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            

    現在已經是正午經過這一個多時辰的休息這個無名的灰衣人臉色已經好得多了,黯暗的
額角,已經有了光亮。

    他正在吃飯他的食物都是經過謹慎選擇的,不能太油膩,也不能太沒有油水不能太滋養
養分也不能太不足肉類和豆類不能吃得太多可是也萬萬不能缺少酒類更是連碰都不能

    肝病實在是種很麻煩的病,他向很少出入江湖,就因為終日都在和病魔掙扎。

    對於他的飲食卜鷹人全不感興趣,他常常奇怪一個人怎麼能靠這些東西維持生命。

    無名的灰衣人為吃得津律有味「如果你認為一樣東西好吃,這樣東西就是好吃的。」這
就是他的原則。

    卜鷹來了,他才從一碟冬菇炒粉絲和一樣四季豆之間抬起頭來。

    「你是不是見到了程小青?」

    「見到了。」卜鷹說,「只可惜他好像沒有見到我。」

    「圓圓呢?有沒有她的消息?」

    「完全沒有。」卜鷹說,「可是我見到潘其成和凌玉峰還有梢魂小青衣,居然也出現
了,她的易容術,果然不愧為海內第一,我怎麼看也看不以她本來的真實面目。」

    這些事都沒有讓灰衣人覺得意外但是他卻忽然問了個讓人覺得很意外的問題。

    「潘其成呢T」他問卜鷹,「潘其成是不是已經死在凌玉峰或者是小青衣的手裡?」

    卜鷹是個很難吃驚的人,這次卻吃掠了「你怎麼知道潘其成已經死在別人的手裡?」

    灰衣人笑了笑「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該死的人就非死不可,知道得太多
的人,就是該死的人。」

    他又說「潘其成和圓圓都是知道得太多的人。」

    卜鷹當然要問「他們知道些什麼?」

    灰衣人不回答,卻反問「你知道些什麼T」

    卜鷹開始祝吟,過了很久才回答「我知道我們從一開始就錯了,不但看錯了人,也走錯
了路。」

    「說下去。」

    「我們一直認為程小青和紅紅兩情相悅,只因為三姑奶奶的阻擾所以紅紅才嫁給別人,
嫁後又遭到不幸,萬念懼灰,傷心絕望至於極點,所以就入了青樓。」

    「她為什麼沒有去做別的事要做妓女?」

    「那意思就好像出家為尼一樣,都是自暴自棄,想遠離紅塵

    「這麼樣說,倒也可以說得過。」

    「可惜我們都想錯了,」卜鷹說,「紅紅自願落人風塵,根本就不是因為她和程小青的
婚姻受挫,而是因為白大少。」

    「白先貴?」

    「白先貴就是紅紅的丈夫,也就是風塵三友白三爺的後人。』卜鷹道「白家是姑蘇的世
家,白家大少爺從小就是神童,只不過學的不是武功,而是待賦琴棋書畫,文采風流冠於一
時。」

    「可是在武林世家來說,這種人卻是個敗家子。」

    「正因如此,所以大家都認為他和紅紅這對夫妻是怨偶,紅紅一定對她的夫婿很不滿夫
死守寡之後也沒有什麼傷心,因為她的一顆心,還是唸唸不志她幼時的情人程小青。」卜鷹
苦笑,「其實大家全都錯了。」

    「哦。」

    「紅紅對程小青,根本沒有什麼依戀之心,他們之間的感情,只不過是程小青一廂情願
而已,紅紅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過。。

    「其實他真正關心的,是她真正的夫婿白公於。」灰衣人道,、時她來說,程小青終只
不過是個從小長大的朋友而已。,

    「程小青對她雖然往情探,可是以他們之間的這種關係她一定會把真實效情況婉轉說給
程小青知道。」

    卜鷹道:「我想她絕不會,也不忍欺騙他。」

    「應該是這樣子的。」

    「所以紅紅墮入紅塵並不是為了程小青,這一點是我們可以確定的。」

    「那麼她出走為妓是為了誰呢?」

    「當然是為了白公子。」

    卜鷹解釋「自從風塵三友相繼仙去之後,姑蘇的白家也不再以武功取勝,白公子也準備
改變門風,以詩禮傳家7只可惜白三爺昔年行走江湖所結下的仇家,仍不肯放過他們,一夜
之間將白家滿門殺盡只有紅紅被臨時來訪的令狐遠所救,其餘的大小七十餘曰人,全都殺得
一個不留。」

