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 章            

    李壞這一次可真壞得連自己都有點莫名其妙了.他從來也沒有想到過他也有一天會落到
這麼糟這麼壞的情況中。

    被一個女孩子,用一種既不光明又不磊落的方法點住鼻子下面的「迎香穴」,已經是一
件夠糟夠壞的事了。

    更糟的是,這個女孩子還是他最信任的女孩子,而且還被她點了另外十七、八個穴道。

    所以我們這位壞點子一向奇多無比的李壞先生,現在也只有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地坐在一
張火紅本椅子上,等著別人來修理他。

    有誰會來修理他?要怎麼樣修理他?

    「可可,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付我T」

    「我恨你,恨死了你。」

    「我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你?」

    「你根本不是人,是個活鬼,所以你也只喜歡那月亮裡下來的活女鬼。」

    李壞笑,壞笑。

    在這種時候他居然還能笑得出來,倒也實在令人不得不佩服的事,

    「你笑什麼?」

    「我在笑你,原來你在吃醋。」

    其實他應該笑不出來的。

    其實他也應該知道女孩子吃醋絕對不是一件可笑的事。

    女被子吃醋,常常都會把人命吃出來的。

    李壞這一次自己也知道這條命快要被送掉了,因為他已經看到  方大老闆和韓峻從外面
走了進來。



                            二

    韓峻居然也在笑。

    他當然有他應該笑的理由,皇庫失金的重案,現在總算已經有了

    交代竊金的首犯李壞,現在總算已被逮捕歸案。

    「放你媽的狗臭屁,」李壞用一種很溫柔的聲音破口大駕,「你這  個烏龜王八蛋☆你
偷了金子,要我來替你背黑鍋,我也可以原諒你的,

    因為如果我是你,我說不定也會這麼做的,可以你為什麼一定還要我

    的命?」

    「因為你壞。」

    韓竣自從五歲以後就沒有這麼樣笑過。「像你這麼壞的人,如果  不死,往後的日子我
怎麼能睡得著覺。」

    方大老闆當然也在笑。

    李壞看著他,忽然用  種很神秘的聲音告訴他「如果我是你,現  在我一定笑不出來
的。」

    「為什麼?」

    李壞的聲音更低,更神秘,「你知道你的女兒有  孩子了?」

    方大老闆的笑容立刻凍結,反手一巴掌往他臉上捆了過去。

    李壞臉上的笑容  點都沒有變。

    「你打我沒關係只可惜你永遠打不到你女兒肚子裡的孩子。」李  壞說:「她這麼樣恨
我,這麼樣害我,就因為她肚子裡有了我的孩子,而我卻硬是不理她。」

    方天豪的臉綠了,忽然轉身衝了出去。

    李壞笑得更壞,他知道他是要找她女兒去算帳去了,他也知道這種事是跳到海水裡也洗
不清的。

    一個偷偷 摸在外面有了孩子,而且是個壞蛋的壞孩子的小姑娘,如果被他爸爸抓佐,
那種情況也不太妙。

    李壞覺得自己總算也報了  點點仇r。

    李壞是真壞,可是他報仇通常都不會用那種冷例殘酷的法子。

    他不是那種人。

                          三

    只可惜一個人在倒霉的時候,總好像有一連串倒霹的事在等著他。

    方天豪本來明明已經衝了出去,想不到忽然間又退了回來。

    步—步地退了回來,臉上的表情就好像撞到了瘟神  樣。

    李壞看不到門外面的情況,可是就算他用肚臍眼去想他也應該想得出外面發生了  件讓
方天豪很吃驚的事。

    在方天豪現在這情況下  能夠讓他吃驚成這副樣子的事已經不多了。

    李壞的好奇心又像是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的春心開始在春天裡發動了起來。

    門外面是什麼地方?發生了什麼事?不但李壞想不出,大家全都想不出。

    每個人都開始緊張起來了。

    「是什麼人T」  韓峻輕叱,箭般竄出,左拳右掌均已蓄勢待發,而且一觸即發發必致
命。

    想不到忽然間他也退了回來,就像方天豪那樣一步  步地退了回來,臉上的表情也充滿
了驚煌和畏懼。

    然後門外就有一個高大威猛滿頭銀髮如絲的老人,慢懼地走進了這間屋子。

    李壞的心沉了下去。

