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真能睡覺            

                                    一

    柳伴伴,女,十八歲,她自己常常說,老天把她這個人生下來,就是為了要她陪伴男人
的。

    男人們的確也全部很喜歡她的陪伴。

    她的身材非常高,而且非常瘦,可是她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是柔軟而富於彈性的,你
絕對摸不到她的骨頭。她的腿非常長,如果她的身高有五尺九寸,她的腿長至少在三尺八寸
以上。

    這麼樣一雙修長結實的腿,無論長在什麼樣一個女人的身上,都是種非凡的魅力。

    她的父親是個樵夫,也是個獵戶,半天打柴,半天打獵。新鮮的山間空氣和十分富於營
養的山禽野味,使得她發育很早。

    還不到十二歲,她就已經長得很高了。

    有一天他父親下山去趕集的時候,她到山泉下去汲水,把褲腳高高的挽起,露出了她一
雙健康而結實的長腿。

    一個上山來獵狐的惡少,正好帶著他的豪奴從附近走過,看見這雙腿,眼睛就再也捨不
得離開。豪奴們當然明白主子的意思,對他們說來,在荒山上強暴一個弱女子,根本就算不
了一回事。

    幸好那天她的運氣不錯,居然遇見了救星。

    就在她最危急的時候,一個穿荒山走捷徑,趕去赴約的少年俠士忽然出現了,割下了惡
少的耳朵,留下了一句話。

    我叫丁寧,如果你要報仇,隨時都可以找到我。

    從那天之後,伴伴始終沒有忘記過「丁寧」這個名字。

    今天晚上她又聽見了丁寧的名字。

    那時候她當然沒有睡著--韋好客和慕容秋水說的每一句話,她都聽得很清楚,可是她
也知道這些話是聽不得的,否則就一定會惹上殺身之禍。

    幸好慕容秋水一向是個憐香惜玉的人,無論多好奸狡的人要騙他都很不容易,一個柔弱
無助的小女孩則是他不會提防的。

    所以伴伴現在還活著。

    既然還活著,就一定要報恩,伴伴絕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她發誓一定要救丁寧。

    不幸的是,她既沒有這種力量,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去做。

    侯門深似海,要進去固然困難,要出去更不容易。

    如果連出去都沒法子出去,她還能做什麼?所以這時候伴伴都以為丁寧已經死定了。

    三

    三天之後,刑部就傳出消息,有一名積案如山的江洋大盜,將要被處決。為了慎重其
事,還特地請來了退隱已久的天下第一號劊子手——姜斷弦——來行刑。

    姜斷弦少年時就被人稱為「姜斷菜」。意思是說他殺別人的頭,就像砍瓜切菜一樣的容
易。

    他是世襲的官方劊子手,除了一筆優厚的傣祿之外,每次行刑時,還有很多規例可收。

    這已經可以使一個人生活得非常富裕,也是一種讓人既羨慕又討厭的職業。不管怎麼
樣,殺人總是件非常刺激的事,殺入而不犯法恐怕也只有這一行了。

    但是他很早就已洗手退隱,誰也不知道他去於什麼了。有關他的消息,也沒有聽說過。

    這一次他的復出,本身就是件很轟動的事,所以這件事很快就變成了一個熱門的話題。
所以人緣很好的伴伴姑娘,也很快的聽見了這個消息。

    一一如果能買通這位劊子手,是不是能留下丁寧的一條活路。

    在別的路都已走不通的情況下,伴伴決定從這方面著手。

    她確信這個將要被處決的江洋大盜就是丁寧。

    最重要的一點是,她早就聽說過姜斷弦這個名字,這個人好像是她父親的朋友。

    伴伴終於有了出去的機會,是在二月初二龍抬頭的那一天,經過了一夜纏綿,萬般承
歡。慕容秋水終於答應她去朝山進香,而且答應她可以在尼庵中留宿一夜。

    這已經足夠了。

    因為她已經打聽到姜斷弦為了這一件大案,已經從遠方歸來,搬回他京城附近的舊宅。

    那地球在西城外,賣花人聚居的一條深巷裡,從巷中一直走進去,走到最深處,有一個
竹籬,一扇柴扉,就是他的「切菜居」了。

    那地方並不遠,7天之內盡可以來回,而且那裡附近還有一座很有名的香花寶蓮庵,去
庵中進香的本來就是些大戶人家的內眷。

    四

    二月初二,嚴寒、雪。

    還沒有轉入巷子,已經可以聽到深巷中傳來一陣陣淒涼的賣花聲,聽來就彷彿怨婦的低
訴。

    臘梅和水仙的花事都已闌珊,薔蔽和牡丹的花訊卻尚未到。

    賣花人賣的是什麼花?

