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劍》
一九

    老伯雖巳站不直,但神情間還是帶著種說不出的威嚴.威嚴中又帶著親切,只不過
一雙稜稜有威的眸子,看來已有些疲倦。
    那女孩子在旁邊扶著,身子還是在不停地發抖。
    馬方中已拜倒在地。
    老伯道「起來,快起來.你莫非己忘了我從來不願別人行大禮
    他語聲還是平穩有力。
    他說的話還是命令。
    馬方中站立,垂手而立。
    老伯看著他的時候,目中帶著笑意,道「十餘年不見,你己胖了很多!」
    馬方中垂著首道「我吃得好.也睡得好。」
    老伯微笑道「可見你一定娶了個好老婆。」
    他看了馬太太一眼又道;「我也應該謝謝她,將你照顧得很好
    馬方中道「還不快來拜見老伯。」
    馬太太一向順從,怎奈此刻早已嚇得兩腿發軟,哪裡還能站得起來?
    老伯道「用不著過來我……」
    他突然握緊雙拳嘴角肌肉己因痛苦而抽緊
    沒有誰能想到老伯此刻在忍受著多麼大的痛苦,也只有老伯才能忍受這種痛苦。
    馬方中目中露出悲憤之色,咬牙說道「是誰?是誰下的毒手?」
    老伯沒有回答,目中的悲痛和憤怒之色更重,冷汗也已沁出!
    馬方中也不再問,突然轉身,奔向馬廄。
    他以最快的速度為這兩匹快馬套上了車,牽到前面的院子裡。
    老伯這才長長吐出氣j道:「你準備得很好,這兩匹都是好馬。。
    馬方中道「我從來就不敢忘記你老人家的吩咐。」
    馬太太看著她的丈夫,直到現在,她才明白他為什麼喜歡種花,為什麼喜歡養馬,
原來他以前所做的一切事全是為了這已受了重傷的老人。
    她只希望這老人快點坐上這馬車,快點走,從此永遠莫要再來打擾他們平靜安寧的
生活。
    那巨人終於上了前面的車座。
    老伯道「你明白走那條路麼?」
    巨人點了點頭。
    老伯道「外面有沒有人?」
    這句話本來應由馬方中回答的,但這巨人卻搶著又點了點頭。
    因為他有雙靈敏的耳朵,外面無論有人有鬼,他都能聽得出,瞎子的耳朵總是比不
瞎的人靈敏得多。
    馬太太的心沉了下去
    難道他們要等到沒有人的時候走?那得要等多久?
    誰知老伯卻長長歎了口氣,道「好,現任可以走了。」
    他們的行動既然如此隱秘,為什麼要在外面有人的時候?
    馬太太正覺得奇怪,想不到還有更奇怪的事在後頭。
    老伯竟沒有上車
    「他為付麼不走?難道要留在這裡?」
    馬太太的心又沉了下去。
    「難道他不怕別人從地道中追到這裡來?』
    她雖然並不是個聰明的人,卻也不笨,當然也已看出這老人是在躲避仇家的追蹤。
    他若不走,就表示他們以前過的那種平靜安寧的生活已結束。
    她恨不得將這些人全都趕走,走得愈遠愈好,可是她不敢,只有默默地垂下頭,連
眼淚都不敢掉下來。
    馬方中已開了大門,回頭望著那趕車的巨人。
    這巨人死魚般的眼睛茫然凝注著前方,星光照在他青銅般的臉上,這張臉本不會有
任何表情.但現在卻已因痛苦而扭曲。
    他突然跳下馬車,奔過去緊緊擁抱住老伯。
    馬方中恰巧可以看到他的臉,看到兩滴眼淚從他那充滿了黑暗和絕望的眼睛裡流了
下來。
    原來瞎子也會流淚的。
    老伯沒有說話,沒有動,過了很久,才歎息了一聲,黯然道:6你走吧,以後我們
說不定還有見面的機會。」
    巨人點點頭,橡是想說什麼,卻又忍往。
    馬方中面上也不禁露出了淒慘之色,道「這兩匹馬認得附近的路。可以一直將你載
到方老二的家,到了那裡他就會將你送到關外。」
    巨人突然跪下來,以首頓地,重重磕了三今頭.歎聲道,「這裡的事,就全交給你
了。」
    馬方中也跪了下來,以首頓地,說道「我明白,你放心走吧。」
    巨人們也活也沒有再說,跳上馬車打馬而去。
