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 章            

                          一

    這個世界上無疑有很多種不同的人,也有很多相同的人  同型、同類他們雖然各在天之
一方,連面都沒有見過,可是在某些地方他們卻比親生兄弟更相橡。

    方天豪和段八方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方天豪幾乎和段八方同樣強壯高大,練的同樣是外門硬功,在江湖中雖然名聲地位比不
上段八方,可是在這邊睡一帶,卻絕對可以算是個舉足輕重的首腦人物。

    他平生最喜歡的只有三件事權勢、名聲、和他的獨生女可可。

    現在方天豪正在他那間寬闊如馬楊的大廳中,坐在他那張如大坑的梨花木椅上,用他那
一向慣於發號施令的沙啞聲音吩咐他的親信小吳。

    「去替我寫張貼子,要用那種從京城捎來的泥金箋,要寫得客氣一點。」

    「寫給誰T」小吳好像有點不太服氣:「咱們寫什麼要對人這麼客

    方大老闆忽然發了脾氣。

    「咱們寫什麼不能對人家客氣,你以為你吳心柳是什麼東西?你以為我方天豪起什麼東
西?咱們兩個人加起來,也許還比不上人家的一根汗毛。」

    「有這種事?」

    「當然有。」

    方大老闆說「人家赤手空拳不到幾年就掙到了上億萬的身價,你們比得上嗎?」

    小吳的頭低了下來。

    有一種人有在權勢在財富之前永遠會把頭低下來的,而且是心甘情願,心悅誠服。

    小吳就是這種人。

    「那麼咱們為什麼不多準備幾天再好好地招待他們,為什麼一定要訂在今天?」

    方大老闆臉上忽然露出怒容,真正的怒容。

    「最近你問得太多了。」他瞪著他面前的這個聰明人說:「你應該回家好好的學學怎樣
閉上你的嘴。」



                           二

    今天是十五,十五有月。

    圓月。

    月下居然有水,水月軒就在月色水波間。

    在這個邊陲的山城,居然有人會在家裡建一個水池,這種人簡直奢侈得應該送到沙漠裡
去活活的被干死。

    方大老闆這是這種人。

    水月軒就是他今天晚上請客的地方,李壞就是他今天晚上的貴客。

    所以他坐上上座的時候,害羞得簡直有一點像是個小姑娘。

    小姑娘也和大男人一樣是要吃飯的,既然是被人請來吃飯的,就該有飯吃。

    可是酒菜居然都沒有送來。

    方大老闆有點坐不住了。

    既然是請人來吃飯的,就該有飯給人吃。

    為什麼酒飯還沒送上來?

    方大老闆心裡明白卻又偏偏不敢發脾氣因為漏子是出在方大小姐身上。

    方大小姐把本來早巳準備送上桌的酒菜都已經砸光了,因為她不喜歡今天晚上的客人。

    她告訴已經嚇呆了的傭人。

    「我那個糊塗老子今天晚上請來的那個客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個人根本就是 一個小王
八蛋。」她振據有詞地說:「我們為什麼要請一個王八蛋喝人喝的酒,吃人吃的菜?」

