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頭            

    關二還沒有開口,遠處卻有人答腔了。

    「那倒也未必。」這個人的聲音中帶著種特別的磁性:「我碰巧的知道還有一個人能教
得了他。」

    「誰?」

    「我?」

    大李紅抱詭笑「卜鷹,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我直都在等

    「等著我幹什麼?」

    「不是等著你,是等著你最近賺進的那一百多萬兩。」

    卜鷹大笑。

    他施施然從人叢小走出來,兀鷹般的禿頂在燈下閃閃發著光,就像是金沙河的河水樣,
閃著金光。

    「你錯了最近我賺進的還不止重百多萬兩,只可惜不管誰要拿走一兩都很不容易。」

    大李紅袍的笑容更詭「碰巧我剛好知道種法子.』

    「什麼法子2」

    「賭。」

    卜鷹精神一振,只要聽到個「賭」宇,他的精神就會一振。

    「你想跟我賭?」卜鷹問。

    「是的。」賭什麼?」

    「賭你也救不了程小青。」

    「賭多少?」

    大李紅袍雙彷彿總是在昏睡中的老眼裡也發出了光。

    「我知道你是個有錢人,而且越來越有錢,可是我並不想贏得太多。」大李紅袍瞪著眼
道「我們就賭一百五十萬兩如何?」

    群豪聳然動容,卜鷹也四了口氣。

    「一百五十萬兩隨隨便便從他嘴裡說出來,就好像剛夠買個燒餅一樣。」卜鷹搖頭歎息
「看來這個人對錢財的數目連一點觀念都沒有。」

    「你嫌太多?」

    「不嫌。」卜鷹道,「我賭錢一向只嫌少,不嫌多越大越風流。」

    「那就好極了。」

    關二突然大喝「卜鷹,你為什麼要跟他賭?是不是要借個題目去救小青?」

    「程小青與我非親非友素不相識,我為什麼要去救他。」卜鷹悠然道,「我只不過想贏
那紅袍老兒幾文而已。」

    他微笑「我知道他也是個有錢人,可是這次輸了後,他恐怕就要窮一點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