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行刑日的前夕            

                                   一

    三月十四,陰雨。

    在江南,現在已經是草長茸飛的三月暮春了,這裡卻依;日潮濕陰冷,甚至可以像針尖
一樣刺入人的血液和骨髓裡。

    尤其是雨,雨更愁人。縱有天下第一把快刀,也休想將那千千萬萬愁煞人的雨絲斬斷一
根。

    在這種天氣,火爐、暖鍋、熱炕、火辣辣的燒刀子、熱呼呼的打滷麵,每一樣東西都可
以把人的腳鉤住,鉤在屋裡,鉤在妻子的身邊。

    天剛黑,路上已少行人;

    西城外一片混飩,就好像一幅拙劣的水墨。

    就在這一天,有一個從外地來的陌生人死在城腳下,是被人攔腰一刀斬斷的。

    最奇怪的是,這個人的上半身倒在城恨下的一個石碑前,下半身卻遠在一丈外。

    雨水沖去了血跡,泥濘掩飾了腳印,現在沒留下一點線索,死者身上也沒有一樣可以讓
人查出他身份來歷的東西。

    殺人者無疑是此中能手,殺得真乾淨俐落。

    就算有人能猜出他是誰,也絕對不會說出一個字來。

    這種兇案當然是永遠破不了的,直到很久之後,才有個人透露了一點線索。

    這個人是混混無賴,有時候包娼詐賭,有時候偷雞摸狗。兇案發生時,他正好在附近。

    根據他的說法是:

    ——「那天晚上我的運氣真背極了,於什麼都不順,家裡還有個胖騷娘兒們,等我帶酒
回去祭她的五臟廟。」

    ——「那一陣聽說西城外有一票盜墳賊在做買賣,我就打上他們的主意了,想去給他們
來個黑吃黑。」

    ——「就在我壯著膽子往那邊趟的時候,忽然看見一個人飛也似的跑過來,跑著跑著,
這個人忽然從中間斷成了兩截,上半身忽然倒了下去,下面的兩條腿還在往前跑。」

    ——「這種事你們見過沒有,你說邪門不邪門?」

    後來他又補充了一點。

    ——「當時我雖然已經嚇呆了,卻還是好像看見七八丈外有一個人影子,撐著一把油紙
傘,像個鬼一樣站在那裡,就算是閻王老爺派出來的要命鬼,樣子都沒有那麼怕人。」

    後來呢?

    ——「沒有後來了,差點連下面都沒有了,我嚇得尿了一褲襠,連滾帶爬的跑回去,才
知道一褲襠的尿都結成了冰,連下面那玩意都差點凍成冰棍。」

    所以這件兇案還是疑案,兇手是誰?始終都沒有人知道。

    如果有人知道他們是誰,這件兇案就是件絕對可以轟動武林的大事了。

    二

    在刑部當了那麼多年差使,紅差也不知已經接過多少次,可是每到行刑日前夕,姜斷弦
還是會覺得特別焦躁。一定要等他試過刀之後,心情才會穩定下來。

    三月十四這一天也不例外。

    冷雨季罪,天色沉鬱,姜斷弦穿著雙有唐時古風的高齒木履,撐著把油紙傘,沿著城腳
往前面走,積雪已化為泥濘,寒雨撲面就像是刀鋒。

    在如此陰寒的暗夜中,他還有什麼地方可去,去於什麼?

    其實他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要去,他只不過在找一個人而已。

    這個人是誰?直到現在為止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如此嚴寒,如此冷夜,他從乾燥溫暖的房子裡冒雨出來,竟然只不過是為了要找一個連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誰的人。

    這種怪事大概也只有姜斷弦做得出,而且每到行刑的前日,都要同樣做一次,數十年如
一日,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泥濘滿地,木履又重,姜斷弦行走時卻連一點聲音都沒有,只有細雨打在油紙傘上,沙
沙的響,聽起來就好像江南的春雨打在荷葉上一樣。

