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劍》
一一

    孟屋魂說「這麼說來,現在老伯的朋友好像已沒有仇敵了。,
    律香川淡談道,「你現在是不是已覺得這一注押錯了?」
    「孟星魂笑了笑,道;「問題並不在朋友多少,只在那朋友是否真的是朋友。」
    他目光卻注視著遠方.慢漫地接著道「有些朋友多一個卻不如少一個好。」
    他看著遠處座小橋,陸漫天往橋上走過。
    律香川沒有看到。
    這時是午時三刻,距離黃昏已不遠丁。
    午後x時x刻。
    一片烏石掩住月色.天陰了下來。
    風也更冷了。
    一個青衣人拉起衣襟壓低帽沿,低著頭匆匆走過小橋.小橋盡頭的竹林裡有三間明
軒。
    窗子是開著的,陸漫天正坐在窗口,手裡提著支筆卻沒有寫什麼,只是對著窗子發
怔。
    灰衣人沒有敲門就走進去,窗子立刻落下。
    窗子落下後灰衣人才將頭拾起露出一張平凡樸實的臉。
    只有這張臉,沒有人能看得出他是叛徒。
    所以沒有人會想到馮浩是叛徒,陸漫天回頭看著他,道:「一切都已照計劃安排好
了,他已決定今天黃昏時動手。」
    馮浩面上雖露出滿意之色,都還是追問了一句:「你看他會不會臨時改變主意?」
    孟屋魂說「這麼說來,現在老伯的朋友好像已沒有仇敵了。,
    律香川淡談道,「你現在是不是已覺得這一注押錯了?」
    「孟星魂笑了笑,道;「問題並不在朋友多少,只在那朋友是否真的是朋友。」
    他目光卻注視著遠方.慢漫地接著道「有些朋友多一個卻不如少一個好。」
    他看著遠處座小橋,陸漫天往橋上走過。
    律香川沒有看到。
    這時是午時三刻,距離黃昏已不遠丁。
    午後x時x刻。
    一片烏石掩住月色.天陰了下來。
    風也更冷了。
    一個青衣人拉起衣襟壓低帽沿,低著頭匆匆走過小橋.小橋盡頭的竹林裡有三間明
軒。
    窗子是開著的,陸漫天正坐在窗口,手裡提著支筆卻沒有寫什麼,只是對著窗子發
怔。
    灰衣人沒有敲門就走進去,窗子立刻落下。
    窗子落下後灰衣人才將頭拾起露出一張平凡樸實的臉。
    只有這張臉,沒有人能看得出他是叛徒。
    所以沒有人會想到馮浩是叛徒,陸漫天回頭看著他,道:「一切都已照計劃安排好
了,他已決定今天黃昏時動手。」
    馮浩面上雖露出滿意之色,都還是追問了一句:「你看他會不會臨時改變主意?」
    因為他並不是真的自己要殺老伯,他心中並沒有憤怒和仇恨。
    殺機往往是隨著憤怒而來的。
    孟星魂的心裡很平靜,所以臉色也很平靜。
    老伯忽又笑丁笑道「這種事你現在當然還聽不出來。但再過幾年,等到有很多人要
殺你,你隨時隨地都可能被殺時你也會聽出來的。」
    他笑容中有苦澀之感,慢慢地接著道:「要聽出這種事不只用你的耳朵還要用你的
經驗,只有從危險和痛苦中得來的經驗,才是真正可貴的。」
    這種經驗就是教育,不但可以使人變得更聰明,也可以使人活得長些。
    孟星魂望著老伯面上被痛苦經驗刻劃出的痕跡,心中不覺湧起種尊敬之意,忍不住
道「這些話我永遠都會記得的」
    老伯的笑容逐漸溫暖開朗,微笑著道:「我一直將律香川當做自己的兒子一樣,我
希望你也是一樣。」
    孟星魂低下頭,幾乎不敢仰視。
    他忽然覺得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個高不可攀的巨人,而他自己卻變得沒有三尺高。
    他忽然覺得自己齷齪而卑鄙。
    就在這時律香川已走回來,一個穿著灰衫的人跟在他身後,身後背著藥箱手裡提著
串鈴。
    孟星魂全身的肌肉忽然抽緊。
    他永遠沒有想到這賣野藥的朗中竟是葉翔。
    最近已很少有人能看到葉翔,現在他卻很清醒。