    一個反穿著羊皮襖的白髮老人,肩上挑著一個幾乎把他壓得連腰都直不起來的擔子,擔
子兩頭的竹籠裡,有十幾個花罐,罐子裡種的也不知是什麼花。

    「我們去買花去。」

    伴伴姑娘告訴從侯府中跟隨她到這裡來的奴僕轎夫和」廠環:「現在已經是春天了,我
們既然已經到了這裡,怎麼能夠不買一點時令鮮花回去?」

    所以她就來到了這條花巷,看到了這個衰老貧苦的賣花人。

    「你這些罐子裡種的是什麼花?」

    「這是種很奇特的花,是從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移植過來的。」

    賣花的老人用一雙疲倦的老眼,望著天未最後一線餘光。

    「現在知道這種花的人恐怕已經很少了,能看見這種花的人更不多。姑娘,我勸你還是
買一罐回去的好。」

    老人的話總是比較多的,這個老人也不例外。伴伴對花並沒有興趣,也不想買花,她只
想從這個老人嘴裡打聽出一點消息來、

    所以她就帶著笑說:「老人家,我一看見你,就知道稱一定是個見多識廣的人,所以我
本來不想買花的,也忍不住想要來跟你聊聊。」

    這種話出自這麼樣一位漂亮小姑娘的嘴,總是讓人開心的。

    老人果然開心的笑了,露出了一嘴焦黃殘缺的牙齒,瞇起眼笑道:「只可惜我已經太老
了!像我這麼樣一個老頭子,能陪你聊什麼?」

    伴伴眼珠子轉動著。

    「老人家,你在這附近賣花,一定已經賣了很久,你有沒有聽說過這條巷子裡住了一位
怪人?」

    「什麼樣的怪人?」

    「聽說是一個劊子手。」伴伴故意壓低聲音很神秘的說:「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劊子手,
所以忍不住想要瞧瞧。」

    老人連想都沒有想就斷言道:「你說的一定是刑部裡的姜執事,他就住在巷子最底那一
家,像是已經住了好幾代了。」

    「難道他們世代都是劊子手?」

    老人先不回答,卻往前後左右看了一眼,然後才壓低聲音說。

    「姑娘,你可千萬不可當著他們的面說他們是劊子手,於這一行的,都忌諱劊子手這三
個字。」他說:「你見著他們,一定要稱他們為執事。」

    老人又補充的說。

    「尤其是這位姜執事,於這一行也不知道已經於了多少代了,聽說他們家世代都是劊子
手,而刑部的執事們也全部姓姜。」

    「為什麼?」伴伴問。

    「聽說老燕王有五位貼身衛士,是兄弟五個人,號稱姜家五虎,一個個全部武藝高強,
刀法如神。」賣花老人說:「老王爺遷都北京,這五位兄弟就專替老王爺砍人的腦袋,到現
在阜城門外,八里莊釣魚台附近還有座姜家墳。凡是幹這一行的,清明前後都要去燒燒紙,
保佑他們一年的安寧,莫要被冤鬼纏身。」

    伴伴故意做出很害怕的樣子:「聽說他們一刀就能把人的腦袋砍下來,是不是真的?」

    「當然不假。」

    「他們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本事?」

    「那也是人家下了苦功夫練出來的,」

    賣花的老人說:「要十這一行,先得磕頭拜師,每天天一亮,就要起身開始推豆腐。」

    伴伴忍不住問。

    「推豆腐?劊子手為什麼要學椎豆腐,豆腐怎麼推?」

    賣花的老人倒真是有點見識,居然能把推豆腐的法子解釋的很清楚。

    ——用一把砍人頭的大刀,反手提著,順在乎背上。刀鋒向外,以刀鋒片豆腐,片得愈
薄愈好,等到手法練熟了,就在豆腐上劃出墨線,要一刀推下去,讓豆腐齊線而斷,不差分
毫…再在豆腐上置銅錢,刀鋒過處,豆腐片落,而銅錢不落,才算小成。

