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失去了一天            

    一

    「他的名字叫該死鬼。」

    聽到這個聲音,中年人歎了口氣,但眉字間的悲傷已少了,卻增加了一絲敬意。

    聽見這個聲音,藏花笑了,笑得好開心。

    聲音傳來時,同時也傳來了一陣烤魚的香味。

    ——烤魚有誰比老蓋仙烤得好?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人不可貌相。」藏花歎了口氣。

    「為什麼?」聲音在空中飄蕩。

    「你不但烤魚的技術是一流的,裝傻更是沒話講。」藏花說。

    「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又不是貓。」藏花笑了。「誰受得了你身上的魚腥味。」

    「你雖不是貓,鼻子卻跟狗一樣靈。」老蓋仙笑著從樓上走了下來。

    「有些人卻比狗不如。」藏花悠悠他說:「明明有狗的追蹤本事,卻硬是不承認。」

    「他沒有追蹤本事。」中年人笑著說:「是我約他來的。」

    老蓋仙笑嘻嘻地坐下,手上居然還帶著一個杯子。

    「這個人還真深怕我們不知道他會喝酒,居然自己帶酒杯來。」藏花說。

    「你知道我這個人一向很懶的。」老蓋仙倒了杯酒。「能一次做完的事,通常都不會分
兩次。」「「除了裝傻外。」藏花說:「一裝就是十幾年。」

    「他是為了守信。」中年人說。

    「守誰的信?」藏花問。

    「鐘半農。」中年人說。

    「鐘半農?」藏花又問:「誰是鐘半農?」

    「鐘半農就是鐘毀滅的父親,也就是苦行僧。」中年人又開始咳嗽了。

    他彎著腰大力地咳,咳了很久才停住,臉上已因用力而泛起一陣嫣紅。

    他喝了杯酒,喘了口氣才接著說:」鐘半農入關第一個要見的人,就是他。」中年人指
著老蓋仙。」他們是非常要好的老朋友。」

    老蓋仙笑笑,但笑得很淒涼。

    「他們約好碰面的地方,就是這裡。」

    這裡果然是苦行僧遇害的地方。

    「他比杜無痕和溫火早到一步,但還是遲了。」中年人說:「等他到的時候,鐘半農已
躺在血泊中,他急著問誰是兇手,但鐘半農只是用很恐懼的眼光看著他。」

    「他的意思我懂。」老蓋仙淡淡他說:「他知道我的武功比不上兇手,深怕我知道了,
會不顧一切地替他報仇。」

    「鐘半農要求他,有生之年好好照顧鐘毀滅。」中年人說:「所以他才會裝了十幾年的
傻。」

    「鐘半農既然是帶著秘密而來,為什麼不直接和杜無痕他們碰面?」藏花問。

    「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原因之一。」老蓋仙說。

    「他怕你打不過兇手,為什麼也不告訴杜無痕他們,難道以朝廷的力量也對付不了
他?」

    這也是疑點之一。

    「他既然是帶著秘密要交給朝廷,為什麼被殺後,反而不說了?」

    「這件事情牽扯之大,為什麼直到最近才漸漸傳開?」

    「你既然是個該死的人,為什麼又要復活?」這句話當然是問中年人。「為什麼對這件
事的來龍去脈知道得那麼清楚?」

    「鐘毀滅為什麼一到這兒就發生那種事?你為什麼約老蓋仙來此碰面?」

    無月無星,卻有一片片夜雲浮動。

    藏花的心中也有一串串的疑問在絞騰。

    中年人雖然望著藏花,神情卻彷彿回到一個充滿悲愴,悔恨的時間裡……

    三十六個白衣童子,手裡捧著七十二架點著蠟燭的青銅燭台,靜悄悄地走進來,將燭台
分別擺在四壁,又垂手退了出去。

    一間極寬敞的屋子,四壁雪白無塵,用瓷磚鋪成的地面,明潔如鏡。

    屋子裡什麼都沒有,只有兩個蒲團。

    應無物盤膝坐在一個蒲團上,膝頭橫擺著那根內藏蛇劍的青竹杖,彷彿已老僧入定,物
我兩忘。

    狄青磷也盤膝坐在另一個蒲團上,兩人對面相坐,也不知道已經坐了多久。

    夜色已臨——也是殘秋。

    狄青磷忽然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向應無物伏身一拜,恭恭敬敬他說:「弟子狄青磷第
十一次試劍,求師傅賜招。」