    他清醒而鎮定,看到孟星魂時,目光既沒有迴避,也沒有任何表情。
    他就像從未見過孟星魂這個人。
    孟星魂卻要等很久才能使自己放鬆下來。他第一次真正覺得自己的確有很多事不如
葉翔。
    他更想不出葉翔是為什麼來的。
    老伯顯然也不能確定,所以微笑著道:「你來得正好,我們這裡正需要位朗中先
生。」
    葉翔也在笑著,道「這裡有病人?」
    老伯道「沒有病人,只有受傷的人還有些死人。」
    葉翔道「死人我治不了。」
    老伯道「受傷的人呢?想必你總會有治傷的藥」
    葉翔道「不會。」
    老伯道「你會治什麼病?」
    葉翔道「我什麼病都不會治。」
    老伯道「那麼你賣的是什麼藥。」
    葉翔道:「我也不賣藥,這藥箱裡只有罈酒初把刀。」
    他面上全無表情淡淡地接著道「我不會治人的病,只會要人的命。」
    這句話說出來孟星魂的一顆心幾乎跳出嗓子。
    老伯卻反而笑道「原來你是殺人的,那好極了,我們這裡有很多人好殺卻不知你要
殺的是哪一個T」
    葉翔道「我也不是來殺人的。」老伯道不是?」
    葉翔道「我若要來殺人,當然就要殺你,但我卻不想殺你。」
    老伯道;「哦?」
    葉翔道:「我殺人雖然從不選擇,只要條件合適,無論什麼人,我都殺,但你卻是
例外。」
    老伯道「為什麼?」
    他臉上直保持微笑,好像聽得很有趣。
    葉翔道我不殺你,因為我知道根本不能殺你,根本殺不死你。」他談談地一笑,接
著道:「世上所有活著的人,也許沒有一個能殺得死你,想來殺你的人一定是瘋子,我
不是瘋子。」
    老伯大笑道「你雖不是瘋子,但卻未免將我估計得太高了。」
    葉翔道「我不估計,因為我知道。」
    老伯道「只要是活著的人就有可能被別人殺死,我也是人,是個活人。」
    葉翔道「你當然也有被人殺死的一天,但那一天還沒有到。」
    老伯道「什麼時候才到?」
    葉翔道「等到你老的時候」
    老伯道「我現在還不夠老?」
    葉翔道「你現在還不算老,因為你還沒有變得很遲鈍、很頑固還沒有變得像別的老
頭那樣頹頂小氣。」
    他冷冷地接著道「但你遲早也有那一天,每個人都有那天的。」
    老伯又大笑,但目中已掠過一陣陰影,道「你既非來殺人的,為什麼來的呢7」
    葉翔沉吟著,道「你要我說真話?」
    老伯微笑道「最好連一個字都不要假。」
    葉翔又沉吟了半晌,終於道「我是來找你女兒的。」
    老伯臉色忽然變了,厲聲說道「我沒有女兒呀/
    葉翔道「那麼就算我是來找別人的好了,我找的那人叫楊蝶。」
    老伯道「
    葉翔道「我知道你己不承認她是你女兒,所以我來帶她走
    老伯道:「帶她走?」
    葉翔道「你不要她,我要她」
    老伯厲聲道;「你想帶她到哪裡去?」
    葉翔道「你既已不要她,又何必管我帶她哪裡去?」
    老伯銳利清澈的服睛突然發紅,鬃邊頭髮根根豎起。
    但他還在勉強控制著自己,盯著葉翔看了很久.一字字道:「我好像見過你。」
    葉翔道「你的確見過我。」
    老伯道「幾年前我就見過你而且……」
    葉翔道「而且還曾經叫韓棠趕我走趕到一個永遠回不夾的地方。」
    老伯道「你還沒有死?」
    葉翔只笑笑。他還沒有開口,老伯突然撲過來,揪住他的衣襟.將他整個人都提了
起來,厲聲,「小蝶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葉翔不開口。
    老伯怒道「你說不說?……說不說?」他拚命搖著葉翔,似乎想將葉翔全身骨頭都
搖散。
    葉翔臉上還是全無表情,淡談道「我衣服被人抓著的時候,從不喜歡說話」老伯怒
目蹬著他眼珠都似已凸出.額上青筋…根根暴起。律香川似已嚇呆了,他從未見到老伯
