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劍》
一六

    律香川恨自己為什麼總是不能脫離老伯,他忽然覺得自已就像是一棵樹上的籐蘿,
雖然長得很高,長得很快.但卻總是要依纏著這裸樹,總是要活在這棵樹的陰影中。
    老伯就是這棵樹。
    這張床的確沒有機關,機關在床底下。
    床底下守候著的人,一得到老伯的消息,立刻發動機關。
    於是,床上的木板立刻就會像門一樣向下開展,老伯立刻就會從床上落下去,直接
落在下面的船上。
    船立刻就劃走,用最快的速度劃走。
    划船的人必定早已對這彎曲複雜的河路非常熟悉,何況,在水裡除了魚之外,還有
什麼能比船更快的。
    律香川知道現在無論誰都休想再能追得上那條船,他當然不會做這種愚蠢的事。
    做了沒有用的事,就是愚蠢的事。
    律香川慢慢地轉過身,將手裡拿著的燈放回桌上,慢饅地走出
    外面就是老伯私人會客的小廳。
    他走出去,輕輕關上門,關緊鎖住。
    他不希望再有別人走進這屋子來。
    今天在這裡發生的事,最好永遠沒有別人知道。
    夜並不深,但花園裡已很靜。
    律香川走出來,站在叢菊花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風中帶著菊花的香氣彷彿總是有種能令人靜下來的神奇魔
    「現在我應該怎麼做呢?」
    現在律香川只希望一件事。
    「七星針的毒性發作得雖慢便卻絕無解,無論誰中了七星針,就只有等死。」
    律香川只希望老伯這句話也像其他那些同樣正確.
    小徑上傳來腳步聲,走得很快很匆忙。
    律香川回過頭看,就看到馮浩。
    黑夜中也看不出馮浩的面色只看出他一隻眸子裡充滿了緊張興奮之意。
    律香川面上卻全無表情,淡淡道「你已安排他們吃過飯了麼?」
    馮浩點點頭。
    他喉結上下緊動著,嘴裡又於又苦,過了很久,長長吐出口氣,才能說得出來,但
聲音還是嘶啞於濕。
    他勉強笑著道「他們吃得很香,好像早己知道那是他們最後一頓飯。」
    「他們」就是老伯最後留下來,準備做他貼身護衛的八個人。
    能做老伯護衛的人,平時做事當然也極謹慎小心。
    但他們卻想不到在這裡吃的酒菜中會有毒,死也想不到。馮浩又道「他們現在還在
飯廳裡,庫房裡的棺材已只剩下五
    律香川道「用不著棺材。」
    馮浩道「不用棺材怎麼埋葬?」
    律香川「火葬」馮浩沉吟著,嘴角露出微笑,他終於明白了律香川的意思.
    只有火葬才完全不留痕跡。
    這件事最好完全沒有任何痕跡留下來.
    瑪涪笑道「我這就吩咐人去通知他們的家屬,就說他們是得急病死的。」
    津香川沉下臉道「八個人同時得了急病?」
    馮浩垂下頭,道「不是急病,是被『十二飛鵬幫』殺死的。。
    律香川這才點了點頭。
    馮浩囁嚅著,又道「但老伯在的時候,戰死的人家都有撫恤,每人一千兩。」
    律香川道「錢不是你的,你用不著心疼。」
    馮浩垂首道「是」
    律香川道:「你想賺得多,就得花得多,只有會花錢的人,才能賺得到錢,這道理
你不明白?」
    他忽然發現這也是老伯說過的話,馮浩忽然發現他變了,變得更有威嚴變得更像老
伯。
    但馮浩知道他是永遠無法變成另一個老伯的。
    他也許會比老伯更冷靜,手段也許比老伯更冷酷,但老伯還有些地方,卻是他永遠
學不會的。
    馮浩情不自禁,悄悄歎了口氣。
    律香川忽然道:「你是不是後悔,後悔不該跟著我?」
    馮浩立刻陪笑道:「我怎麼會有這種意思—我只不過想到先走的那三批人,他們都
是老伯的死黨。」
    律香川道「你用不著擔心他們,我已在路上安排了人照顧他們,而且一定會照顧得
很好。」
    馮浩遲疑著,又忍不住問道「老伯是不是已經病了?」