    高手相爭,往往在一招間就可以解決,生死勝負往往就決定在一瞬間。

    可是他們是在試劍,試狄青磷的劍。

    曙色已從屋頂上的天窗照下來,狄青鱗劍光盤旋一舞,忽然住手。

    他們竟已激戰了一夜。

    應無物後退幾步,慢慢地坐到蒲團上,看來彷彿已經很疲倦。

    狄青鱗的神色卻一點都沒變,雪白的衣裳仍然一塵不染,

    臉上也沒有一滴汗。

    「這是你第十一次試劍,想不到你就已經成功了。」應無物也不知道在歡喜,還是在感
歎。

    狄青磷什麼話都沒有說,忽然大步走了出去,走過應無物身旁時,忽然反手一劍,由應
無物的背後刺人了他的心臟。

    中年人背後心臟部位的傷口又在刺痛,充滿活力熱情的眼睛竟然黯了下來。就彷彿瞎子
無神無光的雙眸。

    老蓋仙的表情忽然嚴肅起來,他望著中年人,慢慢他說:「他就是應無物。」

    二

    「替日神劍」應無物。

    應無物名動江湖時,藏花的父母親恐怕還沒有談「戀愛」。

    她當然也知道應無物已死在狄青磷的劍下。

    為什麼老蓋仙說中年人就是應無物?

    「狄青磷殺的不是應無物?」藏花問。

    「是應無物。」老蓋仙說。

    「那眼前這位……應無物?」藏花瞄了中年人一眼。

    「他是狄青磷的師傅應無物,也就是狄青磷殺的應無物。」老蓋仙說得真清楚。

    藏花卻更糊塗了,她呆呆地望著二人,又呆呆地問:」狄青磷當時是不是心軟?或是應
無物有兩個心臟?」

    「我雖然沒有兩個心臟,狄青鱗的心也沒軟。」中年人淡淡他說:「但是,我有個好朋
友。」

    中年人本己如盲的眼神又亮了起來,他望著老蓋仙,接著說:「我雖然明明知道狄青鱗
是個什麼樣的人,但當他那一劍刺來時,我還是愣了一下,我想不到他會在那種時間、那種
地方、那種情形下刺出那一劍。」應無物說:「也許就因為我愣了那麼一下,狄青鱗那一劍
才會稍微刺歪了點。」

    ——人在驚愣時,心臟會因刺激而收縮。

    「所以慕思空趕到時,我雖然已奄奄一息,他卻花了三天三夜才能將我從鬼門關救了回
來。」應無物說。

    「相思劍客?」藏花歎了口氣。「今天我雖然已嚇了好幾跳,卻還是比不上知道你就是
慕思空來得大。」

    「十幾年了,想不到還有人記得我。」老蓋仙仰杯飲盡。

    「相思劍客,一劍相思」,當年他以掌中一柄長劍擊敗過武林七大劍客。

    他的劍法不但奇詭毒辣,反應速度之快,更令人不可思他的劍令人命喪,他的人卻令人
相思——尤其是少女們。

    「我敢保證,一百個人有九十九個半不相信『相思劍客』會變成一個牢頭。」藏花望著
老蓋仙。

    「相思劍客已經死了。」老蓋仙的聲音彷彿有絲無奈。「十幾年前就已死了。」

    藏花凝注著老蓋仙,過了良久才開口:「是的,相思劍客已死了。」

    老蓋仙露出感激之色。

    一個人的「英名」得之不易,要保持也很困難,要毀,卻是一瞬間的事。

    「我敬你一杯。」藏花舉杯邀老蓋仙。「人無信而不立,這句話誰都會講,但又有幾個
能做到?」

    杯仰酒盡,暖意已從心田升起。

    」你為何知道我們要來這裡?」藏花轉問應無物。「你約慕思——老蓋仙到這裡又為了
什麼?」

    「如果你是鐘毀滅,出來後會先到哪裡?」應無物不答反問。

    藏花想了想:「這裡。」

    「對的。」應無物說:「我和老蓋仙約好在這裡碰面後,是想一起去找鐘毀滅將整個事
情說明,共同研究個對策,沒想到……」

    「發生了白天的事。」藏花說。

    「對方的行動比我預料中還要快。」應無物說。

    「對方是誰?」

    「青龍會。」

    「青龍會?」藏花彷彿又嚇了一跳,」看來要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非得花很大的代
價。」

    ——這倒是實話,這件事是武林近百年來最大的陰謀:牽扯之廣,死傷之多,已非能想
像的。

    「十幾年來我一直在追查鐘半農死的事情。」應無物說:「我」覺兩件奇怪的事情。」

    「什麼奇怪的事?」

    「鐘半農在未來這裡之前,已先和鐘毀滅碰過面。」應無物說。

    「十幾年未碰過面,為什麼一入關就能找到他?」藏花說:

    「鐘半農為什麼要隱瞞這件事?」

    「老蓋仙趕到時,鐘半農雖已奄奄一息,但手腳仍在,為何杜無痕他們見到的鐘半農,
卻是手腳都被砍斷?」應無物說:「為何又留下『無罪』兩字?」

    酒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壺,三個人卻一點醉意都沒有。

    這件事的神秘和怪異就宛如」醒酒樂」般地將他們血液裡的酒精沖淡。

    蒼穹的遠方已漸漸呈灰白色,風停,雪未飄。

    大地一片冷漠。

    ——為什麼黑暗將盡,黎明前這段時刻總是那麼冷漠?