    真正出師,就一定要在刑場上見紅了,手起刀落,人頭也落,這一刀一定要砍在脊椎骨
的骨縫裡,錯不得分毫。

    賣花的老人侃侃而談,伴伴聽的入神,等到老人說得告一段落,伴伴就及時歎了口氣。

    「看起來要幹這一行也不容易。」

    「非但不容易,簡直難極了,要練成像姜執事那樣的本事,又是難如登天。」

    「他有什麼特別的本事?」

    「這位萎執事的刀法可真神極了,聽說他可以把一隻蒼蠅:的翅膀用砍頭的大刀削下
來,讓蒼蠅還是可以活著在地上爬。」

    這種刀法,實在是神到極點。」伴伴問:「這個人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這個人長得和平常人也沒有什麼不同,也有鼻子眼睛,也有嘴。」

    老人說:「只不過比普通一般人都要高一點,手臂好像也比別人要長一點,有時候我們
會整年都看不到他,誰也不知道他到哪裡去了。」

    「他家裡就難道沒有別的人?」

    「沒有。」老人說:「他一向是獨來獨往,連朋友都沒有一個。」

    「他有沒有買過你的花?」

    「最近他常買,每次買的都是這種花,」老人指著他一直在向伴伴推介的那些花罐子,
一雙老眼卻在瞟著伴伴:「姜執事實在是個很識貨的人,只有識貨的人才會喜歡這種花。」

    他的意思已經非常明白了,連年紀輕輕的伴伴都已經明白,現在是非買他一罐花不可的
了。

    「可是你至少要先告訴我,這種花是什麼花?」伴伴間老人。

    老人反間:「侏知不知道在遙遠的荒漠中,終年沒有雨水的地方,生長著一種很奇特的
植物,叫作仙人掌。」

    「我知道,只不過知道而已,可是從來也沒有看見過。」

    「那麼你現在已經看見了。」老人說。

    他指著花罐中一種長著針芒的球莖,上面還長著一叢粉紅色的小花。

    「這就是仙人掌,長在仙人掌上的花,當然就叫作仙人掌花。」老人說:「你不防帶一
罐去送給姜執事,他好像特別喜歡這種花。」

    五

    姜斷弦,男,四十五歲,是刑部有史以來年紀最輕的總執事,二十一歲時就已授職,刑
部上上下下的人都稱他為「姜一刀」。凡是有重大的紅差,上面都指派他去行刑,犯人的家
屬為了減輕被處死的人犯臨刑時的痛苦,也都會在私底下贈以一筆厚禮。

    令人想不到的是,這位刑部的大紅人,還不到三十歲的時候,就交卸了他的職務,飄然
遠去,不知所終。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事隔多年,他居然重又回到刑部。

    他看起來遠比他實際的年紀老得多了,伴伴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

    那時候他正在磨刀,夕陽將落,涼風蕭索,他看起來已經像是個垂暮的老人。

    是什麼原因讓他老得如此快?是不是因為殺人殺的太多了?

    劊子手殺人用的刀,通常都是一種厚背薄刃頭寬腰細,刀把上還繫著紅綢刀衣的鬼頭
刀。

    姜執事用的這把刀卻不同。

    他用的這把刀,刀身狹窄,刃薄如紙,刀背不厚,刀頭也不寬,刀柄卻特長,可以用雙
手並握。懂得用刀的人,一望而知這位姜執事練的刀,絕不止於劊子手練的那種刀,其中必
定還摻有其他門戶的刀法,甚至還包括有自扶桑東溉傳入中土的流派。

    因為中土的刀法招式中,是沒有用雙手握刀的。

    伴伴在竹籬外就已看出了這一點。

    柴門是虛掩的。

    伴伴故意不敲門就走進去,因為她怕一敲門就進不去了,而且她想先引起姜斷弦的注
意。

    姜斷弦卻連看也沒有看她一眼,還是低著頭在磨他的刀。

    他用來磨刀的石頭也很奇怪,是一種接近墨綠色的砂石,就和他刀鋒的顏色一樣。

    他的刀鋒彷彿還有一種針芒般的刺,就好像仙人掌上的芒刺一樣。

    伴伴也很快就注意到這一點。

    她一向是一個觀察力非常敏銳的女孩子,在這片刻之間,她同時也已注意到姜斷弦腹上
的皺紋雖然深如刀刻,一雙手卻潔白纖美如少女。

    ——是不是這雙手除了握刀之外從來都不做別的事?

