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八十章 可怕的錯誤

    孫小紅嘟起了嘴,冷冷道:「原來你也並不十分夠義氣,至少對死人就沒有對活人
夠義氣。」
    李尋歡忽然問道:「昨天我們是什麼時候出發的?」
    孫小紅沉吟著,道:「晚上,就和現在差不多的時候。」
    李尋歡道:「今天我們是什麼時候趕到這裡的?」
    孫小紅道:「戍時前後,天還沒有黑。」
    孿尋歡道:「我們是怎麼來的?」
    孫小紅道:「我們先坐車走了段路,然後就用輕功,到了今天早上,再換快馬。」
    李尋歡道:「所以現在我們就算用同樣的法子趕回去,最快也得要到戍時前後才到
得了,對不對?」
    孫小紅道:「對。」
    李尋歡道:「但現在我們已有很久未休息,體力絕對已不如昨天晚上好,縱然還能
施展輕功,也絕不會比昨天晚上快。」
    孫小紅嫣然道:「昨天晚上我就已趕不上你,難怪爺爺說你的輕功並不比你的刀慢
多少。」
    李尋歡道:「所以,我們就算現在動身,也未必能及時趕去赴上官金虹的約會。」
    孫小紅忽然不說話了。
    李尋歡忽然抬起頭,凝注著她,沉聲道:「所以你本該催我快走才對,你總該知道
我從不願失約。」
    孫小紅垂著頭,咬著嘴唇,彷彿在故意逃避著李尋歡的目光。
    過了很久,她才輕輕歎息了一聲,道:「我只求你一件事。」
    李尋歡道:「什麼事?」
    孫小紅道:「這次我們坐車趕回去,不換馬,也不用輕功趕路。」
    李尋歡道:「你要我在車上休息。」
    孫小紅道:「不錯,否則你就無法及時趕到,你一到那裡只怕就得躺下,你總不能
睡在地上和上宮金虹決鬥吧。」
    李尋歡沉吟著,終於笑了笑,道:「好,我就聽你的,我們坐車。」
    孫小紅立刻就高興了起來,展顏笑道:「我們還可以把酒帶到車上去,你若睡不著,
我就陪你喝酒。」
    李尋歡道:「酒一喝多了,自然就會睡著的。」
    孫小紅笑道:「一點也不錯,只要你能在車上好好睡一覺,我保證上官金虹絕不是
你的對手。」
    李尋歡笑道:「你對我倒很有信心。」
    孫小紅眨著眼睛道:「當然,我對你若沒有信心,又怎會……」
    她的臉忽然紅了,忽然一溜煙竄了出去,吃吃笑道:「我去僱車,你準備酒,若是
時間充裕,你也不妨去瞧瞧她,我絕不會吃瞄的。」
    她的辮子飛揚,霎眼間就跑得瞧不見了。
    李尋歡目送著她,又癡了半晌,才緩緩的站起來,走出門。
    猛抬頭,高牆內露出小樓一角。
    小樓的孤燈又亮了。
    小樓上的人呢?
    她是不是又在為她的愛子在縫補著衣服?
    慈母手中的線,長得好橡永遠都縫不完似的。
    但卻還是比不上寂寞,世上最長的就是寂寞。
    一年又一年,一口又一口,縫不完的線,縫不完的寂寞——
    她已將自己的生命埋葬,這小樓就是她的墳墓。
    一一個人,一個女人,若是已沒有青春,沒有愛情,沒有歡樂,她還要生命作什麼?
    「詩音,詩音……你實在太苦,你實在已受盡了折磨。」
    李尋歡又彎下腰,不停的咳嗽,又咳出了血!
    他心裡又何嘗不想去看看她?
    他的人雖然站在這裡,心卻早已飛上了小樓。
    他的心雖然已飛上了小樓,但他的人卻還是不得不留在這裡。
    他不敢去看她,也不能去看她,縱然是最後一次,也不能……相見爭如不見,見了
又能如何?
    她己不屬於他,她有她自己的丈夫,兒子,有她自己的天地。
    他已完全被摒絕在這天地之外。
    她本是他的,現在卻連看她一眼也不能了。
    李尋歡用手背擦了嘴面的血漬,將嘴裡的血又嚥下。
    連血都彷彿是苦的,苦的發澀。
    「詩音,詩音,無論如何,只要你能平平安安,我就能心滿意足,天上地下,我們
總有相見的時候。」
    但林詩音真的能平安麼?