    可是這兩種情懷就差得多了。

    姜斷弦的意興更蕭索,彷彿也曾有一段殘夢斷落在江南。

    就在這時候,他看見前面的城垣上,有一條人影用一種非常奇怪的姿勢飛躍了下來。

    姜斷弦眼中立刻發出了光。

    他看得出這個人施展的是一種江湖中極少有人能練成的獨門輕功身法,同時也想到這個
人是准了。

    這個人無疑就是近十年來最成功的獨行盜,做案五十六次從未失手過的「五十六」。

    「五十六」當然不是他的真名,甚至也不是他的綽號。

    江湖中人叫他「五十六」,只不過因為他現在正好已經做了五十六件極轟動的案子而
已,正如他做案三十六次時,別人就叫他「三十六」。

    因為他每做案一次,都會在現場留下一個數字,就好像生怕別人忘記他做案的次數一
樣。

    他的計劃是「九十九」。

    如果不是遇到姜斷弦,他本來確實很有希望可以做到的。

    三

    「五十六」每次做案之前,都要將自己徹底檢查一次,把每一樣有可能追查出他真實身
份的物件都完全徹底清除。

    所以就算在最壞的情況下,別人也沒法子查出他是誰了。

    就好像大多數特別謹慎小心的人一樣,他時時刻刻都在作最壞的打算。

    因為在他不做案的時候,他絕對是個非常受尊敬的人,交往的都是些有體面的朋友,而
且家庭美滿幸福,子女聰明孝順,他的名譽更是毫無疵議的。

    所以他絕不願意有任何人把「五十六」和這麼樣一位好人聯想到一起。

    這一點他居然做到了。

    直到他死後多年,他的姓名和身份都依!日是個秘密。

    江湖中從未有人能發掘出「大盜五十六」的過去,他的朋友們從未懷疑過他的品格,他
的孩子們永遠都保持著敬愛和懷念。

    因為無論從哪方面說,這位「五十六」先生都不能算是個太壞的人。

    他並不怕別人看到他那種非常獨特的輕功身法,因為從這一方面絕對無法追查出他的來
歷。

    更重要的是,他對這種輕功總是會有一份無法解釋的偏愛。他無名無姓,從不做炫耀自
己的事,只有這種輕功才能滿足他忍不住要在心底為自己保留一點點的虛榮感。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小姑娘穿起新衣裳把自己關在房裡對鏡獨照一樣,又希望別人能看
見,又希望不要被人看見,就算明明知道別人看不見,自己心裡還是覺得很愉快。

    這一次他的心情也一樣。

    雨冷夜暗,他從未想到他躍下城垣時,下面已經有個人在等著他。

    四

    一個又高又瘦的人,撐著把半舊的油紙傘,鬼魂般站在風雨中,除了風吹衣角外,全身
上下一動都不動,甚至連呼吸都已完全停止。

    「五十六」的呼吸也立刻停止,盡量使自己下落的速度降低,在到達地面之前,還有一
段緩衝的余隙:

    他已經發現這次遇到的是個極可怕的對手。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會這麼穩,這麼靜,不到必要時,是絕不會動的。

    ——有時候不動比動更可怕。

    這不是廢話。

    也不可笑。

    地上的泥濘雖深,「五十六」如果提起一口氣,還是很輕巧的站著。

    但是現在他卻把兩隻腳都埋入泥濘中,他一落下就必須站得很穩。因為他落下來時精氣
已將竭,既不能攻,也不能退。

    他只有守,站穩了守。

    他看不見對方的臉,姜斷弦卻在傘下盯著他,瞳孔已收縮。

    「我知道你不認得我,我卻認得你。」姜斷弦說:「現在你大概還不是五十七,還是五
十六。」

    「大概是的。」五十六說。

    他雖然已經感覺到對方的一身殺氣,卻沒有一點驚慌恐懼的樣子。

    他絕不是那種很容易就會被嚇住的人。

    「第五十六件案子我還沒有做,所以現在我身上連一個銅扳都沒有,」他說:「所以今
天晚上我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你錯了。」姜斷弦淡淡的說:「你從頭就錯了。」

    「哦?」

    「你既不該到這裡來,也不該露出你的輕功,更不該讓我看見,」姜斷弦說:「尤其不
該在今天晚上。」

    「為什麼?」

    「因為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找一個人來試我的刀。」姜斷弦說:「現在我已經選中了
你。」

