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劍》
二五

    鳳鳳睡醒的時候,發覺老伯正在輕撫著她的柔髮,發巳乾透,她坐起來,揉了揉眼,
密室中已沒有別的人,孟星魂已走了。她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勉強笑道「他什麼
時候走的?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老伯微笑著,柔聲道「你睡得很沉,我不讓他吵醒你。」風風皺著眉道:「我怎麼
會睡了這麼久?」
    老伯道「年輕人一睡下去就睡得很甜,只有老人卻容易被驚醒……老人睡得總比年
輕人少些。」
    風風眨眨眼道「為什麼?」
    老伯歎息了一聲,苦笑道:「因為老人剩下的時候已不多,花在睡覺上豈非太可惜
了。」
    風鳳服珠子轉動著突然厥起嘴,道:「我知道你在騙我。」
    老伯道/我騙你?」
    風風冷笑道/你們一定有很多話不願意讓我聽見,所以故意要我睡著。」
    老伯笑了搖著頭笑道「你年紀輕輕的,疑心病已經這麼大了將來怎麼得了」
    風鳳低著頭弄著自己的手指過了半晌,才謾漫地道「他什麼時候走的?」
    老伯道「走了已有一陣子。」
    鳳風道「你…「你是不是叫他去通知虎組的人了?」
    老伯點點頭。
    風風用力咬營唇道「你怎能叫他去?」
    老伯道「為什麼不能?」
    鳳風道「你能保證他對你一定很忠實。,
    老伯道「我不能——但我卻知道他對我的女兒很好。」
    風風道「但你莫忘了連他目己都說過,是律香川故意讓他來找你的。」
    老伯道「我沒有忘。」
    鳳風道「就算他不會在律香川面前洩露你的秘密,但律香川一定會特別注意他的行
動,對不?」
    老伯道「對。」
    風風道/律香川既然在注意他的行動,只怕他走出去,就會被律香川截住,怎麼能
到得了飛鵬堡?」老伯閉上了服,臉色似已變
    風風歎了口氣搖搖頭道「無論如何,你都不該把這種事交給他做的,我若沒有睡著,
一定不會讓你這麼樣做。」
    老伯苦笑道「你為什麼要睡著呢?」
    他又歎了口氣,道「我現在才發覺一個人年紀大了,想的事確實脫不如年輕時周
到。」
    風鳳的眼睛發亮聲音突然溫柔,道「但兩個人想,總比一個周到。」
    老伯拉起她的手,道「你又在想什麼?」
    風風道「我在想,律香川現在一定在全心全意對付孟星魂,就算要他動員所有的力
量,也在所不借。」
    老伯歎道「不錯.因為他知道無論動用多大的力量都值得。」
    風風說道「所以現在正是我們的機會,我正好乘機趕到飛鵬堡去只要孟星魂真的能
為你保守秘密。我們成功的機會比以前更大得多。」
    她很快接著又道「因為這條路上本來就算有埋伏的人,現在也必定被孟星魂引開,
只要我能和虎組的另弟聯絡上,能將這注保留下來,我們就有翻本的把握」
    她說得很快,很扼要,美麗的眼睛裡充滿了堅決的表情,充滿了信心。
    老伯忽然長歎了聲,道「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鳳風搖播頭。
    老伯將她的手握得更緊柔聲道「我在想,你不但可以做我的妻子,也可以做我的好
幫手,我若在十年前就遇見了你,也許就不會發生今天這些事了。」
    風風嫣然道「你若在十年前遇見我根本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老伯道6誰說的?」
    風風笑道「我說的,因為那時我只不過是個黃毛頭。」
    她拉起老伯的手,輕輕放在自己的小臉上,耳語般低語道「但現在我卻已快做毋親
了,等我們的孩子生出來後我一定要讓他知道,他的父母為了他曾經多麼艱苦地奮鬥
過。」
    她聲音更低,更溫柔,又道「若不是為了他,我現在怎麼捨得離開你,怎麼捨得走」
    老伯的手在輕撫,目中忽然露出了淒涼之意,緩緩道:「我實在也捨不得讓你走。」
    風風垂下頭,黯然道「只可惜我非走不可,為了我們的將來,為了我們的孩子,無
論多麼大的病苦,我都能忍受,你也應該忍
    老伯的確能忍受。
    他所忍受的痛苦遠比任何人想像中都多得多。
    他看著風風消失在池水中。
    池水碧綠。
    最後飄浮在水面上的,是她的頭髮,漆黑的頭髮在綠水上散開,看來就像是朵淺墨
蓮花。
    然後水面上就只剩下一團團溫柔美麗的漣溺,溫柔得正如她的眼波——
    老伯目中又露出那種空虛淒涼之色,彷彿又覺得忽然失去了什麼。
    為什麼老人總對得失看得比較重些?