    風淒切,人比黃花瘦。
    李尋歡孤零零的木立在西風裡,是不是希望風能將他吹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孫小紅已口來了,癡癡的瞧著他,道:「你……你沒有去看她?」
    李尋歡搖了搖頭,道:「你沒有去叫車?」
    孫小紅歎了口氣,道:「車就停在巷口,你若真的不想去看她,我們就走。」
    李尋歡道:「走!」
    車在路上顛沛,酒在杯中搖晃。
    是陳年的老酒。
    車卻比酒更老,馬也許比車還老。
    李尋歡搖著頭笑道:「這匹馬只怕就是關公騎的赤兔馬,車子也早已成了古董,你
居然能找得來,可真不容易。」
    孫小紅忍不住笑了,立刻又板起臉,道:「我做的事你總覺得不滿意,是不是?」
    李尋歡道:「滿意,滿意,滿意極了。」
    他閉上限睛,緩緩道:「一坐上這輛車,就讓我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孫小紅道:「峨?讓你想起了什麼?」
    李尋歡道:「讓我想起小時候玩的那匹木馬,現在我簡直就好像在馬車上的搖籃裡。
    他話還沒有說完,忽然覺得有樣東西進了他的嘴。
    孫小紅吃吃笑道:「那麼你吃完了這棗子,就趕快睡吧。」
    李尋歡苦笑道:「若能一睡不醒,倒也不錯,只可惜……,。」
    孫小紅打斷了他的話,道:「我叫這輛車,就為的是要讓你好好睡一覺,只要你能
真的睡著,明天早上我們再換車好不好?」
    李尋歡舉杯一飲而盡,道:「既然這麼樣,我就多喝幾杯,也好睡得沉些。」
    孫小紅立刻為他倒酒,嫣然道:「不錯,就算是孩子,也得先餵飽奶才睡得著。」
    杯中的酒在搖晃,她的辮子也在搖晃。
    她的眼波溫柔,就如車窗外的星光。
    星光如夢。
    李尋歡似已醉了。
    在這麼樣的晚上,面對著這麼樣的人,誰能不醉?
    既已醉了,怎能不睡?
    李尋歡斜倚著,將兩條腿蹺在對面的車座上,喃喃道:「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
者留其名……但飲者又何嘗不寂寞……」
    聲音漸低,漸寂。
    他終於睡著。
    孫小紅脈脈的凝注著他,良久良久,才輕輕伸出手,輕撫著他的頭髮,柔聲道:
「你睡吧,好好睡吧,等你睡醒時,所有的憂愁和煩惱也許都成了過去,到了那時,我
就不會讓你喝得太多了。」
    她的眸子漆黑而亮,充滿了幸福的憧憬。
    她還年輕。
    年輕人對世上的事總是樂觀的,總認為每件事都能如人的意。
    卻不知世上「不如意事常八九」,事實永遠和人願差著很大的一段距離,現在她若
知道他們想的和事實相差得多麼遠,她只怕早已淚落滿衣。
    趕車的也在悠悠閒閒的喝著酒。
    他並不急。
    因為雇他車的姑娘曾經吩咐過他!
    「慢慢的走,我們並不急著趕路。」
    趕車的會心微笑,他若和自己的心上人坐車,也不會急著趕路的。
    他很羨慕李尋歡,覺得李尋歡實在很有福氣。
    但他若知道李尋歡和孫小紅會遇著什麼樣的事,他的酒只怕也喝不下去。
    現在已經是「明天」。
    李尋歡醒的時候,紅日已照滿車窗。
    他不至於睡得這麼沉的,也許是因為太累,也許是因為這酒。
    李尋歡拿起酒杯嗅了嗅,又慢慢的放了下去。
    馬車還在一搖一晃的走著,走得很慢,趕車的有一搭,沒一搭的哼著小調,彷彿正
是打瞌睡。
    孫小紅也已睡著,就枕在李尋歡的膝上。
    她長長的頭髮散落,柔如泥水。
    李尋歡探出頭,地上看不到馬車的影子。
    日正當中。
    走了段路,路旁有個石碑,刻著前面的村名。
    現在已快到正午,距離上官金虹的約會已不到三個時辰。
    但他們卻只不過走了一半路。
    李尋歡忽然覺得自己的手在發冷,發抖。
    他有時憂慮,有時悲哀,有時煩惱,有時痛苦,他甚至也有過歡喜的時候,但卻很
少動怒。
    現在他縱未動怒,也已差不多了。
    孫小紅突然醒了過來,感覺到他的人在發抖,抬起頭,就看到了他臉上的怒容,她
從未見過他臉色如此可怕。