    律香川道:「是風濕病,病得很重。」
    馮浩道「是我知道!」
    暫時不能讓外人知道老伯的死訊,這也是律香川計劃中的一部分。
    馮浩道「我現在就去安排飯廳裡的屍身。」
    律香川打斷了他的話,道:「你不必去。」
    他臉色忽然變得很和緩,道:「這兩年來,你已為我做了很多事,出了很多力氣,
我也應該讓你歇下來,好好地享受了。」
    馮浩陪笑道:「其實我以前做的那些事都輕鬆得很,並不吃力
    律香川道:「你殺林秀的時候也輕鬆得很?」
    馮潔面上的笑容忽然凝任,他忽然發現律香川看著他的時侯,目光銳利如刀。
    律香川臉上卻露出了微笑,道「我知道她武功並不高,你殺她當然輕鬆得很。」
    馮浩垂下頭,吶吶道「我本不敢下手的可是你…。」
    津香川淡淡道「你用不著提醒我,我記得是我自己要你殺了她滅口的」
    馮浩不敢再說話。律香川忽又沉下臉,一字字道「但你強姦她,也是奉了我的命令
麼?」
    馮浩臉色立刻變了,變得全無血色,應聲道「我…。我沒有
    律香川冷笑道「沒有?你以為我不知道?」
    他笑得比老伯更可怕,慢慢地接著道:「你是男人,她是個不難看的女人,你做出
這種事我並不怪你,但有件事卻不該做的。」
    馮浩道「什…「什麼事?」
    律香川道「你不該將她的屍身隨便一埋就算了,既然做出這種事就不該留下痕跡,
犯了這種錯誤,才真的不可原諒。」
    馮浩突然躍起,想逃。但他身子剛掠起兩尺就跌下,雙手掩住小腹.痛得在地上亂
滾。
    他並沒有看到律香川怎麼出手?甚至連暗器的光都沒有看到他只覺小腹下陣刺痛,
就好像被毒蠍子刺了一下。
    這種痛苦沒有人能忍受。他現在才知道自己犯了個致命的錯誤!他本不該信任律香
川。
    一個人若連自己的妻子都能忍心殺死,還有什麼事做不出的?
    律香川看著他在地上翻滾掙扎,看著他慢饅地死,目光忽然變得很平靜。
    「每一個人憤怒緊張時,都有他自已發洩的法子。」
    能令別人看不到的睹器才是最可怕的人。
    夜已深。老伯的花園十餘里外,有個小小的酒鋪。
    如此深夜,酒鋪當然早已打烊,但路上卸忽然有一騎快馬奔來。
    馬上人騎術精絕,要馬狂奔馬就狂奔要馬停下,馬就停下。他指揮馬的四條腿,就
好像指揮自己的腿一樣。
    馬在酒鋪門外停下時,人已下馬。
    人下馬時,酒鋪助門就開了。
    從門裡照出來的燈光,照上了他的臉。
    一張蒼白的臉,非常清秀非常安詳,甚至顯得柔弱了些。
    但他的一隻眼睛卻出奇的堅決而冷酷,和這張臉完全不襯,看來簡直就像是另一人
的眼睛──律香川。
    如此深夜,他為什麼忽然到這種地方來?
    他本該去追蹤老伯,中來還有很多事應該去做,為什麼要連夜趕到這裡來?
    開門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短衣直綴,滿身油膩,任何人都可以從他的裝束上
看出他是個小酒鋪裡的小夥計。
    但除了衣著裝束外,他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像是個小伙
    他舉著燈的手穩定如石,揮刀殺人時顯然也同樣穩定。
    他的臉方方正正,看樣子並不是個很聰明的人,但神情間卻充滿自信一舉動都很沉
著鎮定。
    他的嘴通常都是閉著的,閉得狠緊,從不說沒有必要的話,從不問沒有必要的事,
也沒有人能從他嘴裡問出任何事來。
    他叫夏青,也許就是律香川在這一生中最信任的人。
    律香川信任他有兩點原因。
    第一因為他是律香川在貧賤時的老朋友,他們小時候曾經一起去偷過去搶過,也曾
經一起挨過餓天氣很冷的時候,他們睡覺時擁抱在一起互相取暖。
    可是這一點並不重要,第二點才是最重要的。
    從一開始他就比不上律香川無論做什麼都比不上律香川,兩人一起去偷東西時,被