    是不是因為他們自知得到的機會已不多?
    最後,漣漪也消失。
    水平如鏡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然後老伯就慢慢地轉過頭去看屋角上那通風的鐵管。彷彿在等待著這鐵管傳給他某
種神秘的消息。
    他究竟在等什麼?
    孟星魂貼在井壁上,就像是只壁虎—你若仔細觀察過一隻壁虎在等著蚊蟲飛過的神
情才能想像到他現在的樣子。
    風從井口吹過帶著尖銳的呼嘯聲。
    井壁上長滿了厚而滑膩的青苔令人幾乎忍不住想要嘔吐。
    他沒有嘔吐因為他在等。只要他想等下去,無論什麼都可以忍受的。
    因為他有信心能等得到。
    只有對自已有信心的人,才能等到收穫I
    地面上忽然響起了腳步聲。
    兩個人的腳步聲兩個人在喃喃低語!
    「那兩
    「我覺得這地方有點陰森森的,像是有鬼,他們莫要被鬼抓去了才好。」
    他在笑,笑的聲套卻跟哭差個多。
    「小王膽子最小,只伯是溜去喝酒壯膽子—」這句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覺得有只冰
冷潮濕的手從後面扯住了他的衣領,衣領上的一粒紐子已嵌入他喉頭下的肌肉裡,勒得
他連氣都透不過來。
    再看他的同伴一張臉已完全扭曲,正張大了嘴,伸出了舌頭,拚命地想呼喊卻喊不
出。
    「是不是律香川派你們來的?」
    聲音也在他們背後,比那隻手更冷。
    兩個人拚命地點頭。
    「除了你們之外,這裡還有沒有別的人?」
    兩個人同時搖頭。
    然後,兩個人的頭突然重重地撞在一起。
    孟星魂慢饅地放開手看著他們像兩攤泥似的癱在了地上。
    以殺止殺。
    殺人只不過是一種手段,只要目的正確,就不能算是罪惡」
    盂星魂雖然明知這道理,但心情還是很難保持平靜。
    沒有人比他更惡殺人投人人比他更痛恨暴力。
    怎奈他別無選擇的餘地。
    他始起頭,沒有往地上看第二眼。
    星光己黯淡。
    在朦朧的星光下看來.世上好像根本就沒有完全醜惡的事。
    他提起兩個人的屍身,藏起。
    飛鵬堡在北方。
    北方有顆大星永恆不變.他找出了這一顆最亮的星.
    可是他能不能趕到飛鵬堡呢?
    凌晨。
    菊花在熹微的晨光下垂著頭似已憔悴。
    花也像女人樣只有在一雙充滿愛心的手下,才會開得美
    麗。
    孟星魂以最快的速度從老伯的花園外掠過去。
    他甚至沒有往花園裡去看一眼。
    現在已是初六的清晨他剩下的時候已不多了。
    幸好花園裡也沒有人看見他此刻還太早,人們的活動還沒有開始,但天已經亮了,
夜行人的活動該已停止。
    無論警戒多嚴密的地方,現在卻正是防守最薄弱的時候,因為夜間巡邏守望的人已
經疲倦,該來換班的人部還沒有完全清醒。
    孟星魂就想把握住這個機會衝過去。
    他當然可以繞過這裡,但這卻是最近的條路,為了爭取時問,他只有冒險。
    在這種情況下,時間甚至比鮮血還珍貴。
    前面的密林中,乳白色的晨霧.正像輕煙殷切發開。
    儉忽然聽到一陣比霧更淒迷的箭聲。
    蕭聲淒迷排例纏綿入骨就好像怨婦的低訴,充滿了訴不盡的愁苦寂寞。
    盂星魂突然停下腳步。
    然後他立刻就看到個人從樹體裡,迷霧中,慢慢地走出
    個頎長的年輕人一身雪白的衣服。
    蕭卻是漆黑的,黑得發光。
    迷霧。
    他本身就彷彿是霧的精靈。
    孟星魂停下來凝視著他,目中帶著幾分驚訝,卻又似帶著幾分驚喜。
    因為這人是他的朋友,手足般的朋友。
    他雖然已有很久沒有看見他,但昔日的感情卻常在心底。
    那種同患難共饑寒,在嚴冬捲伏在一堆稻草裡,互相取暖的感情,本就是任何人都
難以忘懷的。
    石群石群…。/
    每當他想起這名字心裡就會覺得很溫暖。
    有一段時間,他對石群助感情甚至比對葉翔更深厚。
