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八十三章 偉大的愛

    過了半晌,林仙兒才咬著牙,道:「今天有很多事要做?你做了什麼?」
    孫小組緩緩道:「一個女人要幫助她的男人,並不是要去陪他死,為他拚命。而是
要鼓勵他,安慰他,讓他能安心去做他的事,讓他能覺得自己是重要的,並沒有被人忽
視。」
    林仙幾冷笑道:「這已夠了麼?」
    孫小紅歎息了一聲,道:「除此之外,我又還能為他做什麼呢?」
    她不必再做什麼。
    這已足夠。
    無論哪個男人遇到她這樣的女人,都應該十分感激。
    孫小紅忽然又道:「我知道你是在想法子打擊我,但我並不怪你,因為我忽然覺得
你很可憐。」
    林仙兒冷笑道:「可憐?我有什麼好可憐的?」
    孫小紅道:「你以為自己很年輕,很美,很聰明,以為世上的男人都會拜倒在你腳
下,所以別人真心的對你好,你反而看不起他,認為他是呆子,可是你總有一夭會發現,
世上對你真心的原來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多,真情並不是用青春和美貌就可以買到的。」
    她幽幽的接著道:「到了那時,你就會發現你原來什麼都沒有得到,什麼都是空的
——一個女人要是到了這種時候才是最可憐的時候。」
    林仙兒道:「你……你認為我現在已到了這種時候?」
    她聲音顫抖,因為她全身都在發抖,也不知是氣憤?是冷?還是恐懼?
    孫小紅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瞧著她臉上的烏青,滿身的泥污,這已經比說任何話
都要令她難受。
    林仙兒突然笑了,大笑道:「不錯,我的確看不起他,我一直把他當做呆子,可是
我現在要去找他,他還是一樣會爬著來求我的。」
    孫小紅道:「你為何不去試試?」
    林仙兒道:「我不必試就知道,沒有我,他根本活不下去。」
    她嘴裡雖在說不必,但人已轉身奔了出去。
    她奔得那麼快,已用出了所有的力量,因為她知道這已是她最後一個機會,這機會
若再錯過,她才真的活不下去了。
    孫小紅站在那裡怔了半晌,才緩緩轉過頭。
    大地一片黑暗,霧一般的雨絲中,又出現了一條人影……
    這人也不知是在什麼時候來的,彷彿也已在這裡等候了很久。
    孫小紅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的眼睛。
    這雙眼睛並不明亮,也許是因為淚流得大多,所以目光看來有些呆滯,但其中含蘊
的那種悲哀幽怨之意,連鐵石人看也要動心。
    然後,孫小紅就看到了她的臉。
    她的臉也不是完美無暇的。
    她的臉色太蒼白,就像是已有很久很久未曾見到陽光。
    也不知為了什麼,孫小紅從第一眼看到她,就認為她是自己這一生中所見到的最美
麗的女人。
    她的頭髮已凌亂,衣衫已濕透,看來當然也應該很狼狽,奇怪的是無論如何也不會
覺得她狼狽。
    她看來還是那麼清麗,那麼高貴。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她都能令人感覺到她那種獨特的氣質,獨特的賊力。
    孫小紅以前並沒有見過這個人,但只瞧了一眼,已猜出她是誰了。
    林詩音!
    只有她這樣的女人,才能令李尋歡那樣的男人顛倒終生。
    孫小紅心裡在歎息!
