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七十七章 興雲莊的秘密

    李尋歡笑了笑,淡淡道:「世事本就如此,有些事你縱然明知是上當,還是要去上
這個當的。」
    孫老先生忽然道:「不錯,若有人能令我心動,我也一樣會上當。」
    孫小紅跺了跺腳,咬著嘴唇道:「你們上當,我偏不上當……」
    孫老先生歎道:「其實你已上當了,因為你也在懷疑這頭髮是林姑娘的,你的心也
已亂了,現在你著和人決鬥,對方的武功縱然不如你,你也必敗無疑。」
    孫小紅道,「可是……可是……」
    可是怎麼樣,她自己也不知道。
    上官金虹的目的就是要李尋歡心亂,無論李尋歡是相信也好,是懷疑也好,只要他
去想這件事,上官金虹的目的就已達到。
    李尋歡又怎能不想?
    那本是他魂牽夢素的人,他幾時忘記過她?
    他就算明知這並不是她的頭髮,還是忍不住要牽腸掛肚,心亂如麻,因為上官金虹
已讓他想起了她。
    問題並不在頭髮是誰的,而在李尋歡是個怎麼樣的人?
    這一汁正是針對李尋歡而發的,著是用在別人身上,也許就完全沒有用了,因為別
人根本就不會想得這麼多,這麼遠。
    這才是上官金虹最可怕的地方。
    他永遠知道對什麼人該用什麼樣的手段,他的手段在別人看來也許有點不實際,甚
至有點荒唐,但卻永遠最有效。
    因為他很懂得兵法中最奧妙的四個字:「攻心為上。」
    李尋歡靠在欄杆坐了下來,就坐在地上,將四肢盡量放鬆。
    他雖然沒有說話,但孫老先生和孫小紅卻都知道他心裡在想著什麼:「到興雲莊去,
看看林詩音還在不在?」
    在長途跋涉之前,他必須先將疲勞恢復。
    每次他作了重大的決定之後,都要使自己的身心盡量鬆弛。
    這是他的習慣。
    這無疑是個好習慣。
    孫小紅咬著嘴唇,咬得很用力。
    「原來他還是忘不了她,還是將她看成比什麼都重要,她在他心裡的地位,無論誰
都不能代替——就連我也不能。」
    孫小紅的眼圈已紅了,終於忍不住道:「你一定要去?」
    李尋歡沒有回答。
    有時不回答就是口答。
    孫老先生歎道:「他當然要去,因為他只有去看一看,才能心安。」
    孫小紅道:「可是……她若已不在那裡了呢?」
    李尋歡目光遙視著亭外的夜色,緩緩道:「無論她在不在,我都要去看看,然後我
才能下決心,決定應該怎麼樣做。」
    孫小紅道:「你若去了,才真正落入了上官金虹的圈套。」
    李尋歡道:「哦?」
    孫小紅道:「他這麼樣做最大的目的就是要你到興雲莊去一趟,決戰的時候就在後
天,這裡離興雲莊並不近,你就算能在兩天之內趕回來,到了決戰時體力也已不支,他
在這兩天內卻一定會盡量休息。」
    他歎了口氣,緩緩接著道:「他以逸待勞,你在兩天之內奔波數百里之後,再去迎
戰,這一戰的勝負,也就不問可知了,何況,他在那裡說不定還另有埋伏。」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緩緩道:「有些事你縱然明知不能做,也是非做不可的。」
    孫小組嘎聲道:「但你若去了,就等於是拿你自己的性命去冒險,她對你難道就真
的這麼重要?比你自己的性命還重要?」
    李尋歡又沉默了很久,抬起頭,凝注著她。
    孫小組的眼睛已濕了,扭轉頭,避開了他的目光。
    李尋歡一字字緩緩道:「我只想你明白一件事,你若換了我,你也一定會這麼樣做,
她若換了你,我也會這麼樣對你的。」
    孫小紅沒有動,就好像根本沒聽到他說的話。
    可是她眼淚卻已流了下來。
    女人若真的愛上了一個男人,就希望自己是他心目中唯一的女人,絕不容第三者再
來加入。
    但無論如何,李尋歡心裡畢竟已有了她。
    她癡癡的站在那裡,心裡也不知是甜?是酸?還是苦?
