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手就擒            

    巨宅後面的小院裡,有間冬天燒煤的屋子,有個很大的煙囪。

    紫煙就是從這個煙囪裡冒出來的,潘其成找來的時候凌玉蜂已經在煙囪下。

    燃煙的人呢?難道就是凌玉峰?

    當然不是。

    凌玉峰當然也是看到了這般紫煙之後,立刻找到這裡來的,他來的時候,燃姻的人就已
經走了。

    可是這一夜凌玉峰究竟做了些什麼事?有沒有在這裡發現什麼不尋常的地方?

    潘其成還沒有問,就已經聽到了和聶小蟲同時聽見的那一聲慘呼。

    凌玉峰臉色已變。

    「紅紅,是紅紅。」

    果然是紅紅。

    紅紅已器是一把短刀,刀鋒上的血跡猶未於,猶自被緊握在個人的手掌裡。

    這個人握刀的手,指節已因用力而發白,蒼白的臉已因恐懼而發青,好像連自己都在不
信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來。

    這個人赫然正是程小青。

    潘其成幾乎是和凌玉蜂同時趕到這裡的,看到了這種驚人的慘變,兩個人居然還都能沉
得住氣,非但沒有呼喝也沒有出於甚至連神色都沒有多大的改變只不過在有意無意間,兩個
人分別佔據了李南紅這間繡房的兩個主要的退路。

    就在這一瞬間,兩個人又在有意無意間對望了一眼,彷彿都已發現對方和自已有很多相
似之處。

    ——這位翰苑出身的四品京堂,不但是位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而且還有這種泰山崩於
前面色不變的鎮靜功夫,他的出身和來歷,就成了一個謎。

    凌玉峰能不能很快揭開他的謎底7

    程小青還是保持著原來的樣子沒有動,凌玉峰和潘其成也都沒有動,好像都想讓他的情
緒先平靜下來,不想激起他的困獸之鬥。

    可是別人已經等不及先要動了。

    刀風驟起,一道暗赤色的刀光穿窗而入,凌空盤旋飛舞,光圈漸漸縮小,很快就己圍繞
住程小青的頭顱。

    就在這時,只聽一聲忽喝,「蓬」的聲響,窗格四散,一條長大的人影隨獨創的,空手
人白刃中的絕頂手法「分光撲影」,一雙大手,赤手空拳就往潘旋飛舞的刀光中抓了進去。

    這道雷霆閃電般的刀光,竟突然消失,柄光滑暗赤的彎刀已經被這個人抓在手裡。

    幾乎也就在這同剎那,另一條長大的人影,也跟著穿窗而人,飛舞如巨雕,凌空下擊,
以鐵掌斜劈這人的太陽穴。

    「蓬、蓬、蓬」十三聲響,兩個人竟在瞬間凌空對了十三掌。

    地上站著的,當然就是關西關二關玉門,飛舞下擊的,當然就是令狐不行。

    這十三掌對過,令狐不行的身子已經被震得飛了出去,可是關玉門掌中那把彎刀,也被
令狐不行在強攻下奪了回去。

    兩大高手交手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但卻已足夠讓人看得驚心動魄、心動神馳。

    關玉門高大瘦削的身子,迎風挺立,寬大的衣抉被風吹得獵獵飛舞,他的人卻半步不
退,目中神光四掃,厲聲說「在下關玉門,這個姓程的,也是關某的家人,他犯的事,關某
自然會帶他回去,以家法嚴厲處治,若是有人要來攔阻,先做掉關某再說。」

    他已不等別人有所反應,回手,就刁佐了程小青的手腕。

    「你跟我走。」

    程小青卻好像不想跟他走,可是連飛舞曲刀光都能被他抓住,何況一個人的手腕。

    這一雙大手上有生裂虎豹之力,既然被他抓任,哪裡還能掙脫?

    程小青滿面怒容,狠狠的蹬住他,目光也充滿了怨毒,用嘶啞的聲音說:「你放手。」

    「你娘在等這你,你跟我會去。」

    「我若不想回去呢T」

    「不想也不行。」

    程小青冷笑「不行也得行.」

    可是關玉門不放手,誰能掙得脫,程小青冷笑不停,突然以右手緊握住的血刃,用力往
自已被關玉門緊握住的巨腕上砍了下去。

    鮮血四濺,噴上關二的臉,他不由自主的倒退三步,赫然發現自己手裡抓住的,竟是他
嫡親外甥的一隻斷掌,他外甥的鮮血已經染紅了他的衣裳。

    程小青也在往後退,滿頭冷汗黃豆般滾落,可是他仍然勉強支持著說「我殺人,我償
命,我的事,再也用不著你來管,你也管不著。」

    關二慘然。「你真的殺了她?」

    程小青咬牙,點頭,還想說話,還未開口,人已昏撅。

    關二慘然四顧,看看潘其成.再看看凌玉烽,突然仰天長笑,窗外木時紛飛,遠處雞聲
四起,關二雙臂一振,長大的人影就已經從紛飛的落葉中竊躍而去,另一條人影也立刻躍
起,緊跟在他身後,赫然竟是令狐不行。

    只聽關二淒厲的聲音遠遠傳來「凌玉峰,我把程小青交給你了,你最好公正處理,否則
我要你的命。」

    殺人者死。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這是不變的法,千古以來沒有人能違抗。

    殺人犯程小青一名,斬監候,敵後處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