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劍》
二六

    現在鳳鳳距離這門至少有三丈。
    她腿上的功夫雖不弱但從馬家村到這裡來的一段路也並不
    何況男人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總難免會有點拖施抗拉的。
    盂星魂算準自己一定可以在她到達那門之前,先趕過去。
    他算錯了。
    因為他算的只是自己這一份力量,卻忘了估計別的。
    他掠過花叢,腳尖點地再掠起。
    就在這時腳下的土地忽然裂開,露出個洞穴。
    四個人並排躺在那裡,手裡的匣弩同時向上抬,弩箭就暴雨般
    向盂星魂射了過去。
    盂星魂也不知道避過多少次比這些箭更狠毒,更意外的暗器
    他閃避暗器的動作伙而準確。
    但這次避暗器的動作卻不夠快。
    因為他的全心全意都已放在鳳鳳身上。
    他身上掠過最後一排菊花時,淡黃的菊花上就多了串鮮紅的血珠。
    校至已可感覺到尖銳的箭在磨擦著他的骨胳。
    可是他並沒有停下來。
    他不能停。
    現在正是決定生死的一剎那,只要他一停,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因此而死
    鳳鳳的黑髮就在他前面飛舞著。但在他眼中看來卻彷彿忽然變得很遙遠。
    腿上刺著的痛苦,不但影響了他的判斷力也影響了他的速
    痛苦也正如其它許多事一樣有它完全相反的兩面有時其能令人極端清醒有時它卻能
令人暈眩。
    孟星魂只覺得這刺癰似已突然傳入骨髓,全身的肌肉立刻失去控制。
    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支持,但他卻還是用出最後一分力量,向她撲過去中指指節起
揮拳直擊她腰下氣血海穴。
    這是致命的死穴一擊就足以致命。
    他揮拳擊出後,痛苦已刺入腦海像針尖般刺了進去。
    接著就是陣絕望的麻痺。
    在這一瞬間他還能感覺到自已凸起的指節,觸及了一個溫暖的肉體。
    他想將全身力量都集中在這一節手指上,但這時他已暈了過
    滿天星光如夢微風輕拂著海水。
    他們手牽著手,漫步在星空下的海岸上,遠處隱隱有漁歌傳來,淒婉而悅耳。
    他將她拉到身旁輕吻著她被風歐亂的髮絲她眼中的情絲深遠如海……
    孟星魂忽然張開眼,所有的美夢立刻破滅了。
    沒有星光,沒有海也沒有他在夢中都無法忘記的人
    他是伏在剛才倒下去的地方,腿上痛楚反似比剛才更劇烈.
    「我並沒有死。」
    這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
    可是這件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鳳鳳是否還活著?
    他絕不能讓她活著說出老伯的秘密。
    有人在笑。
    孟星魂接紮著抬起頭,就看到律香川的眼睛。
    律香川的眼睛裡發著光但笑的並不是他1
    笑的是鳳鳳。
    她笑得好開心好得意。
    孟星魂全身突然僵硬,就好像突然被滿池寒冰凍住連痛苦都已麻痺。
    鳳鳳走過來,看著他,連目中都充滿了笑意。無論誰都不能不承認她是個非常美的
女孩子。
    有毒的罌栗豈非也很美麗?
    盂星魂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啞聲道:「你。「☆你說出來了?」
    鳳鳳笑聲中帶種可怕的譏消之意,顯然覺得他這句話問得實在多餘
    她笑得就像是剛從糞坑出來的母狗吃吃地笑著道:「我當然說出來了你以為我是來
於什麼的?小媳婦回門來替女婿說好話麼?」
    孟星魂看著她只覺得全身都已軟癱連憤怒的力氣都已消蝕。
    鳳鳳道「你想不到會在這裡見著我,是不是?你想不到那老頭子會讓我走的,是不
是?」她大笑.又道「我告訴你我雖沒有別的本事但從十三歲的時候,就已學會怎麼去
騙老頭子了幹我們這行的若吃不住老頭予,還能夠吃誰?
