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園的高手            

    程小青吃過的那家小館子後面,有一座三層高的小樓,本來是某一位大亨陪同夫人賞月
之處,現在已被濟南府正四品京堂潘其成

    樓上四面皆窗視野極廣,此刻夜深人靜萬籟無聲,播大人獨自憑攔,看著戶戶沉睡中的
人家,想到每家的悲歡離合,心裡不知道有什麼感觸。

    至少他現在是什麼感觸都沒有,他全心全意都在想著已經進入對面高牆巨宅的凌玉蜂。

    明日凌晨凌玉蜂是不是也會像錢月軒一樣從那扇窄門裡走出來,那個殺人的四於是不是
會像他預料中樣在外面等著他?

    這位在官場中素有能員之稱的潘大人,正在輕輕歎息,窗外已經有一人落葉般飄了進來
拜優在七尺外,落地時的聲音,比歎息還輕。

    「草民聶小蟲,拜見潘大人。」

    潘其成並沒有因為他的突然出現而震驚,聶小蟲無疑是他本來早已安排約見的,他以種
很溫和的態度問了他很多話,聶小蟲也回答得很仔細。

    「紅紅本來的名字叫什麼?」

    「叫李南紅,是山西太原府的人。」聶小蟲回答「太源李家、關西程家都是當地的望
族。」

    「她和程小青本來就認得?」

    「他們從小就認得,可以說是青梅竹馬的玩伴,如果不是因為李南紅早已定下了親事,
他們一定會順理成章的成為夫妻。。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他們兩個人私底下早巳兩情相悅?」

    「是的。」

    「後來李南紅嫁到哪裡去了?」

    「她嫁給了姑蘇三友的後人白先貴.後來白氏一家橫遭兇殺,滿門被屠,只剩下李南紅
一個人倉皇逃出,逃回了太源府的娘家。」

    「他們的仇家是誰?為什麼要下這種毒手?」

    「不知道。」聶小蟲回答「白氏家的慘死,至今仍然是件疑案。』播大人皺了皺眉,喝
了口茶他沒有想起當年的姑蘇知府是誰,聶小蟲已經接著說:「李姑娘回去之後,才發現程
小青居然還在等著她,對她仍然是情深以往,情有獨鍾,李姑娘也不禁被他的癡情所感
動。」

    江湖中人本來就是脫略形跡,不拘小節的。

    「李姑娘年輕守寡,程公子獨身未娶這一段姻緣本來還是有希望,只可惜程小青的寡母
關三姑奶奶,卻堅決反對這件事,並且說動了她的二哥關西大俠關玉門,活活的拆散了這一
對苦命鴛鴦。」

    原來這位聶小蟲還是個很多情的人,不知不覺間說起話來居然有點像是在唱梆子戲。

    潘大人並沒有發笑反而很嚴肅的說「這就難怪程小青和他的舅父相見時好像互不相識,
也就難怪李南紅會放縱自已來做這一行,有時候委身為妓和遁入空門意思是差不多的。」

    「大人說得好。」

    「只可惜程小青還是不能忍受這一點,他不能阻止李南紅,只有把她陪過的客人殺死洩
憤。」潘其成歎息著道:「情字一物,有時候實在很可怕。」

    聶小蟲沒有答腔,只有眉目間忽然現出一種說不出的憂傷。

    他是不是也有一些淒涼的往事,不堪向人訴說?問盡天下人,有誰真的能夠堪破情字一
關。

    過了很久,潘其成才開口,用種很慎重的態度對聶小蟲說「我雖然身在朝庭,朝野中的
事多少我也知道點。」潘其成道「我也曾聽說過,你雖然人在下五門,卻從來不做為非作歹
的事,如果你有意,我可以提拔你當邢銳的差事。」

    「稟告大人,小人只做有錢賺的事,只要有利可圖,什麼事都做,只有一件事不做。」

    這件事當然就是公門的差事,他沒有說出來,也用不著說出來。

    潘其成又歎息了一聲。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明白你的心情。」他歎息著道「其實人在公門,又何嘗不是
身不由己。」

    兩個人相對默然,話已說不下去,這時候夜已將盡,東方又現出魚肚自的顏色,聶小蟲
正準備走,忽然看見灰暗的天空下,有一般紫煙升起。

    紫煙是從哪裡升起的,潘大人和聶小蟲都看得很清楚。

    紫煙升起來的地方,赫然就在對面的高牆巨宅中。

    聶小蟲吃驚的,還不是這一點,而是他忽然發現潘其成這位兩榜進士出身的濟南府正
堂,居然也是位深藏不露的武功高

    紫煙起,這位潘大人居然就以左手撩衣襟,右手一個推窗望月式,「晰」的一聲,人已
穿出了窗戶,腳尖輕點小樓外的欄杆,再點欄杆外的柳枝,竟施展出「燕子三抄水」的身
法,幾個起落間就已竄上了對面的高牆,再一晃就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聶小蟲愣住。

    他也是人,也有好奇心,本來也想跟過去看看的,可是這件兇殺案的牽連太廣形勢看來
太凶險如果陷入太深,隨時都可能有殺身之禍。

    最可怕的是,有關這件謀殺案所有人物,都不是平常人,潘其成、凌玉峰,每個人好像
都在隱藏著些秘密,而且都是極可怕的秘密,連邢銳那樣的厲害角色.都難免葬身在其中。

    所以聶小蟲又不禁遲疑,就在他舉模不定的時候,忽然聽見了一聲慘呼。

    一聲驢子的慘呼,呼聲中充滿了對死亡的恐懼,也充滿了雙人類和生命的絕望。

    呼聲也是從對面巨宅中傳出來的,潘其成聽見這一聲慘呼時,已經見到了凌玉蜂。

    凌玉蜂就在紫煙燃燒的地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