如此盛怒,從來想不到老伯也有不能控制自己的時候。
    孟星魂也嚇呆了。一聽到了「孫蝶」這名字的時候,他就已嚇呆了。
    他做夢也未想到,他要來殺的人,竟是他心上人的父親。
    但他卻已知道葉翔的來意,葉翔就是來告訴他這件事的免得他做出永遠無法彌補的
大錯。
    葉翔冒著生命的危險來告訴他這件事.不僅是為了孟星魂也是為小蝶—原來他唯一
真正愛過的人就是小蝶。他不惜為她而
    「為什麼?」。」為什麼?」
    6難道小蝶那孩子的父親,真的就是葉翔?」孟星魂只覺天旋地轉,整個世界都似
在他面前崩潰。
    他整個人也似乎已崩潰.幾乎已支持不住,幾乎已將倒下
    老伯站在葉翔面前發抖,全身都已發抖。
    他終予鬆開了,雙拳卻握得更緊道「好,現在彌說,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葉翔道「不是」
    他長長歎息聲,接著道「但我卻希望是的,我寧願犧牲一切,去做那孩子的父親。」
    老伯隨著牙嘶聲道「那畜牲,那野種……」
    葉翔道「你為什麼要根那孩子?孩子並沒有錯,他已沒有父親,已夠可憐,做祖父
的就該分外疼他才是。」
    老伯道「誰是他祖父?」
    葉翔通「你,你是他祖父。」
    他也提高聲音,大聲道「你想不承認也不行,因為他是你血中的血,肉中的肉。」
    他的話沒有說完,老伯已撲過來,揮拳痛擊他的臉。
    他沒有閃避,因為根本無法閃避。
    老伯的拳靈如閃電.如蛇信,卻比閃電更快,比蛇信更
    葉翔根本沒有看到他的拳頭.只覺得眼前一黑,宛如天崩地裂。
    他並沒有暈過頭,因為老伯另一隻拳頭己擊中他下腹。
    痛苫使他清醒清醒得無法忍受。
    他身子曲,例下,雙手護住小腹,彎曲著在地上痙攣咽
    鮮血和膽汁酸水一齊吐出來,他只覺滿瞞又腥又酸又苦。
    孟星魂整個人都似已將裂成碎片。
    他忍不住,不能忍受。
    他幾乎己忍不住要不顧一切出手。
    但他必須看著,忍受著,否則他也是死
    那麼葉翔為他犧牲的一切,就也變得全無代價,死也無法瞑目。
    他更不忍這樣做。
    葉翔還在不停地痙攣嘔吐,老伯的拳頭就像世上最毒的毒刑,令他嘗到沒有人嘗過
的重大痛苦。
    老伯看著他,怒氣已發洩,似已漸漸平靜,只是在輕輕喘息
    突然間牽機般抽縮著的葉翔又躍起。
    他手裡的竄鈴突然暴射出十餘點寒星,比流星更迅急的寒星。
    他的右手已抽出一柄短劍,身子與劍似已化為體。
    劍光如飛虹,在寒星中飛出,比寒星更急。
    寒屋與飛虹己將老伯所有的去路都封死
    這一擊之威,簡直沒有人能夠抵抗,沒有人能夠閃避。
    孟星魂當然知道葉翔是個多麼可怕的殺人者,卻從未親眼看到過。
    現在他看到了。
    最近他已漸漸懷疑,幾乎不相信以前有那麼多的人死在葉翔
    現在他相信了。
    葉翔這一擊不但選擇了最出人意外的時機,也快得令人無法想像。
    最出人意外的時機,就是最正確的時機。
    只要一出手,就絕不給對方留下任何退路。狠毒,準確迅速。
    這就是殺人最基本的條件,也是最重要的。
    這三種條件加在一起,意思就等於是「死」
    最近看過葉翔的人,絕不會相信他還能發出如此可怕的一擊,他似已又恢復了昔日
顛峰時的狀況,對孟星魂的友情,對小蝶的戀情使得他發出最後一分潛力。
    這已是最後一擊。
    沒有人能避開他這一擊。沒有別人,只有老伯
    短劍沖天飛出,落下來時已斷成兩截。
    葉翔的身子騰起.跌下右腕已被折斷。
    老伯還是站在那裡,神像般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他雖然用袖子揮開十餘點寒星但
孟星魂還是看到有幾點寒星打在他胸膛