    因為葉翔是他們的大哥,永遠都比他們堅強能幹,永遠都在照顧著他們。
    但石群卻是個很敏感,很脆弱的人許多年艱苦的生活,許多次危險的磨練,雖己使
他的外表變得和葉翔同樣堅強冷酷。但他的本質卻還是沒有變。
    看到春逝花殘燕去樓空,他也會調帳歎息。終日不歡。
    他熱愛優美的音樂,遠勝於他之喜愛精妙的武功。
    所以孟星魂始終認為他應該做個詩人,絕不該做一個殺人的刺客。
    淒迷的蕭聲忽然轉為清越,在最高亢處優然面止,留下了無窮令人回味的韻致。
    石群這時力抬起頭,看著孟星魂。
    他的眼睛看來還是那麼蕭索,那麼憂鬱。
    經過三年的遠征後,他心情非但沒有開朗憂鬱反而更深。
    孟星魂終於笑了笑「你回來了。」
    石群點點頭。
    孟星魂道「滇邊的情況如何?」
    石群道「還好。」
    他也不是喜歡說話的人。
    自觀苦折磨中長大的孩子,通常都不願用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感情。
    孟星魂道「去了很久。」
    石群道「很久……二年多。」
    他嘴角露出一絲自嘲的笑意,慢慢地接著道「兩年多,七條命,一道創口。」
    孟星魂道「你受了傷?」
    石群道「傷已好了。」
    孟星魂微笑著道「這兩中來,你好像並沒有見變?7
    石群道「我沒有變,可是你呢?」
    孟星魂沉默了很久,才長長歎息了聲,道「我變了很多。」
    石群道「聽說你有了妻子。」
    盂星魂道/是的。」
    提起小蝶,他目中就忍不住流露溫柔欣喜之色,接著道:「她是個很好很好的女人,
我希望你以後有機會能見到她。」
    石群道「我好像應該恭喜你。」
    孟星魂微笑道「你的確應該為我歡喜。」
    石群凝視著他瞪孔似在收縮突然說道「可是,一個人就算有了恩愛的妻子也不該忘
記了朋友。」
    孟星魂的笑意己凝結,過了很久才緩緩道:「你是不是聽人說了很多話。」
    石群道「所以我現在想來聽聽你的」
    孟星魂抬起頭天色陰瞑太陽還未升起。
    他望著陰眼的穹蒼,癡癡地山神了很久,黯然道「你知道。我跟你一樣也不是一個
適於殺人的人。」
    石群
    盂星魂道「所以你應該明白我,我並不是忘記了朋友只不過想脫離這種生活。」
    石群沒有開口頰上的肌肉卻已因牙齒緊咬而痙攣收縮。
    孟星魂道「這種生活實在太可怕,我若再活下去,一定也會發瘋。」
    石群道「是不是就像葉翔一樣?」
    孟星魂點點頭慘然道「就像葉翔樣」
    石群道「他本也該及早脫離這種生活的」
    孟星魂道:「不錯。」
    石群道「可是他並沒有這麼樣做,難道他不懂?難道他喜歡發瘋?」
    沒有人願意發瘋。
    石群的目光忽然變得冷銳,凝視著孟星魂道「他沒有像你這麼樣只因為他懂得—樣
你不懂的道理。』
    盂星魂道「什麼道理?」
    石群道「他懂得個人並不是完全為自己活著的也使得一個人若受了別人的恩情,無
論如何都應該報答,否則也根本就不是人。」
    盂星魂只笑了笑,笑得很苦澀。
    石群道:「你在笑?你認為我的話說錯了?」
    孟星魂又長長歎息了聲,道「你沒有錯,但我也沒有錯。」
    石群道「哦?」
    孟星魂道「人活在世上有時固然難免要勉強自己去做些自己不願意做的事但也得看
那件事是否值得?是否正確?」
    他知道石群也許不太能瞭解這些話的意義,因為在石群的頭腦中,根本就沒有這種
思想。
    他們受的教育,並沒有告訴他,什麼事是正確的,什麼事是不正確的。
    他只知道什麼是恩,什麼是仇,只知道思仇都是欠不得的。
    這就是高老大的教育。
    石群沉默著彷彿也在思索著這些話的意義過了很久才緩緩道「你有你的看法,我也
有我的看法,現在我只想問你一句
    孟星魂道「你問。」
    石群緊握著他的蕭,手背上已有青筋凸起沉聲道「我還是不是你的朋友?」
    盂星魂道「世上只有一樣事是永遠不會改變的,那就是真正的朋友。」