    幸好李壞總算還是喝到了人喝的酒,吃到了人吃的菜。

    有很多真的不是人的人,都有這種好運氣,何況李壞。

    方家廚房裡的人當然都是經過特別訓練的人,第一巡四熱葷四冷盤小炒四涼拌,一下子
就全都端了上來。

    用純銀打的小雕花七寸盤端上來的.被八個青衣素帽的男僕和八個窄衣羅裙的小丫環用
雙手托上來的。

    然後他們伺立在旁邊。

    李壞在心裡歎氣,覺得今天晚上這頓飯吃得真不舒服。

    這麼多人站在他旁邊看著他吃飯,他怎麼會吃得舒服呢?如果他能吃得舒服,他就不是
李壞了。

    如果他能吃得舒服,他就應該叫李好。

    幸好他還不知道真正讓他不舒服的時候還沒有到,否則他也許連一口酒  口萊都吃不下
去。

    李壞吃了三口菜。

    吃完第二口萊時,他已經喝了十一杯酒,方大老闆和吳先生真的都是好酒量。  滿室燈
光如畫,人笑酒暖花香,主人慇勤待客,侍兒體貼開窗。

    窗外有月,圓月有光。

    李壞剛開始要把小酒杯丟掉,要用酒壺來喝的時候,忽然聽到了遠處有一聲慘呼。

    慘呼聲的意思就是一個人的呼聲中充滿了淒厲恐怖痛苦絕望之意,

    慘呼聲的聲音是絕不會好聽的。

    可是李壞這一次聽到的慘呼聲,卻已經不是淒厲恐怖痛苦絕望和不好聽這種字句所能形
容的了。

    他這  次聽到的慘呼聲甚至已經帶給他一種被撕裂的感覺,血肉、骨錦、肝臟、血脈、
筋絡、指甲、毛髮都被撕裂。

    因為他這  次聽到的慘呼聲,就好像戰場上的擊鼓聲一樣,一聲接著一聲,聲接著一
聲,聲接著一聲……。

    杯中的酒濺了出來。

    每個人的臉色都變成了像死獸的皮。

    然後李壞就看見了一十八個身著勁衣手持快刀的少年勇士,如飛將軍自天而降落在月明
軒外的九曲橋頭如戰士佔據了戰場上某一個可以決定  戰勝負的據點般,佔據了這個橋頭。

    「這是怎麼一回事?」

    李公子臉上那種又溫柔又可愛又害羞又有點壞的笑容已經看不見了。

    「方老伯這裡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讓我從後門先溜掉。」

    方大老闆微笑搖頭。

    「沒關係的,你放心。」方天豪的笑顏裡充滿了自信,「在我這裡,就算是出了  點雞
毛蒜皮芝麻綠豆的小事,也沒關係的,就算天塌下  來,也有像方老伯頂著。」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容已消失。

    方天豪對他手下精心訓練出來的這  批死士  向深具信心,深  信他們如果死守在一座
橋頭,就沒有人能闖上橋頭一步。

    從來也沒有人能夠改變他這種觀念。

    不幸現在有人了。

    一個臉色俄黑,穿一身烈火般的大紅袍,身材甚至比段八方和方  天豪更高大魁偉的大
漢,首負著雙手就橡是一個白面書生在月下吟  詩散步一樣,從橋頭那邊的碎石小徑上幽幽
闌闌地走過來。

    他好像根本沒動過手。

    可是當他走上橋頭時,那些死守在橋頭上的死士就忽然一個接  著一個,帶著一聲聲湊
厲的慘呼遠飛了出去,遠遠的飛了出去,要隔  很久才能聽見他們跌落在池盾假山上骨頭碎
裂的聲音。

    這時候紅袍者已經坐了下來。

                          四

    水月閣裡燈光燦爛如元月花市。

    花市燈如畫。

    紅袍者施施然走入,施施然坐下,坐在主人方大老闆之旁,坐在  主客李環對面。

    他的臉看來絕不像元夜的春花。

    他的臉看來也絕不像一 張人的臉。

    他的臉看起來就好像—張用純鐵精鋼打造出制的面具一樣,就  算是在笑,也絕沒有
點笑的意思,反而要人看著從腳底心發軟。

    他在笑。

    他在看著李壞笑

    「李先生」,他用一種很奇特,充滿了譏嘲的沙啞聲音說:「李先生  你貴姓?」李壞
笑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齒。

