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女主人            

    凌玉峰果然不愧是公門裡辦案的第一高手,不但觀察力和判斷力都超人一等,面且好像
還有種野獸般的神秘預感。

    這次也不例外。

    他對那一幢巨宅本來一無所知,卻總認為那裡最近一定換過主人。

    邢總的調查很快就送來,凌玉峰又沒有錯,又對了。

    巨宅本來的主人姓汪,是位名士.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只可惜不事生產,所以新
近才把這幢祖傳的巨宅賣掉,帶著家人遠走,不知所終。

    所以要從他那裡追查新主人的來歷,是不可能的。巨宅的買主名義上立卷的是一個叫令
狐不行的人,據說是位虯髯深目的大漢,看來無疑是胡人的血統,聽說力氣很大,好像是天
生的神力,曾經力挽過奔馬。

    但他卻不是真正的主人6立卷購屋、裝修粉刷、修整庭園、招請奴僕的都是他,可是真
正到了新居入居的那一天,卻由一位青衫少婦乘轎而來。

    誰也沒有看清楚她是個什麼樣的人?長得什麼樣子?可是每個人都看得出令狐不行對她十
分尊敬。

    她身邊有個圓臉圓眼的丫頭,是她的貼身女伴,無疑也就是出來買冰德甜藕的那一個。

    她的名字叫圓圓。

    女主人呢?姓什麼?叫什麼?從哪裡來的?哪裡來的巨款買這一幢巨宅?定居在這裡之後,
準備以何為生?

    不知道。

    現在大家只知道她喜歡吃甜食.喜歡吃糖藕,而且不喜歡家裡做的,街頭叫賣的小販們
所賣的零食,總有它獨特的風味。

    這種風味是大家閨秀很難嘗到的,這位神秘的女主人是不是出身在小戶人家?

    有關那個年輕人的消息,是第二天上午才得到的,那時凌玉峰正在享受他天中最豐盛的
餐,其中包括f山雞、鴿子、活魚、蹄筋、小牛腰肉、新鮮的蔬菜和水果。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他都會想法子好好吃這麼樣頓,他每天都好像需要極大量的食物來
補充他損耗的體力。

    他吃東西的時候很仔細也很認真,這些終年生活在冒險與行動中的江湖人好像都有一種
共同的特性。

    狼一樣的特性。

    他們吃每頓飯的時候,都好像在吃這生中的最後一頓。

    那個用左手的年輕人,在迎賓客棧登記時用的名字叫程小

    青,昨天晚上他就住在迎賓客棧裡。

    錢月軒他們的死,居然不是為了錢財,那麼剩下來的理由只有一個。

    「這個理由是不是女人T」

    「是的。」凌玉峰微笑:6這個理由就是一個叫紅紅的女人。」,

    紅紅穿一身白,靜靜的坐在一片白裡。

    白、雪白,除了白之外,決沒有其他的顏色,連白銀香爐中冒[出來的煙都是雪白的。

    窗外卻是色彩統紛的世界,青的山、藍的天、紅助花、綠的[樹.黑色的笑顏。

    她靜靜的坐在窗口,已經坐了一個上午,才回頭盼咐一直靜,候在她身邊的女孩。

    「去告訴麼叔,請他在明天晚上安排一局,再替我準備一壇[蓮花白。」

    她雖然盡力在控制自己,說話的聲音還是因為激動而額科。

    那個圓臉的女孩卻厥起了嘴;「又要蓮花白.又要請客,又要喝酒,這樣怎麼得了?」

    紅紅假裝沒有聽見她的話,眼被又流向遠方,遙遠的記憶已褪色,看來就像是一片煙
霧。

    片帶著血絲的紫色煙霧。

    凌玉峰已經吃完了正在前庭不停的走動,他看起來總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很少有停下
來的時候。

    現在他正向邢總發出雖然簡單,但卻一定要徹底執行的命

    「我知道你在最近十年裡訓練出五個殺人的高手,是從三百六十個殺手中選出來的
嗎?」

    邢總服中露出吃驚的表情,這是他的「極機密」,他不懂這秘密怎麼會洩漏出去,更不
懂凌玉蜂怎麼會知道。

    凌玉蜂正在問他。

    「這五個人此刻有幾個人在城裡?」

    「都在。」

    「你能不能在一個時辰之內,把他們全部都召集到迎賓客棧

    「可以。」

    「好,那麼我們一個時辰後在那裡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