    石群道「那麼我們還是朋友?」
    孟星魂道「當然。」☆
    石群道「好,你跟我走。」
    盂星魂道「去哪裡?」
    石群道「去看高老大,她現在很想見你,她一直很想念你。』
    孟星魂道「現在就去?」
    石群道「現在…—/
    孟星魂目中露出痛苦之色,道「我若是不去,你是不是會逼死
    石群道「會,因為你沒有不去的理由。」
    孟星魂道「現在我若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
    石群道「沒有事比這件事更重要。」
    盂星魏道「高老大可以等這件事卻不能等。」
    石群道;「高老大也不能等。」
    孟星瑰道「為什麼?」
    石群道「她病了.病得很重。」
    孟屋魂聳然動容。
    在這瞬息間,他幾乎想放開一切,跟著石群走了。
    但他還是放不下老伯。
    老伯已將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他不忍令老伯失望。
    可是他也同樣不忍令高老大失望。
    陰瞑的穹蒼,已有陽光露出,他的臉色更沉重,目中的痛苦之色也更深。
    石群逼視著他一字字道/還有件事我要告訴你」
    孟星魂道「你說。」
    石群道這次我來找你,已下定決心,絕不個人回去。,
    盂星魂慢慢地點了點頭,淒然道:「我一向很瞭解你I」
    他的確瞭解石群沒有人此他瞭解更探。
    石群是個情感很脆弱的人,但性格卻堅強如鋼,只要一下定決心,就永無更改。
    他瞭解石群因為他自己也同樣是這種人。
    石群道/你若是願意,我們就起回去,否則…」/
    孟星魂道「否則怎麼樣?」
    石群的眼角在跳動,一字字道「否則若不是我死在這裡,就是你死在這裡.無論你
是死是括,我都要就你回去。」
    孟星魂的手也握緊,道「沒有別的選擇?」
    石群道「沒有。」
    孟星魂長長歎息,黯然道:☆你知道我絕不忍殺你。」
    石群道「我卻能忍心殺你,所以你最好不要逼我。」
    他垂下頭望著手裡的蕭,緩緩道:「我武功本不如你可是這兩年來,情況也許已有
變化。」
    孟星魂道峨?」
    石群道「一個時時刻刻都在別人刀鋒下的人總比睡在自己家裡的人學得快些,學到
的當然也比較多些。」
    他已用不著說明學的是付麼,因為孟星魂應該知道是什麼。
    學怎麼樣殺人同時也學怎樣才能不被人殺。
    盂星魂勉強笑了笑,道「找看得出你蕭管裡己裝了暗器。」
    孟星魂道「不能。」
    石群談淡道「滇邊一帶,不但是點蒼派武功的發源地,也是江湖中一些逃亡者的隱
藏處,那些奇才異能之士,遠比你想像中的多。。
    孟星魂道「所以,你學會的,遠比我想像中的多?」
    石群道;「不錯。」
    孟星瑰長長歎息了聲慢慢地走過去道:「好,我跟你……」
    他走了幾步,身子突然往前衝手已閃電般扣住了石群的腕子。
    「噹」的—聲,蕭落地。
    是鐵蕭。石群的臉突然變得摻白。
    孟星魂看勞他,悠悠道「我知道你學會了很多,但我也細道你絕沒有學會這一著。」
    石群臉上僵硬的肌肉漸瀝放鬆變得『點表情都沒有。
    孟星魂道「這一著你永遠也學不會的因為你不是這種人,你並沒有真的在準備對付
我。」
    石群淡淡道「所以現在你無論用什麼法子對付我,我都不怪你。」
    孟星魂道「我沒有法子。」
    石群道「那麼你就可以走了。」
    盂星魂道「我當然要走——」
    他看著石群冷模的目光充滿了溫醒,友情的溫暖。☆
    他微笑著鬆開後,拍了拍石群的肩,接著道「我當然要走,但卻是因著你走,跟著
你回去。」
    石群看著他,目中似也有了絲溫暖的笑意,忽然道「你知道我為付麼沒有防備你」
    石群
    盂星魂也笑了。
    在這麼樣兩個人的臉上,居然會出現如此溫暖的微笑。
    達簡直就像是奇跡。
    除了友情外,世上還有利麼事能造成這種奇跡?