    「我們有仇?」

    「沒有。」

    「你為什麼會選中我?」

    「因為你該死。」

    姜斷弦慢慢的移開油紙傘,露出了一雙刀鋒般青寒的眼:「我一向只選該死的人來試我
的刀,彭先生的刀上只有惡人的血。」

    「五十六」的瞳孔突然收縮,又擴散,「彭十三豆?」

    「是的,我就是。」

    「可是彭十三豆殺人從不試刀。」五十六說:「浪跡江湖,殺人於窄路,倉淬間也無法
試刀。」

    他盯著對方的手:「殺人前能夠拿第三者來試刀的人,通常都不在江湖。」

    「不在江湖在哪裡?」

    「在刑部。」

    五十六說:「據說在刑部的總執事姜斷弦每次行刑的前夕,城裡都會多·一個暴死的孤
魂。」

    姜斷弦眼色更青,彷彿已經變成了兩塊翡翠,幾乎已接近透明。

    五十六並沒有逃避他的目光,心裡反而覺得有一種殘酷的快意,一種自我解脫。

    -現在他已經知道姜斷弦就是彭十三豆了,但是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就在這時候,姜斷弦的刀已出鞘,刀鋒上的寒光,就好像他的眼睛一樣。

    這時候他的刀彷彿已完全溶入他的身體血液魂魄中。

    五

    姜斷弦的刀精鋼百煉,而且是用一種至今還沒有人能探測到其中秘訣的方法煉成的。

    這把刀銳利堅硬的程度,也許可以算是天下無雙,可是當它的刀鋒橫斷人腰時,那種感
覺卻是異常溫柔的,溫柔得就像是一隻粗糙的手握住了一個幼女細嫩的乳房。

    刀鋒入腰,姜斷弦的瞳孔就擴散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位也部在這一瞬間軟化鬆懈。

    他的目的已達到。

    六

    木桶中的熱水是早就已經準備好的了,水的溫度經常都保持在比人體高一點的溫度上。

    在這種溫度的熱水中泡一刻鐘之後,總會讓人黨得身心交泰,容光煥發。

    這種木桶在扶桑叫作「風呂」,是一種浴具,也是那裡大多數男人最大的享受,甚至比
清酒和藝妓更容易讓人上廂。

    姜斷弦到東流去和江戶男兒作伴還不到三個月,就已經上了痛了。

    所以他才會特地把這麼樣一個木桶運回中原。

    五十六的腰斷、腿奔、身倒、血濺、腿僕、人死,妻斷弦都已不復記憶。

    現在他已把人世間的萬事萬物全都忘懷了。

    因為現在他已經把他自己完全侵入了風呂中,水的溫度也能讓他非常滿意,這種感覺就
好像一個男人把自己置入他最心愛的女人體中一樣。

    現在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刻,他希望自己還能睡一下,那麼等到明天行刑後,他還有精
神去喝一盅茶,吃一點酒,從回回兒的羊肉床上弄一點帶著三分肥的羊肉來夾著火燒吃,再
來四兩燒刀子作早酒擋擋寒。

    只可惜他沒有睡著。

    「試刀」之後,姜斷弦總是很快就會睡著的,能睡的時間雖然不多,可是能睡一個時辰
總比不睡的好。

    一一試刀之際,生死一發,試刀之後就完全把自己放鬆了。

    在這種情況下,通常他只要一閉起眼睛立刻就會睡著的,可是這一次他的眼睛剛閉起就
張開,因為他心裡忽然有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好像野獸的第六感一樣,每當他的安全受到威脅,隱私被入侵犯時,他心裡
就會有這種感覺,這一次也不例外。

    等到他張開眼睛時,她已經站在他面前了。穿一身雪白的衣裳,無比的美麗中又帶著種
令人毛骨驚然的神秘,使得她看來又像是仙子,又像是幽魂。

    七

    為了要讓自己能有一種與人世完全隔絕了的感覺,姜斷弦把風呂裝在後院一個完全獨立
的小屋裡,每次洗澡的時候,他都會把門從裡面拴上。

    今天應該也不會例外。

    可是現在屋子裡明明有一個女人出現了,就站在他用來放置衣物的小几旁,正在用一種
又溫柔又冷酷的眼神打量著他。

    水的溫度雖然和剛才全無差別,姜斷弦身上本來已完全放鬆的肌肉卻繃緊了。

    他是完全赤裸著的。

    她雖然看不見,可是他自己知道。

    完全赤裸著面對一個美麗而高做的陌生女人,姜斷弦心裡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屈辱和自
卑,這個女人那雙貓一般的銳眼,彷彿已穿透本誦,看到了他身上最醜陋的部份,甚至連他
的傷疤和胎記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種感覺令他憤怒無比,只不過他畢竟還是沉得住氣的。所以他只是冷冷的回望著她,
既沒有動,也沒有開口。