    殺人者的手,看起來通常都要比大多數的人細緻得多,因為他們手掌裡的老繭是別人看
不見的,就正如他們內心的恐懼和痛苦,也絕不會被別人看見。

    伴伴在仔細觀察姜斷弦的時候,姜斷弦卻好像完全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她這麼一
個人來到他面前。

    他還是在一心一意的磨他的刀。

    「我姓柳,我想來找一位在刑部當差的姜執事,聽說他就住在這裡。」

    姜斷弦非但什麼都看不見,連聽都聽不見。

    伴伴一點都不生氣也不著急,她早就知道要對付姜斷弦這種人,絕不是件愉快的事,而
且一定很不容易。

    「我雖然沒有見過姜執事,可是先父在世時嘟常常提起他的名字。」伴伴說:「我想他
們應該是很好的朋友。」

    她又補充著說:「先父的朋友們,都稱他為大斧頭。」

    磨刀人居然還是沒有看她一眼,磨刀的動作卻停止了,吟冷的間:「稱來找姜斷弦有什
麼事?」

    「我想求他救一個人。」伴伴說。

    「姜斷弦只會殺人,不會救人。」

    「可是這一次非他救不可。」

    「為什麼?」

    「因為只有他能救這一個人。」伴伴說:「如果他不肯高抬貴手,這個人七天後就要死
在你的刀下。」

    她直視著姜斷弦:「我想現在你大概已經知道我說的這個人是誰了,」

    暮色已深,姜斷弦慢慢的站起來,依舊沒有看她一眼,只是冷冷的說:「那麼你也應該
知道,刀聲一響,頭如弦斷,這個人既然已將死在我的刀下,世上還有誰能救他?」

    伴伴用力拉住了姜斷弦的衣抽:「只要稱答應我,不管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你能給我什麼?」

    「我的人和我的命。」

    姜斷弦終於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揮刀割斷了自己的衣袖。

    六

    夜色已臨,屋子裡還沒有點燈,姜斷弦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瘦削的背影很快的就沒入
黑暗。

    伴伴看看手裡握著的半截衣抽,咬了咬牙也跟著追了進去。

    「我知道你不會答應我的,可是我還不死心。」

    她面對著端坐在黑暗中的姜斷弦說:「我是個從小就生長在山野裡的女孩,從小到大都
一直不停的在動。爬山、爬樹、游水、打獵、采山花、追兔子、跟猴子打架,我每一天都在
不停的動。所以我全身上下每一個地方的動作都很靈活,而且都非常結實,我今年才十八
歲,從來也沒有一個男人對我不滿意過。」

    端坐在黑暗中的人影淡淡的說:「你用不著再說下去了,我對你清楚得很,也許比你自
己對自己更清楚。」

    伴伴沒有再說下去,因為她根本就沒法再說出一個字。

    她的全身上下都已僵硬。

    這個人說話的聲音,她太熟悉了,這個人絕不是剛才在磨刀的那個人。

    她作夢都想不到,這個人竟然會在此時此刻出現在這裡。

    黑暗中亮起了一盞燈,燈光照上了這個人的臉,他的臉色蒼白,輪廓突出,笑容優雅而
高貴,卻又帶著種說不出的譏俏之意。

    「我相信你一定想不到我會到這裡來的。」慕容笑得極溫柔:「可是我卻早就已經想到
你會到這裡來了,我知道的事,好像總比你想像中多一點。」

    伴伴依舊僵硬,連勉強裝出來的笑容,都僵硬如刀刻。

    「你怎麼知道我會來?」

    「丁寧救過你,你知道我們要殺丁寧,所以你當然會來。」慕容道:「因為你算來算去
都認為天下唯一能救丁寧的人就是姜先生。」

    他歎了口氣:「只可惜這一次你又錯了,天下唯一不會救丁寧的人,就是姜先生。」

    伴伴忍不住要間。

    「為什麼?」

    「因為姜先生就是彭先生。」慕容反問伴伴:「你知不知道江湖中有一位彭先生?」

    七

    江湖豪傑是很少稱別人為先生的,可是「彭先生」這三千字已經在江湖中威風了很多年
了。對於用刀的人來說,這三個字就好像「孔夫子」在讀書人心目中的地位一樣,幾乎已經
可以成仙成佛成聖。