    「我見過黃少爺。」藏花凝注著長街。

    「你見過?」應無物問:「什麼時候?什麼地方?」

    「就在昨天,就在這裡。」藏花說:「他個子小小的,頭卻很大,說話時總喜歡翻白
眼,看起來就好像是二楞子。」

    「他有沒有將元寶送給你?」老蓋仙緊張地問。

    「沒有。」藏花收回視線,望著老蓋仙。「他還搶走了我的元寶。」

    老蓋仙和應無物鬆了口氣。

    黃少爺沒有將元寶送給她,就表示她這條小命暫時還可以留著。

    「黃少爺很相信地獄輪迴,從不願欠下來生的債,所以他每次出來殺人前,都會先付出
一筆代價,買人的命。」應無物說。

    「他既然不想殺你,為什麼還要搶走你的錢?」老蓋仙說:

    「莫非……他救過你的命,所以才會拿走你的錢?」

    藏花想了想,搖搖頭說:「不可能,他拿我的元寶,是因為我在問話。」

    「問什麼?」應無物說。

    「問他當我跳上屋頂後,街上所」生的事。」

    「整件事情他從頭到尾都看見?」

    「他只說到——」

    藏花忽然停住沒說,她的臉上忽然露出驚訝、恐懼、又不、信的表情。

    她的眼睛直盯著長街,就彷彿長街上有著一個吃人的鬼魅。

    她到底看到了什麼?

    長街上又有什麼值得她如此驚嚇?

    不管是省城、大鎮、還是小村,一定有住家,也有商店。

    有住家商店就有人,就正如有黑暗就有光明,夜晚一定會過去,白天很快就會到。

    第一道曙光從東方山間射出時,雞已鳴,狗也吠。

    長街上的積雪已逐漸溶化了,隱約可看見埋在雪裡面的青石板。

    鎮上的人們又開始忙碌的一天。

    「一日之計在於晨。」老實的生意人已打開店面,看他笑嘻嘻的樣子,就彷彿知道今天
的生意一定很好。

    廚房裡傳來一陣陣的粥香,早出晚歸的丈夫正享受著妻子為他準備的豐盛早餐。

    頑皮的小孩已成群地在街上玩耍著。

    那些「風流公子」已穿上他認為很「瀟灑」的衣服,然後開始計劃今天的」獵艷」行
動。

    上了年紀的老太婆們又高興地去串門子,老頭子當然是聚集一堆,各自談論往昔的英勇
事跡。

    這是一種溫馨的畫面,只要是有人住的地方,就會有這些平常的事,並不值得怎麼大驚
小怪的。

    可是在這種時間這個鎮上,出現這種情形,就太不平常了。

    四

    這個鎮上的人已在昨日中午殺完鐘毀滅後,都一下子失蹤了。

    這個鎮上昨夜靜得就宛如墳場,不要說是人,就連雞狗都沒有。

    為什麼過了一夜,這些人又出現?而且彷彿就像沒有發生昨天的事一樣。

    那個賣什貨胭脂的老闆,依舊穿著昨日的衣服,依舊在長街旁擺起攤於。

    三個已將死的老頭依舊坐在小吃攤上,高談闊論往年的事跡。

    就連那個昨天拿胭脂粉盒丟藏花的紅裙少女,今早笑得彷彿很開心地走出家門。

    一切的人,一切的情形,就如同昨天一樣。你說藏花能不驚愣嗎?