    大門立刻緊緊關上。
    突然間,一個男孩子和一個女孩子手牽著手從屋裡跑出來,拉往了馬方中的衣角。
    男孩子仰著臉道「爹爹,那個大妖怪怎麼把我們的馬搶走
    馬方中輕撫著孩子的頭,柔聲道「馬是爹送給他的,他也不是妖怪。」
    男孩子道「不是妖怪是什麼?」
    馬方中長歎道「他是個很好的人,又忠實,又講義氣,等你將來長大以後,若是能
學到他一半,也就不枉是個男子漢了。。
    說到這裡他語音突然哽咽,再也說不下去。
    男孩子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女孩子卻問道「他到底有多講義氣?」
    老伯歎了口氣,道「為了朋友,他可以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在黑暗中過十幾年,除了
你的爹爹外,他就可以算最講義氣的人。」
    女孩子眨眨眼,說道「他為什麼要講義氣義氣又是什麼?」
    男孩子搶著道「義氣就是夠朋友,男人就要講義氣,否則就連女人都不如了。」
    他挺起小小的胸膛,大聲道「我也是男人,所以我長大後也要和他一樣的講義氣,
爹,你說好不好?」
    馬方中點點頭,熱淚已奪眶而出。
    老伯拉起了這男孩子的手,柔聲道:「這是你的兒子?有多大
    馬方中道「十…。十歲還不到。」
    老伯說道:「這孩子很聰明,你將他交給我如何?」
    馬方中眼睛一亮,但立刻又充滿痛苦之色,黯然說道:「只可惜,他還太小,若是
再過十年,也許…—/
    他忽然拍了拍孩子的頭,道「去,去找你娘去」
    馬太太早已張開手,等著孩子撲入她的懷抱裡。
    老伯看著他們母子倆,神色也很淒慘,緩緩道「你有個好妻子,孩子也有個好母
親……她叫什麼名字?」
    馬方中道「她也姓馬,叫月雲。」
    老伯慢慢地點了點頭喃喃道:「馬月雲……馬月雲…。/
    他格這名字反反覆覆念了十幾次,彷彿要將它永遠牢記在心。
    然後他又長歎了一聲,道「現在我也可以走了。」
    馬方中道「那邊,我已早就有準備,請隨我來。」
    後院有口井,井水很深,很情沏。
    井架的轆轆上繫著個很大的吊桶。
    馬方中將用桶放下來,道「請。」
    老伯就慢慢地坐進了吊桶。
    鳳鳳一直咬著唇,在旁邊看著,此刻目中也不禁露出了驚異之色。
    她猜不出老伯為什麼要坐入吊桶?難道想到井裡去。
    井裡都是水,他難道已不想活了?
    等她發現老伯正盯著她的時候,她立刻又垂下頭。
    馬方中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老伯,試探著道「這位姑娘是不是也要跟著你老人家一
起下去?」
    老伯沉吟著,淡淡道:「那就要看看她是不是還願意跟著我。」
    馬方中轉過頭,還沒有說話,鳳鳳忽然道:「現在我難道還有什麼別的路可走?」
    老伯看著她,目中忽然有了些溫暖之意,但等他轉向馬方中的時候,神色又黯淡了
下來,黯然道「這一次,多虧了你。」
    馬方中忽然笑了笑,道「你老人家用不著記掛著我,我已過了十幾年好日子。」
    老伯伸出手,緊緊握了握他的手,道:「你很好,我也沒有別的話可說了—嗯,也
許只有一句話。」
    馬方中道「你老人家只管說。」
    老伯的臉色很悲痛,也很嚴肅,緩緩說道:「我這一生雖然看錯過幾個人,但總算
交到幾個好朋友。」
    老伯和鳳鳳已從吊桶下去消失在井中。
    馬方中還站在井邊,呆呆的看著井水出神。
    水上的漣鎊已漸漸消失,馬方中終於慢慢地轉過身,就看到他的妻子正牽著兩個孩
子站在遠遠的等著他。那雙溫柔的眼睛裡,也不知道含蘊著多少柔情,多少關切。
    做了十幾年夫妻,沒有人能比他瞭解她更多。
    他知道她已將自己全部生命寄托在他和孩於們身上,無論吃什麼苦,受什麼罪,她
