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煙的故事            

    要說這件案子,可以從兩個要點說起第一個要點當然就是紫煙。

    上個月,在濟南府,有幾天凌晨,灰暗的天空中忽然有一股紫煙升起。

    這樣的情形一共發生了六次.每一次紫煙的源起地都不相同相同的是,每次紫煙出現之
後,濟南城裡都會有一位名人被刺殺而死死者彼此間卻又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可是他們之間也有一些相同之處,那就是在紫煙出現的前夕,他們都曾經被—位最近才
遷入濟南的名妓紅紅留宿過,而且都是死在一個擅用左手殺人的刺客手下,一擊致命,乾淨
俐落。

    第二個要點,當然就是程小青與紅紅之間的戀情。

    他們的情愛受阻,紅紅出嫁,又守寡再回娘家,還是無法和程小青結為連理。

    她萬念俱灰,並沒有遁入空門,反而落涵於紅塵自暴自棄,以求解脫。

    心痛的是程小青,卻又偏偏無法勸阻因為他們婚姻最大的障礙就是他的母親,也就是關
二關玉門的嫡親妹妹,名震西陲的關家三姑奶奶。

    所以他只好把股怒氣出到紅紅的客人身上,所以濟南才會發生那一連串兇殺。

    兇案的死者都是名人而且都是有錢人,所以很快就變得很轟動。

    所以刑部就特別派了被天下江湖中公認的「六扇門」中第一高手凌玉峰到濟南來接管這
件案子。

    於是凌玉峰抽絲剝繭查出了上述的真相,自己易服微行,經由聶小蟲拉的線,也做了紅
紅的人幕之賓。

    就在那一天晚上,濟南府的正堂潘其成潘大人正在和聶小蟲守候消息的時候,紅紅暫居
的居宅中忽然又有紫煙升起。

    這時兩榜進士出身的潘大人竟然施展出驚人的輕功,飛掠至紫煙源起處凌玉峰和聶小蟲
也立刻隨後趕到。

    也就在這時候,他們又聽見紅紅的一聲慘呼,而趕回她閨房去時,代絕色紅紅姑娘竟已
香消玉須,被人刺殺在床上。

    手持著殺人的血刃,茫然站在床頭的赫然竟是程小青。

    奇怪的是,這時候紅紅身邊最親近的丫頭圓圓居然不知所

    「這是不是就叫做因愛成仇。」胡金袖幽幽的說「有人說愛恨之問,就好像刀鋒樣,那
一點分際是最難把握得住。」

    她忽然又笑了,看著卜鷹吃吃的笑道:「所以你最好小心點,哪一天說不定我也會殺了
你。」

    「可是殺人的兇手並不是程小青。」

    「不是?」胡金袖道「人證物證懼在,你還說不是。」

    「就算有人親眼看見我也一樣要說兇手絕不是他」

    「為什麼T」胡金袖問,「是不是因為你一直認為這件案子多了個人,又少了個人。」

    「是的。」

    那位潘大人本來就是濟南府的知府本來就在那裡辦案,你怎麼說他是多出來的?」

    「因為他本來是一個人的後來卻變成了兩個,一個是進士出身的四品官,一個卻是身懷
絕技的武林高手。」

    卜鷹沉思著道「卻不知他本來的人究竟是哪一個?是通達經書的父母官呢?還是呼吸殺人
的江湖客?」

    胡金徹也在沉思,過了很久才說話。

    「不管他是不是多出來的,那個叫圓圓的女孩的確不該突然少掉。」她問卜鷹,「你
想,會不會是兇手在行兇時被她撞破所以殺了她滅口。」

    「這個解釋很合理.所以剩下的問題只有一個人了。」

    「什麼問題?」

    「就算她是被殺了滅口的她的屍首呢?」

    「找不著她的屍首?」

    「找不著,」卜道.「幾乎把那個院子的地都翻起來了還是找不著。」

    「潘其成和凌玉峰都在附近兇手行兇之後絕不可能還有充裕的時間逃走,當然更不可能
帶著圓圓的屍首逃走。」

    「對。」

    「所以圓圓是被殺死的,這理論不能成立。」

    「對。」

    「那麼她難道是目己逃走的?跟她那麼親近的小姐被刺殺她為什麼要逃走,而且一走就
蹤影不見,消息全無,」胡金袖問,「這個小丫頭又有什麼秘密?」

    她也知道這些問題只有一個人能回答—圓圓自己。

    可是圓圓既然已經「少掉了」,要問也無法去問

    「幸好我們還有多出來的一個。」胡金袖道,「潘其成一向有能員之稱,對這件案子,
他多少應該知道一點別人不知道的秘密。」

    「可是我們應該去問哪一個呢?」卜鷹道,「是去問那位潘大人7還是去問潘大俠?」

    「兩個人豈非本來就是一個人,去問哪個豈非都樣。」

    「不一樣。」卜鷹解釋,「要去問潘大人我們就應該整齊衣冠,登門投帖,求他接
見。」

    「這樣子不好玩。」

    「那麼我們就應該穿上夜行衣靠,帶上防身利器,在三四更之交,夜探濟南府的衙門,
不管怎麼樣,也要套出他點口信

    胡金袖的眼睛亮了「這樣子才好玩。」

    個鷹卻歎了口氣「好玩是好玩,怕只怕我們沒有玩成別人,反而被別人玩了

    潘其成的武功本來就有點莫測高深再加上近年來名動江湖的凌玉峰,和衙門裡埋伏打樁
的那些六扇門高手的確不是好對付的.

    胡金袖卻在吃吃的笑,好像一點都不在乎就在她笑得最愉快,笑聲也最動聽的時候她的
人已經從車窗內燕子般穿出。

    她的輕功,也許還不能排名人天下高手的五名之內,也許連十名都排不到,可是她的身
法之美,卻實在是輕雲曼妙,優雅動

    就連她夜已經使出全身勁力來施展輕功時,她的姿態仍然像是在鉚蔭下花叢裡悠然漫步
般地迷人。

    尤其是當她衣袂勁飛時露出來的那一截白生生的小腿,簡直美得可以讓人的心都變成粉
碎。

    卜鷹歎了口氣苦笑著南南的說:「十六七歲小姑娘時的毛病,到現變她居然還改不
掉。」

    胡金袖的身子一折,人已擦上車頂接著,車頂上就響起了一陣陣輕微的陀喝聲,和掌風
破空聲。

    卜鷹卻好像完全沒有聽見,就算聽見了,也跟他連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索性連服睛都閉了起來。

    等他張開眼睛時,他對面已經多了一個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