    「李先生當然是姓李的」他的笑容中完全汲有絲毫譏嘲之意「可是韓先生呢?韓先生你
貴姓?」

    紅袍者笑容不變。

    他的笑容就像是銑打般刻在他的臉上「你知道我姓韓?你知道我是誰?」

    「鐵火判宮韓峻,天下誰人不知。」

    韓峻的眼睛射出了光芒,大家這才發現他的眼睛居然是青籃色的,像萬載寒冰  樣的青
藍色,和他烈火船的紅袍形成了一種極有趣又極詭異的可怕對比。

    他盯著李壞看了很久才  個字  個宇的說:「不錯,在下正是寶授正穴品御前帶刀護
衛,領刑部正捕缺,少林南宗俗家弟子,蒲田韓竣。」

    方天豪驚慌失色的臉上終於擠出了一絲微笑,而且很快地站了起來。

    「想不到名動天下的邢部總捕韓老前輩,今夜居然惠然光臨。」

    韓峻冷冷地打斷了他的話。

    「我不是你的老前輩,我也不是來找你的。」

    「你難道是來找我的?」李壞問。

    韓峻又盯著他看了很久:「你就是李壞?」

    「我就是。」

    「從張家口到這裡你  共走了多少天T」

    「我不知道」,李壞說。

    「我沒算過」。

    「我知道,我算過」,韓峻說「你  共走了六十一天。」

    李壞搖頭苦笑「我義不是什麼大人物,又不是御前帶刀護衛,又不是刑部的總捕頭,為
什麼會有人把我的這些事計算得這麼清楚。」

    「你當然不是刑都的捕頭,一百個捕頭一年裡掙來的銀子也不夠你一天花的.」

    韓峻冷笑著問李壞。

    「你卻不知道你在這六十一天花了多少?」

    「我不知道,我也沒有算過。」

    「我算過。」韓峻說,「你一共花了幾萬六千六百五十兩。。

    李壞用吹口哨的聲音吹了一口氣。

    「我真的花了這麼多?」

    6一點不假。」

    李壞又笑得很愉快了,「這麼樣看起來,我好像真的是滿客氣滿有錢的樣子。」

    「你當然是。」韓峻的聲音更冷:「你本來只不過是個窮小於,你花的這些錢是從哪裡
來的?」

    「那就是我的事了,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

    「有。」

    「有什麼關係?」

    「大內最近失竊了一批黃金,拆合白銀是一百七十萬兩。這個責任誰都擔不起,只好由
刑部來擔了。」韓峻的眼睛釘子般地盯著李壞「而在下不幸正好是刑都正堂屬下的捕頭。」

    李壞長長地吐出一口氣,搖頭歎息。

    「你真倒霉。」

    「倒霉的人總想拉個墊背的,所以閣下也只好跟我去刑部走一趟。」

    「跟你到刑部幹什麼?」李壞隨著大眼睛問「你刑部正堂大人想請我吃飯?」

    韓峻不說話了。

    他的臉變得更黑,他的眼睛變得更藍。

    他的跟睛還是像釘子一樣,慢慢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寸一寸地站了起來。

    他的每一寸移動都很慢,可是每一寸移動都潛伏著令人無法預測的危機,卻又偏偏能讓
每個人都感覺得到。

                          五

    每個人的呼吸都改變了,隨著他雄偉軀幹的移動而改變了。

    只有李壞還沒有變。

    「你為什麼要這樣子看著我?難道你居然傻得會認為我就是那個劫金的獨行盜。」

    李壞直在搖頭苦笑歎氣「我倒真希望我有這麼大的本事,要是我真有這麼大的本事,也
就不會有人敢來欺負我了。」

    朝峻沒有開口,卻發出了聲音。

    他的聲音不是從嘴角發出來的,是從身子裡發來的。

    他身子裡三百多極骨路,每一根骨憾的關節都發出聲音。

    他的手足四肢彷彿又增長了幾寸。

    雖然他還沒有出手,可是已經把少林外家的功夫發揮到極致。

    方天豪忍不住歎了口氣,因為他也是練外家功夫的人,只有他能夠深切瞭解到韓峻這出
手一擊的力量,他甚至已經可以看見李壞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樣子了。

    李壞嚇壞了,掉頭就想跑,只可惜連跑都沒有地方可以跑。

    他的前後左右都是人,男女老少都有,因為他是貴客,這些人都是來伺候他的。

    韓竣的動作雖然越來越漫其至已接近停頓,可是給人的壓力卻越來越重,就好像箭已經
在弦上,一觸即發。

    方天豪當然也不會管這種閒事的。

    李壞急了,忽然飛起  腳踢翻了桌子居然碰巧用了個巧勁,桌上的十幾碟菜,被這股巧
勁一震全都往韓峻身上打了過去。

    碟子還

    鐵火判宮如果身上被濺上一身薺萊豆腐,那還像話嗎?

    韓峻向後退,迅如風。

    趁這個機會,李壞如果還不逃,那麼他就不是李壞了.