    他一定先要把她的來意弄清楚,然後才能決定自己應該怎麼做。

    這個女人當然不會是特地來看他洗澡的,他當然不能就這樣赤條條的從浴桶裡跳出來殺
人。

    ——好像很少有人能在自己完全赤裸時揮刀殺人。

    幽靈般的女人,眼中忽然露出了一種夢一般的笑意,然後才用一種非常優雅的聲音對姜
斷弦說:「姜先生,在風雨中試刀之後,能回來洗個熱水澡,實在是件享受。」她說:「我
實在不該來打擾你的。」

    姜斷弦冷憐的看著她,等著她說下去。

    「可是我要來找你,再也沒有比現在這種時候更好的了。」她說:「因為現在一定是你
心最軟的時候。」

    姜斷弦不能不承認這個女人的觀察敏銳,想法正確,無論准在殺人後赤裸裸的坐在澡盆
裡時,心腸都會變得比較軟弱的。

    「我在你心最軟的時候來,當然是因為我有事要求你。」

    姜斷弦終於開口:「什麼事?」

    「今天已經是十五,我知道你今天午時要去殺一個人。」她說:「我求你不要去殺
他。」

    「你也知道我要殺的是誰?」

    「我知道。」

    「他是你的親人?」

    「不是親人,是仇人。」

    「既然是仇人勸什麼反而要救他?」

    穿白衣的女人那雙有時看來如夢,有時看來如貓的眼睛裡,忽然充滿了一根根可怕的血
絲,每一根都是用無數量的怨毒和仇恨煉出來的,每一很都深深的埋入了她的骨髓和靈魂。

    「我要救他,只不過因為我不想讓他死得這麼早。」

    姜斷弦從未想到一個人心中的怨毒竟會有如此之深,直到他看到她的眼睛。

    看到了這雙眼睛之後,有很多事姜斷弦在忽然間就全部明白了。

    「你就是因夢夫人?」

    「是的,我就是。」

    「你知道我要殺的是丁寧?」

    「是的,」因夢冷笑:「韋好客和慕容秋水只不過是兩條豬而已,憑他們也想騙過
我?」她的聲音裡也充滿怨毒:「我會要他們後悔的,我會要他們把他們自己說出來的話跟
他們的舌頭和那樣東西一起吞回他們的肚子裡去。」

    一個如此美麗高雅的女人,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無論誰聽見都會大吃一驚。

    姜斷弦盯著她看了很久,才能恢復平靜。

    「你要知道,我只不過是個劊子手面已,只不過是一件殺人的工具,別人要我殺人,我
非殺不可。」

    「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就應該明白我根本就不能替你做什麼事。」

    「我求你為我做的,當然是你一定可以做得到的事。」

    「我能力你做什麼?」

    因夢的眼波和聲音都已恢復柔美。

    「姜先生,我聽人說起過你的刀法,刀在你手裡就好像變成了活的,而且有眼睛,有感
覺,所以如果你要用它去削斷別人兩恨睫毛,它絕不會削斷三很,也不會只斷一恨。」

    她又說:「如果你要用它殺人,那個人當然必死無疑,換句話說,如果你還要留下他的
一條命,那個人當然是死不了的。」

    姜斷弦的回答如刀截鐵釘:「人到法場,哪裡還有命。」

    「我也知道一個人到了法場之後就無命可留了。」因夢說:「我只要你留下他的一口
氣,別的事都不用你管。」

    「一口氣?」

    「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我就能讓他活下去。」因夢的聲音更溫柔:「我當然也知道,
這口氣的代價一定是非常高的。」

    她柔柔的看著姜斷弦:「可是我一定能夠付得出來,而且一定會付給你。」

    姜斷弦忽然笑了。

    「我相信你,你隨時都可以拿得出一筆很可觀的錢財來,你自己也可以隨時脫光衣服跳
進我的澡盆。」他說:「像你這樣的女人,有誰能拒絕?」

    他自己回答了這個不能算是問題的問題。

    「我能。」姜斷弦說:「就算天下的男人都不能拒絕你,我也是例外。」

    因夢也笑了,笑得極媚。

    「你真的能拒絕我,我不信。」她說:「以你的刀法,以你身手,也許你真的會把錢財
看作糞土,可是我呢?」

    她實在是個非常美的女人,不但美得讓人心動,而且美得離奇。

    因為她的美就像是鑽石一樣,是可以分割成很多面的。

    在某一方面來說,她是個非常脆弱的女人,美得那麼纖細,就好像是一件精美的瓷器一
樣,連碰都不能碰,一碰就碎了。

    她的手,她的腳,她的足踝,她的柔頸,都會讓人有這種感覺。

    在另一方面,她又是個非常理智的,雖然美,但卻有智慧,有原則,而且堅強果斷,一
下決心,就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改變。