    孟星魂在看著聽著。
    鳳鳳媚笑道「其實你也不能怪我,我還年輕,總不能將終生交託給那個老頭子,他
不但快死,面且死了後連一文都不會留下給我。」
    孟星魂突然轉過身,轉向律香川。
    他神情忽然變得出奇地平靜,緩緩道「你過來。」
    律香川道「你有話對我說?」
    孟星魂道「你聽不聽?」
    律香川笑了笑,道「有些人說的話,總是值得聽的,你就是那種人。」
    他果然走了過來。但目中的警戒之色卻並未消除。
    虎豹就算已經落入陷阱還樣可以傷人的。
    律香川走到七尺外就停下,道:「現在無論你說什麼,我都可以聽得清楚了。」
    孟星魂道「我想問你要樣東西。」
    律香川道「要什麼?」
    盂星魂道:「這女人,我要你把她交給我。」
    律香川又笑了,道「你看上了她?」
    盂星魂道「我想要她的命。」
    律香川沒有笑,鳳鳳卻笑了。
    她好像突然聽到了天下最滑稽的事,笑得弓下了腰,指著盂星魂笑道「我本來以為
他這人還不太笨,誰知道他卻是個呆子,而且還有瘋病。」
    她又指著律香川,道「他怎麼會把我交給你呢T你憑什麼要我的命?你以為自已是
什麼人?」
    律香川等她說完了,笑完了,突然一把揪住她的頭髮將她拉到盂星魂面前,淡淡道
「你要的是不是這個女人?」盂星魂道「是」
    律香川慢慢地點了點頭,目光移向鳳風的臉。
    風風目中口出恐懼之色,勉強笑道「你當然不會把我交給他的。是不是?我為你做
了那麼多事,又為你找出了那姓孫的。…/
    律香川臉上全無表情,冷酷道:「但這些事你全都已做完了,是不是?」
    風風臉色已發白,顫聲道:「以後我還可以為你做別的事,無論要我做什麼,我都
願意。」
    律香川伸手輕撫她的臉,手掌饅慢地滑下,突然一把撕開她的衣襟。
    獨完美的胴體立刻暴露在日光下。
    律香川卻連看都沒看服。
    他看著孟星魂,微笑道:「我知道你見過很多女人。」
    孟星魂道「我見過。」
    律香川道「你看這女人怎麼樣?」
    孟星瑰道:「還不錯。」
    律香川道「我為什麼要平白將這麼樣一個女人交給你,我自已難道不能享用她?」
    孟星魂道:「你能,但你也有不能做的事。」
    律香川道「哦。」
    孟星魂道「現在你己知道老伯在哪裡。」
    律香川道「女人總比較細心些,她已說得夠清楚。」
    孟星魂道「我知道你一定能找到老伯,但你是不是能到那井底的秘室中去?」
    律香川道「不能…」現在還不能。,
    沒有必要時,他從不說謊,所以他說的謊才特別有效。
    孟星
    律香川道「沒有人。」
    他忽又笑了笑,道「但我可以將那口並封死,將他悶死在井底。」
    孟星魂道「你能等那麼久?」
    律香川沉吟著,道「也許能」…』我耐性一向不錯。」
    孟星魂道:「你怎知他一定會被悶死?」
    律香川凝視著他,過了很久,才一字一宇道:「你是說,你可以到井底去為我殺
他?」
    孟星魂閉上服脯,緩緩道「只要你將這女人交給我,我就替你去殺他。」
    她閉上眼睛,眼淚已奪眶而出。
    沒有人想像他此刻心情之恐懼與痛苦,沒有人能想到他會這麼做。
    可是他不能不這麼傲。
    律香川眼睛裡已發出了光,盯著他,道:「我又怎知你說的話是否算數?」鳳鳳一
直在旁邊聽著,身子開始發抖,突然嘶聲道:不要聽他的話,他絕不會殺老伯,這一定
又是他的詭計。」
    律香川突然反手一巴掌捆在她臉上。
    她蒼白的股立刻紅腫,鮮血沿著嘴角倘落,被打落的牙齒卻已吞下肚裡。
    她全身痙攣,已無法控制自已咽喉的肌肉。孟星魂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冷玲道:
我說的話從沒有人懷疑過。」
    律香川道「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孟星魂道「因為我非做不可」
    律香川道:「沒有人逼她去殺他,也沒有人能逼你去殺他!」
    孟星魂咳緊牙關,道「他既是非死不可,誰殺死他豈非都一樣?」
    律香川道「與其讓別人去殺他,倒不如由你去殺他,與其慢漫地死,困不如死得快
些,因為等死比死更痛苦。」
