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手雷霆            

    按照那灰衣人的計劃,卜鷹雖然很容易就貝到了程小青唯一的遺憾是

    程小青的牢房,和囚禁那大盜的牢房是相通的.那大盜武功雖不高,出手卻很準二十年
綠林生涯積財也在萬貫以上,退隱後很懂得收斂之道,江湖中人都以為他已消失了,想不到
潘其成

    一到濟南就抓住了他的狐狸尾巴還不到半個月,就將他逮捕到案。

    他居然認得卜鷹雖然仔細打量了很久還是把卜鷹認了出來認出來,就嚇得連腿都軟了卜
鷹問什麼,他就答什麼。

    據他所說程小青自從進入這牢房後,就沒有說過一句話,而且直水米不進,所以現在的
神情看來很萎頓I

    照這種情況看,的確是沒有人能救得了他了。

    一個人自己想死還有誰能救得了他呢?

    可是卜鷹並沒有走居然還把獄卒經的板凳搬了張過來,坐在牢房門口隔壁那洗了手的大
盜還要獄中倒了一壺濃茶。

    卜鷹就舒舒服服的坐下來喝茶,看起來又像是在等人一樣那大盜拚命想巴結他,程小青
卻一直縮在角落裡,連頭都沒有回。

    過了半晌卜鷹忽然說「你終於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

    來的是搖其成,身上還穿著四品服色卻將頂烏紗捧在手

    「這一局又是你贏了,烏紗一頂,特來奉上。」

    「你賭得倒乾脆。」

    「烏紗我雖然已輸掉,幸好還有別的我沒有輸悼。」潘其成說.「我的命還沒有輸
掉。」

    「每個人都有一條命,你留下這條命有什麼用?」卜鷹故意問,「難道你想拚命?」

    其實他高手,很少做這一類的事。

    潘其成卻做了。

    他無疑可以算是高手,而且是一流高手,可是他一出手就是拚命的殺著,在這狹窄的牢
房裡施展,更顯得奇凶險絕。

    卜鷹袍袖展動如鷹翼,就好像片海藻在水中滑行一樣,可以從任何一個角度轉折,轉變
成任何一個方問,再從一個絕不可能的角度飛擊出手。

    這種奇詭的身法,在這種狹窄的地方施展,反面更見威力。

    程小青仍末回頭隔壁那大盜卻已看呆了。

    三五招之間,卜鷹已將潘其成逼得無法還擊,有敗無勝,奇怪的是,卜鷹一直都沒有施
出殺手而在有意無意間將潘其成逼進退路好像有意要放潘其成條生路。

    就在這時,程小青隔壁的牢房忽然門戶大開、大開剛才那個發呆的退隱大盜忽然像豹子
般飛撲而出競以比鷹爪功更厲害的豹爪功撕卜鷹左頸的血管凸起處。

    剛才替卜鷹倒茶的獄卒也出手了。

    他用的是極陰柔的功夫在金絲綿掌和斷腸手中,還帶著魔教寒陰神掌一類至柔至寒的陰
勁,很可能是昔年東方魔教剩存的餘黨。

    第三個人是從門外衝進來的一手大力金剛掌大開大合,至剛至猛正好彌補了寒陰掌力之
不足剛厲的掌風也正好將退路封死。

    這三個人不但武功很高出手更出人意外卜鷹一眼就看出來.都是曾經在茶館中出現過的
人,而且至少看出了兩個人的武功來歷。

    他們既然來了銷魂小青衣人是不是也會出現?

    這一點才是卜鷹最擔心的,不幸的是他所擔心的事很快就發生了.

    剛才他坐的那張椅於上,忽然間就已多了一個人。

    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小老頭。

    小老頭出現,卜鷹一驚,潘其成已乘這個機會奪門而出,知道這個小老頭真實身份的人
只要看見他出現,都難免會一驚。

    卜鷹無法阻攔他,也無法追因為所有的出路又全都被封

    小老頭已拿出水煙袋,在吹紙煙子,用一種尖銳而怪異的聲音問卜鷹「卜大老闆,不知
道你有沒有想起一件事?」

    「什麼事?」

    「大家都說.只要有我出現的地方,無論任何一樣東西裡,都可能有毒。」小老頭問6
不知道你信不信?」

    「我相信。」

    「那麼你剛才喝的那碗茶呢?是不是也可能有毒?」

    「很可能。」

    「你好像已經把那碗茶喝了下去,難道你一點都不怕?」

    「我怕。」

    可是卜鷹的態度還是很悠閒,連一點擔心害怕的樣子都沒

    「就因為我伯,所以我特別小心。」卜鷹悠然道,「就因為我特別的小心,所以我剛才
根本沒有把那碗茶喝下去。」

    小老頭盯著他看了半天格格的笑了,把一袋水煙用剛吹燃的紙煙於點起「稀落稀落」的
抽了起來,陣陣淡淡的乳白色煙霧,很快的就把這個老頭籠罩。

    在迷漫的煙霧裡,只聽他用一種琉璃與金屬磨擦般的聲音說「你知不知道我有一種很毒
的迷香,叫做十里銷魂青衣散。」

    「我聽說過。」

    「你怕不怕這袋水煙裡就有這種青衣散?」

    「我怕。」

    「只可惜你雖然怕卻衝不出去,就算憋任氣,也憋不了太久。」

    「我正在擔心這一點。」

    「你打算怎麼辦呢?」

    「到現在我還沒有想出辦法來.」卜鷹歎著氣「等到實在沒辦法的時候,我只好被你毒
死就算了。」

    小老頭格格的點頭,「能被我毒死,倒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如果你憋住氣也許還可以多撐
一些時候現在你直不停的開口說話,恐怕……」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卜鷹已經搖搖欲倒,紅潤的臉色,也變為蒼白。

    小老頭還在說話。「只不過你可以放心,我不會毒死你的,最多只讓你昏迷一陣子而
已,」小老頭說「煉製這種青衣散的藥材都很貴重要我用得太多,我還捨不得。」

    卜鷹連話都說不出了力、老頭說的話他大概已經聽不見。

    也不知是誰在大笑著道「原來名震江湖的卜鷹也不過如此。」他笑得很得意可是很快就
巳笑不出來,昏迷欲倒的卜鷹已經在笑聲中騰身而起,用一種兀鷹在高空滑翔,游魚在水中
游戈般的身法,在一個令人很難相信的角度裡,從一個很不思議的方向滑飛了出去滑出了人
叢。

    笑的人不笑了,小老頭卻又格格的笑了起來:「名震天下的卜鷹還是有兩下子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