    「為什麼別人都要說林仙兒是江湖中第一美人,第一美人應該是她才對,莫說她年
紀輕的時候,就是現在,她還比林仙兒強得多。」
    她這麼想,也許因為現在是雨夜,也許因為她是女人。
    女人看女人的眼光,總和男人不同的。
    林詩音也在看著她,正饅饅的走了過來,柔聲道:「你……你就是孫姑娘?」
    孫小紅點了點頭,忽然道:「我也知道你,我常常聽他說起你。」
    林詩音笑了,笑得很淒涼。
    她當然知道孫小紅說。的「他」是誰,
    孫小紅道:「你也早就來了。」
    林詩音垂下頭,道:「我聽說他要在這裡決鬥,本來想趕來跟他說幾句話的,可是,
我已有很多年沒有出過門,已經連路都不認識了。」
    她忽又黯然一笑,接著道:「但這也沒什麼關係,我要對他說的話,跟你說也一樣。」
    她說話的聲音很輕,很慘,彷彿每說一句話,都要先考慮很久。
    她無論說什麼都是清清的,淡淡的,要是別人聽了一定會認為她是個很冷漠,很無
情的女人。
    但孫小紅卻很瞭解她,她能夠說出這種冷漠清淡的話來,那只因她已痛苦得太多,
所受的折磨也太多了。
    孫小紅心裡只覺得說不出的同情和伶借,忍不住道:「我知道他也想見你,你既然
來了,為什麼不肯跟他見面呢?」
    林詩音道:「我……我不能。」
    她本來是想和李尋歡見面的,但她來的時候,已有別人在旁邊,所以她才不敢現身,
因為她怕別人看破她和李尋歡之間的情感。
    因為她知道自己要是和李尋歡見了面,自己就再也不能控制自己。
    這些話她縱然沒有說出來,孫小紅也很瞭解。
    孫小紅歎道:「以前我總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總要聽別人的擺佈,讓別人改變自
己的命運?現在我才明白,你聽別人的話,並不是因為你怕他,而是因為你愛他,你知
道他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你好。」
    林詩音本來一直在控制著自己,但現在,她卻再也控制不住
    她的淚已湧泉般流了出來。
    因為孫小紅的這些話,每個字都說到她心裡去,每個字都像是一根針,刺得她心疼。
    她曾經問過自己:「現在我什麼都沒有得到,什麼都是空的,正如林仙兒一樣,但
這情況是誰造成的呢?難道是我的錯麼?」
    她曾經埋怨過李尋歡,恨過李尋歡。
    這種悲慘的結局,豈非正是李尋歡所造成的?
    但現在她卻知道錯的並不是李尋歡,而是她自己。
    「那時我為什麼要聽他的話?為什麼不明明白白的告訴他,我是愛他的,除了他之
外,我誰也不嫁。」
    孫小紅柔聲道:「我雖然不太清楚你們之間的事,可是我知道……」
    林詩音忽然打斷了她的話,道:「現在我也已知道,我看到你,才知道我錯了。」
    孫小紅愕然道:「為什麼?」
    林詩音道:「因為……我要是也和你一樣有勇氣,和你一樣堅強,今天就不會有這
樣的結局。」
    孫小紅道:「可是你……」
    林詩音道:「我現在才知道我本就不配做他的妻子,只有你才配得上他。」
    孫小紅垂下頭,道:「我……」
    林詩音根本不讓她說話,又道:「因為只有你才能安慰他,鼓勵他,無論他做什麼,
你對他的信心都不會改變,而我……」。
    她黯然歎息,眼淚又流下。
    孫小紅垂著頭,過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但你以後還是有機會見著他的,以
前的事都已過去,以後你們還是可以……。」
    林詩音又打斷了她的話,道:「你認為他還有機會?還有希望?」
    孫小紅道:「他當然有!」
    她又笑了笑,道:「別人看他那樣子,一定會認為他對自己已全無信心,一個人若
連自己都對自己失卻了信心,那還有什麼希望?」
    林詩音黯然道:「正是如此。」
    孫小紅道:「但我卻知道,他做出那樣子來,只不過是因為故意要上官金虹輕視他,
上官金虹若有了輕敵之心,就難免有疏忽。」
    她眼睛裡閃著光,緩緩道:「只要上官金虹一有疏忽,他就能殺了他!」
    林詩音歎了口氣,道:「他對自己有信心,也許就因為知道你對他有信心,你對他
的幫助有多麼大,也許連你自己都不知道。」
    孫小組垂下頭,抿嘴一笑,道:「我知道。」
    她不但對李尋歡有信心,對自己也有信心。
    林詩音瞧著她,心裡忽然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也不知是羨慕?是酸楚?是為自
己難受?還是在為李尋歡高興。
    孿尋歡半生潦倒,心力交瘁,也實在只有孫小紅這樣的女人才能安慰他,否則他這
次縱能戰勝,以後還是要倒下去。
    縱然沒有別人能擊倒他,他啟己也會將自己擊倒的!
