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

    山城。

    這個小城在遠山,遠山在千里外。

    李壞又回去了回到了這座城。

    這裡的風沙黃土和這裡的人,他都久已熟悉。

    因為他是在這裡長大的,他是個浪子,他沒有根,他的童年也只不過是一連串惡夢而
已,可是在他惡夢中最不能忘懷的還是這個地

    饅頭鋪並不一定只賣饅頭,老張被人叫做老張的時候也並不老。

    可是現在他老了。

    每天他總是用他那發昏的老眼,看著沙塵滾滾地衝過,總好像奇跡隨時會在這條他已經
居留了幾十中的街道上出現一樣。

    他永遠也想不到的奇跡真的會在今天出現了。

    他看見一個風塵僕僕的少年人,穿一身灰撲撲的衣裳,懶洋洋地走到他那闖小店門口的
饅頭攤子前。

    饅頭籠子裡正在冒著熱氣騰騰的白姻,瀰漫了老張的老眼。

    他只能看得見這個少年人是個蠻好看的少年人,有一雙精銳的眼,有一種很特別的樣
子。老張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樣子,他敢說這個少年人一定從來沒有到這裡來過」

    「客官。」老張問;「現在小店的灶還沒有開,可是包子饅頭滷菜都是現成的,客官你
想吃什麼?」

    「我想吃你。」

    這個少年用一種很溫和的語氣對他說出了這麼樣的一句話.這句活可真是讓老張吃了一
驚。

    「你要吃我?」老張簡直嚇呆了「你為什麼要吃我?我有什麼好吃的?」

    「你當然好吃。」這個少中說:「如果我不吃吃你,我怎麼能活到現在?」

    老張吃驚地看著他,忽然笑了,大笑,笑得比看見了什麼都開

    6原來是你,你這個小壞蛋」老張笑得臉上每一條皺紋都打起了拆子,「你以前天天吃
我,吃了我好幾年,好幾年不見,你還要來吃我?」

    「我不吃你吃誰呢T」

    這個少年人真絕,不但說的話絕,做的事更絕。

    他居然真的把老張饅頭攤子上的籠子打開了,把籠子裡所有的包子饅頭全部拿了出來,
而且真的全都吃了下去。

    「你真吃?」

    「我當然真吃。」

    老張又笑了;「你記不記得傷十一歲生日的那一天,中半里偷偷地溜進來吃了我多少包
子?想不到今天你比那天吃得更多。」

    「我是練出來的。」

    這個少年的笑容好像變得有點傷感了:「一個從六個月大就開始挨餓的人,別的事練不
出來,這種事總可以練出來的。」

    「你吃吧!」老張故意歎了一口氣「你儘管吃,反正我已經被你吃習慣了。

    「你當然也習慣了不收我的錢。」

    「你既然已習慣不給,我當然也只好習慣不收。」老張苦笑:「反正我也收不到。」

    可是老張在說這句話時,卻好像跟他習慣上說話的樣子有點不一樣。

    因為他忽然看見了件很少看到的事。

    在這條沙塵滾滾的路街上,忽然有四個圓臉、圓眼、圓鬃的小孩子,身上穿一身大紅色
的圓袍,頸上帶一隻黃澄澄的金環,腕上帶一對亮閃閃的玉鐲,耳上穿一雙金環,用一雙圓
圓的白白胖胖的小手,捧著一面圓盤,圓盤上圓圓的堆著無數圓圓的金元寶,圓圓的笑臉
上,接著一別圓圓的酒窩,往這個四四方方的饅頭店這邊走過來。

    老張傻了。

    他從沒有看見過這樣的人出現在這裡。

    可是一個圓圓的小孩子,卻不但真的走到他這裡來,而且還把四個圓圓的盤子捧到他面
前。

    老張看著盤子上一堆堆圓圓的金元寶,服睛也圓了。

    「這是什麼意思T」他問這個少年「難道這些元寶是你叫人送給我的?」

    「元寶?什麼元寶?哪裡來的元寶?我連一個元寶也沒看見」

    「你看見了什麼?」張老頭凶巴巴地看著這個故意在裝傻的少年:「你看到的不是元寶
是什麼?」

    6我只看見了饅頭。」這少年說:「只可惜你給我吃的饅頭救了我的命,我給你的饅頭
卻是吃不得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