    孫老先生忽然歎息了一聲,道:「這是他非做不可的事,就讓他去吧。」
    孫小紅慢慢的點了點頭,忽然笑了,笑得雖辛酸,卻總是笑。
    她帶著淚笑道:「我忽然發現我自己實在是個呆子,他認得她在我之前,我還沒有
看到他的時候,他們之間已經有許多許多事發生了,我是後來才加入的,所以,應該生
氣的是她,不應該是我。」
    孫老先生也笑了笑,柔聲道:「一個人若知道自己是呆子,就表示這人已漸漸聰明
了。」
    孫小紅眨著眼,道:「但也有件事是我非做不可的。」
    孫老先生道:「什麼事?」
    孫小紅道:「我要陪池去,非去不可。」
    孫老先生沉吟著,道:「你陪他去也好,只不過……」
    他轉頭去瞧李尋歡,下面的話顯然是要李尋歡接著說下去。
    孿尋歡笑了笑,道:「她既然已說了非去不可,自然就是非去不可了。」
    孫老先生也笑了,道:「我活到六十歲時才學會不去跟女人爭辯,你學得比我快。」
    李尋歡已站了起來,道:「既然要走,今天晚上就動身,你……」
    孫小紅搶著道:「你不要以為女人都是婆婆媽媽的,有的女人比男人還乾脆得多,
也一樣說走就走。」
    孫老先生道:「到了那裡,莫忘了先去找你二叔,問問那邊的動靜。」
    孫個紅道:「我知道……」
    她膘了李尋歡一眼,接著道:「他若不願我跟他一齊進去,我就在二叔那裡等他。」
    李尋歡忽然道:「孫二俠已在興雲莊外守候了十二年,他究竟為的是什麼?」
    這件事他一直覺得很奇怪。
    十二年前,正是他將要離家出走的時候、那時孫駝子就已守候在那裡,他實在猜不
透孫駝子的用意。
    孫駝子不但和李家素無來往,和龍嘯雲也全無關係,至於林詩音,她本是孤女,很
小的時候就已來投靠李尋歡的父親。
    她本是個很內向的人,這一生幾乎從未到別的地方去過,自然更不會和江湖中人有
任何來往了。
    若說孫駝子是受了別人的托付,那人是誰呢?
    他要孫駝子守護的是刊「麼呢?
    假如世上只有一個人知道這件事的真相,自然就是孫老先生。
    孫老先生並不是個深沉的人,李尋歡希望他能說出這秘密。
    但他卻失望了。
    孫老先生又開始抽煙,用煙嘴塞住了自己的嘴。
    孫小紅膘了她爺爺一眼,忽然道:「有件事,我一直覺得很奇怪。」
    李尋歡瞧著她,等她說下去。
    孫小紅道:「龍小雲在上官金虹面前砍斷了自己的手,這件事你知不知道?」
    李尋歡點了點頭,歎道:「他本是個很特別的孩子,做的事也特別。」
    孫小紅道:「他能做出這種事,我倒並不覺得奇怪。」
    李尋歡道:「哦?」
    孫小紅道:「他明知當時上官金虹已動了殺機,所以就先發制人,讓上官金虹無所
可說,這麼樣一來,非但性命能夠保全,而上還令人黨得他很有膽識很有孝心,因此更
看重他。」
    她歎了口氣,接著道:「他這麼做,的確很聰明一也夠狠了,但他本就是個又聰明,
又狠毒的孩子,所以我並不覺得奇怪。」
    李尋歡道:「那麼,你奇怪他的什麼?」
    孫小紅道:「他武功已被你廢了,體力本該比普通人還衰弱,是不是?」
    李尋歡歎道:「這件事,我一直不知道做得對不對?」
    孫小紅道:「人的骨頭很硬,縱然是很有腕力的人,也難一刀就將自己的手砍斷,
除非他用的是削鐵如泥的寶劍。」
    李尋歡道:「不是寶劍?」
    孫小紅道:「絕不是!」
    李尋歡道:「但龍小雲隨手一揮,就將自己的手削了下來。」
    孫小紅道:「他好像根本就沒有用什麼力。」
    李尋歡沉吟著,道:「你的確比我細心,聽你一說,我也覺得有些奇怪了。」
    孫小紅道:「還有,普通人的手若被砍斷,一定不能再支持,立刻就要暈過去。」
    李尋歡道:「不錯,縱然是壯漢,也萬萬支持不住,除非他有深厚的武功底子。」
    孫小紅道:「但龍小雲卻只不過是個武功已被費,體力很衰弱的孩子,他為什麼偏
偏能支持得住?」
    李尋歡不說話了,目光閃動著,彷彿已猜出了什麼。
    孫小紅道:「他非但能支持得住,而且還能侃侃而談,還能將自己的斷手撿起來,
一個沒有武功的人,怎麼能辦得到?」
