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刀魂與花魂            

                                 一

    小屋後有個小小的花圃,春花已經次第開了,已經可以戴在鬢旁,采入瓶中。

    丁寧穿一身青衣,級著的是帶著唐時古風的高齒木展,腳上甚至還套著雙丫頭襪。

    在初夏午後溫暖的陽光下,他的臉看來雖然還是蒼白得毫無血色,可是他的神態,卻帶
著種說不出的悠閒和雅適。

    這種神態,使得他蒼白的臉在鮮艷的群花中顯得更突出,更高貴。

    唯一和他這種優雅的態度有一點不相配的,是他手裡的一把刀。

    可是這把刀也是非常優雅的,一種非常古樸的優雅,不相稱的是,這把刀上的殺氣。

    花園裡有一棵很高大的銀杏樹,樹蔭下有一張幾,一個蒲團。

    几上有一個仿造宋汝洲哥窯「雨過天青」的花瓶,蒲團上坐著一個人。

    這個人不是和尚,是丁寧。

    一一蒲團上坐著的人不一定是和尚、和尚也不一定坐在蒲團上。

    丁寧正在修整他剛從花圃裡摘下的鮮花,用他手裡一柄形狀古樸而優雅的銀色的短刀。

    一柄如此閒適的刀,一把削整花枝的銀刀,刀上怎麼會有殺氣?

    二

    午後的陽光還是金黃色的,還沒有到達那種黑夜來臨前夕陽的輝煌燦爛的鮮紅。

    姜斷弦遠遠的站在一叢紅花旁,靜靜的看著丁寧削整花枝,彷彿已看得癡了。

    他的臉色永遠是那麼冷酷和淡漠,可是他的眼卻像是火一般的夕陽般燃燒了起來,就像
是一隻猛獸,看到了另一隻足以威脅到它生命的猛獸。

    可是丁寧只不過在削整幾枝已經被摘落下的鮮花而已。

    這種悠閒的事,怎麼會引起別人的敵視。

    陽光的金黃已漸漸淡了,火樣的鮮紅還沒有染上夕陽。

    三

    如石像般靜立不動的姜斷弦,忽然慢慢的向丁寧走了過來。

    丁寧卻彷彿根本沒有發覺自己面前已經有了這麼樣一個人。一個隨時隨地都可能威脅到
他的生命與存在的人。

    他仍然用他的那把銀刀,修剪著那一束花枝,他的出手很慢,很小心。

    他用的刀是一把很鈍的純銀的刀。

    他做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一個正在養病的人,常常都會做這一類的事。

    可是姜斷弦卻在全心全意的看著他,就好像一個醉於雕琢的人,在看著一位他最崇拜的
大師雕琢一件至美至善至真的精品。更好像一個好奇的孩子,在看著一件他從未見過的奇怪
遊戲。

    在姜斷弦臉上居然會流露出這種神情,才真正是件怪事。

    可是真正瞭解姜斷弦的人,就會知道他用這種眼色看丁寧,一定是因為他看到了一些別
人看不到的事,只有他才能看:得見。

    他看到了什麼?

    鮮花被摘下,就好像魚已被網出水一樣。

    花被摘下,看起來依然同樣鮮艷,魚在網中,也依然同樣在動。甚至動得更生猛。

    可是在姜斷弦這種人眼中看來,就不一樣了。

    水中魚的動,是一種悠遊自在的動,網中魚的動,就變成了一種為生存而奮鬥的掙扎。

    花在根上,那種鮮艷是自然的,活潑的,被摘下之後,就難免顯得有些憔悴了。縱然被
修剪過,被供養在最精品的花瓶裡,也只不過是一個年華已將去,已經要用很濃的脂粉來掩
飾臉上皺紋的女人了,怎麼能比得上連蛾眉都不去淡掃的村姑?

    奇怪的是,被丁寧摘落,修剪後放入花瓶中的鮮花,居然還是同樣鮮艷,沒有人能看得
出一點分別,甚至連姜斷弦都不能。

    他是用一種什麼樣的手法摘落這些花枝的?