    從她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從她嘴的輪廓,都可以看得出來。

    可是她的眼睛的變化又那麼多,那麼快!讓人根本就無從捉摸。

    等到她完全赤裸時,她就又變成了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女人。

    一個充滿了野性和慾望的女人,全身上下每∼分、每一寸都彷彿在燃燒著地獄中的火
焰,隨時隨刻都可以把男人活活燒死。

    她的腿,她的腰,她身體的彈性,她堅挺飽滿的胸膛,都可以證明這一點。

    現在她已經把這一點證明給姜斷弦看了。

    看到她赤裸的嗣體,連姜斷弦都已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一年四季從不同斷的冷水浴,山野間的新鮮空氣,快馬奔馳時的跳躍,靜坐時的內視調
息,使得她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膚和肌肉都充滿了彈性和活力。

    在她那纖柔而苗條的外貌下,藏著的是一座隨時可以讓人毀滅的火山。

    姜斷弦歎息。

    「看到你之後,我才明白尤物是什麼意思了。」他忍不住要告訴她:「你就是個天生的
尤物,跟你比起來,別的女人都像是發育不良的小孩。」

    因夢嫣然。「那麼現在你是不是已經想要我跳進你的澡盆裡?」

    「不想。」

    「你還是不想?」

    「我沒法子。」姜斷弦說:「我是個天閹,」

    這是男人的醜事,大多數男人死也不會說出來的,姜斷弦卻說得很輕鬆愉快。

    他甚至解釋:「天閹的意思,就是說這個男人一生下來就是個太監。」

    因夢的眼又變了,歎息的聲音卻很溫柔。

    「姜先生,你真可憐,現在我才知道,你是多麼可憐的人。」她歎息著說:「像你這麼
可憐的人,真不如死了算了,」

    姜斷弦也歎了口氣:「只可惜我總是死不掉。」

    八

    無論是姜斷弦也好,是彭十二豆也好,都是個隨時都會死掉的人,這個世界上也不知道
有多少人想要他的腦袋。

    可是直到現在,他的腦袋居然還在。

    一個隨時都可能會死掉的人,居然還沒死,總不會沒有理由的。

    姜斷弦躺在浴桶裡的姿勢好像比剛才還要舒服了,桶裡的水也好像比剛才更熱。

    「每天早上我一醒過來就會想,今天會不會有人來殺我?如果有人來殺我,會是什麼
人?會用什麼法子?他殺人的手法是不是用種特別的方式?」

    「今天早上你也想過?」因夢問。

    「每天我都一定要去想,而且要把每個細節都想得根詳細透徹。」姜斷弦說:「我時常
都在想,如果有人想趁我在洗澡的時候來殺我,會用什麼法子?」

    他說:「在水裡下毒就是種很好的法子,趁我不在的時候先在水裡下毒,等我一進木
桶,毒性就由我的毛孔中滲入,不知不覺間就要了我的命。」他間因夢:「稱說這法子好不
好?」

    「不好。」

    「不好?哪一點不好?」

    「你是姜斷弦,不是笨蛋,如果你在每次洗澡之前,沒有先檢查一下水裡是否有毒,現
在你恐怕早已爛死在澡盆裡。」

    因夢歎了口氣:「其實我也早就想過,像這一類的法子,對你根本就沒有用。」

    姜斷弦立刻間她:「你認為要什麼樣的法子才有用?」

    因夢笑了笑,就算是回答。

    姜斷弦也沒有希望她會回答,很快就接著說:「如果有一個非常有魅力的女人,站在我
面前脫光衣服,吸引住我的注意,又在我身後埋伏了兩、三位一流的殺手,用最犀利的武器
刺殺。」他說:「這時候我赤身露體,手無寸鐵,眼睛裡看著的又是個活色生香,連太監都
忍不住要多看兩眼的美人。」