    沒有,絕對沒有。
    世上唯一無刺的玫瑰,就是友情。
    陽光已升起,菊花卻更憔悴。
    花園裡根本沒有人。
    孟星魂從這裡望過去的時候沒有被人發現,並不是因為他選擇的時間正確,更不是
因為僥倖。
    天下本沒有僥倖的事
    石群道「我來的時候這裡就是空著的。。
    盂星魂道「你來的多久?」
    石群道「不久。」
    他忽然輕輕歎息了聲,道「我若早些來這些花也許就不會謝了。」
    孟星魂道「你跟高老大一起來的?」
    石群道/我一回去,她就耍我陪她來。」
    盂屋魂道「她來幹什麼r」
    石群道「來等你。」
    孟星魂道「等我?」
    石群道「她說你就算不在這裡遲早也一定會來的。』
    孟星魂沒再說什麼,但臉上的表情卻好像變得很奇怪。
    石群看著他臉上的表情道「你在想什麼?」
    孟星魂點點頭,笑得也很奇怪道「我在問自己,若不是你找我,我是不是會來呢?」
    屋子裡暗得很,紫紅色的窗簾低垂。
    她留在屋裡的時候,從不願屋子裡有光。
    留下有張寬大而舒服的籐椅,本來是擺在老伯的秘室中的
    老伯喜歡坐在達張籐椅上接見他的朋友的屬下,聽他們的意見和消息,然後再下決
定。
    有很多改變了無數人命運的大事都是老伯坐在這籐椅上決定的,
    此刻坐在這籐椅上的卻是高老大。
    她的確顯得很衰弱,很憔悴。屋子裡雖然暗孟星魂卻還是能看得出來他從未看過高
老大這樣子。
    看見他進來,高老大的脖子裡才有了光,展顏道「我早就知道你定會來。」
    盂星魂臉上又露出了那種笑談淡道「你真的知道?」
    高老大道「我雖沒有十分把握,但除此之外,我還有什麼法子找到你,還能在什麼
地方等你?」
    她還在笑著既沒有歎息也沒有埋怨但言詞中卻充滿了一種比歎息更憂傷,比埋怎更
能打動人心裡的感情。
    孟星魂心裡忽然覺得一陣酸楚。
    「她的確己漸漸老了,而且的確很寂寞。」
    寂莫本已很可怕。
    所有寂寞中最可怕的一種,就是一個女人垂老時候的寂寞。
    孟星魂走過去,看著她,柔聲道「無論你在哪裡,只要我知道,都一定會去看你」
    高老大道真的?」
    她並沒有等孟星魂回答己緊緊握住他的手,道「搬張凳子過來,我要他坐在我旁
邊。」
    這話雖然是對石群說的。但她的眼波卻始終沒有離開過孟星魂」
    她的手冰冷而潮濕。
    孟星魂道「你……你真的病了。」
    高老大笑得淒涼而溫柔柔聲迢「其實這也不能算是計麼病只要知道你們都很好,我
這病也很快就會好。」
    盂星魂道「我很好。,
    高老大緩緩道「可是你來和好像比我更疲倦。」
    孟星魂笑了笑,道「我雖然有點累,但身體卻從未比現在更好
    高老大也笑了笑,眨著眼道「看你這麼得意,是不是已經找到老伯。」
    孟星魂臉上的笑容忽然消失。
    高老大道「是不是?」
    孟星魂己開始感覺到,自己臉上的肌肉夜漸漸僵硬。
    高老大的笑容也變了,變得很勉強,道「你為什麼不說話?」
    孟星魂咬緊了牙,過了很久才一字字道:「因為我不願在你面前說謊。」
    高老大道「你不必說謊。」
    盂星魂道「你若一定要問下去,我只有說謊了。」
    高老大忽又笑了,微笑道:「這麼樣說來,你一定已找到他。」
    孟星魂沉默了很久,突然站起來,聲音已嘶啞,緩緩道:「過兩天我還會來看你,
定會再來。」
    高老大道「現在你難道要走?」
    孟星魂點點頭「因為我不敢再坐下去。」
    高老大道「你怕什麼?」
    孟星魂嘴角己抽緊,字字道「怕我會說出老伯的消息。」