人抓住的總是他挨揍的也總是他,等他放出來時律香川往往已快將偷來的銀子花光了,
他也從不埋怨。
    因為他崇拜律香川,他認為律香川吃得比他好些,穿得比他好些都是應當的,他從
不想與律香川爭先。
    律香川叫他在這裡開個小酒鋪,他非但毫無埋怨,反而非常感激因為若不是律香川,
他說不定已在街上要飯。
    桌上擺著酒萊當然不是平時給人們吃的那種酒菜,萊是夏青自已做的,酒也是特別
為律香川所準備的。
    這小酒鋪另外還用了個廚子,但夏青炒菜的手藝卻比那廚子好得多。
    律香川還沒有坐下,就將桌上的一壺酒對著嘴喝了下去。
    「律香川
    若是別人看到他這麼喝酒,定會覺得驚異,但夏青卻已看慣
    他常常看到律香川在這裡喝得爛醉。
    律香川總是半夜才米,快天亮時才回去。
    喝下一杯酒,他才坐下來,忽然道:「今天你也來陪我喝兩杯!」
    夏青道「不好。」
    律香川道「有什麼不好?」
    夏青道:「被人看到不好。」
    律香川道:「這種時候,怎麼會有人看到?』
    夏青道「萬一有呢?」
    律香川點點頭,目中露出滿意之色。
    這就是夏青最可靠之處,他做事規規矩矩,小心翼翼,無論在什麼時候,無論在什
麼情況下,都絕不會改變的。
    喝下第二杯灑,律香川忽然笑了笑,道:「你還記不記得小時候我曾經答應過,我
若有了很多很多錢時,一定替你娶個很漂亮的老婆?」
    夏青道「我記得。」
    律香川道:「你就快有老婆了,而且隨便你要多少個都行。」
    夏青道:「一個就夠了。」
    律香川笑道「你倒很知足。」
    夏青道;「像我這樣的人,不能不知足。」
    律香川道:「我這樣的人呢?」
    夏青道:「你可以不知足。。
    律香川道「為什麼?」
    夏青道「因為你不知足,就會去找更多錢,更多老婆,而且一定能找到,我若不知
足也許就連一個老婆都沒有了。」
    律香川笑道:「很久以前,你就認為我以後一定會爬得很高,但你還是猜不到我現
在已爬得多高,絕對猜不到。」
    這時遠處忽然又有蹄聲傳來.來得很急。
    律香川眼睛更亮了,遵:快去多準備副杯筷,今天還有個客人要來!」
    夏青並沒有問這客人是誰,因為律香川到這裡來喝酒的時候,客人總是那同樣的一
個,根本就從沒有請過第二個客人。
    那人一共也只來過兩次,每次來的時候總是用黑巾蒙著面目,連喝酒的時候都不肯
將這塊黑巾摘下來。
    似乎夏青連他長得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只知是個男人,年紀好像已不小,說話的
聲音很有威嚴,身材也很高大壯健,但行動卻非常輕捷矯健。
    他騎來的馬雖然總是萬中選一的良駒,但還是已累得快倒下去馬段上鞭痕纍纍,顯
然是從很遠的地方連夜起來的,而且趕得很急。
    可是來了後,最多只說見句話.只喝幾杯酒,就又要趕回去。
    第二次來的時候馬已換了一匹。
    夏青總認為上次騎來的那匹馬,一定已被他騎得累死了。
    奇怪的是,這次來的人,好像不止一個。
    蹄聲急驟,最少有三騎。
    第一個進來的,還是以前來過的那人,臉上還是蒙著塊黑巾,只露出一隻閃閃發光
的眼睛
    你只要看到這隻眼睛,就能看出他一定是個地位很高,時常命令別人,卻不喜歡接
受別人命令的人。
    一個人到了這種地位,本不必再藏頭露尾,鬼鬼祟祟地做事.
    他到這裡來見律香川,當然絕不會是來聊天喝酒的。
    夏青雖不原管別人的閒事,但他已想到他和律香川之間,必定在進行著某種極秘密
的陰謀。
    所以每次只要這人一來,夏青就會立刻躲到後面自己的小屋
    這次也不例外他一向很明白自己的地位一向很知趣。
    他走出去的時候又看到兩個人走進來,臉上也蒙著黑巾,行動也很矯健i每人手裡
都提著兩隻很大的包袱。
    包袱裡是什麼?
