給他們,不僅是因為同情和憐憫,還像是被一種奇異的力量所
唆使的感召。

    「我不應到大招寺去了。」小方自己也不知道心裡為什麼會有這種奇異的變化,「我們
能不能到你們的商號去看看?」

    「你能去。」陽光說,「你是大哥的朋友,你想到哪裡去,我都帶你去。」

    她臉上又露出陽光般美麗明朗的笑:「到了那裡,我還要帶你去見一個人,你一定也會
把他當作朋友的。」

    她說的這個人叫朱雲。

    朱雲就是「鷹記」的大掌櫃。大掌櫃的意思,就是總管。

    朱雲今年二十八歲,三年前卜鷹就已將「鷹記」的商務交給了他。

    一個二十五歲的人就能升起如此高位,並不是容易事,也並非僥倖。

    他年輕,誠實,生活簡樸,做人本份,說話中肯扼要,雖然至今仍是獨身,卻從來不近
酒色。

    卜鷹信任他,他的夥計尊重他,他也從未讓別人失望過。

    他也沒有讓小方失望。

    他用誠懇的態度和滾燙的酥油茶招待小方,他經營的商號簡樸規矩乾淨大方。

    他告訴小方:「我就住在後面,只要你沒事,隨時都可以來找我。」朱雲說,「我每天
都在,日夜都在。」

    陽光拉著他的手,就好像她拉著卜鷹、小方的手一樣。

    「他平時不喝酒,可是如果你一定要他喝,他不會比你先醉。」她的笑容如陽光,「只
不過你要找女人,他就沒法子了。」

    她並沒有把「找女人」當作一件丟人的事,她指著自己的鼻子,指著她那個雖然有點彎
曲,看起來還是很漂亮的鼻子說:「你要找女人,就來求我,我替你找的女孩子保證比你以
前見過的都溫柔好看。」

    她不是女人,不是屬於某一個人的女人。

    她是陽光。

    陽光是屬於大家的,誰也不能獨佔。

    ——波娃呢?

    小方忽然站起來:「你能不能現在就帶我去找?」

    「現在?」陽光顯得有點驚訝,「現在你就要去找女人?」

    「不但要找女人,還要喝酒。」

    這裡是聖地,聖地也像別的地方一樣,也有禁地,也有黑暗的地方,有酒,也有女人。

    小方忽然發現了個女孩子很像波娃,一個瘦瘦的、弱弱的、靜靜的女孩子。

    這時候他已經醉了。

    一個人醉在聖地,跟醉在別的地方沒有什麼兩樣。

    凌晨。

    小方從那條沒有柳的柳巷中走出來,只覺得頭痛、乾渴、沮喪。這種感覺也跟他在別的
地方醉後醒來時沒什麼兩樣。

    陽光正照上一塊斜牆,是金黃色的陽光,不是藍色的。

    一個衣著襤樓、蓬頭垢面的小孩,手裡捧著個鐵罐子,蹲在斜牆下,低頭看著他的罐
子,看得聚精會神,就好像世界上再沒有什麼比這罐子裡的東西更有趣了。

    世界上本來就充滿了許許多多很無聊的事,現在的小方心裡也覺得很無聊。

    一個無聊的人,做了一夜無聊的事,心情總是這樣子。

    他忽然想去看看這小孩罐子裡裝的是什麼。

    罐子裡裝的是蟲,裝滿了各種扭曲蠕動的小蟲。

    小方居然問他:「這些是什麼蟲?」

    「不是蟲。」

    小方有點驚奇:「不是蟲是什麼?」

    「在你眼中看來,看來雖然是蟲,可是在我朋友眼中卻是頓豐富的大餐。」

    他抬起頭來,看著小方,臉上雖然髒得要命,但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顯得非常機伶
巧黠:「因為我的朋友不是人,是鳥。」

    小方笑了,他忽然覺得這小孩很有意思,說的話也很有意思,他故意問:「你明明是個
人,為什麼要跟鳥交朋友葉

    「因為沒有人肯跟我交朋友,只有烏肯跟我交朋友。」小孩說:「有朋友總比沒有朋友
好。」

    他明明是個小孩,可是他說出來的話卻不像是小孩說的。

    他的話竟引起了小方很多感觸。

    「不錯,有朋友的確比沒有朋友好。」小方輕輕歎息,「鳥朋友有時候也比人朋友
好。」

    「為什麼?」

    「因為人會騙人、害人,鳥不會。」

    小方已經準備走了,他不想讓這天真的小孩知道大多人心的詭計。

    小孩卻又問他:「你呢?你對朋友好不好?」他問的話很奇怪:「如果你有個朋友需要
你幫助,想要你去看看他,你肯不肯去?」

    小方回過頭,看看他:「如果我肯去,又怎麼樣?」

    「你肯去,現在就跟我走。」

    「跟你走?」小方問,「為什麼要跟你走?」

    「因為我是你那個朋友叫我來找你的。」小孩說,「我已經在這等你一夜。」

    小方更驚訝:「你知道我是誰?」

    「我當然知道。」小孩道:「你姓方,別人都叫你要命的小方。」

    「我那個朋友是誰?」

    「我不能說。」

    「為什麼?」

    「因為他要我替他保守秘密。我已經答應了他。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會說出來的。」