    可惜他還是逃不掉。

    忽然間,急風驟響寒光閃動七柄精鋼長劍,從七個不同的方向刺過來。

    以李壞那天對付可可的身手,這七把劍之中,只要有  把是直接刺向他的,他身上就會
多一個透明的窟窿。

    幸好這七劍沒有一劍是直接刺向他的,只聽「叮、時、叮、盯、HJ、盯」六聲響,七
柄劍已經接在  起,搭成了一個巧妙而奇怪的架子,就好像一道奇形的鋼枷  樣,把李壞給
枷在中間了。

    江湖中人都卸道,被七巧心劍困住的人至今還沒有一次脫逃的記錄。

    無論誰被他困住,就好像初戀少女的心被她的情人固住了一樣,休想脫逃。

    這七柄劍的長短寬窄重量形式劍質打造的火候,劍身的零件都完全  樣。

    這七柄劍無疑是同一爐煉出來的。

    可是握著這七柄劍的七隻手,卻是完全不相同的七隻手.

    唯  相同的是他 們剛才都曾經端過萊送上這張桌子。

    李壞反而不怕了,反而笑了。

    「想不到,想不到,七巧同心劍居然變成了添茶送飯的人。。

    他看著這七人中一個身樹高挑,臉上長著幾粒淺白蓆子的俏麗夫人。」

    「胡大娘」李壞說「既然你喜歡做這種事,幾時有興趣,也不妨來為我鋪床疊被。」

    他又看著韓峻搖頭:「這當然也都是閣中安排好的,閣下還安排了些什麼人在附近。」

    「難道這些人還不夠。」

    「好像還是有點不太夠。」

    韓峻的臉沉下,低喊一聲。

    「鎖。」

    在這個劍式中,鎖的意思就是殺。七劍交鎖,血脈寸斷。

    劍鎖已成,無人可救。

    李壞的血脈沒有斷,身體四肢手足肝腸血脈都沒有斷。

    斷的是劍。

    斷的是七巧同心那七柄精鋼百煉的鎖心劊七劍皆斷。

    七柄劍的劍尖都在李壞手上。

    誰也看不出他的動作,可是每個人都能看得見他手上七截閃亮的劍尖。

    斷劍仍可殺人。

    劍光又飛起,又斷了一截。

    斷劍聲如珠落玉盤。

    每個人的臉色都變了,韓峻身形暴長,以虎撲豹躍之勢猛擊李

    李壞測定,走偏鋒,反手切

    他的出手遠比韓峻的出乎慢,他的掌切中韓峻脅下軟肋時,他的頭顱已經被擊碎。

    可是這一點大家又看錯了。

    韓峻忽然踉蹌後退,退出五步,身子才站穩,口角已流出鮮血.

    李深微笑鞠躬,笑得又壞又可愛。

    「各位再見。」

                             六



    月色依舊,水被依舊,橋依舊,閣依舊,人卻已非剛才的人。

    李壞悠悠閒陽走過九曲橋,那樣子就像韓峻剛才走上橋頭  樣.

    大家只有看著他走,沒有人敢攔他。

    月色水波間,彷彿有  層淡淡的煙霧升起,煙霧間彷彿有一條淡淡的人影。

    李壞忽然看見了這條人影。

    沒有人能形容他看見這條人影時他心中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瞎子忽然間第一次
看見了天上皎潔的明月。

