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劍》
二二

    練過掌力的手,當然瞞不過老伯.
    握過刀劍的手,也瞞不過老伯。
    甚至連學過暗器的手老伯都一眼就能看出.
    但風風練的是鴛鴦腿。
    所以她瞞過了老伯。
    老伯現在才明白她的腿為什麼能夾得那麼緊。
    這也許是只因為他已有很久沒有接近過女人,沒有接近過女人的腿。
    一剎那間,她已踢出了五腿。她踢得很快。很準確,而且很有
    這點老伯看得出。她停下來的時候,並沒有臉紅,也沒有喘
    老伯目光閃動道「這是誰教給你的?」
    鳳風道「高老大她始終認為女人也應該會點武功免得被人欺負。」
    她抿著嘴一笑,又道「但她認為女人就算練武也不能將雙手練粗因為男人都不喜歡
手粗的而且她還說……」說到這裡,她的臉忽然紅了。
    老伯道「她還說什麼?」
    風風……女人的腿越結實,越有力就越能讓男人快樂。。
    老伯看著她的腿想到那天晚上她腿的動作。
    他心裡忽然升起一種慾望。
    他已有很多年不再有這種慾望。
    鳳鳳眼波流動,已發現他在想著什麼,突然輕巧地躲開紅著臉道「現在不行,你的
傷……」
    她拒絕,並不是因為她真的要拒絕只不過因為她關心他。
    對男人來說,沒有什麼能夠比這種話更誘惑的了。
    在這種情況下,一萬個男人中最多也只有一個能控制住自己的慾望」
    幸好老伯就是那唯一的例外。
    所以老伯只歎了門氣道「看來你那高老大不但狠聰明而且很可怕。」
    風風道「她的確是的,但她卻說越可怕的女人男人反而越覺得可愛。」
    老伯微笑道「這句話我『定會永遠記得。」
    風風眨了眨眼道「現在,你總該相信我了吧T」
    老伯道「我相信。」
    風風歡喜地嚷道「你肯讓我去了?」
    老伯道「不肯。」
    鳳風幾乎叫了起來,道「為什麼……為什麼?」
    老伯道「你就算能離開這裡,也無法到達飛鵬堡。」
    他沉著臉又道「這條路上現在必定已到處都有他們的人,你不認得他們他們一定認
得你。」
    風風道「我不怕。」
    老伯道「你一定要怕。」
    風風道
    老伯道「據我所知,律香川的手下至少有五十個人能活捉你,一百個人能殺了你」
    他當然知道。
    律香川的手下以前就是他的手下。什麼不讓我去.因為你還是不信任我,還以為我
會出賣你,你…。你……你難道還看不出我的心?」
    老伯長長歎息了一聲柔聲道「我知道你要走是為了我,但你知不知道,我不讓你去
也是為了你?」
    風鳳用力搖著頭,大聲道「我不知道,我也不懂。」
    老伯柔聲道「現在你也許已有了我的孩子,我怎麼能讓你去冒險?」
    對這件事他比以前更有信心因為他已發覺自已並沒有那麼
    他既然還能有慾望就應該還能有孩子。
    風風終於勉強忍住了哭聲道「就因為我已可能有了你的孩子,所以才更不能不去。」
    老伯道「為什麼?」
    風風抽泣著,一字字道「因為我不該讓孩子一生出來就沒有父親」
    這句話就像條鞭子捲住了老伯的心。
    鳳風淒然道「你自己也該知道這已是你最後的希望你絕不能再失去這一組人你的仇
敵不止律香川,還有萬鵬王,就憑你一個人的力量,無論如問也鬥不過他們你就算還能
活著出去也只有死。」
    這些話她剛才已說過不過現在已全沒有惡意。
    她每個宇都說得那麼沉痛,那麼懇切。
    老伯無法回答更無法爭辯因為他也知道她說的都是事實。
    他對
    風風凝視著他,忽然在他面前跪下,流著淚道「求求你為了我為了孩子,為了你,
你都應該讓我去,否則我寧可現在就死在你面前。」
    老伯又沉默了很久終於字字緩緩道6距離飛鵬堡不遠的小城鎮有個鏢局,以前的主
人叫武老刀武老刀死了後鏢局已封閉。」
    風風眼睛完了失聲道6你……你肯了?」
    老伯沒有回答只是接著道:「你只要一走進那鏢局,就會看到一個又矮又髒的跛老
人.他一定會問你是誰,你千萬不能回答連一個字都不能回答,要等他問你七次之後,
你才能說潛龍升天』,只說這四個宇,他就明白是我要你去的了。」
    風風突又優倒在他腿上,失聲哭泣。
    連她自己也分不清達時應該悲哀?還是值得歡喜。
    無論如何他們現在總算有一線希望。
    但又有誰知道那是種什麼樣的希望呢T
    這密室的確建造得非常巧抄。
    風風潛入池水找著了水池邊的柄把手輕輕地☆扳,就覺得水在流動。
    她順著流動的水滑出動去往上一升r,就發覺人已在井裡。
    抬起頭,星光滿天。
    好燦爛的星光她好像是第一次發覺星光竟是如此輝煌美麗。
    連空氣都是香甜的。
    她深深地吸進一口氣忍不住笑了連牌子裡都充滿了笑意。
    無法不笑,無法不得意。
    「沒有人能欺騙老伯,沒有人能出賣老伯」
    想到這句話,幾乎忍不住要笑出聲來但現在她當然還不能笑得太開心,等等老伯已
絕對聽不到她笑聲的時候。到了那時她便要怎麼笑都行星光滿天。
    個美麗的少女慢慢地從井裡升起,她穿的雖然是件男人的衣裳但濕透了之後就已完
全緊貼在她身上。
    星光下,濕透了衣袋看起來就像是透明的。
    淡淡的星光照著成熟的胸,纖細的腰,結實的腿……照著她臉上甜密美麗的微笑照
著她比星光還亮的眸子。
    她看來就像是天上的仙子,水中的女神。
    夜很靜,沒有聲音沒有人。
    她忽然銀鈴般笑了起來,笑得彎下了腰。無論她笑得多開心,都是她座得的。
    因為她不但比別人美麗也比別人聰明甚至比老伯都聰明。
    為什麼少女們總能欺騙老人?甚至能欺騙比她精明十倍的老
    是不是因為老人都太寂寞?所以對愛情的渴望反而比少年更強烈?
    所以連一個目不識丁的少女,有時也會令一個經驗豐富的容智飽學的老人沉迷在她
的謊言裡。
    是她真的騙過了他?
    還是他為了要捕捉那久已逃出的青春所以在自己騙自己。
    無論如何,青春總是美麗的。」
    自由更美麗。
    風鳳只覺得自己現在自由得就像是這星光下的風全身都充滿了青春的歡樂,青春的
活力。
    她還年輕現在她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想到哪裡去就能到哪裡去。
    「沒有人比老伯聰明沒有人能令老伯上當」
    她忍不住現在她隨便想怎麼笑都行。想笑多久,就笑多久想笑得大聲,就得大聲。
    可是她笑得好像還太早些。
    突然間,她笑聲停頓,她看到了條人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