    至少有四五點。
    孟星魂看得很清楚,確信絕不會看錯。
    他也很清楚這種暗器的威力,因為他準備用來殺老伯的也是這種暗器。
    無論誰被這種暗器擊中,都立刻要例下倒下後立刻就死
    老伯沒有倒下,也沒有死
    暗器打在他身上,就好像打在鐵人身上,甚至還發出「叮」的一響。
    老伯也許可以算是個超人,是個巨人,但無論如何,總不是鐵人
    孟星魂終於發現.在老伯身上穿的那件平凡而陳舊的布袍上,一定還有件不平凡的
衣服。
    他雖然不知道這件衣服是不是用金絲織成的。但卻已知道世上絕沒有任何暗器能夠
射透這件衣服的。
    他若以這種暗器來殺老伯他就得死!
    這就是孟星魂得到的教訓。
    這教訓卻不是從他自己的痛苦經驗中得來的,而是用葉翔的命換來的,
    葉翔掙扎著要爬起,又重重跌倒,伏在地上,狗一般喘息,忽然大笑道「我沒有錯
果然沒有錯」
    他笑聲瘋狂而淒厲,又道「我果然殺不死你,果然沒有人能殺得死你」
    老伯道「但卻有很多人能殺得死你」
    他忽然說出這句話,忽然轉身而去。
    他沒有再看葉翔一眼.卻看丁看律香川。
    律香川懂得他的意思。
    老伯要這人死,但卻不願殺一個己倒下去的人。
    老伯不願做的事律香川就要做。
    律香川冷冷地看著葉翔在地上掙扎,看了很久,目光突然轉向孟星魂,道「你的刀
呢?」
    孟星瑰道「我沒有刀。」
    律香川道:「你殺人不用刀?」
    盂星魂道「用,用別人的。別人手裡的兵器,我都能用。」
    他的確已能說話,已說得出聲來。
    但他自己卻好像是在聽著別人說話,這聲音聽來陌生而遙遠
    律香川看著他。目中露出滿意之色,忽然自地上拾起那柄短劍道「你用這柄斷劍能
不能殺人?」
    孟星魂道「能。」
    律香川笑了笑,道「你還沒有為老伯殺過人,這就是你的機
    他笑得很奇怪,慢慢地接著道「我說過,你不必著急,這種機會隨時都會有的。現
在你總該相信吧。」
    孟星魂根本沒有聽到他在說什麼。
    劍本來就很短,折斷後就顯得更笨拙醜陋。
    孟屋瑰接過劍,轉向葉翔。
    他根本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他耳朵嗡嗡地發響眼前天旋地轉,根本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看不到。
    但他卻知道時翔的意思,就算想裝作不知道都不行。
    為了這一刻,葉翔已準備了很久等了很久。
    他來的時候已沒有想再活著回去,因為他自己活著也全無意義,全無希望他只希望
孟星魂能替他活下去。
    他已將孟星魂看成他的影子,已將自己的生命和愛情全都轉移到孟星魂身上。
    孟星魂就是他生命的延續。
    這種感情也許很少人能瞭解,但孟星魂卻是很瞭解,他知道葉翔這樣做願意死在他
手上。可是他不忍。
    他寧死也不忍下手
    劍柄上纏著的綢白綢被他掌心流出的冷汗濕透。
    他突然拋下劍,道「我不能殺這個人。」
    律香川盯著他,過了很久,才談談道「為什麼?他是你的朋友?」
    孟星魂冷冷道;「我可以殺朋友但卻不殺已倒下去的人
    律香川道「為了老伯也不肯破例?」
    律香川看著他,既不憤怒,也不驚異,既不威迫,也不勉強。
    他連一句都不再說,就這樣靜靜地等著孟星魂從他面前走
    孟星魂也沒有回頭。
    他還沒有走遠,就已聽到葉翔發出一聲短促的慘呼。
    他還沒有回頭,甚至沒有流淚。
    他眼淚要等到夜半無人時再流。
    雖非夜半卻已無人。
    孟星魂伏在床上,眼淚濕透了枕頭。
    「小蝶是老伯的女兒」
    「你殺不死老伯。」
    葉翔犧牲了自己的命為的就是要告訴他這兩件事.