    那條人影在月色水波煙霧間。

    李環的腳步停下。

    「你是誰?」他看著這煙霧般的白衣人問「你是誰?」

    沒有回答。

    李壞向她走過去,彷彿受到了某種神秘的吸引力,筆直地向她走

    雲開,月現,月光談淡的照下來,恰巧照在她的臉上。

    蒼白的股,蒼白如月。

    「你不是人。」李壞看著她說「你  定是從月中來的。」

    蒼白的臉上忽然出現了  抹無人可解的神秘笑容,這個月中人忽然用  種夢囈船的神秘
聲音說「是的,我是從月中來的,我到人間來,只能帶給你們一件事。」

    「什麼事?」

    「死」

    淡淡的刀光,淡如月光。

    月光也如刀。

    因為就在這  道談如月光的刀光出現時,天上的明月彷彿也突然有了殺氣。

    必殺必亡,萬劫不復的殺氣。

    刀光淡,月光淡,殺氣卻濃如血。

    刀光出現,銀月色變,李壞死。

    一彈指間已經是六十剎那,可是李壞的死只不過是一剎那間的

    就在刀光出現的一剎那。

    「飛刀」

    刀光消失時,李壞的人已經像一件破衣服一樣,倒掛在九曲橋頭的雕花欄杆上。

    他的心口上,刀鋒直沒至柄。

    心臟絕對無疑是人身致命要害中的要害,一刀刺入,死無救.可是還有人不放心。

    韓峻以箭步竄過來,用兩極手指捏住了插在李壞心口上的淡金色的淡如月光般的刀柄,
拔出來,鮮血濺出,刀現出。

    窄窄的刀卻已足夠穿透心臟。

    「怎麼樣?」

    「死定了。」

    韓峻盡量不讓自己臉上露出太高興的表情:「這個人是死定了。」

    月光依舊,月下的白衣人彷彿已溶入月色中。

                             七

    晴天。

    久雪快晴,寒更甚,擦得鏡子般雪亮的青銅大火盆中,爐火紅得就像是害羞小姑娘的
臉。

    方大老闆斜倚在一張鋪著紫韶皮的大炕上,炕的中間有一張低幾,几上的玉盤中除了一
些蜜餞糖食小瓶小罐之外,還有一盞燈,一桿槍,

    燈並不是用來照明的那種燈,槍,更不是那種要將人殺於馬下的那種槍。

    這種槍當然也一樣可以殺人,只不過殺得更饅,更痛苦而已。

    暖室中充滿了一種邪惡的香氣。

    人是有弱點的,所以邪惡永遠是最能引誘人類的力量之一。

    所以這種香氣也彷彿遠比江南春天裡最芬勞的花朵更迷

    「這就是鴉片.是紅毛天竺那邊弄過來的。」

    方大老闆瞇著眼,看著剛出現在暖室中的韓峻。

    「你一定要試一試否則你這一輩子簡直就擻是白活了。」

    韓峻好橡聽不見他的話,只冷冷的問「人埋了沒有。」

    「早就埋了。」

    「他帶來的那四個小孩子呢?」

    方天豪詭笑「覆巢之下還會有一個完整的蛋嗎?」

    「那麼這件事是不是已經結束了?」

    「圓滿結束比蛋還圓。」

    「沒有後患?」

    「沒有。」方天豪面有得意之色「絕對沒有。,

    韓峻冷冷地看了他很久,轉身、行出、忽然又回頭。

    「你最好記住,下次你再抽這種東西,最好不要讓找看見,否則我一樣會把你弄到刑部
大牢去,關上十年八年。」

    卵石外是一個小院,小院有雪,雪上有梅。

    一株老梅孤零零地開在滿地白雪的小院裡,天下所有的寂寞彷彿都已種在它的根下。

    多麼寂寞。

    多麼寂寞的庭院,多麼寂寞的梅,多麼寂寞的人。

    韓峻走出來,迎著冷風,長長地吸了一口氣,又呼出一口氣。

    他的呼吸忽然停止。

    他忽然看見紅梅枝葉中,有一張蒼白的臉,正在看著他鬼笑。

    韓峻也不知看過了多少人的臉,雖然大多數是哭臉,笑臉也不

    可是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  張笑臉,笑得這麼歪,笑得這麼邢,笑得這麼暖昧可怖。

    千百朵鮮紅的梅花中,忽然露出了這麼樣一張笑臉,而且正看著他笑。

    你會怎麼樣?

    韓峻後退一步獰腰,沖天躍起,左手橫胸自衛,右手探大鷹爪,準備把這張蒼白的臉從
紅梅中抓出來。

    他這一爪沒有抓下去,因為他忽然認出這張臉是誰的臉了。

    同心七劍中的二俠劉偉,是個魁偉英俊的美男子,可是他死了之後,也跟別的死人沒有
太大的分別。

    尤其是死在七斷七絕傷心掌下的人,面容扭曲彷彿在笑,可是他的笑容卻比哭得更傷心
更悲慘難看。

    劉偉就是死在傷心掌下。

    韓峻飛身上躍認出了他的股,也就看出了他是死在傷心掌下的

                            八

    同心七劍,劍劍俱絕人人都是高手,尤其是劉二和盂五。

    第二個死的就是孟五。

    他是被人用一輛獨輪車推回來的。

    他的致命傷也是七斷七絕傷心掌。

    七斷。

    心脈斷、血脈斷、筋脈斷、肝腸斷、腎水斷、骨路斷、腕脈斷.