    高老大道/在我面前,你也不說?你不信任我?」
    盂星魂什麼都不再說饅慢地轉身走了出去。
    石群並沒有阻攔他,高老大沒有拉住他。
    但就在這時,那低垂著的紫紅窗簾突然「刷」地被拉開。」
    盂星魂回過頭,就看見了律香川。
    你無論在什麼時候,無論在什麼地方看見律香川.他看來總是那麼斯文親切,彬彬
有禮。
    他身上穿的衣服總是乾乾淨淨,連一點皺紋都沒有,臉上的笑容總是令人愉快的
    他還在看著孟星魂微笑。
    孟星魂卻已笑不出來。
    律香川微笑著道:「我們好像已有了一年多沒見了你還記不記得半夜廚房裡的蛋炒
飯?」
    盂星魂道「我忘不了。』
    律香川道「那麼我們還是朋友?」
    孟星魂道「不是」
    律香川道「一日為友,終生為友這話你沒聽過?」
    孟星魂道:「這句話你應該說給老伯聽的。」
    律香川又笑了,道「我很想去說給他聽,只可惜不知道他在哪
    孟星魂道「你永遠不會知道的!」
    律香川悠然道莫忘了世上本沒有絕對的事,任何事都可能改變的,隨時都會改變。」
    孟星魂道只有一件事永不會變。」
    律香川道「哪件事?」
    盂星魂冷冷道「我們絕不是朋友。」
    孟星魂道「哼」
    律香川道「但有件事你一定要信任我」
    他不等孟星魂說話,微笑著又道「你一定要相信,我隨時都能要她的命」
    孟星魂的臉色變了。
    律香川無論說什麼,他也許連一個字都不會相信。
    但這件事他卻的確不能不信。
    高老大坐的地方距離律香川還不及三尺,無論誰坐在那裡,都絕不可能離開律香川
的暗器。
    你可以懷疑律香川的別樣事,但卻絕不能懷疑他的暗器。
    高老大額上也似有冷汗。
    孟星魂回過頭,石群還站在門口,一直都沒有動,但臉色卻又變成摻白緊握著鐵策
的手背上也已暴出了青筋。
    律香川悠悠然等道「我知道你絕不願眼看著高老大死的。」
    孟星魂手心,雖已流滿冷汗但嘴裡卻幹得出奇。
    律香川道「你若想她活下去,最好還是趕快說出老伯的消
    孟星魂道「你相信我的話?」
    律香川微笑道「你天生就不是說謊的人這點我早已瞭解。」
    孟星魂厲聲道「好,那麼我告訴你,你永遠休想從我嘴裡得到老伯的消息,休想聽
到一個字」
    律香川的笑容突然凝結。
    高老大和石群的臉色也已變了。
    他們都知道,孟星魂說的話也是永無更改的I
    過了很久,律香川才冷冷道「莫非你忘了你是怎麼能活到現在的?」
    孟星魂咬緊牙關,道「我沒有忘記,絕不會忘。」
    律香川道「你寧可看著她死也不願說出老伯的消息?」
    孟星魂厲聲道「我可以為她死,隨時都可以.但卻絕不會為任何人出賣朋友。」
    律香川冷笑道:「老伯是你的朋友?他何時變成你朋友的?」
    孟星魂道「從他完全信任我的那刻開始。」
    他瞪著律香川,目中似已有火在燃燒,一宇宇道「還有件事你最好也記住,你若能
真的殺了高老大,我無論死活,都定要你的命」
    律香川忽然長長歎了口氣,道「我相信,你說的每句我都相
    孟星魂道「你最好相信。」
    律香川淡淡道:「但若為了她呢?為了她你總可以出賣朋友吧。」
    盂星魂變色道拋?她是誰?」
    他心裡忽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已隱約猜出律香川說的是誰。
    律香川悠然道「你想不想看看她T」
    角落裡忽然有扇門開了。
    盂星魂看過去,全身立刻冰冷,拎得連血液都已凝結.