    葉翔要他活下去,要他跟小蝶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這是葉翔自己做不到的。
    「我能做到嗎?」
    孟星魂握緊拳頭,對自己發誓,無論如何一定要做到
    這已是他唯一能報答葉翔的法子。
    他欠高老大的雖然還很多,但那以後可以用別的法子報答。
    這件事他必須放棄,現在他必須離開這裡。
    他能走得了嗎?
    花園外面很多墳墓,墳墓裡面埋葬的都是老伯的「朋友」。
    「無論誰只要一進入我們這種組織,就永遠休想脫離,無論死活都休想。」
    「你就算
    「但是無論是死是活,老伯都會樣好好照顧你的。。
    這是他們經過那些墳墓時律香川對孟星魂說的。
    他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心裡也彷彿有很多感溉。
    孟星魂並不知道律香川這是真的有感而發,還是在警告他。
    他總覺得律香川對他的態度很特別剛才的態度尤其特別,好像已看出他和葉翔的關
系,看出了他的秘密。
    但是他並沒有勉強他做任何事。
    「律香川也許會放我走的,但陸漫天呢?」
    孟星魂心裡的激動稍為平靜時,就開始想得更多。
    6連葉翔都知道老伯是殺不死的,陸漫天又怎會不知道?」
    「陸漫天和老伯的關係比誰都密切,對老伯的瞭解自然也比別人多。」
    「他既然知道我沒有殺死老伯的能力,為什麼要叫我來做這件事?」
    孟星魂的眼淚停止,掌心卻已出了冷汗。
    他忽然發現陸漫天的計劃,遠比他想像中還要可怕得多。
    這計劃的重點並不是要他真的去殺死老伯,而是要地來做梯子。陸漫天先得從這梯
子踩過去,才能達到目的。,盂星魂心中的悲慟巳變為憤怒。
    沒有人願意做別人的梯子,讓別人從自己頭上踩過去。
    員星魂擦乾眼淚坐起來,等著。
    等著陸漫天。
    他知道陸漫天一定不會讓他走,一定會來找他的
    陸漫天來得比孟星魂預料中還要早。
    律香川還沒有回來,屋子裡好像沒有別的人,靜得很所以陸漫天一推門走進來孟星
魂就聽到了他的腳步聲。
    他的腳步聲沉著而緩慢,就好像回到自己家裡來樣,顯然對一切事都充滿自信。
    他的神情更鎮定,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心懷叵測的叛徒
    無論誰要出賣老伯這種人,都難免會覺得有點緊張不安,但是他卻完全沒有。
    他臉上甚至還帶著微笑,一種將別人都當做呆子的微笑。
    孟星魂勉強抑制著心中的憤怒,冷冷道「你來幹什麼?」
    陸漫天微笑著道「沒有什麼,我只是來看你淮備好了沒有,現在時候已快到了。」
    孟星魂道「我沒有準備。」
    陸漫天皺皺眉,道「沒有淮備,無論你多有經驗,殺人前還是要準備的。」
    孟星魂道「我沒有準備殺人。」
    陸漫天道:「可是你非殺不可。」
    孟星魂突然冷笑,道「假如我一定耍殺人,殺的不是老伯,而是你」
    陸漫天好像很吃驚,道:「殺我?為什麼?」
    孟星魂道「因為我不喜歡人往我頭上踩過去,不喜歡被人當做梯子。」
    陸漫天道「梯子?T什麼銻子7」
    孟星魂道「你要我來,並不是真的要我刺殺老伯,因為你當然早已知道,我根本沒
有成功的機會。」
    陸漫天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但瞳孔卻已開始收縮,道6那麼我為何要你來?」
    孟星魂道「也許你已有了刺殺老伯的計劃,而且確信定成功。」
    陸漫天道「那麼我就更不必要你來了。」
    盂星魂道「但你卻不承擔刺殺老伯的罪名,因為你怕別人會為老伯復仇更怕別的人
不肯讓你代替老伯的地位,所以,要我來替你承當這個罪名。」
    陸漫天道「說下去。」