    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他看見了就會頭痛的人,大概就是這個人,

                           四

    老人的白髮如銀絲,一身衣裳也閃爍著銀光,連腰帶都是用純銀合白金所製。

    他自己也不否認他是個非常奢侈非常講究非常挑剔的人,對衣食住行中每一個細節都非
常講究挑剔。

    每個人都知道這是他的缺點,可是大家也不能否認他的優點遠比他的缺點多得多。

    最重要的一點是,他絕對有資格享受所有他所喜愛的一切。

    老人背負著雙手,緩緩地踱入了這間大廳。韓峻、方天豪,立刻用  種出自內心的真誠
敬畏的態度,躬身行禮。

    「大總管,幾乎已經有十年末履江湖了,今天怎麼會忽然光臨此地?」方天豪說。

    「老莊主最近身子可安泰?」韓峻用更恭敬的態度問  「少莊主的病最近有沒有好一
點?」

    老人只對他們談談的笑了笑☆什麼話都沒有回答,李壞卻大聲搶著說。

    「老莊主的身子一天比  天的壞,小莊主已經病得快死了,你們問他,他能說什麼?他
當然連一個屁都不會放。」

    「大膽無札。」

    方、韓齊聲怒喝,韓竣搶著出手,他本來早已有心殺人滅口,這種機會怎麼會錯過「

    他用的當然是致命的殺手。

    江湖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這一擊之下。

    一個已經被人點了十七、八處重要穴道的人,除了死之外,還有什麼戲唱。

    可是李壞知道他還有戲唱,唱的還是他最不喜歡唱的一齣戲。

                            五

    韓峻盡全力一擊,一擊兩鳥.不但滅曰,也可以討好這位當世無雙的大人物大總管。

    他這一擊出手,意在必得。

    想不到銀光一閃間他的人已經被震得飛了出去,更想不到的是那一道閃動的銀光居然竟
是大總管長長的抱袖。

    方天豪赫然。

    更令人吃驚的是,受大家尊敬面被李壞羞辱的大總管此刻居然走到李壞面前,用  種比
別人對他自己更尊敬的態度躬身行禮。

    方天豪和韓峻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種事怎麼可能會在這個世界上發生呢T

    更令他們不能相信的是自己的耳朵,因為這位滿身銀衣燦爛威猛如天神的老人,現在居
然用一種謙卑細奴僕的聲調對李壞說。

    「二少爺,小人奉莊主之命,特地到這裡來請二少爺回去.。

    回去?

    一個沒有根的浪子,一個從小就沒有家沒有親人沒有飯吃的壞孩子,能回到哪裡去」

    長亭復短亭,何處是歸程?

                        六

    可可忽然出現在門口,阻住了這個沒有人敢阻止的銀髮老人。

    「你是誰?你就是二十年前那個殺人如麻的鐵如銀銑銀衣?」

    「我就是。」

    「你為什麼要把他帶走T」

    「我是奉命而來的。」

    「奉誰的命T』

    「當世天下英雄沒有人不尊敬的李老莊主。」

    「他憑什麼要他跟你走?我救過他的命,為了他犧牲我自己一輩子的幸福,我已經有了
他的孩子j這一次費盡了心皿才把他捉住,甚至不惜讓我從小生長的  個城鎮都變成了死
城。」

    可可的聲音已因呼喊而嘶啞。

    「我為什麼不能留下他?那個姓李的老莊主憑什麼要你帶走他?」

    鐵銀衣沉默了很久,才一個宇一個宇地說「因為那位李老莊主是他的父親。」

    「是他的父親?」可可狂笑,「他的父親替他做過什麼事?從小就不要他不管他,現在有
什麼資格要你帶他回去?」

    可可的笑聲中已經有f哭聲用力拉位了李壞的衣袖。

    「我知道你不會回去  你從小就是個沒人要沒人理沒人管的孩子,現在為什麼要回去
T」

    「我要回去。」

    「為什麼?」

    李壞也沉默了很久才一個宇一個宇地說:「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其實他是知道的。

    每一個沒有根的人,都希望能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根。

                         七

    這一天又有明月。

    這時候明月下也有  個人和可可一樣在流淚,用一縷明月般的[衫袖悄悄地拭去她臉上
在明月下悄悄流落的淚痕。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