    一個站在門後,正癡癡地看著他
    兩柄雪亮的鋼刀架在她脖子上。
    小蝶?
    正是小蝶。
    小蝶癡癡地看著他日中已有一連串晶瑩的淚珠落下。
    可是她沒有說話。
    江湖中人只知道律香川的暗器可怕,卻不知他點穴的手段也同樣可怕。
    暗器高手通常也必定是點穴商和因為那本是同類的功夫。。同樣要手的動作靈巧同
樣要准,要狠
    但無論點穴的手段多高,也還是無法控制住別人的眼淚。
    他可以令人不能動,不能說話但卻無法令人不流淚。
    沒有人能禁止別人流淚。
    看到小蝶的眼淚孟願魂的心似已被撕裂。他真想不顧項衝出去,不顧切將她緊緊擁
抱。
    可是他不敢。
    「你只耍動一動,那兩柄刀立刻會割斷她的脖子』
    這句話律香川並沒有說出來,他根本不必說。
    益星魂當然應該明白。
    律香川只不過淡淡問了句"為了她,是不是值得出賣朋友?」
    孟星魂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但卻可以感覺到全身的肌肉都夜顫抖。他忽然想起了
韓棠釣鉤上的那條魚。
    現在他自己就像是那條魚,所有的掙扎都已無用,已完全絕
    律香川的釣鉤已釣在他嘴裡。
    沒有人能救他,也沒有人會救他。
    律香川悠然道「我並不是個急性子的人,所以我還可等一下,只希你莫要讓我等太
久。」
    他當然不必著急。
    魚己在他的鉤鉤上急的是魚,不是他。
    但再等下去可能怎麼樣呢?
    無論等多久,結果絕不會改變的
    孟星魂全身的農裳都已被冷汗濕透I
    高老大忽然輕輕歎了口氣道「我看還是趕快說出來吧,我若是男人,為了孫姑娘這
樣的女孩子,我什麼事都肯傲。」
    孟星魂心裡又是陣則痛,就好像有把刀筆直刺了進去。
    直到現在他才完全明白。
    原來高老大和律香川早已勾結在起,這全都是他們早已計劃好的陰謀。
    真正扳住他咽喉的人,並不是律香川,而是高老大.
    奇怪地是,他並不覺得憤怒,只覺得悲哀,也同樣為高老大悲
    但石群呢7
    石群是不是也早已參與了這陰謀。
    他忽又想到了石群手裡的那管蕭和蕭管裡的暗器。
    假如他能拿到那管蕭,說不定還有一線反擊機會,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任何武器比
暗器更有效。
    只在接近絕望時無論多麼少的機會,都絕不肯放棄的I
    他眼睛看著小蝶,步步往後退。
    律香川微笑道「你難道想走只要你忍心留下她在這裡我就讓你走。」
    孟星魂突然回手,閃電般出手抄去石群手裡的那管蕭。
    他中已算準了石群站著的位置。算得很準。
    誰知他還是抄了空。
    石群已不在那裡,根本已不在這屋子裡。
    誰也沒有注意他是什麼時候走的
    「若非他參與了這陰謀律香川和高老大怎會對他如此疏忽?」
    孟星魂心上又插入了—把刀。
    只有被朋友出賣過的人才能瞭解這種事多麼令人痛苦。
    律香川冷冷道「我已等了很久你難道還要我再等下去?無論脾氣多好的人都有生氣
的時候,你難道定要我生氣?」
    孟星魂暗中歎了口氣,他知道今天自己已難免要死在這裡。
    死也有很多種。
    他只希望能死得光榮些,壯烈點。
    問題是他能不能在律香川的暗器打在他身上之前先衝過去呢?