    久寒乍見陽光,總是令人心情很愉快的。

    酷寒裡的陽光輕柔柔地灑在大地,也灑人了酒樓,輕輕地貼上藏花的臉。

    但她的人卻忽然完全冰冷,就像是忽然落入了一個寒冷黑暗的萬丈深淵裡。

    就像是落入了地獄裡。

    長街上的一切在藏花看來,甚至已變得比地獄裡還可怕。

    「這些人都是你昨天見到的人?」老蓋仙在問。

    藏花無話卻點了點頭。

    「他們就是昨天攻擊鐘毀滅的人?」應無物也在問。

    藏花雖然在點頭,卻彷彿很僵硬。

    應無物凝視著長街上的人,也不知過了多久,臉上忽然露出一種很奇怪的表情,就在這
時,他們聽到了有人說話。

    「三位客官真是好雅興,居然一大早就來喝酒?」

    店小二一臉未睡足樣,從後房邊打哈欠邊走出,嘴上雖然說得很客氣,臉上卻彷彿在怪
藏花他們為何一大早就吵醒他。

    看見店小二走出,藏花臉上的驚楞表情一下子就不見了,她那慣有的「狂性」又回到她
臉上。

    「不是一大早,而是昨天傍晚就在這裡喝了。」藏花笑著望店小二。」難道昨天你休
假,不在?」

    「客官,您說笑了,昨晚最後一桌的客人是對街陳家三少爺。」店小二說:「都喝到快
初更了,還是我扶他回去的。」

    「是嗎?」藏花問。」這麼說昨天中午街上發生的那件事,你也沒看見。也不知道?」

    「昨天中午發生的事?」店小二雖然聽不懂她話的意思,但隨即笑了笑。「我們這裡是
小地方,來往的人也少,就算是芝麻小事,也夠令我們談上三天三夜了,卻不知客官您說的
是哪樁事?」

    他的聲音、他的樣子都很誠懇,可是在他的心裡卻早已將這三個人當做瘋子。

    十月初一,宜祭把祈福。

    昨天是九月二十九,交霜之日,萬事不宜。

    應無物望著已升起的嬌陽,感歎他說:「十月初一陽光見,日後必有大災現。」

    「還好今天是九月末。」店小二笑著說。

    「我以為今天是十月初一。」應無物向藏花和老蓋仙做了個暗示。」看來是我糊塗了,
居然睡得不知是什麼日子?」

    今天明明是十月初一,店小二為什麼說是九月末?

    難道他忽然得了忘日症?

    或是還有其他的原因?

    五

    「看來他們已失去了一天。」應無物在走出酒樓後,立即說了這麼一句話。

    「失去了一天?」藏花問:「你的意思是說,昨天在鎮上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他們?」

    她望了望長街上的人,接著說:「殺鐘毀滅的人,是青龍會派來假扮成鎮上的人?」

    她不等應無物回答,馬上又說:「這鎮上的人當然已被昏龍會用一種能令人昏睡一天一
夜的藥麻醉,所以他們才會失去一天?」

    「應該是這樣。」應無物苦笑說:」看來也好像是這樣。」

    陽光照在應無物的臉上,無論誰都應該能看得出,他心裡是多麼矛盾,多麼懷疑。

    藏花好像看不見,忽然走到長街旁,翻了七個觔斗,站了起來,站得筆直,長長地吸了
口氣,拉平了身上的衣服。

    長街上的積雪已溶,卻不知從何方飄來一片落葉,落在溶雪上。

    藏花抬了起來,插在衣襟上,然後再走回來,忽然對老蓋仙笑了笑。「你猜我現在想幹
什麼?」

    老蓋仙不但吃驚,似已嚇怔了。應無物也已說不出話來。

    「我想去找個地方睡一覺。」

    「現在你想去睡覺?」老蓋汕更吃驚。

    「明天我還有事。」藏花一本正經他說:「我一定要養足精神。」

    「你……你睡得著?」老蓋仙問。

    「我為什麼睡不著?」

    「可是這鎮上……鐘毀滅在這鎮上……」

    「不管怎麼樣,我們已知道鐘毀滅是死在青龍會的手裡,別的事都可以等到以後再
說。」

    應無物看著她,就好像從來也沒有看見過像她這種人。這種人實在是少見得很。

    無論誰遇見這種事都一定會很懊悔憂慮,可是她翻了七個觔斗,就忽然將一切憂慮全部
遠遠地拋開了。

    老蓋仙歎了口氣,苦笑說:「看來就算有天大的煩惱,你也能一下子就拋開,」

    「這世上本沒有什麼值得煩惱的事。」

    應無物也歎了口氣。「你實在是個很有福氣的人。」

    藏花居然沒有否認。

    「明天你有什麼事?」老蓋仙忍不住問。

    「有件很重要的事。」

    藏花微笑著揮了揮手,就彷彿揮走一片雲彩般的,已走得人影不見。

    老蓋仙看著她走遠,走出小鎮,然後又歎了口氣,苦笑著說:「現在我才知道她為什麼
總是沒有煩惱了,因為她會翻觔斗,一翻煩惱就不見了。」

    這的確是藏花的本事,她若沒有這種本事,現在只伯早已一頭撞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