    「這件血案江湖中人知道的好像並不多。」

    「那只因兇手的手段太毒辣,太慘烈而且其中還牽涉到白家婦女的名節所以知道這件事
只是有限的幾個人,也不忍說出

    「兇手是誰呢T」

    「兇手是誰至今仍是懸案。」卜鷹道.「曾經有人把白三爺生前的仇家都調查過,案發
時並沒有人在姑蘇附近。」

    「夫婿家滿門慘死自己恐怕也遭遇到不可告人的羞辱萬般傷痛之下,所以才落入風
塵。」灰衣人說,「這恐怕就是紅紅出走為妓的真正原因。」

    「大致上看來,應該是這樣子的,可是真相究竟如何還是只有紅紅自己明日。」

    「你認為其中還有什麼緣放?」

    「紅紅出走為妓的真正原因.恐伯還是為了要尋找真兇。」

    「尋找兇手為什麼一定嬰做妓女?」

    「這就是其中的關鍵所在了,只有先找到紅紅才能查明真相。」

    紅紅卻己死了。」

    「那麼就只有找紅紅身邊最親密的人。」

    圓圓?」

    「不錯。」卜鷹道「有些話,紅紅對令狐遠也不能說不便說的,只有在圓圓面前,才可
以吐露心事所以紅紅的秘密,很可能只有圓圓知道。」

    「只可惜圓圓卻在要緊關頭突然不見了』至今好像還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很可能還有一個人知道。」卜鷹說,「也只有這個人知道。」

    「誰?」

    「潘其成。」卜鷹又解釋「當天凌晨案發時。只有潘其成在紅紅所住的那棟巨宅附近,
那時園圃很可能已經發現情況不對了,所以乘機先逃出來潘其成看見了,當然就攔住了
她.把她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潘其成居官濟南,對當地的情況當然很熟悉要把一個人藏起
來,並不是困難的事。」

    「有理。」

    「那時巨宅中已經有紫煙升起.接著,就發規程小青手持凶刀.站在死者床頭,而且很
快就認了罪。」卜鷹說「到了那種時候.潘其成心裡不管有什麼話要說,也說不出來了。」

    「有理。」

    「可是這一次我到了濟南後,潘其成卻一直想找機會把這個秘密告訴我。」

    「那麼他為什麼不直接帶你去找圓圓,反而先帶你上了那家茶館。」

    「因為他知道那家茶館裡有很多高手是特地來處理這件事的全都不願意程小青的冤獄得
到平反。」卜鷹說,「潘其成帶我到那裡去為的就是要看看我是不是能對付那些人。」

    「你若不去對付他們,潘其成把秘密告訴你也沒有用。」

    「對,」卜鷹說「潘其成無疑是個做事很小心的人。」

    「只不過他也有他的秘密。」

    「不錯。」卜鷹說,「所以等到他要把秘密告訴我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在程小百的牢
房裡,我本來以力他要衝出去避開我,想不到他卻足想乘機帶我去見圓圓他故意找我決
戰.只不過是作給別人看的。」

    他又說「在那牢房裡,我本來又以為小青衣他們是特地要去救程小青.想不到他們卻是
為了要殺潘其成滅口,所以他在院子裡等著我的時候.我還沒有趕到,他就已遭了毒手
了。」

    殺他的是凌玉峰。」

    卜鷹說:「凌玉峰有刑部的公文,可以將他就地格殺,由此可見,他想必也是個秘密的
罪惡組織中的人,所以才會被刑部追捕,他托身在濟南府,只不過是種煙幕而已。」

    「凌玉峰呢T也是他那個組織中的人?」

    「大概是的。」

    「所以圓圓逃出紅紅居處時,潘其成沒有當場進去捉拿兇手,那只因他知道兇手就是凌
玉峰。」灰衣人說,「也正因為這件事.那組織發覺潘其成有叛變之意所以派人來殺他滅
口。」

