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的紫煙            

    破曉,破曉前後。

    天空是灰色的,雲層也是灰色的,這個沉睡中的大城還沒有開始甦醒,干家萬戶還像是
幅淡淡的水墨,把所有的顏色全部溶入了這一片灰朦。

    也不知從哪裡傳來了一陣犬吠,灰色的天空下,忽然冒出了一股濃煙。

    紫色的煙。

    這間屋於在一幢小樓上,小樓的地基本來就比別的地方高一點,要爬上十來級石階,才
能進入門戶。

    窄窄的門,窄窄的樓梯,佈置清雅的房間,窗戶都很寬大從窗內看出去,滿城秋色俱在
眼前。

    現在有三個人正坐在窗前跳望。

    一個身材已微檄發胖的中年人,長長的眼,方方的臉,穿得考究,看起來很有威嚴,小
指上留著很長的指甲,顯見得平時很少做事。

    另外一個瘦小的老人,鷹勾鼻、三角眼滿臉精明之色,雙手上青筋盤蛇般凸起,看來非
但是個勞碌命,而且還練過鷹爪功一類的功夫。

    第三個人年紀就比較輕得多了,面白如玉,劍眉星目,是個標準的美少年,除了髮冠上
鑲了一塊翠玉外,全身上下決沒一點奢侈多餘的裝飾。

    他的態度雖然很溫和,另外兩個年紀比他大的人,卻顯然對他很尊敬。

    三個人都看見了那紫色的煙,三個平常很鎮定的人,臉上都改變了顏色。

    「刑總,你知不知道那邊是什麼地方?」中年人問老者。

    老者的一雙銳服,鉤子般盯著那般煙,沉吟著道「看方向,好像是在胡家橋麻油磨坊附
近那一帶,差錯絕不會超過兩條

    在這裡他已經呆了三十二年,從小差役,於到總捕頭,對這個城市所有的切,沒有人比
他更清楚。

    少年雖然是頭天晚上才趕來的,對他卻信任得很,沒有再多問一句話,立刻就夠起來說
「走。」

    刑總的估計果然完全正確。

    那股紫色濃煙,果然是從胡家橋下大磨坊後面一條小巷裡的一幢平房屋頂煙囪上冒出來
的。

    那是一幢很樸實古舊的平房,三明兩暗五間房子,建築得很堅固,廚房蓋得特別寬長,
煙囪也砌得特別高大,所以冒出來的煙特別濃。可是邢總他們趕到的時候,別家的炊煙剛起
這一家爐子裡的煙火,卻已經快熄滅了,煙囪裡只有淡談的幾縷輕煙散出,化作一片淡紫色
的輕霧。

    「屋子裡的人呢7」

    沒有人。

    爐灶是溫的,灶上還燉著熱熱的一圈蕃薯粥,一張洗得發自的柳安木八仙桌上.還擺著
四碟圖粥的小菜,一碟攤雞子,一碟油燜筍,一碟炒葫蘆,還有一碟用胡家橋特產的麻油拌
的醬豆腐。

    桌上只有副碗筷碗裡還留著小半碗剩粥。

    人呢?顯然是生了火,熱了灶,熬上粥,吃過了早點之後才走的」

    中年人忍不位冷笑「這位仁兄,做事倒從容得很。」

    少年淡淡的說「一個人殺人如果殺多了,無論做什麼別的事,都不會著急了。」

    中年人彷彿忽然覺得有點發冷,湊到爐灶前面問邢總「你找到了麼?」

    老者正從爐灶裡抓起一把灰燼在仔細觀察著。

    「這一次,還是跟前幾次一樣,那般紫煙,是用一種特別的燃料,加在柴火裡燒出來
的。」

    「哪種燃料T」少年問。

    「就是做煙花火炮的老師父們常用的那種。」邢總道「只不過他用的這種,好像是京城
的寶雨堂特別加料做的,所以顏色特別被,而且好久耐燒。」

    京城,寶雨堂?燃姻的這個人莫非也是從京城來的?

    少年皺了皺眉,可是神情很快就恢復沉靜,他問邢總/紫煙出現,這已經是第幾次
了?」

    「第六次。」

    「六次出現的地方都不同T」

    「是的。」

    邢總說「第一次是在一個偏僻的小廟裡,第二次,是家已經關門停業的麵館,第三次到
這一次,都是沒有人的空房。」

    「六次紫煙,五條人命。」

    「是的。」

    邢總的聲音和神態都已沉重「紫煙出現的三天之內,一定有一位名人被刺殺而死,現場
完全沒有點線索留下。」

    死的人呢?」少年問「五位死者彼此之間,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

    沒有。」邢總斷然道「完全沒有。」

    他又解釋「五位死者雖然都是極有名氣的人.可是出身和行業都不同彼此間可以說完全
不認得。」

    中年人忍不住插口「凌公子。」他對少年說「邢總吃了三十幾年公門飯,從來沒有出過
差錯。」

    「我明白。」

    這位姓凌的公子,年輕明亮的雙眼中,竟現出了一種甚至比邢總還老練的表情他緩緩的
說「我只不過覺得,這五個人之間定有某種神秘的牽連五個人的命運.都被條看不見的繩索
綁在一起,只可惜我們直到現在還沒有把這條繩子找出來。」

    他慢慢的走過去坐到擺著碗筷的那個座位上凝視著面前吃剩的飯菜忽然伸出手去拿筷
子,很快的又縮回來,眼睛裡忽然發出了光。

    邢總的

    「這個殺人的人是用左乎的。」

    對。」

    「他比較喜歡吃醬豆腐。」

    筷子在碗的左邊,別的菜幾乎原封不動,醬豆腐剩下的已不多。

    邢總對自已有點生氣,一個三十多年的老公事,觀察力居然還比不上一個少年。

    他忍不住呼了口氣。

    「凌公子難怪別人都說秀出群倫凌玉峰是六扇門裡不世出的人傑現在小人總算相信
了。」

    凌玉蜂避開了他的恭維卻忽然問了個很奇怪的問題。

    他忽然問邢總「第一次發現紫煙的那個小廟裡面供的是什麼神?」

    「財神。」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