    孟星魂道:「不錯。」
    律香川忽然長長吐出口氣,道:「我現在總算已明白你的意思
    盂星魂道「只明白沒有用。」
    律香川微笑道:「你以為我會不答應?」
    鳳鳳還在抹著嘴角的血,身子突然躍起,飛起兩腿剔向律香川的胸膛。
    律香川連眼角都沒有看她,但手掌已切在她足踝上。
    她立刻就憑空跌在地上,完美而絹秀的足踝已弓曲,就像是一個惡作劇的孩子扭斷
了玩偶的腳。
    律香川還是沒有看她,淡淡道;她已經完全是你的,你若沒有特別的法子對付她,
我倒可以給你幾個很好的建議。」
    風鳳看著自己弓曲折斷的足踝,淚流滿面,咬著牙道:「你這個畜牲,你不是人,
不得好死的,我以後怎麼把你當做人。」
    盂星魂已掙扎著戰起,冷冷地看著她等她罵完,才冷冷道「你只後悔認錯了他?你
自己做的事呢?」風風硬聲道我做了什麼?……我有什麼好後悔的?」
    孟星魂道:「你沒有?」風風流著淚道「我是個女人,每個女人都有權選擇自己喜
歡的男人,我為什麼沒有?你憑什麼一定要我將終身交給那半死的老頭子?」
    她瞪著孟星魂,大聲道:「若有人要你一生去陪個半死的老太婆,你會怎麼樣?」
    盂星魂的眼角又開始跳動,但目中的仇恨與殺氣卻已少了。
    鳳鳳掙扎著爬超,又跌倒,嘶聲道「你說,我做錯了什麼?你若是個人,就應該為
我說句公道話。」
    盂星魂握緊雙拳,道「這件事一開始你就不應該做的。」
    鳳鳳道「你以為我喜歡做,喜歡來路一個可以做我祖父的老頭子睡覺?」
    盂星魂道「你為什麼要做?」,
    鳳鳳道:「我有什麼法子,十歲的時候我就已經賣給高老大,她就算要我去陪條狗
睡覺.我也沒法子反抗的。」
    孟星魂道「可是你…中。
    風鳳大聲打斷了他的話,道:「你難道沒有為高老大殺過人你難道沒有為她做過違
背自已良心助事?不錯,我是個不要臉的女人,可是你呢?你又能比我強多少?」
    她突然伏倒在地,失聲痛哭,道「爹爹,娘—你們為什麼要生下我,為什麼要把我
送進火坑,我也是十月懷胎出來的,為什麼要比別人命苫?」、
    盂星魂臉色蒼白,目中已露出痛苦之色。
    他忽然覺得她說的話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她也是人,也有權活著,有權選擇自己所愛的人,跟這人渡過一生,生目己的孩子,
再將他們養育成人。
    這中是人的基本權利。
    沒有人能剝奪她這種權利。
    她雖然出賣了老伯,但是她自己的一生,豈非也同樣被人出
    盂星魂忽然發覺她也有值得同情的一面。
    她欺騙別人,只不過是為了保護自己,只不過是為了要活下
    一個人若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命無論做什麼事,都應該是可以原諒的。
    你絕不能只看她那可恨可惡的一面——只可惜世人偏偏只懂得看到人可惡兩那一面,
卻將自已可惡的一面隱藏起來。
    人們著懂得像寬恕目己一樣去寬恕別人,這世界一定更可愛得多。
    風鳳的痛哭已漸漸變為抽泣,然後慢慢地拾起鞋,凝視著盂星魂唉聲道:「你不是
要殺我?現變為什麼還不動手?」
    孟星魂的臉也因搐苦而扭曲。
    他本來的確是一心想殺死這女人為老伯復仇,但現在已無法下手。
    因為他忽然發覺自已根本無權殺她。
    任何人的生命都同樣可貴的,誰也沒有殺死別人的權力.
    盂星魂在心裡長長歎息了一聲,慢慢轉過身。
    律香川正笑著看他背I,彷彿覺得這兩個人的情況很有趣。孟星魂忽然道:我們走
吧。」
    律香川道「哪裡去?」
    盂星魂道「老伯那裡。」
    律香川眨眨眼睛,道:「這女人呢?你不想殺死她了?』
    盂星魂咬緊牙關,冷滑道「比她更該殺的人,活著的還有很多。」…
    律香川忽然笑,悠然道:「高老大說的果然不錯。』
    盂星魂沉下股,道:「她說了什麼?」
    律香川道「她就知道你不忍下手殺這女人的,你自已根本就沒法子為自己而殺人,
她卻可以要你去殺人。」
    孟星魂道「哦?」
    律香川微笑道「因為你的心腸根本就不夠硬,也不夠狠,所以你永遠只配做一個被
人利用的刺客。」
    盂星魂只覺得自已的日在收縮,怒火巴燃燒至咽喉.