    李尋歡道:「你的意思難道是說,他武功已恢復?他平時那種弱不禁風的樣子,都
是故意裝出來的?」
    孫小紅道:「我不知道。」
    李尋歡道:「我廢他武功的時候,用的手法很重,按理說他武功絕無恢復的可能,
除非……」
    他盯著孫小紅,緩緩道:「除非那傳說並不假,興雲莊裡的確藏有那本稀世的武功
秘笈,無意中被龍小雲得到。」
    孫小紅道:「我不知道。」
    李尋歡喃喃道:「孫二俠在那裡守護了十幾年,難道為的也是這本武功秘笈麼?」
    孫小紅道:「我不知道。」
    孫老先生忽然笑了,道:「你既然想告訴他,為什麼不痛痛快快的說出來呢?」
    孫小紅垂著頭,用眼角偷偷瞟著他,道:「我怕挨罵。」
    孫老先生大笑,道:「你若想女人替你保守秘密,只有一個法子,那就是永遠莫要
跟她提起這件事,一個字都不能提。」
    孫小紅嘟著嘴,道:「我又沒有說出去……」
    孫老先生笑道:「你用的法子更高明,你自己不說,卻要我替你說。」
    孫小紅抿嘴道:「就算我說了,我也只跟他說,他……他又不是別人。」
    「他又不是別人?」
    這句話李尋歡聽在耳裡,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他知道自己又已欠下了一筆債,這輩子只怕也休想還得了。
    一個女人若不再將你當做「別人」,那就表示她已跟定了你,你就算像馬一樣長了
四條腿,也休想再能跑得了。
    孫老先生的笑聲突然頓住,一字字道:「興雲莊裡的確藏著本武功秘笈,那並不是
謠言。」
    李尋歡動容道:「是誰的武功秘笈?我怎會一點也不知道?」
    孫老先生將煙斗重新燃著,望著裊娜四散的煙霧,緩緩道:「你可聽說過王憐花這
個人麼?」
    李尋歡道:「這名字天下皆知,我當然不會沒聽說過。」
    孫老先生道:「王憐花本是沈浪沈大使的死敵,後來卻變成沈大俠的好朋友,因為
他這人本在正邪之間,雖然邪,卻並不太惡毒,做事雖任性,但有時卻也很講義氣,很
有骨氣之所以,他雖然害過沈大俠很多次,沈大使還是原諒了他。」
    沈浪和王憐花之間,當然也有段很曲折的故事,這故事我曾經在「武林外史」這本
書裡很仔細的敘述過。
    李尋歡道:「聽說王憐花已與沈大俠伉儷結伴歸隱,遠遊海外,那也是很多年以前
的事了。」
    孫老先生道:「不錯,他後來的確被沈大俠所感化。」
    他長歎了一聲,接著道:「要殺一個人很容易,要感化一個人卻困難得多,沈大使
的確是人傑,你若早生幾年,一定也是他的好朋友。」
    李尋歡目中也不禁露出了嚮往之色,卻不知千百年後,他俠名留傳之廣,受人崇敬
之深,絕不在他所嚮往的沈浪之下。
    孫老先生道:「沈大俠雖是人傑,但王憐花卻也不凡,否則又怎會成為沈大俠的死
敵?」
    兩個聰明才智相差很遠的人,也許可以結成朋友,卻絕不會成為敵人,所以只有上
官金虹才有資格做李尋歡的仇敵,別的人簡直不配。
    李尋歡道:「聽說這人乃是武林中獨一無二的才子,文武雙全,驚才絕艷,所學之
雜,涉獵之廣,武林中還沒有第二個人能比得上。」
    孫老先生道:「不錯,此人不但星卜星相,琴棋書畫都來得,而且醫道也很精,易
容術也很精,十個人都學不全的,他一個人就學全了。」
    他歎了口氣,道:「就因為他見獵心喜,什麼都要學一點,所以武功才不能登峰造
極,否則以他的聰明才智,又怎會屢次敗於沈大俠手下。」
    李尋歡忽然想起了阿飛。
    阿飛的聰明才智是不是比王憐花更高,因為他只學了一樣事,只練一劍,他這一劍
本可練到空前絕後,無人能抵擋的地步。
    「只可惜聰明人偏偏時常要做傻事。」
    李尋歡歎了口氣,不願再想下去。
    孫老先生道:「王憐花改邪歸正後,已知道他以前所學不但太雜,也太邪,本想將
那本『憐花寶鑒』付之一炬。」
    李尋歡道:「什麼,『憐花寶鑒』?」
    孫老先生道:「伶花寶鑒就是將他自己一生所學全記載在上面的一本書。」
    李尋歡道:「他為什麼想燒了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