    小方的好奇心無疑被引起。

    一罐小蟲,一個小孩,一個需要他幫助的朋友,一件寧死也不能說出的秘密。

    他從未想到這些事居然能聯在一起,他想不通這其中有什麼聯繫。

    「好。」小方忽然下了決心,「我跟你去,現在就去。」

    小孩卻又用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著他看了半天。

    「我能替你的朋友守秘密,你呢?」

    他問小方:「你能不能替朋友保守秘密?」

    小方點頭。

    小孩忽然爬起來,用一隻髒得出奇的小手,拉起小方的手:「你跟我來。」

    遠處鐘聲齊嗚,一聲聲梵唱隨風飄來,寶塔的尖頂在太陽下閃著金光。

    太陽澄藍,陽光艷麗,充滿了神聖莊嚴肅穆的景象。

    骯髒的小巷裡,卻擠滿了各式各樣卑賤平凡窮困齷齪的人,他們的神佛好像並沒有聽到
他們的祈求禱告,並沒有好好地照顧他們。

    但是他們從不埋怨。

    小孩拉著小方的手,穿著人群,穿過小巷,來到一座宏大壯麗的寺院。

    「這裡是什麼地方?」

    「是大招寺。」

    到大招寺來幹什麼?那個神秘的朋友是不是在大招寺等他?

    小孩子像故意不讓小方再問,很快地拉著他,從無數虔誠的香客中擠了過去。

    他明明是個孩子,可是做出來的事也不像小孩做的。

    壯麗的寺院,光線卻十分陰森幽暗,數千支巨燭和用牛油做燃料的青銅燈,在風中閃動
著神秘的火焰。

    高聳的寺牆上,有無數神像,供奉著面目猙獰的巨大七色神像,在閃動的燭火中,更顯
得詭秘可怖。

    也許就是這種力量,才能使人的心神完全被拘攝,完全忘記自我,有的香客腳上甚至拖
著沉重的鐵鐐,在佛堂裡爬行。

    小方瞭解他們這種行為,世上有很多人都希望能借肉體上的苦痛,消除心上的愧疚罪
愆。

    他自己也彷彿沉浸入這種似真似幻、虛無玄秘的感覺中。

    他忽然瞭解到宗教力量的神奇偉大。

    空氣中氤氳著酸奶和香燭的氣味,風中迴盪著鐘鼓銅鈸聲,沉鬱的陰影中燈火搖曳,低
沉快速的經咒聲隨著佛前的祈禱聲響動。

    小孩忽然停下來,停在右壁上一個穹形的石窟前。

    石窟裡有一幅色彩鮮艷,但卻恐怖之極的壁畫,畫的是一個猙獰嬌異的羅剎鬼女,正在
吮吸著一個凡人的腦髓。

    精密細緻的畫上,看來要栩栩如生,小方雖然知道這只不過是幅畫,心裡還是覺得很不
舒服。

    小孩忽又間他:「你知不知道這個人是誰?這個羅剎鬼女為什麼要吸他的腦髓?」

    小方不知道。

    「因他是個不守信的人。」小孩說,「他答應為他朋友保守秘密卻沒做到。」

    小方苦笑:「你好像不大信任我?」

    「我們還不是朋友,我不能信任你。」

    小孩的大眼睛裡閃動著狡黠的光:「你要我帶你去,一定要在這裡先立個誓,如果你違
背了誓言,終生都要像這個人一樣,受羅剎鬼女惡毒的折磨。」

    那個朋友究竟是誰,行蹤為什麼要如此詭秘?

    小方立下了這個毒誓。

    他不怕神鬼的報應,他從未出賣過別人,他這一生中,唯一對不起的人,就是他自己。

    小孩笑了,真心的笑了。

    「你果然是個好人。」他又拉起小方:「現在我真的帶你去了。」

    「到哪裡去?」

    「到鳥屋去。」

    小孩說:「你的朋友和我朋友都在那裡。」

    鳥屋是棟奇怪的木屋,建造在一片凸起的山巖上,幾棵巨大的樹木問。

    木屋的四周都有欄杆,屋簷鳥翅般向外伸出,簷下掛滿了鳥籠。

    手工精細的鳥籠裡,鳥語啁啾,有的鳥小方非但不知名,連看都沒看見過。

    「這些鳥籠都是我做的。」

    小孩的眼中閃著光,顯然在為自己而驕做:「你看不看得出它們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小方已經看出來,這些鳥籠雖然也有「門」,卻都是開著的。

    「我不願把它們當囚犯般關在籠子裡,只要他們高興,隨時都可以飛出去。」小孩說:
「可是飛走的往往又會飛回來。」

    他骯髒的臉上露出光輝的笑容:「因為它們也知道我是它們的朋友。」

    小方忍不住問:「我那個朋友呢?」

    小孩指著一扇很窄很窄的木門:「你的朋友就在裡面。」

    木屋裡寬大空闊,中壁的木板都已很陳舊,有的甚至已乾裂,無疑已是棟多年的老屋,
遠在這小孩出世前就己建起。

    寬大的木屋裡,只有一張低矮的木桌、一個巨大的火盆和一個人。

    火盆上支著燒烤食物的鐵架,人就坐在地上,背對著門。

    小方進來時,他沒有回頭,也沒有反應。

    他的背景很瘦,雙肩斜斜下削,帶著種說不出的落寞蕭索,世上彷彿已很少有人能驚動
他,引起他的注意。

    如果你也是個經驗豐富的江湖人,你從一個人的背影,也能看出很多事。

    小方經驗雖然並不十分多,可是他一。看見這個人的背就立刻確定了一件事——

    他從未見過這個人,更不認得這個人。只要是他認得的人,他只要看見背影,就一定能
認得這個人。

    所以這個人絕對不是他的朋友。

    准也不會跟一個自己從未見過的人交上朋友。

    這個人究竟是准?為什麼要冒稱小方的朋友?為什麼要個小孩帶小方來見他?

    小方站住。

    他走動時輕捷靈敏,一站住就得很穩,就像是一根石樁釘入大地。


    書劍小築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