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            

    死的五個人果然是被五種不同的方法殺死,有的用刀斧,有的用絞索,有的一拳斃命,
有的被拋入河裡淹死,殺人的手法乾淨俐落,唯一的線索是,殺死錢月軒的那一刀,刺的不
是左邊心臟,而是右邊的肝臟。

    肝臟破裂,必死無救,也和心臟一樣,是絕對致命的要

    可是大多數有經驗的刺客,刺的都是心,而不是肝,致命的一刀由對面刺來,刺肝而不
刺心,使刀人用的必是左手。

    可是就憑這一點,也還不能確定他用的絕對是左手,用反手刀,一樣可以從左邊刺入肝
髒,一樣快捷。

    所以正如凌玉峰所料,這一次驗屍,等於完全沒有收穫。

    「有的。」凌玉降忽然說「這次我們還是有一點收穫。」

    「請教。」

    「我們至少證明了,兇手是一個極有經驗的刺客,出手迅速準確而有效,但卻絕對不輕
易出乎。」

    死的五個人,身份、行業都決不相同,錢月軒是古董商,據說是因為發掘到一批秦漢時
的古物而致富,對於古董字樣的鑒別力特高。

    其他的四個人,有世家於、有大商人、有大地主,還有一位姓宋名梅山的退休京宮,謠
傳中,並不是京官,而是巨盜昔年曾經劫過二十三家德局的太行群盜首領宋天令就是他一身
外門硬功和柄九環刀威震中原.是等一的高手。

    這次他也同樣死在那左手刺客的手下,是被一根繩索給勒死的,死得也很快。

    這五個人只有一點相同之處。

    —他們都是非常有錢的人,而且已經過了一段非常高尚優裕的生活。

    「但是他們臨死前並沒有大量的錢支出,可見兇手並不是為了錢而殺他們。」邢總說。

    「他們已經拿了應得的錢而且已經拿的夠多。」凌玉蜂說:「已經有入付給他殺人的代
價,他就不會再拿別人一文,這是他們職業道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