    老張這次真的歎了一口氣。

    「你要報答我,你以前就說過體要一百倍千倍來報答我。」老張稅:「那時候我就相信
你總有一無會做到的,可是我現在反而有點不相信了。』

    「為什麼?」

    「因為我沒法去相信—個像你這樣的小孩子,會在這麼極短的幾年裡,發這麼樣的』大
筆大財。」

    這個少年英俊卻又滿面風坐,衣著簡樸卻又揮金如上的少年人臉上忽然露出種非常神秘
的微笑。

    「你不相信T」他說「老實告訴你,非但你不相信其實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張老頭滿是皺紋的股上,忽然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故意壓低了聲音說「聽說江湖中最
近出現了一個獨行盜,武藝高強,腸予之大,連大內的庫銀都敢披。」

    「哦」

    「沒聽說過這個人?」

    「沒有。」

    「可是他的脾氣好像跟你差不多,我也知道你從小的膽子就大。。

    張老頭看著他,一雙昏花的老眼睛充滿了詭譎的笑意。

    「如果我是個被宮府退緝的大盜我也一定會躲到達裡來。」張老頭說「躲在這種雞不飛
狗不跳兔子不撤尿的地方,誰能找得到。,

    這個少年也笑了:「那倒是真的一點都不假。」

    這個小姑娘出現的時候,正是這個少年笑得最可愛的時候。

    憑良心講,這個少年笑起來的時候,實在有點壞相,尤其是當他看著一個小姑娘的時
候。

    她生氣了。

    她雖然沒有騎馬,手裡卻提著一根馬鞭子,好像根本就不像用它來打馬而是用它來抽人
的。

    她用這根馬鞭子指著這個少中的鼻子,問張老頭「這個人是誰?」

    張老頭沒有開口,少年已經搶著說☆這個人是誰,天下恐怕再沒有比我更清楚的人
了。」他用兩根手指捏住鞭梢,還是用鞭梢指著自已的鼻子:「我姓李,我叫李壞。」

    「你壞7」小姑娘好像也有點忍不住要笑出來的樣子,「你自己也知道你壞」

    「名字叫李壞的人,並不一定真的就是壞人。」李壞一本正經的說。

    小姑娘顯得更好奇了。

    「你的名字真的叫李壞?」

    「真的,當然是真的。」少年說「我另外還有個四個字的名字。」

    「四個字的名字?」小姑娘用一雙大眼睛吃驚地看著李壞,「你那個四個宇的名字叫做
什麼?」

    「叫做李壞死了。」

    小姑娘笑了。

    「李壞,你真的壞死了。」

    她笑得好可愛好可愛。

    如果李壞是男人中笑得最可愛的個人,那麼這個小女孩絕對可以算是女人中笑得最可愛
的個。

    李壞癡瘋地看著她,好像已經看得有點失魂落魄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這個小妨娘手裡助馬鞭子忽然抖,像足條蛇樣,纏住了李壞的脖子。

    她另外隻手已經「啪瞎、啪曙」在李壞臉上打了兩個大巴掌,下面還有個掃堂腿。

    於是我們這位剛發了財回來的李家大少爺,就好像只大狗熊一樣,四腳朝天,摔倒在黃
紗滾綴的道路上,嘴裡還被人塞了個大饅

    張老頭看著灰頭土臉的李壞直笑。

    「你不是那個獨行盜。」老張笑得嘴都歪了,「天底下沒有你這麼窩囊的獨行盜被個小
姑娘隨隨便便一擺,就擺平了。」

    「那個小妨娘可真兇,我沒招她,又沒惹她,她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

    「誰說你沒惹她?」

    「難道你真的忘了她是誰?」張老頭又開始笑得老奸巨滑「難道你忘了你小時候逮著機
會就喜歡把一個穿一身花衣裳的小女孩弄得泥巴臉。」

    李壞嚇了一跳。

    「難道她就是可可?」

    「她就是。』

    李壞苦笑「想不到她還在恨我。。

    張老頭笑得卻很愉快:「你當然想不到她會變得像現在這麼漂亮。」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