    夏青雖然也有點好奇,但還是走了出去,隨手將門也關了起來,
    「你知道的事越多,麻煩也越多。」
    這是律香川說的話,律香川說過的每句話,夏青都牢記在心,就好像律香川永遠記
得老伯的話一樣。
    包袱放在地上,並沒有發出很響的聲音。
    提包袱進來的人也已退了出去。
    房裡只剩下兩個人兩個人都是站著的,都沒有開口,但眼睛裡卻都有種奇特的表情,
期待和興奮。
    過了很久,蒙面人才輕輕咳嗽了兩聲,饅慢地問道「你那邊怎麼樣?」
    這句話他問得很吃力,彷彿生怕對方的答覆會令自己失望。
    律香川道「很好。」
    蒙面人目中的緊張之色消失,卻還是有點不放心,所以又追問了一句
    「有多好。」
    律香川道「你說有多好就有多好。」
    蒙面人這才鬆了口氣,道:「想不到那麼難對付的人也有今天
    律香川淡談道「我早就想到了。」
    蒙面人點點頭,笑道:「你的計劃的確無懈可擊。」
    律香川道:「你那邊呢?」
    蒙面人沒有回答,卻將地上的四個包袱全都解開。
    包袱裡沒有別的全是衣服每件衣服上多多少少都染著血漬,
    律香川認得這些衣服這些衣服本是他親手為老伯派出去的那些人準備的。
    他目中的緊張之色也消失,卻也還是不大放心所以又追問道:「有多少套衣服?」
    蒙面人道「六十一套。。
    六十一個人,六十一套衣服這表示老伯精選的七十個人已沒有一個留下來的。
    律香川也鬆了口氣道「這些人也並不是好對付的。」
    蒙面人歎了口氣道「的確不好對付。」
    律香川道:「你花的代價想必不少?」
    蒙面人道「一萬兩銀子,九十四條命。」律香川笑了笑道:銀子可以賺得回來命是
別人的,這代價並不能算太大。」
    蒙面人也笑了笑,道「不錯再大的代價都值得。」
    律香川道「他們還有沒有什麼留下來的?」
    蒙面人道「沒有,人已燒成灰,灰已灑入河裡,這六十一個人從此巳從世上消失。」
    律香川道「就好像根中沒有生下過一樣?」
    蒙面人道:「完全—樣。」』
    律香川笑道「我果然沒有交錯朋友。』
    蒙面人也笑道:「彼此彼此。」
    律香川道「請坐。」
    蒙面人坐下來,忽又笑道「普天之下只怕誰也不會想到我們兩個人會是朋友。」
    律香川道「連萬鵬王都想不到。』
    蒙面人道「連老伯都想不到。」
    兩人同時大笑,同時舉揮道「請。」
    蒙面人道「老伯已死,此間已是你的天下,我在這裡還用得著怕別人麼?」
    律香川道「用不著』
    蒙面人大笑,突然摘下了蒙面的黑內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屠大鵬
    律香川笑道「老伯此刻若在這裡,看到你真面目,一定會大吃一驚,他至死都以為
我勾結的是萬鵬王。」
    屠大鵬道「就憑這一點,已值得你我開懷暢飲。」
    律香川道「卻不知什麼時侯,你才能請我到飛耀堡去痛飲一場?」
    屠大鵬微笑道「快了,快了「…
    律香川道「這一年來,萬鵬王想必對你信任有加。」
    屠大鵬笑道「那也多虧了你。」他說的並不是客氣話
    律香川將老伯這邊的機密洩露給他,所以只要他一出手就一定會馬到成功
    孫劍、韓裳,是老伯手下最可怕的兩人,就全都是死在他手
    「十二飛鵬幫」能夠將老伯打擊得幾乎全無回手之力幾乎完全是他一人之力在這種
情況下,萬鵬王又怎能不對他另眼看待,信任有加?萬鵬王做夢也想不到他達樣做的真
正用意!
    「他越信任你,你殺死他的機會越大。」
    律香川利用屠大鵬來打擊老伯,是為了讓老伯更信任他他才有機會殺老伯。
    屠大鵬利用律香川來打擊老伯卻是為了要讓萬鵬五更信任他,他才有機會殺萬鵬王、
    兩人的情況雖示同但目的卻是一樣的結果當然也一樣。
    律香川的計劃非但無懈可擊而且簡直巧妙得令人無法思議
    他故意激怒萬鵬王,讓萬鵬王向老伯挑戰。這一戰還未開始勝負就早已注定。
    勝的既不是老伯,也不是萬鵬王,面是律香川。
    律香川微笑道「只可惜萬鵬王永遠也不會知道他在這齣戲裡扮的是什麼角色。」
    屠大鵬笑道:「我在他臨死前也許會告訴他,他自以為是不可—世的英雄,其實卻
不過是個傀儡。」
    律香川道:「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
    屠大鵬道「現在老伯已死,傀儡也無用了,我隨時都可以動手,也許就在明天。」
    律香川道「明天不行,最少要等到初八。」
    屠大鵬道「為什麼?」
    律香川道「因為初七是老伯的生日,也是他準備進攻飛鵬堡的日子。」
    屠大鵬道:「我知道。」
    律香川道「你知不知道他準備用多少人進攻飛鵬堡。」
    屠大鵬道「連他自己好像也只有七十個人。」
    律香川道「你不覺得奇怪?」
    屠大鵬道「我只覺得他未免對萬鵬王估計得太低了。」
    律香川道:「老伯最大的長處,就是從不低估他的對手。」
    屠大鵬道「那麼他就是將自已估計得太高。」他笑了笑,接著道:「憑七十個人就
想進攻飛朋堡,簡直是去送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