    「不錯。」卜鷹說,「所以這件案子現在只剩下兩點疑問還沒有解答了」

    哪兩點?」

    「第一、紅紅為什麼要離家為妓?第二,凌玉峰為什麼定要殺她?」

    要尋找仇家,並不一定要做妓女的,這其中無疑有很特別的原因。

    凌玉峰殺紅紅,不僅經過極周密的計劃,而且顯然還有一個極龐大的組織在後面支持。

    縱然凌玉峰就是殺死白家滿門的兇手,這次殺紅紅是為了斬草除根,殺人滅口,以紅紅
在江湖中的身份,也不值得他這樣做的。

    所以這兩點疑問,的確都很難解釋.除非

    「除非圓圓知道其中的秘密而我們又能及時找到她。」

    「只可惜潘其成在說出她的下落前,就己被殺了滅口了。」灰衣人說「幸好死人有時也
可以吐露點秘密。」

    「這次死人吐露了什麼秘密7」

    「潘其成至少告訴了我們,他知道圓圓藏在什麼地方,這地方很可能就在紅紅居留的那
棟巨宅附近。」灰衣人問卜鷹如果你是潘其成,你會將圓圓藏在什麼地方?」

    卜鷹沉吟著,很謹慎的說「案發的當夜,潘其成一直都和聶小蟲在一棟小樓上查看動
靜,他發現圓圓逃出來的時候,大概會先把她藏在那棟小樓裡。」

    「很可能。」

    「但是等到程小青自認為兇手,案子定獻之後,潘其成一定會把圓圓移到另一個更安全
的地方。」卜鷹說「為了避人耳目,這個地方當然出在附近。」

    他斷然下了結論;「這個地方甚至很可能就是紅紅居留的那棟巨宅。」

    灰衣人對他的推論顯然完全同意,神色彷彿也開朗了些。

    卜鷹又說「自從案發之;後那棟巨宅就空廢了,而且已被查封,宅子裡的人固然都己星
散,外面的人無戰也不能進去,這種沒有人的廢宅,正是躲隱的最好地方。」卜鷹說「何況
圓圓本來已經在那裡住了很久,就算有人闖進去,她很容易避開那些人的耳目。」

    「所以你斷定他們此刻就在那棟巨宅裡。」

    「我只能斷定圓圓定在。」

    「聶小蟲呢?」

    「聶小蟲就說不定了。」卜鷹苦笑,「聶家有很多奇怪的事都不是外人可以猜測得出
的。」

    「聶家實在是個很奇怪的家族有人說他們是下五門碩果僅存的一家,下五門一脈相傳的
武功,他們無不精通。」灰衣人說。

    「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卜鷹道「但是除此之外,他們的家族還有很多奇怪之處。」

    「所以也有人說,他們家也曾出過幾個內外家的高手,甚至有練過金鐘罩鐵布衫混元禿
功的r」灰衣人說「只不過這些人在行走江湖的時候,都改變了姓名而已。」

    他又補充「有人甚至說武當四位長老中,就有聶家的人。」

    「但是他們這家族最奇特的點,還是他們通訊的方法。」卜鷹說「他們互相傳遞消息的
時候,不是聶家的人絕對覺察不到。」

    「聽說他們家的女眷嫁的也都是很奇特的人,而且都是江湖中的知名之士。」

    說到這裡,灰衣人忽然改變話題問卜鷹「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卜鷹微笑「如果我猜得不錯,這裡很可能就是紅紅居住的那棟巨宅的後園。」

    灰衣人也笑了,大笑「這些年來你的確有進步了,難怪每賭必勝,連財神都輸給你。」

    「財神中的那幾個人,根本不能算是賭徒。」

    卜鷹也忽然改變話題問灰衣人「如果這裡真是那揀巨宅的後園圓圓是不是就在這裡。」

    是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