絕不會埋怨。
    現在他們雖已漸漸老了,但有時等孩子都睡著後,他們還是和新婚時同樣熱情。
    他知道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幸運,就是娶到她。
    現在他只希望她能瞭解他做的事,只希望她原諒。
    孩子又奔過來,馬方中一手牽住了一個,柔聲道,「你們餓不餓?」
    孩子們立刻搶著道「餓,好餓喲』
    孩子們的胃好像久遠都填不滿的。
    馬方中微笑著抬頭去看他的妻子,道,孩子們難得吃宵夜,今天讓他們破例一次好
不好?」
    馬月雲順從地點了點頭,道:「好,晚上還有剩下的熏魚和鹵蛋,我去煮麵。」
    面很燙
    孩子們將長長的麵條卷在筷子上,先吹涼了再吃下去,孩子們好像無論在做什麼事
的時候,都能找到他們自己的樂趣。
    只要看到孩子,馬方中臉上就不會沒有笑容.只不過今天他臉上的笑容看來傷佛有
點特別,胃口也彷彿沒有平時那麼好。
    馬月雲魚的刺,眼睛卻一直盯著丈夫的臉,終於忍不住試探著問道「我怎麼從來沒
有聽你說過有個老伯?」
    馬方中沉吟著,像是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句話.考慮很久,才緩緩道:「他並不是我
真的老伯!」
    馬月雲道:「那麼他是誰?」
    馬方中道:他是我的兄弟,我的朋友,也是我的父母,若沒有他,我在十六歲的時
候已經被人殺死了,根本見不到你,所以』.…」
    馬月雲溫柔地笑了笑,道「所以我也應該感激他,因為他替我留下了個好丈夫。」
    馬方中慢慢地放下筷子,她知道他放下筷子來說話的時候,就表示他要說的話一定
非常嚴重。
    她早已有了準備。
    馬方中道「你不但應該感激他,也應該和我一樣,不惜為他做任何事。」
    馬月雲道「我明白。」
    馬方中道:「你現在已明白,我住在這裡,就是要為他守著那地道的出口。」
    他歎息了一聲,黯然道「我只希望他永遠都用不著這條地道,本來己慚漸認為他絕
不會有這麼樣一天,想不到畢竟還是來了。」
    馬月雲垂著頭,在聽著。
    馬方中道「他既已到這地步,後面遲早總會有人追來的。」
    馬月雲忍不住道:「既然如此,他為什麼不坐那輛馬車逃走呢?」…
    馬方中道「因為追來的人一定是很厲害的角色,無論那兩匹馬有多快總有被人追上
的時候,他又受了很重的傷怎麼還能受得了車馬顛簸之苦?」
    他慢慢地接著道「現在,就算有人追來,也一定認為他已坐著那輛馬車藏在一口有
水的井裡。」
    馬月雲現在才知道他為什麼要在外面有人的時候叫馬車走
    他就是要讓別人擊追。
    馬方中養那兩匹馬,根本就不是為了準備要給他作逃亡的工具,而是為了轉移追蹤
的目標。
    這計劃不但複雜,而且周密。
    馬月雲長長歎了口氣,道「原來這些事都是你們早已計劃好了的。」
    馬方中道「十八年前,就已計劃好了.老伯無論走到哪裡,都一定會先留下條萬無
一失的退路。」
    馬月雲股上也不禁露出敬畏之色,歎道「看來他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馬方中道:「他的確是」
    馬月雲道:「但那口井又是怎麼回事呢7他難道能像魚一樣躲在水裡?」…
    馬方中道「他用不著躲在水裡,因為那口井下面也有退路……」
    馬月雲道「什麼樣的退路?」
    馬方中道「還沒有挖那口井的時候,他就巳在地下建造了間園子,每個月我趕集回
來總會將一批新鮮的糧食換進去,就算已認為老伯不會來的時候,還是從不曾中斷。」
    他接著又道「那些糧食不但都可以保存很久,而且還可以讓他吃上三四個月。」
    馬月雲道「水呢?」
    馬方中道「井裡本就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水。」