    姜斷弦盯著因夢的眼。

    「在這種情況下,我怎麼能擋住他們致命的一擊。」他又間因夢:「你說這法子對我有
沒有用?」

    「有用,當然有用。」因夢淡淡的說:「只不過我也不會用。」

    「為什麼?」

    「因為這裡的地方不對。」

    這個窄小木屋,只有一扇小門,四面都沒有窗子,除了這個很大風呂之外,剩下的空間
很有限,既不可能被人襲入,也不可能有人埋伏。

    因夢說:「我不用這種法子,因為它根本就行不通。」

    姜斷弦歎了口氣:「那麼我也想不通了,你用的究竟是什麼法子?」

    因夢沒有回答,也不必回答了。

    回答姜斷弦這個問題的是「卜」的一聲響,已經有六柄長矛穿牆而入。

    從左面的牆外刺入三柄,從右面的牆外刺入三柄,六柄長矛刺穿木壁,只發出「卜」的
一聲響,可見他們是在同一剎那間刺進來的。

    幾乎也就在這同一剎那間,又是緊接著的「卜、卜」兩聲響。

    這種情況就不難想像得到了。中,把身於凌空從左向右一轉,右手的刀,已從上到下切
入了左邊的木壁,切入了長矛刺穿木壁處。

    刀鋒劃過木壁,木屋外立刻響起三聲慘呼,三聲宛如一聲。

    姜斷弦側身懸劍,以右腳蹬左壁,橫飛向右,長刀切入右壁長矛刺入處。

    刀鋒劃過,屋外的慘呼聲,立刻就和剛才的慘呼聲,混合成一聲了。

    他的刀快,慘呼聲長,所以六聲才會混為一聲,慘呼未絕,水簾己落,他的人也已坐回
本桶。

    木桶中仍有水。

    長矛雖然將這個木桶刺穿六個洞,可是長矛的桿仍然嵌在洞裡,就好像六個塞子一樣,
塞住了木桶上的六個洞,不許水往外流。

    因夢也好像被塞子塞住了,呼吸和血液都已經被塞子塞住了,人也動不得。

    姜斷弦的樣子看起來又好像很舒服了。

    這個仿造「風呂」的格式做成的木桶,體積非常大,容量也極大。雖然濺出了一些水,
也露出了一些水,桶中的水還是夠滿的,也夠熱。

    姜斷弦瞇著眼,彷彿又將睡著。

    他知道他這次再睜開眼睛來的時候,絕不會再看見有人站在他面前了。

    池只聽見因夢說:「我知道江湖中以前有個非常有名的名女人,連洗澡的時候都帶著武
器。」

    ——從左牆刺入的長矛,由木桶的左邊刺進去,從右牆刺入的長矛,從木桶的右邊刺進
去,第一聲「卜,六柄長矛已分別從左右兩邊將木桶對穿,坐在木桶裡洗澡的人,哪裡還有
命?

    第二聲「卜」,當然就是長矛刺入這個人身體時所發出來的了。

    情況本來應該是這樣子的,姜斷弦本來應該已經在這一剎那間被刺殺在木桶裡。

    可是情況卻又偏偏不是這樣子的。

    長矛從牆外刺入,將要刺穿木桶時,姜斷弦的刀已在乎。

    他反手抽刀。

    刀鋒向外,在木桶中以一種非常奇怪的姿態,旋身一轉。

    水花飛濺,矛頭俱斷,斷落在水中。

    第二聲「卜」,就是他揮刀斬斷矛頭時發出來的聲音,一刀削斷六柄長矛,居然也只有
「卜」的一聲響。

    好快的一刀。

    水花飛濺,姜斷弦的人也從木桶中躍起,在珠簾般的水花

    姜斷弦又聽見自己說:「我知道她,她的名字叫作風四娘。」

    「聽說她是蕭十一郎的情婦。」因夢故意用一種酸酸的聲音問:「你呢?你跟她有什麼
關係?」

    「我怎麼會跟她有關係?」

    「因為你也跟她一樣,連洗澡的時候都帶著你的刀。」

    姜斷弦並沒有要殺因夢的意思,事實上,他已經開始有點喜歡這個女人了。

    癡心的女人,不但通常都能讓男人尊敬,所以這次事件就此結束,只不過留下了六柄被
砍斷的長矛,和十二隻斷落在木屋外,緊握著長矛的柄,被姜斷弦一刀砍斷的手。

    九

    這時候其實已經是三月十五的凌晨了。距離丁寧的死,已經非常接近。

    這時候伴伴也仍在與鬼為伴。

    所有的事看起來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