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財神            

    「財神」,說出了這兩個宇,邢總自已心裡都吃了一驚,直到現在他才想到傳說中那個
神秘的集團,很可能和這一連串神秘的謀殺案有某種關係。

    因為那五位死者的背景和行業雖然不同,但卻都是家財億萬的巨富,而且他們的死,至
少還有一點相同之處。

    根據他們家人的調查,在他們臨死之前,都曾有一筆大量的錢財支出,可是連他們最親
信的人,都不細道這筆錢流失到哪裡去了,

    他易?而這類的交易,通常都有可能為人若來殺身之禍。

    邢總並沒有把這些想法說出來,對這個深沉的少年,他心裡總是懷有幾分警戒,甚至有
些畏懼,種種有關的資料,都顯示著凌玉蜂是個非常可怕的人。

    姓名:凌玉蜂.

    年紀:二十四。

    身高:五尺九寸。

    武功:所學流派甚雜,不用固定兵刃。

    出身祖父有軍功,累升至一品提督,占正一品缺,總管河西軍務。父為進士出身,為官
有政聲,自翰林院編修,積官為大學士、正一品。本人資歷:無。

    嗜好無。

    一個完全沒有嗜好的人,通常都是很可怕的人,這一點大多數人都明白。

    更可怕的是,一個出生於如此顯赫家庭的世家子,居然完全沒有資歷沒有官秩,不但以
往像是一片空白,現在也沒有人知道他在幹什麼了

    就連邢總都不知道。

    邢總只知道他的工作極秘密,有極大的權力,甚至可以左右人的生死,他所帶的指令
上,不但有刑部的官防大印,還有各省大員的連所,明白指示「該員凌玉峰,行走地方上可
以便宜行事,四品以下官員均都受其調派之。」

    這一次他到這裡來,就是特地來調查自財神廟開始這一連串謀殺案。

    可是他暗中是不是還負有其他的任務呢?

    想到這一點,邢總不得不分外警錫小心,一個吃了三十幾年公門飯的人,多少總做過一
些虧心事的。

    凌玉峰卻好像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老狐狸心裡的想法,反面對他表現得很坦白很誠懇。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的,已經有些什麼線索呢?」凌玉鋒問邢總。

    「請大人明示。」

    「第一,我們已經知道,紫煙出現的三日內,一定有人被刺

    「是的。」

    「第二,紫煙的出現並非偶然出現的地點也不一樣顯見是經過特別安排的而且一定有特
別的目的,很可能是種秘密的聯絡訊號。」凌玉峰自己回答。「這件事無疑和這一連串謀殺
有

    ——一個秘密的暗殺組織,設定一定秘密的聯絡處,等到對方付出殺人的酬金後,就燃
放紫煙,表示他們已經接受了這一筆交易。契約一訂,不出三天就有人死在他們的刀下。

    ——他們這一次派出的殺手,很可能是一個慣用左手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