    馬月雲道「可是…。』井裡都是水,他怎麼能進得了那間屋
    馬方中道「井壁上有鐵門,一按機鈕,這道門就會往旁邊滑開,滑進井壁。」
    馬月雲道:「那麼樣一來,並水豈非跟著湧進去?」
    馬方中道:「門後面本來就是個小小水池,池水本就和井水一齊高,所以就算井水
湧進去,池水也不會冒出來」」水絕不會往高處流的,這道理你總該明白。」
    馬月雲長歎道「這計劃真是天衣無縫,真虧你們怎麼想得出來的!」
    馬方中道:、是老伯想出來的。」無論多複雜周密的計劃,在孩子們聽來還是很索
然無味。
    他們吃完了一碗麵,眼睛就睜不開了,已伏在桌上睡得很沉。馬月雲瞟了孩子們一
眼勉強笑道:現在,他既然躲在井裡,只伯天下間絕不可能有人找得到他了」
    馬方中沉默了很久,一字字道:「的確不會,除非我們說出來。」
    馬月雲的臉色已變青,還是勉強笑道「我們怎麼會說出來呢不用說你,連我都一定
守口如瓶I」
    馬方中臉色越來越沉重,道「現在你當然不會說出來,但別人要殺我們的孩子時,
你還能守口如瓶麼?」
    馬月雲手裡的筷子突然掉在桌上,指尖已開始發抖,顫聲道那。。」那我們也趕快
走吧!」
    馬方中搖了搖頭,黯然道「逃不了的。』
    馬月雲道「為什麼……為什麼?」
    馬方中長歎道,「能將老伯逼得這麼慘的人,還會追不到我們麼?」
    馬月雲全身都已發抖,道「那我們…「哦們該怎麼辦呢7」
    馬方中沒有說話,連一個字都沒有說。他已經不必說出來。
    他只是默默地凝注著他的妻子,目光中帶著無限溫柔也帶著無限悲痛。
    馬月雲也在凝注著她的丈夫,彷彿有說不出的憐借,又彷彿有說不出的敬畏,因為
她已發現她的丈夫比她想像中更偉大得多。過了很久,她神色忽然變得很平靜,慢慢從
桌上伸過手去,握住了她丈夫的手,柔聲道:我也跟你一樣,已經過了十幾好日子,所
以現在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絕不會埋怨。」
    馬方中道「我…。我對不起你。」
    這句話在此刻來說已是多餘的了,但是他喉頭已哽咽熱淚已盈眶,除了這句話外,
他還能說什麼。
    馬月雲柔聲道:「你沒有對不起我,你一向都對我很好。我跟你一起活著,固然已
心滿意足,能跟你一起死,我也很快樂。」
    她不讓馬方中說話,但很快接著又道:「我跟了你十幾年,從來沒有求過你什麼,
現在,找只求你一件事。」
    馬方中道「你說」
    馬月雲的眼淚忽然流下。淒然道「這兩個孩子」。。他們還小,還不懂事,你…。
『你……你能不能放他一條活路?」馬方中扭過頭不忍再去瞧孩子,哽咽著道我也知道
孩子無辜,所以他們活著的時候,我總是盡量放縱他們,盡量想法子讓他們開心些。」
    馬月雲點點頭,道「我明白。」
    她直到現在才剛剛明白,她的丈夫為什麼要那樣溺愛孩子。
    他早巳知道孩子活不了多久。
    對一個做父親的人來說,世上還有什麼比這更悲慘的事?
    馬月雲流淚道:我現在才明白,你一直在忍受著多麼大的痛馬方中咬著牙道:我一
直在祈求上蒼,不要讓我們走上這條路,但現在,現在…。確們已沒有別的路可走。」
    馬月雲嘶聲道:「但我們還是可以打發孩子們走,讓他們去自尋生活,無論肯放他
們走,我就『…。我就死而無怨了。」
    她忽然跪下來,跪在丈夫面前失聲哭道:「我從來沒有求過你,只求你這件事,你
一定要答應我…」一定要答應我…。/
    馬方中很久沒有說話,然後他目光才緩緩移向孩子面前那個碗,碗裡的面已吃完!
    馬月雲看著她丈夫的目光,臉色突又慘變,失聲道6你。…』你已……你在面
裡……」
    馬方中淒然道:不錯,所以我現在就算想答應你,也已太遲
    世上是不是還有比地獄更悲慘的地方?
    有
    在哪裡?
