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侯門重重深幾許            

    她告訴他們:「你們都虧欠過,我現在已經到你們償還的時候了.」

                                       一

    石階低而斜,健馬可以直馳而上,兩旁還有四列可容雙車並駛的車道。

    一百零八級石階的盡頭,是一道寬一丈八尺的紫銅大門,門上銅環巨獸,莊嚴猙獰。兩
旁一十八條彪形大漢,著甲胃,執長戟,佩腰刀,懸箭壺,石人般雁翅分列。看起來就算有
蒼蠅停在鼻子上,他們也不會伸手去趕,就算有毒蛇纏身,他們也不會動,就算有玉女赤裸
經過,他們的目光也不多霎一霎。

    這是什麼人的府邪,門禁為何如此森嚴?

    其實這附近方圓百丈之內都沓無人跡,非但沒有纏身的毒蛇,更不會有赤裸的美女,甚
至連蒼蠅都飛不進來。

    沒有經過特別的准許,如果有人想走近這棟巨宅,那麼恐怕只有靠奇跡了。

    奇跡偶爾也會發生的,而且就發生在這一天。

    二

    九月二十九,大凶,諸事不宜。

    九月二十九,晴,艷陽天,秋風柔,氣高爽,沒有翻過黃歷的人,誰也想不到這會是一
個潛事不宜的大凶之日。

    長街上,紫銅大門外的禁衛們,身子雖然一動也不動,腦筋卻一直不停的在動。輪值的
時間已經快過去了,散值後應該怎麼樣去弄一點銀錢,找幾個朋友,到什麼地方去找點樂
子?回去怎麼去騙他的老婆?

    就在這時候,他們忽然看見一件奇跡發生,讓他們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條平時幾乎從來少見人跡的青石板大街上,此刻居然有一頂青衣小轎出現,抬轎的兩
條青衣大漢,奔跑的速度,幾乎就像是兩匹青聰馬一樣,抬著這頂轎飛奔而來,彷彿已忘了
未經特別准許進入這禁區的人,一律就地格殺勿論。

    眨眼間這頂青衣小橋就已衝上長階,前面的轎夫膝半屈,後面的轎夫背微舉,小轎仍然
平穩如靜水。

    一百零八級石階,在一瞬間就上去了,也就在這一瞬間,:雁翅般兩旁分列的衛士,已
將小轎包圍,長截已將刺出,腰刀已將出鞘,壺箭已將上弦,重重深鎖的紫銅大門裡,彷彿
已經可以聽見一陣低而快速的腳步奔跑聲,寒如秋風的殺氣,立刻已籠罩在紫銅門和白石階
前,甚至連還沒有出鞘的刀鋒裡司已有了殺機,每一隻握住刀柄的手裡,都握住了滿把冷
汗。

    誰也不知道這頂小轎怎麼敢闖到這裡來。

    只有一雙於是乾燥的,乾燥而鎮定。鎮定而優美,優美如蘭花,鎮定如幽谷。

    就在他們劍拔弩張、殺氣騰騰圍住這頂小轎時,居然就有這麼樣,一雙手,從小轎的垂
簾中伸了出來。

    這隻手就好像是用一種很奇怪的透明的白玉雕成的,在她的無名指上,懸著一枚用黑絲
線吊著的玉牌,玉牌上雕著種很奇特的花紋,彷彿是仙,彷彿是獸,彷彿是魔,彷彿是鬼,
彷彿是神,彷彿什麼都不是。

    這種花紋看來看去就只像一樣東西。

    ——它只像這道紫銅大門上的環柄,莊嚴卻又猙獰。

    三

    有一丈八尺寬,也有一丈八尺高的紫銅大門忽然開了。

    青衣小轎中的玉牌現出,驚駭莫名的衛土奔入,片刻之後銅門就開了。

    開的不是一道門。

    紫獸銅環,侯門重重,一重又一重,重重次第開,衛士干干人,人人避道立。

    小轎直入,也不知落在第幾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