    他至少總得試試。也已決心要試一試。
    陽光已照入窗子,雖然帶來了光明卻沒有帶來希望。
    他盡量將自己放鬆然後再抬起頭,凝視著小蝶。
    這也許已是他最後砍看到她的
    小蝶的目光中,也充滿了哀求求他快走。
    他懂。可是他不能這麼樣做。
    「要死我們也得死在一起。」
    他的意思小蝶也懂。
    她眼淚又開始流下她的心已碎了。
    就在這時,架在她脖子上的兩柄鋼刀突然飛起落下。
    刀飛起時門後已發出兩聲慘呼,兩個人撲面倒了下來。
    接著,只手自門後伸出攔腰抱起小蝶。
    一人低喝道「快退,退出去」
    這是石群的聲音。
    孟星魂的身子一縮,已退到門外用腳尖勾起了門,人已沖天而起。
    只聽「篤、篤、篤」連急響十幾點寒星已暴雨般打在門上。
    孟星魂掠上屋背,立刻既看到刀光閃。
    三柄快刀。
    刀光閃電般地劈下,柄砍他的足,一柄砍他的腰,似乎刀就想將他劈成兩截。
    孟星魂身子斜貼著刀光斜斜地衝了過去,甚至已可感到這柄刀劃破了他的衣服。
    但他的手卻已捏住了這個人的腕子向上一抬。
    「叮」的,火光四濺。
    這柄刀已架任了當頭劈下的那柄刀。
    接著就是片屋瓦碎裂的聲音,第三柄刀已被他一腳踩住。
    幾乎就在這同一剎那間;揮刀的人也已被他踢得飛了出去。
    他順勢一拳,打在第二人肋骨上,肘骨幾乎已在這人胸膛裡。
    還有一人已看得魂飛魄散,掉頭就往屋子下面跳。他身子剛躍起柄刀已自背後飛來,
刀失自背後刺了出去,前胸穿出,鮮血花雨般飛濺而出。
    他的人就這樣倒在自己的血泊裡。
    盂星魂刀擲出,連看都沒有再看眼,人已再次掠起。
    石群正在花叢間向他招手,雪白的衣服也已被鮮血染紅了一
    孟星魂凌空一個翻身,頭上腳下,飛燕投林,箭一般向那邊射了過去
    他掠起時已看到小蝶。
    小蝶的穴道已被解開,正在花叢間喘息著,看到盂星魂撲過來,立刻張開了雙臂目
光又是悲痛,又是恐懼又是歡喜。
    孟星魂的整個人都幾乎壓在她身上。他等不及換氣就已衝下去,用盡全身力氣抱住
了她。
    他們立刻忘記了一切。
    只要兩個人能緊緊擁在一起,別的事他們根本不在乎.
    但石群在乎,也沒有忘記他們還未脫離險境。
    也不知為什麼,律香川居然還沒有追出來。
    這個人做事的方法總是令人想不到的,但無論他用的哪種方法.都一定同樣可怕。
    石群拉起了孟星魂,沉聲道「走,有人迫來我會擋住。」
    盂星魂點點頭,用力握了握這隻手。
    他沒有說話,因為他心裡的感激己絕非任何言詞所能表達得出
    然後他轉過頭想選條路衝出去!
    沒有條路是安全的。
    誰也不知道這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的花園裡究竟有多少可伯的埋伏?
    孟星魂咬咬牙決定從正門衝出去。
    他剛拉起小蝶冷冷的手,就看到一個人從這條路上奔過來。
    一個穿著男人衣服的女人,亮而黑的頭髮烏絲般的在風中飛
    他已看出了這女人是誰。鳳鳳!
    鳳鳳已經奔過石徑,向花叢後的屋子奔過去。
    她好像也已看到孟星魂所以跑得更快—她的功夫中在兩條腿上。
    小蝶看著孟星魂臉上的表情忍不住問道「你認識她?」
    孟星魂點點頭,忽然咬了咬牙,將小蝶推向石群道「你跟住他走,他照顧你。」
    小蝶慘然失色,顫聲道「你呢?」
    孟星魂道「三天後我再去找你I」
    石群道「到哪裡找?」
    孟星魂道「老地方。」
    這句話末說完,他的人已掠起。用最快的速度向鳳鳳撲了過
    他絕不能讓這女人活著,絕不能讓她洩露老伯的秘密。
    屋子的門已被暗器擊開,暗器已完全嵌入堅實的木頭裡。
    律香川的暗器不但准而狠,而且力量足以穿透最怕冷的人在冬天穿的衣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