    就在此時,就在這裡I
    屋子裡只有一張床,老伯睡在床上,所以鳳鳳只有空坐著。
    椅子和床樣,都是石頭做的非常不舒服,但鳳鳳坐的姿勢還是很優美,這是高老大
教她的!「你若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隨時隨地注意自己姿態,不但走路的樣子要好看,
坐著,站著,吃飯的時候,甚至連睡覺的時候都要盡量保持你最好看的姿態,就算你只
不過是個妓女,也一定要男人覺得你很高貴,這樣,男人才會死心塌地的喜歡你。」
    這些話高老大也不知對她們說過多少次了。「可是我現在抓住了一個怎麼樣的男人
呢…—一個老頭子,一個受了重傷的老頭子。」
    你只要能真正抓住一個男子,就有往上爬的機會。
    「可是我現在爬到什麼地方了呢?一口井的底下,一間充滿發霉味道的臭屋子。」
    她幾乎忍不住要大聲笑出來。屋予裡堆著各式各樣的食糧,看來就像是一條破船底
下的貨倉。
    角落裡接著一大堆鹹魚鹹肉,使得這地方更臭得厲害。她眼睛盯在那些鹹魚上,拼
命想集中注意力數數看一共有多少條鹹魚,因為她實在不想去看那老頭子。
    但是她偏偏沒法子能一直不看到那邊,老伯站著的時候,穿著衣服的時候,看來是
個很有威嚴的人,但他現在赤裸著躺在床上,看來就和別的老頭子沒有什麼不同。
    他躺著的樣子,比別的老頭子還要笨拙可笑——他兩條腿彎曲著,肚子高高地挺起,
就像是個蛤蟆般地在運著氣。
    喉嚨裡,偶而還會發出「格格格」的聲音。
    鳳鳳若不是肚子很餓,只怕已吐了出來。
    過了很久,老伯才吐出口氣,欲癱在床上,全身上下都被汗滲透,肚子上下的肉也
鬆了。
    那樣子實在比鹹魚還難看。鳳鳳突然間忍不住了。冷笑道:「我看最好還是省點力
氣吧,莫忘了你自己說過,七星針的毒根本無藥可救。」
    老伯慢慢地坐起來凝視著她,緩緩地說道「你希望我死?」
    鳳鳳翻起眼,看著屋頂。
    老伯慢慢望著她道,最好希望你我還能活著,否則你也得陪我死在這裡。」
    風鳳開始有點不安,她還年輕,還沒有活夠。
    她忍不住問道:「中了七星針的毒是不是真的無藥可救?」
    老伯點點頭,道:我路從不說假話。」
    風鳳的臉有點發白,道「你既然非死不可,又何必費這麼多力氣逃出來呢?」
    老伯忽然笑了笑,道:「我只說過無藥可救,並沒有說過無人可救人能做的事遠比
幾棵藥草多得多。」
    鳳鳳的眼睛亮了,道「你難道真能將七屋針的毒逼出來?」
    老伯忽又吸了口氣,道「就算能,至少也得花我一兩個月的工夫」
    鳳鳳的眼睛又黯淡了下來,道:「這意思就是說你最少要在這地方耽一兩個月。」
    老伯笑道:「這意思就是說你最少要在這地方耽一兩個月。」老伯笑道「這地方有
什麼不好?有魚、有肉,出去的時候,我保證把你養得又白又胖。」
    鳳鳳用眼角膘著他,覺得他笑得可惡極了,又忍不住笑道:「你不怕別人找到這裡
來?」
    老伯道「沒有人能找得到。」
    鳳鳳道「那姓馬的不會告訴別人?」
    老伯道:絕不會。」
    風風冷笑道「想不到你居然還是這麼有把握。看來你現在信任那姓馬的,就好橡位
以前信任律香川一樣。」
    老伯沒有說話,臉上點表情也沒有。
    風風道:「何況,這世上除了死人外,汲有一個是真能守口如瓶的』」
    老伯又沉默了很久,才淡淡道:「你看馬方中像不像是個會為朋友而死的人?」
    風風道「他也許會,他若忽然看到你被人欺負,一時衝動起來也許會為你而死,但
現在他並沒有衝動。」
    她接著道「何況你已有十幾年沒有過他,就算他以前是想替你賣命,現在也許早已
冷靜了下來。」
    老伯接道「也許就因為他冷掙下來,所以他才會這麼樣做。」
    鳳風道「為什麼?」
    老伯道「因為他一直都認為這樣做是理所當然的,一直都在準備這件事發生,這已
成了他思想的一部份,所以等到事情發生時,他根本連想都不用去想,他就會這樣子做
出來了。」
    風風冷笑」
    老伯笑道\人往往有兩面,一面是善的,一面是惡的,有些人總能保持善的一面,
馬方中就是這種人,所以只要是他認為應該做的事成論在什麼情形下她都—定會去做!
他接著道就因為你生長的地方只能看到惡的一面,所以你永遠不會瞭解馬方中這種人,
更無法瞭解他做的事?