    七絕。

    心絕、情絕、思絕、欲絕、苦痛絕、生死絕、相思絕。

    七斷七絕,傷人傷心。

    這種功夫漸漸的也快絕了,沒有人喜歡練這種絕情絕義的功夫,也沒有人願傳。

    方天豪問韓峻。

    他問了三個問題都是讓人很難回答的,所以他要問韓峻,因為韓峻不但是武林中有數的
幾大高手之  ,而且頭腦極精密得就像是某一位奇異的天才所創造的某  種神奇機械一樣。

    只要是經過他的眼經過他的耳,經過他的心的每一件事他都絕不會忘記。「傷心七絕豈
非已經絕傳了?現在江湖中還有人會這種功夫?誰會?」

    「有一個人會。」韓峻回答。

    「誰?」

    「李壞。」

    「他會?」方天豪問「他怎麼會的T」

    「因為我知道他是柳郎七斷和胡娘七絕生前唯一的一個朋友。」

    「可是他豈非已經死了?」方天豪問「你豈非說過,月神之刀,就好像昔年小李探花的
飛刀一樣,例不虛發。」

    韓峻轉過頭,用一雙冷漠冷酷的冷眼,望著窗外的一勾冷冷的下弦月。

    月光冷如刀。

    「是的。」

    韓峻的聲音彷彿忽然到了遠方,遠在月旁。

    「月光如刀,刀如月光。」他說:「月神的刀下,就好像月光下的人.沒有人能躲得開
月光,也沒有人能躲開月神的刀。」

    「沒有人,真的沒有人?」  絕沒有。」  哪麼李壞呢?」

    「李壞死了。」韓峻說「他壞死了,他已經壞得非死不可。」

    「如果這個世界上只有李壞一個人能使傷心七絕掌,如果李壞已  經死定了,那麼同心
七劍是死在誰手下的?」

    朝峻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個問題誰都無法回答。

    但是他卻摸到了一條線,摸到了一條線的線頭。

    他的眼睛裡忽然又發出了光。

    「不錯,是在五年前。」韓峻說「五中前的二月初六,那天還在下

    「那天怎麼樣?」方天豪問。

    「那  天我在刑部值班,晚上睡在刑部的檔案房裡,半夜睡不著,  起來翻檔案,其中
有一卷特別引起了找的興趣。」

    「哦?」

    「那一卷檔案在玄字櫃的,說的是一個名字叫做葉聖康的人。」

    「他被人在心口刺了三劍,劍劍穿心而過,本來是絕對必死無疑  的。」

    難道他沒有死?」

    「他沒有死,」韓竣說「到現在他還好好地活在北京城裡。」

    「利劍穿心,死無救,他為什麼還能活到現在?」方天豪問。

    「因為利劍刺透的地方,並沒有他的心臟。」韓峻說:「換句話說,他的心並沒有長在
本來應該有顆心長在那裡的地方。」

    「我不懂。」方天豪腿上的表情就好像看見一個人鼻子忽然長出  了—朵花一樣。「我
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T」

    「好,那麼我就用最簡單的方法告訴你。」韓峻說:「那個叫葉聖康  的人,是個右心
人。」

    「右心入?」方天豪問「右心人是什麼意思?」

    「右心入的意思,就是說這種人的心臟不在左邊,在右邊,他身體組織裡每一個器官都
是和一般普通人物相反的。」

    方天豪楞住了。

    過了很久他才能開口說話,他一個字一個宇地問韓峻。

    「你是不是認為李壞也跟葉聖康一樣,也是個右心人。」

    「是的。」韓峻也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因為除此以外,別無解釋。」

    「就因為李壞是個右心人,所以並沒有死在月神的刀下,因為月神的刀雖然刺入他的心
髒,可是他的心並沒有長在那個地方。」

    方天豪盯著韓峻問。

    「好,你的意思是不是這樣子的?」

    「是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