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品正堂            

    一個像貌堂堂兩眼有神,笑容雖然可親。看起來卻攝有威嚴的,穿一件質料極好藍衫,
身上幾乎完全沒有佩飾只有左手的手指上,戴著故顏色黝黑,非金非鐵也看不出是什麼打成
的奇形戒指。

    卜鷹彷彿皺了皺眉,假裝不去看這校戒指其實時時刻到都在用眼睛的餘光瞄著它。

    看得時間越多,他眼晴裡的眼色就越凝重到後來連瞳孔似乎都在收縮,甚至在他看到柳
輕侯號稱無故的金劍時,眼中都沒有這種表情.

    這種呈黝黑的戒指,難道也是件殺人的利器?

    身穿藍抱的中年人終於忍不住先開口聲音顯得低沉而有力帶著種截釘斷鐵的命令口氣。
「卜鷹先生。」

    「是的。」卜鷹反問「潘大人?」

    「不敢。」

    卜鷹微笑「潘大人端的好身手別人一向說我是鷹眼兔耳狗鼻子,可是這一次.差點連我
都不知道潘大人是怎麼來的。」

    潘其成輕咳兩聲,轉過話題「卜先生想必已經見過關二

    「他已經回他在西北的窯洞去了,去看他那個守寡多年的可憐妹妹。」

    守寡是真的,可憐卻末必,關三姑奶奶若是可憐,天下就沒有可憐的人了。

    「那位昔年以柄廣刀縱橫天下的南宮,也跟他到西北去了?」潘其成問,「他為什麼要
直盯著他?」

    「第一☆因為他高興,第二因為他沒有別的事幹,第三,說不定他想等個機會殺了關
二。」卜鷹道,「無論誰要殺關二都不容易,要等這麼樣一個機會,恐怕也困難得很。」

    車頂上的拳腳破空聲和身形轉動聲忽然遠去,車頂上的人能和胡金袖纏戰這麼久,無疑
也是個難得的高手.

    潘其成忽然又改變話題問卜鷹.

    「圓圓呢?』

    「圓圓?」

    「卜先生既然已經知道關二案,想必已經知道這件案子的來龍去脈,當然更不會不知道
圓圓。」

    「我只有一件事還弄不太清楚。」卜鷹淡淡的反問,「這裡究竟是濟南府的衙門?還是
我的馬車?」

    這位潘大人的涵養功夫當真已經到家了,居然還是面不改色。

    「在下只不過隨便問問而已,圓圓若是出現了,對大家全都有好處,否則。。。」潘大
人又乾咳幾聲才接著說,「否則程公子的命只伯是挨不到秋決。」

    「挨不到秋決為什麼?」

    「他絕食已經有很多天了非但不飲不食,而且堅決不見人,我們也不敢勉強。」潘其成
道,「朝廷的要犯若是餓死在獄中,誰也逃不了責任。」

    卜鷹沉吟著大聲說「我去看看他。』

    「你看不到他的,無論誰都看不到他的,就連卜先生,恐怕都不能例外。」

    個鷹眼睛裡忽然又發出了光,瞪著潘其成道「你敢不敢跟我打賭?」

    「怎麼賭?賭什麼?」

    「賭你頭上的一頂四品烏紗。」

    「你若輸了呢7」

    「我輸,就輸我的腦袋。。

    「多久為限T」

    。一日一夜。」卜鷹道「明天這時候,我若還見不到程小青.就算我輸了。」

    潘其成盯著他看了很久,居然笑了笑「卜先生顯然是賭徒,我就知道卜先生會跟我賭
的。」

    他居然真的知道,因為馬車停下來,居然就停在濟南府官衙的後牆,高牆裡一個跨院,
就是濟南府正堂潘大人囚禁要犯的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