    她垂下頭,眼圈兒已紅了,囁喏著道:「你在生我的氣?」
    李尋歡的嘴閉著,閉得很緊。
    孫小紅淒然道:「我知道你一定會怪我,但我還是要這麼樣做,你打我,罵我都沒
關係,只要你明白我這麼樣做是為了什麼。」
    李尋歡忽然長長歎了口氣,整個人已軟了下來,心也軟了下來。
    孫小紅這麼樣做,的確是為了他。
    她做錯了麼?只要她是真心對他,無論做什麼都不能算錯。
    李尋歡黯然道:「我明白你,我不怪你,可是,你為什麼不明白我?」
    孫小紅道:「你……你真的認為我不明白你?」
    李尋歡道:「你若明白我,就該知道你這次就算能拖住我,讓我不能去赴上官金虹
的約,但以後呢?我遲早還是難免要和他見面的,也許就在明天。」
    孫小紅道:「等到明天,一切事就變得不同了。」
    李尋歡道:「明天會有什麼不同?」
    孫小紅悠悠道:「明天上官金虹說不定已死了,他也許連今天晚上都活不過。」
    她說話的方式很奇特,彷彿充滿了自信。
    李尋歡想不通她為何會如此有信心,所以他要想。
    孫小紅又道:「今天你就算失約,卻也沒有人能怪你,因為這本是上官金虹強迫你
這麼做的,否則你又怎會要趕到興雲莊?若不定這一趟,你又怎會失約?」
    李尋歡還在想,臉色卻已漸漸變了。
    孫小紅的神情卻已愉快了起來,坐在李尋歡身旁,道:「等到上官金虹一死,更不
會有人說你……」
    李尋歡忽然打斷了她的話,道:「是不是你爺爺要你這麼樣做的?」
    孫小紅眨著眼,嫣敘道:「也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李尋歡道:「難道他今天晚上要替我去和上官金虹決鬥?」
    孫小紅笑了,道:「不錯,你該知道,上官金虹一見了我爺爺,簡直就好像老鼠見
了貓,這世上也許就只有我爺爺一個人能制得住他。」
    她輕輕拉著李尋歡的手,還想再說些話。
    她沒有說,因為她忽然發覺他的手冷得像冰。
    一個人的心若沒有冷,手絕不會這麼冷,一個人心裡若是沒有恐懼,手也絕不會這
麼冷。
    他恐懼的是什麼?
    看到李尋歡的神情,孫小紅連問都不敢問了。
    李尋歡卻問道:『』是你爺爺自己要去的?還是你求他去的?」
    孫小紅道:「這……這難道有什麼分別?」
    李尋歡道:「有,不但有分別,而且分別還很大。」
    孫小紅道:「是我求他老人家去的,因為我覺得上官金虹那樣的人,人人都得而誅
之,並不一定要你去動手。」
    李尋歡慢慢的點著頭,彷彿已承認她的話很對。
    但在他臉上的卻完全是另外一種表情。
    他不但恐懼,而且憂慮。
    孫小紅忍不住問道:「你在擔心?
    李尋歡用不著回答這句活,他的表情已替他回答。」
    孫小紅道:「我不懂你在擔心什麼?……為我爺爺?」
    李尋歡忽然沉重的歎了口氣,道:「是為了你,」
    孫小紅道:「你在為我擔心?擔心什麼?」
    李尋歡緩緩道:「每個人都會做錯事,有些事你雖然做錯了。以後還可以想法子挽
回,但還有些事你若一旦做錯,就永遠也無法補救。」
    現在、他目中的神情不但有憂慮,還帶著種深沉的悲痛。
    他凝視著孫小紅,接著又道:「一個人一生中只要鑄下一件永遠無法補救的大錯,
無論他的出發點是為了什麼,他終生都得為這件事負疚,就算別人已原諒了他,但他自
己卻無法原諒自己,那種感覺才真正可怕。」
    他當然很瞭解這種感覺。
    為了他這一生中唯一做錯的一件事,他付出的代價之大,實在大得可怕。
    孫小紅瞧著他,心裡忽也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恐懼,顫聲道:「你在擔心我會做錯事?」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忽又問道:「這些年來,你一直跟你爺爺在一起?」
    孫小紅道:「嗯。」
    李尋歡道:「你有沒有看到過他使用武功?」
    孫小紅沉吟著,道:「好像沒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