    鳳鳳扭過頭,不去看他。
    她自己也承認這世上的確有很多事都無法瞭解,因為她所能接觸到的事,所受的教
育,都是單方面的,也許正是最壞的那一面。
    可是,她始終認為自己很瞭解男人。
    因為那本是她的職業,也是她生存的方式—她若不能瞭解男人,根本就無法生存。
    「男人只有一種,無論最高貴和最貧賤的都一樣,你只消懂得控制他們的法子,他
們就是你的奴隸。」
    控制男人的法子卻是兩種。
    一種是盡量讓他們覺得柔弱,讓他們來照顧你,保護你,而且還要他們以此為榮。
    還有一種就是盡量打擊他們,盡量摧毀他們的尊嚴,要他們在你面前永遠都抬不起
頭。
    那麼你只要對他們略加青睞,甚至只要你對你們笑一笑,他們都會覺得很光榮.很
感激。
    你若真的讓男人有這種感覺,他們就不惜為你做任何事了。
    這兩種法子她都已漸漸運用得很純熟。所以無論在哪種男人面前,她都已不再覺得
侷促,畏懼。
    因為她己能將局面控制自如。
    但現在,她忽然發覺這兩種法子對老伯都沒有用,在老伯眼中,她只不過是個很幼
稚的人,甚至根本沒有將她當做人。老伯在看著她的時候,就好像在看著一張桌於,—
堆木頭。
    這種眼色正是女人最受不了的,她們寧要男人打她,罵她,但這種態度,簡直可以
令她們發瘋。
    鳳鳳突然笑了。
    她也已學會用笑來掩飾恐懼的心理和不安,歷以她笑得特別迷人。她微笑著說道,
「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恨得要命。」
    她的確希望老伯恨她。
    女人寧可被恨,也不願被久如此輕蔑。
    老伯卻只是談淡道、6我為什麼要恨你?」
    鳳鳳道,「因為你落到今天這種地步,全都是被我害的。」
    老伯道「你錯了。」
    風風道:「你不恨我。」
    老伯道:「這件事開始計劃時,你只不過還是個孩子,所以這件事根本就和你全無
關係。」
    風風道但若沒有…。/
    老伯打斷了她的話道「若沒有你,還是有別人,你只不過是這計劃中一件小小工具
而已,計劃既已成熟無論用誰來做這工具都一樣。」他笑笑,又道:所以我非但不恨你,
倒有點可憐。」
    風風的臉已漲得通紅,忽然跳起來,大聲道:你可憐我,你為什麼不可憐可憐自已?
    老伯道:「等我有空的時候,我會的」
    風鳳道:你不會,像你這種人絕不會可憐自已,因為像總覺得很了不起。」
    老伯道「哦?」
    風風道「一個人若懂得利用別人『惡的』那一面,懂得利用別人的貪婪,虛榮,嫉
驢,仇恨,他已經算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老伯道,「的確如此。」
    風風道「但你卻比那些人更高一著,你還懂得利用別人『善』的一面,還模得利用
別人的感激,同情和義氣。」
    老伯全無表情,冷冷道:「所以我更了不起。」
    風風咬著牙,冷笑道「但結果呢?」
    老伯道,「結果怎麼樣,現在誰都不知。。
    風風道我知道。』
    老伯道/哦?」
    鳳鳳道:「現在就算馬方中已死了,就算沒有人能找到你,就算你能把七星針的毒
連根拔出,你又能怎麼樣?」
    她冷笑著,又道「現在你的家已被別人佔據,你的朋友也已變成了別人的朋友,你
不但已眾叛親離,而且已特近風燭殘年,憑你孤孤單單一個老頭子,除了等死外,還能
做什麼?」
    這些話毒得但是惡毒的響尾蛇。
    女人著想傷害一個人的時候,好像總能攏出最惡毒的話來,這好像是她們天生的本
事,正如響尾蛇生出來就是有毒的。
    老伯卻還是靜靜地看著她
    那眼色還是好像在看著一張桌予,一堆木頭。
    鳳鳳冷笑道;「你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因為我說出了你自已連想都不敢想的事?」
    老伯道,「是的」
    鳳鳳道:「那麼你現在有何感覺呢?是在可憐我?還是在可憐你自己?」
    老伯道「可憐你,因為你比我更可憐」
    他聲音還是平靜面緩慢,接著道「我的確已是個老頭子,所以我已活夠了,但你
呢?……我知道你不但恨我,也恨你自己。」
    鳳鳳忽然衝過來,衝到他面前,全身不停的顫抖,她本來簡直想殺了他,但也不知
道為什麼,卻突然倒在他懷裡,失聲痛哭了起來」
    他畢竟是她第一個男人。
    也是她唯一的男人。
    他們的生命已有了種種神秘的關係,她雖不承認,卻也無法改變這事實。
    事實本來就是誰都改變不了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