    津香川還在笑著,笑得就像一把刀。
    盂星魂咬了咬牙,忽又道:她人呢?」
    律香川道:「你想見她?」
    他不讓盂星魂說話,接替又說道:「你見到她,又有什麼用?難道你敢反抗她?難
道你敢殺了她?——你著真的敢.我甚至可以綁住她的手來交給你」他大笑,又道:
「但我知道你絕不敢的,因為她是你的恩人.是你老大,你欠她的情,一輩子也休想還
得清的」
    孟星魂站在那裡,忽然間已汗流滿面。
    律香川悠然道所以我看你還是乖乖地跟我去吧。』
    盂星魂茫然道「走?」律香川道我已經將這女人交給你了,你殺不殺她,是你的事
孟星魂點點頭道:我明白。」律香川道,所以你對我說的話也得算數。」
    盂星魂又點點頭。鳳風忽然掙扎著爬過來,穩住孟星魂的衣角,嘶聲道不要去,千
萬不要替這畜牲做任何事,否則你只有死得更快。」
    孟星魂臉上又變得全無表情,淡談道「我說過的話一定算數。」
    鳳風道「他說的話都是放屁.你又何必一定要守信?」「
    孟星魂道:「因為我不是他。」
    風風看著他,目中的神情很奇特,好像很驚訝,又好像疑惑。
    她實在不夠相信,世上竟有這樣的呆子。
    她從未見過。
    直到現在,她才真正看到人性中最高貴的一面,才懂得人性的尊嚴。
    律香川忽然招了招手,花從中立刻就有人飛步過來.
    現在律香川的命令就和昔日的老伯同樣有效。
    律香川冷冷道:「將這女人送到飛鵬堡去,我知道屠堡主很需要一個這樣的女人?」
    他的屬下立刻應聲道;「是」
    立刻就有兩個人過來,從地上拖起了風鳳。
    風風眼淚又流下,卻連掙扎都投掙扎—一個在火坑中長大的女人,都早已逆來順受。
    只要能活著,什麼都可以忍受。
    孟星魂忽然道:「等一等。」律香川道「難道你也想要她?」
    他微笑著,又道:「那也行,只要你能提著老伯的頭領送來給我,你要什麼都行。」
    孟星魂沉著臉,道:「我只問休,你剛才說的是屠堡主?」
    萬鵬王想必也像老伯,被他們最信任的朋友和最得力的助手出賣了。
    律香川當然早巳和屠大鵬秘密勾結,這陰謀必已計劃了很久,武老刀的事件正是他
們等待已久的機會。
    他們藉著這機會讓老伯和萬鵬王衝突,幾次血戰不但使老伯和萬鵬王的力量都為削
弱,也使得他們的心上的壓力一天天加
    等到這壓力變得不能忍受時,他們只有作孤注一擲的火拚決
    律香川當然早巳算準,到了這時老伯就一定會將全部權力交給他。
    因為這時老伯已別無可以信任的人。
    這也正是他陰謀中最重要的一環,到了這時,他已可將老伯一腳踢開。
    這陰謀複雜卻完美,簡直無懈可擊。就連孟星魂都不能不佩服。
    ,律香川凝視著,忽又笑道「現在你不必再問,想必也明白我們演的是出什麼戲了。
    盂星魂道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
    律香川道:「哦?」
    盂星魂道:「在這齣戲裡我演的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律香川想了想,道:「你本來只不過是個很小很小的角色。」
    孟星魂道「小角色?」
    律香川道「本來只想利用你加重老伯的壓力,利用你使他更信任我,但後來「…/
    孟星魂道:6後來怎麼樣?」
    律香川歎了口氣,道「想不到後來你卻使自己這角色的戲加重了,我幾乎已有些後
侮,根本就不該讓你這角色上場的」
    他的確後悔過,因為他一直低估了這無名的刺客。
    盂星魂沉默了很久,忽又問道:「高老大呢T」她又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律香川道「她是個女人」
    孟星魂道「你的意思是說「。。」
    律香川道,「我的意思就是說她是個女人,誰也不能改變這件事,她自己也不能。
    盂星魂道、女人在一齣戲裡揚的通常都是很重要的角色。』
    律香川道「我這齣戲不是。」
    他又笑了笑.道:「在我這齣戲中『只有一個主角,就是我。。
    盂星魂道:「這主角的收場呢?」
    律香川道:「主角當然是好收場I」
    盂星魂道:「你能確定?」
    律香川道「當然能確定,這齣戲時每個角色的收場,都只有我才能決定,因為我的
角色本就是神,本就決定切人的生死和命運」
    世上的確有種人總要將自己當作神。
    這種人當然是天才,但也是瘋子。
    瘋子的收場通常都很悲摻。
    只可惜這齣戲現在已接近尾聲,每個角色的生死和命運似巳都被安排好了,已沒有
人能改變.
    到最後台上剩下的,也許只有律香川一個人,和滿台死屍。
    除非有奇跡出現,這結局無法改變。
    但奇跡是很少會出現的。
    很少,但卻不是絕對沒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