    林詩音長長歎息,道:「他能遇到你,也許正是上天對他的補賞,這本是他應得的,
可是……」
    她忽然問道:「荊無命呢?他就算能擊敗上官金虹,卻無論如何他不能抵擋他們兩
個人。」
    孫小紅沉吟著,道:「荊無命也許不會出於,因為上官金虹既然自覺有必勝的把握,
就根本不用他出手,那麼,等他想出手時,就已太遲了。」
    她說得不錯,這正是李尋歡唯一的機會。
    他們要擊倒李尋歡,也只有一次機會——小李飛刀絕不會給任何人第二次機會。
    問題是,誰能把握住這一次機會。
    林詩音道:「你的意思是說,荊無命若不出手,他才有機會?」
    孫小紅道:「不錯。」
    林詩音道:「你怎麼能確定荊無命不出手呢?」
    孫小紅道:「我不能。」
    她很快的接著又道:「但我卻能確定,在一個時辰之內,他們誰都不會出手。」
    林詩音道:「就算你說的不錯,在一個時辰內,也不會有奇跡出現的。」
    孫小紅道:「會有。」
    林詩音道:「什麼奇跡?」
    孫小紅道:「阿飛。」
    林詩音雖然沒有說什麼,但表情卻很失望。
    無論誰都已對阿飛失望。
    孫小紅道:「大家都認為阿飛已不行了,那只因他身上背了副枷鎖。」
    林詩音道:「枷鎖?」
    孫小組道:「嗯,枷鎖,他的枷鎖也許只有一個人能解開。」
    林詩音道:「誰?」
    孫小組道:「解鈴還需繫鈴人。」
    林詩青道:「你是說……林仙兒?」
    孫小紅道:「不錯,等他真正發現林仙兒並不值得他愛的時候,他的枷鎖就解開了。」
    林詩音沉默了半晌,道:「你說的也許不錯,他己墮落很久,又怎能在短短一個時
辰中振作起來?」
    孫小紅道:「為了別的原因,他當然不能,但為了李尋歡,他也許能的。」
    她緩緩接著道:「一個人為了他自己所愛的人,往往就能做出許多他平日做不到的
事。」
    林詩音長長歎了口氣,道:「但願如此……」
    孫小組道:「所以我現在要去找阿飛,將這種情形告訴他。,
    林詩音道:「等一等,我……我還有些話要告訴你。」
    孫小組道:「我在聽著。」
    林詩音道:「我已有很久沒有到外面來走動,但外面這些人的事我郁知道得很清楚,
你不覺得奇怪麼?」
    孫小紅笑了笑,道:「我不奇怪,因為我知道你有個很聰明的兒子。」
    林詩音又垂下頭,道:「無論如何,他總是我的兒子,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他,所
以……我希望你轉告他,要他原諒……」
    孫小紅歎道:「他從沒有恨過任何人,你總該知道的。」
    林詩音沉吟著,彷彿有些話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孫小組道:「你是不是要我告訴他《憐花寶鑒》的事?」
    林詩音有些驚訝,道:「這件事你也知道?」
    孫小紅笑了笑,道:「這件事本就是我告訴他的,我二叔……」
    林詩音恍然道:「不錯,王老前輩來的時候,孫二先生也在。」
    孫小紅道:「這麼說,那本憐花寶鑒的確是在你手上了?」
    林詩音道:「是的,但我卻一直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他。」
    孫小紅道:「為什麼?」
    林詩音道:「因為那時我覺得武功非但對他沒有任何幫助。反而害了他,他的武功
越高,麻煩也越多,所以……」
    孫小組道:嚴所以你才將他瞞住,因為你只要他做一個平平凡凡的人,平平凡凡的
過一生。」
    林詩音淒然道:「這正是最大的原因,別人也許不會相信的……」
    孫小紅道:「我相信。」
    她歎了口氣,幽幽道:「我若是你,做法只怕也會和你一樣。」
    只有女人才瞭解女人的想法。
    只有女人才知道一個少女為了她所愛的男人,是無論什麼都做得出的,在別人眼中
看來,她所做的事也許很可笑,但在她們自己看來,世上所有的原因都沒有這一點重要。
    林詩音道:「但現在我卻很後悔,覺得不應該瞞著他的。」
    孫小紅道:「你瞞著他,也是為他好,有什麼不應該的。」
    林詩音道:「因為……他若練了《憐花寶鑒》上的武功,今天上官金虹和荊無命縱
然要聯手對付他,也沒關係了。」
    孫小紅道:「所以你覺得很內疚,希望他能原諒你。」
    林詩音點了點頭,黯然道:「我也知道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怪我,可是我……我若不
將這事件說出來,心裡就更難受。」
    孫小紅道:「但你卻錯了。」
    林詩音道:「我錯了?」
    孫小紅道:「他若練了《憐花寶鑒》上的武功,也許更不是上官金虹的對手。」
    林詩音道:「為什麼?」
    孫小紅道:「你可知道阿飛的劍為什麼可怕?」
    林詩音道:「因為他快,比任何人都快。」
    孫小紅道:「他怎麼能比別人快?」
    林詩音道:「因為他……」
    孫小紅道:「他快,只因為他比別人專心,『小李飛刀』也一樣,他若是練了別的
武功,反而會分心,也許就不能這麼快了。」
    林詩音垂著頭,想了很久,緩緩道:「無論如何,我是希望能將我的意思告訴他。」
    孫小紅咬著嘴唇,道:「你們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你為什麼不自己告訴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