    丁寧不抬眼、不開口。

    姜斷弦用兩根手指,輕輕快快的拈起一段花枝,凝視著花枝上的切口。

    他的眼色立刻變得更奇怪了。

    那種眼色就像是一隻貓看到了一隻老鼠,卻又像一隻老鼠忽然看到了一隻貓。

    ——刑部的總執事,有史以來最高明的劊子手姜斷弦。

    ——忽然間一夜就在江湖中成名的刀客彭十二豆。從來不服的彭十三豆。

    這麼一個人,怎麼會在看到一些花枝的切口時就會變得如此奇怪?

    直等到最後一枝花插入瓶裡,丁寧才發現姜斷弦站在他面前。

    姜斷弦卻還在凝視著手裡那根花枝的切口,又過了很久,才慢慢的說:「以釵刀切木,
卻如快刀切腐,刀勢之奇變,現於刀鋒切口外。」姜斷弦直視丁寧!「以這樣的刀法,當做
能有幾人?」

    丁寧的態度很平靜,用一種非常平淡的聲音說:「姜先生,這句話你不該問的。」

    「為什麼?」

    「一刀之功,既不足顯刀法,更不足決勝負,」丁寧說:「決戰時之天時,決戰地之地
利,決戰人之心情體力,都可以影響,刀法的強弱。」

    「但是刀法的本身,卻是不會變的。」姜斷弦說:「刀也不會變。」

    「人呢。」丁寧說:「人是會變的?」

    「是。」

    「既然人會變,絕世無雙的刀法名家,也可以會在一夜之間變得不堪一。」丁寧說:
「這種事既非永恆,能用這樣刀法的人,昨日可能只有三五人,今日就可能變為八九人,明
日又可能變得只剩下一個。」

    姜斷弦無語。

    日色漸落,沉默良久,然後姜斷弦才說:「不錯,人會變,人事亦無常,你所經歷的變
化,實非我所能想像。」他說:「連我認為你已蠻了,已非我的敵手。」

    姜斷弦歎息:「可是我錯了,以你今日的體力,還能施展這樣的刀法,等到你我決戰
時,只怕我已經不是你的對手。」

    丁寧居然笑了笑,淡淡的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一定奇怪,我在那種暗無天日的鬼
獄中,過那種非人所能忍受的生活,刀法怎麼會還有進境?」

    「是的。」姜斷弦說:「我正想問你這句話。」

    「其實你若仔細想一想,你也會明白的。」

    「哦?」

    「刀法到了某一種境界後,不用身體也可以練的。」丁寧說。

    「不用身體練,用什麼練?」

    「用思想,在思想中尋找刀法中的變化和破綻,尋找出一種最能和自己配合的方法。」
丁寧說:「而一個人在肉體受到極痛苦的折磨時,思想往往反而更敏銳。」

    姜斷弦的態度忽然變得非常嚴肅,而且充滿尊敬,甚至用一種弟子對師長的態度對丁寧
說:「謹受教,」

    被摘落的十一校鮮花,已經有九枝在瓶中,只有一技還在姜斷弦手裡。

    丁寧慢慢的站起來,看了看他手裡的花枝,又看了看花瓶。

    「姜先生是不是想把這枝花帶回去?」他問姜斷弦。

    「不想。」

    「那麼,姜先生,請君插花入瓶。」

    這本來也是句很平常很普通的話,被滴下的花,本來就應該插入花瓶裡。

    奇怪的是,最近世事看得越來越平淡的丁寧,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口氣裡卻帶著種很明
顯的挑戰之意,就好像要一個人去做一件很困難的事。

    更奇怪的事,聽到了這句話之後,一向嚴肅沉靜的姜斷弦忽然也變得很興奮,就好像人
已在戰場,面對著一柄殺人刀。

    ——這又是為了什麼?