    彭先生就是彭十三豆。

    有知識的人都瞭解天下絕沒有一夜成名的事,因為在那個人成名的那一夜之前,已經不
知道受過多少考驗和多少折磨。

    可是每一種例子都有例外的。

    彭十二豆的成名就在一夜間,那一夜他連闖蕭山十寨,用一把絕似鬼頭刀又絕不是鬼頭
刀的奇形長刀,破十寨後六寨,七大寨主的連環四十九刀陣,全身而入,全身而退,浴血而
入,飲酒而退。

    於是彭十二豆的刀法和名聲,就好像瘟疫一樣在江湖中流傳開了

    准也不知道彭十三豆的刀法是從推豆腐上推來的。所以更沒有人會猜想到彭十三豆就是
姜斷弦。

    聽到這裡,伴伴忍不住問:「你能確定彭十二豆就是姜斷弦?」

    慕容秋水點頭。

    「現在我們當然已經可以完全確定。」他說:「姜執事入刑部之後,雖然殺人無數,但
是他殺的人非但全無反抗之力,而且連動都不能動,這麼樣殺人非但無法考驗出他的刀法,
實在也無趣得很。」

    「所以他才要到江湖中去試一試他的刀法?」

    「不錯。」

    「劊子手的刀法,到了江湖中那些刀法名家面前,難道也同樣有效?」伴伴故意說:
「我不信。」

    「你一定要相信,姜先生的刀法,並不是劊子手的刀法。」

    慕容秋水說:「姜先生是位奇人,也是個天才,我相信這個世界上大概很少有人能比他
更瞭解刀了。因為他的刀早就已經變成了他身體上的一部份,甚至可以說已經和他的生命溶
為∼體。」

    這位清狂倔做的貴公子,在說到姜斷弦的時候,口氣中居然完全沒有絲毫譏消之意。

    「最難得的一點是,他不但瞭解刀,而且瞭解人。」慕容枕水說:「對於人身上每一個
骨節的構造,每一根肌肉的躍動,以及每一個人在面臨致命一刀時的各種反應,他都了如指
掌。」

    他歎了口氣:「我雖然不大懂刀法,可是我想刀法中的精義,大概也就盡在於此了。」

    伴伴雖然更不懂刀法,可是她也明白無論什麼佯的人能有他這樣的刀法,和他對「刀」
與「人」的這種認識,要以一把刀闖蕩江湖,都不該是件困難的事。

    慕容秋水接著說:「只不過這件事我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而且就在最近這幾天。」

    「哦?」

    「姜先生悠遊江湖,我們本來根本不知道他的去處,當燃也無法請他再度出山來執刑。

    「這一次艱道是他自己來找你們的?」

    「是的。」慕容秋水說:「這一次的確是姜先生來找我們的,因為他也從一位很有權威
的人士嘴裡聽到了消息,已經知道我們這次要殺的這個要犯就是丁寧。」

    「他這次來就是為了要殺丁寧?」

    「是的。」慕容秋水說:「他要親手殺丁寧,他要眼看著丁寧死在他刀下。」

    「為什麼?」

    「因為丁寧也要殺我,而且差一點就殺了我。」黑暗中有一個人用沙啞而冷漠的聲音
說:「他能勝我並不是用他的刀,而是他的詭計,所以他也知道總有一天我要殺了他。」

    從黑暗中走出來的這個人,當然就是刑部的總執事姜斷弦先生,也就是曾經以一把奇形
長刀縱橫江湖的名俠彭十三已。

    伴伴咬著嘴唇,盯著這個人看了很久,忽然笑了,笑得甚至有點瘋狂。

    「真想不到,實在真是想不到,我們堂堂刑部的總執事姜大人,居然會是這麼樣一個偉
大的小人,居然會用這麼偉大的法子來對付他的對手。」

    伴伴笑得愈來愈瘋狂了。

    她已經完全豁出去了,因為她已經不準備再活下去了。

    「可是,姜大人,廊有沒有想到,你這麼樣做,簡直就好像自己在打自己的耳光一
樣。」她咯咯的笑:「你說丁寧上一次擊敗你用的是詭計,你這次對他難道用的就是光明正
大的法子,廊說不願殺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人,那麼我問你,現在丁寧難道有什麼反抗之
力?」

    姜斷弦嚴峻的臉上毫無表情,既沒有憤怒也沒有歉疚,當然更不會有悲傷悔恨得意失意
哀怨清仇。

    他臉上只有皺紋,每一條皺紋都像是一條刀疤,每一條刀疤中都不知埋藏了多少憤怒歉
疚悲傷悔恨得意失意哀怨情仇。

    他的聲音冷淡而空洞。

    「丁寧已經要死了,而且必死無疑,他死在我的刀下,總比死在別人的手裡好。」姜先
生淡淡的說:「因為我的刀快。」

    伴伴說不出話來了。

    快刀殺人,被殺的人最少也可以落得個痛快,伴伴也相信丁寧也希望死得痛快。

    ——痛痛快快的活,痛痛快快的死,這豈非正是多數人的希望?