    孟星魂道「你要我在那地洞中等待著刺殺老伯,但我也許根本就沒有機會出手,傷
也許就已先發現了我。」
    陸漫天道「然後呢?」
    孟星魂道「你一開始就表示不信任我,老伯當然絕不會懷疑這計劃是你安排的,你
為他捉住了刺客,他當然更信任你。」
    陸漫天道「然後呢?」
    盂星魂道「你就會在他最信任你的時候,向他出手。」
    陸漫天道「你認為我能殺得了他?」
    孟星魂拎笑道「你是他多年的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當然比別人更知道他的弱點,
何況你早已計劃周密,他對你卻完全沒有防備。」
    陸漫天道「所以你認為我的機會很大。」
    孟星魂道/世上假如只有一個人能殺得了老伯,那人就是你。」
    陸漫天忽然笑了但笑得很特別,道「謝謝你,你好像把我看得很高。」
    孟星魂道「你殺了他之後,就可以對別人宣佈,你已抓住了刺殺老伯的刺客,已經
替老伯報了仇,別的人自然更不會懷疑你,你就可順理成章地取代老伯的地位。」
    他冷笑著接著道「這就是你的計劃你不但要出賣老伯,也要出賣我。」
    陸漫天冷冷道但你也有嘴,你也可以說話的。」
    孟星魂道「誰會相信我的話?何況,你也許根本不會給我說話的機會。」
    陸漫天過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想不到你居然很聰明,做刺客的人本不應如此
聰明的。」
    他微笑著,好像在為孟屋魂解釋,又道「因為自己冒險動手去殺人,已是件很愚蠢
的事,為別人殺人更是愚蠢,聰明人絕不會做的。」
    孟星魂目中露出痛苦之色,因為他知道陸漫天這句話並沒有說錯。
    這句話實已觸及了他的隱痛。
    陸漫天正欣賞他的痛苦、目中帶著滿意的表情,悠然道,「但聰明人通常都有個毛
病,聰明人都怕死。」
    孟星魂道:「怕死的人不會做這種事。」
    陸漫天道「那只因你以前還不夠聰明但現在你顯然已懂得能活著是件很好的事無論
如何總比死好些。」
    他忽又笑了笑,問道/你知不知道剛才來的那個人叫葉翔?』
    孟屋魂咬緊牙。
    陸漫天又道「你當然知道,因為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你卻看著他在你面前被人殺
死,連點反應都沒有,那又是為了什麼?」
    他微笑著接著道「那只因你已變得聰明了,已不願陪他死,就算你還有別的理由也
一定是自己在騙自己。」
    孟星魂的心在刺痛。
    他的確是看著葉翔死的,他一直在為自已解釋這麼樣做,只不過因為不忍葉翔的犧
牲變得毫無代價,只不過因為葉翔要他活
    但現在,陸漫天的話卻像是根針。
    他忽然發覺自己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偉大,他那麼做也許真的只不過是因為怕死。
    他現在的確不願死。
    陸漫天緩緩道「你說的不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會懷疑我,我隨時都可以揭破
你的身份,隨時都可以要你死。」
    凝視著孟星魂,就像是貓在看著爪下的老鼠,微笑著接道:「所以你若還想話下去,
就只有聽我的話去做,因為你根本已無路可走。,
    孟星魂握緊雙拳,哼聲道「我就算做了,結果豈非還是死?」
    陸漫天道「你若做得很好,我也許會讓你活著的,我可以找另外一個人來替你死,
我可以將那人的腦打得稀爛要別人認為他就是你,那樣你就可以遠走高飛,找個沒有人
認得你的地方活下去,只要你不來麻煩我就沒有別人會去麻煩你。」一
    他微笑著又道「我甚至還可以給你一筆很大的報酬,讓你活得舒服些,一個人只要
能舒舒服服地活著,就算活得並不光榮也是很值得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