    四

    花枝在瓶中,帶著極疏落而蕭然的韻致,剩下的余隙還有很多,隨便什麼地方都可以把
一枝花插進去,甚至連十枝花都可以隨隨便便插得下去。

    可是姜斷弦手裡拿著一技花,卻好像一個要寫一篇文章的學生,手裡雖有筆墨,卻不知
該從何處下手。

    他的刀一般的眼神,已在瓶中花枝的空隙間選了很多個地方。

    可是他手裡的花枝卻沒有插下去。

    他的神色更凝重,不但額角上有青筋露出,甚至連刀背上都有,這段輕如羽毛的花枝,
竟似已變得重逾千斤。

    一一這又是為了什麼?

    過了很久之後,丁寧才輕輕歎了口氣:「姜先生,果然高明。」

    姜斷弦苦笑。

    「連這枝花我都不知應該插在何處,高明兩字,如何說起。」

    「三尺童子,也會插花,」丁寧說:「姜先生這枝花為何不知如何插?」

    「這就像是著棋,丁兄這瓶花,已如一局棋,成了定局,」姜斷弦說:「我這一子落下
去,若是破壞了這一局棋,那就非僅無趣,而且該死了。」

    丁寧微笑。

    「就憑姜先生這番話,就已足見高明。」

    忽然間,滿天彩霞已現,夕陽已如火焰般燃起。

    姜斷弦心裡忽然現出一片光明,隨隨便便的就把手裡的花枝插入瓶中。

    瓶中的花枝忽然間就呈現出一種無法描敘的宛約細緻的風貌,花枝間所有的空間和余
隙,彷彿已在這一剎那間,被這一枝花填滿了,甚至連一朵落花的殘瓢都再也飄不進去。

    甚至連一隻蚊蝻都再也飛不進去。

    丁寧的神色忽然也變得和姜斷弦剛才一樣嚴肅和恭謹。也同樣行弟子禮。

    「謹受教。」丁寧說。

    武林中有一種很離奇的傳說,有的人在三五丈之外,以飛花落葉都可以傷人,用一粒米
都可以傷人。

    這種人的武功,當然已達到了一種讓人很難想像,甚至不可思議的境界。

    可是,高山大澤荒漠雲海之間,藏龍臥虎,奇人輩出,誰也不能否定這一種的存在。

    如果世上真的有人能在三五丈外就可以用飛花落葉傷人,三五丈外的葉落花飛,也瞞不
過他們的動靜。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有人的武功能達到這一步境界,那麼丁寧和姜斷弦無疑都是這一類的
人。在他們專注於刀上的精魂與瓶中的花魂時,花圃的竹籬外,也有兩個人在注視著他們。

    兩個女人。

    五

    花圃的竹籬外,只一個小山坡。坡上有黃花,花上有蝴蝶,蝶有眼。

    蝴蝶的眼睛,好像也和人的眼瘠一樣,喜歡看好看的異性。

    這叢黃花上的蝴蝶,無疑是只雄蝶,因為它看著的是兩個非常好看的女人。

    花景因夢和伴伴站在山坡上,看著花圃裡銀杏樹下的丁寧和姜斷弦。

    「他們好像在插花。」伴伴說。

    「好像是的。」

    「我真不慌,兩個像他們這樣的男人,怎麼會對花這樣感興趣?」

    「你不懂,只因為你錯了」因夢說:「你根本就不懂他們這種男人。」

    伴伴有一排雖然並不十分整齊,卻非常有魅力的牙齒,甚至還有兩顆虎牙。

    一個在山野中長大,什麼樣的野生動物和植物都吃的女孩子,你怎麼能希望她的牙齒潔
白整齊。

    可是潔白整齊的牙齒,並不一定有魅力。

    一副非常不整齊的牙齒,長在一個非常好看甚至毫無暇疵的女人嘴裡,那種魅力,卻是
異常的。

    尤其是那兩顆虎牙。

    伴伴用左邊一顆虎牙輕輕的咬著嘴唇,那種神態,無異是在表示她的抗議,就好像一個
已經懂得男女間事的小女孩,可是她的家長親友兄姐長輩卻都認為她不懂事那種神情一樣。

    這種神情花景因夢怎麼會看不懂。

    「我知道你很瞭解男人。」花景因夢說:「有很多很難瞭解的男人,你都和他們相處
過。」

    沉默。

    在沉默中再次響起來的聲音,依舊還是花景因夢的聲音。

    「你可以瞭解,你和這些男人接觸之後,當然是在很親密很親密的情形之下接觸之後,
你當然會對他們有很深很親密的瞭解。」

    伴伴能說什麼?