    伴伴的眼淚流了下來,因為她現在終於知道丁寧已經死定了。

    八

    丁寧確信自己絕不會死,他跟韋好客是從小在一起長大的朋友,他和慕容秋水之間的感
情更深,他們怎麼會讓他冤死爛死在這裡?

    所以他每天都在期望,每天都在等。

    雖然他已經被折磨得不像個樣子了,可是他並不太著急,因為他太瞭解他們了,慕容秋
水和韋好客都不是輕易會妄動的人。

    如果他們要救他,一定已經先有了萬全之計。他們自己很可能都不會出面,但是他們一
定會在暗中動用所有的力量把他救出去的。

    --丁寧一向是個感情很豐富的人,一個感情比較豐富的人通常都比較會安慰自己。

    丁寧終於聽到了他一直在期望著能聽到的聲音,一個陌生人的腳步聲。

    每個人的腳步聲都有它的特質和特性,就正如每個人的臉都不同。對於丁丁來說,要分
辨一個人的腳步聲,簡直就好像要分辨他的臉那麼容易。

    這個人的腳步聲無疑是丁丁在這裡從未聽到過的、它不像獄卒的腳步聲那麼誇張而響
亮,也不像韋好客那麼謹慎而沉穩,更沒有慕容秋水那種蠻不在乎的傲氣。

    但是這個人的腳步聲卻有一種異於常人的特性,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很特殊的性格,和其
他任何人都絕不相同。

    在丁丁頭腦裡某一部份已經漸漸被遺忘的回憶中,他彷彿聽見過這個人的腳步聲,卻又
記不得這個人是准了。

    腳步聲已停下,停在丁丁面前。

    丁丁忽然覺得很不安,他相信這個人必定在用一種很奇特的目光打量著他,就好像一個
頑童在打量著一隻已經被折斷雙翅,只有可憐的在他面前爬行的蒼蠅,一樣。

    這種感覺使得丁丁幾乎忍不住要嘔吐。

    更讓人受不了的是,這個人居然還伸出了一雙手人丁丁頭後的脊椎骨開始摸起,摸遍了
他全身上下每一關節和每一根骨骼。

    他的手冷硬幹燥而穩定,丁丁骨骼的關節卻已軟癱如死臥

    這種屈辱有誰能忍受?

    丁丁能,為了生存他只有忍受,他早已學會忍受各種屈辱。

    可是這個人說話的聲音,卻使得他連胸腔都幾乎完全爆裂,因為他發現此刻站在他面
前,像檢驗一隻死鼠搬捏著他的人心然意是曾經敗在他刀下的彭十三豆。

    「我姓姜。」這個人說:「我就是刑部派來,辦你這趟紅差的執刑手。」

    丁丁憤怒。

    彭十二豆的聲音,是他絕對不會聽錯的,而且死也不會記。這個人為什麼要說他自己是
姓姜的劊子手?

    「丁少俠,我相信你當然已經聽出來,刑部的姜執事,就是你刀下的遊魂,彭十三
豆。」

    他的聲音淡而冷漠。

    「你雖然沒有殺我,可是也用不著後悔。」姜斷弦淡淡的說:「因為我若死了,還是一
洋有別人會來殺你的,你死在我的刀下,至少總比死在別人手裡好,我最少也能讓你死得愉
快一點,而且也死得比較尊榮高貴。」

    有很多人認為死就是死,不管怎麼死都是一樣的、

    丁丁不是這種人。

    他一直認為死有很多種,一直希望自己能死得比較莊嚴。

    現在他確信自己是必定可以達到這個願望的了,同時他當然也知道他已必死無疑。

    在他眼前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中,他彷彿聽見死之神正在用一種充滿了殘酷暴虐的聲
音,在唱著幾乎像是頑童般的兒歌。

    「班沙克,班沙克,去年死一個,今年死一個,若問何時才」死光,為何不同韋好
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