    因夢卻還是接著說了下去。

    「可是你能瞭解他們的什麼呢?」因夢道:「你最多也只不過再瞭解他們的慾望,嗜
好,和他們肉體上對某一種刺激的反應而已。」

    她說:「其實你所瞭解的這些事,都是假的,」

    「真的是什麼呢?」

    「絕對的真,幾乎是沒有的。」

    「那麼,你說的真,有多麼真?」

    「伴伴,有些事我不想告訴你,因為我就想告訴你,你也不會懂。」

    「我不信。」

    「你一定要相信。」

    「我要你相信我說的話。」因夢說:」我也要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根少數的一些男
人,他們的感覺和感受,都是和別人不同的。」

    伴伴雖然已經明白她的意思,卻還是忍不住要問,因為她深刻瞭解,並且非常相信,這
個奇妙而神秘的女人的回答,一定可以滿足她隱藏在她心底深處的某種虛榮心。

    所以,伴伴又問:」那麼,你是不是認為他們連一點男人的慾望嗜好都沒有?」

    「他們有。」因夢迴答:「男人的慾望和感覺,男人對女人的瞭解和反應,他們都
有。」

    她說:「女人也很瞭解他們這種感覺。」

    這句話的意思很不明顯,所以花景因夢一定還要解釋。

    「他們這種男人的慾望,遠比大多數男人都強烈,」她說:「女人們都瞭解這一點,所
以常常會自動獻身給他們。」

    一一一個女人如果知道有一個男人對她的慾望極強烈時,對她來說,也是一種極強烈的
誘惑。

    伴伴瞭解這一點,因夢又問她:「剛才我說過,你不懂,只因為你錯了。」她問伴伴:
「你知不知道你錯在哪裡?」

    「我正在等你告訴我。」

    「你錯了,只因為你看不出他們的內心。」因夢說:「他們做的事,如果從表面去看,
一定看不出他們實際是在做什麼?」

    「現在我們看到的,是他們正在插花。」伴伴問因夢:「他汀實際是在幹什麼!」

    「是在炫耀他們自己。」因夢說:」也是想在他們的決戰之前,先給對方一點威脅,一
個警告。」

    「哦!」

    「瓶中的花,就像是丁寧布下的一個戰陣,只留下一處缺口。」

    「缺口就是破隙?」

    「是的。「

    因夢說「丁寧留下這處缺口,只因為他要看姜斷弦是不是能攻得進去,那意思也就是
說,他要看姜斷弦是不是能用手裡的一技花把這個缺口補上。」

    伴伴徑視著瓶中的花伎,過了很久,才輕輕的說:」看起來姜斷弦好像已經把這個缺口
補上了。」

    「是的。」花景因夢說:」看起來姜斷弦今日好像已經勝了一仗。」

    她用一種很奇怪的眼光看著伴伴:「如果你要跟我賭,賭他們最後那一場決戰的勝負,
如果你要賭丁寧勝,我願意以三萬兩,賭你一萬兩。」

    伴伴的臉忽然又露出春花般的笑容,又露出了那雙可愛的虎牙。

    「我不跟你賭,」伴伴說:「隨便你怎麼說,我都不跟你賭。」

    「你怕輸?」

    「我不怕輸,」伴伴說:「反正逼我的人都已經是你的了,還怕什麼輸?」

    「那麼你為什麼不敢跟我賭?」因夢問:「你怕什麼?

    「我怕贏。」

    伴伴很愉快的說:「我不跟你賭,只因為這次我是贏定了。」

    她說得很有把握,顯得也很愉快,奇怪的是,花景因夢的笑容,看起來居然比她還要愉
快得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