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七十四章 最慷慨的人

    燈火已熄。
    現在屋子裡燃燒著的是另一種火。
    一條修長,渾圓的腿自床沿垂下,在朦朧中看來更白得耀眼。
    腿蜷曲,人顫抖。
    阿飛緊張的就像是一根弓弦。
    箭已在弦上,尋找著箭垛。
    有經驗的人都知道極度疲勞後的緊張最難今人忍受。
    林仙兒當然是有經驗的人。
    她閃避著,推拒著、喘息著:「等一等……等一等……」
    阿飛的回答不是言語,是動作。
    他當然已不想再等。
    林仙兒咬著唇,望著他佈滿紅絲的眼睛。
    「你……你為什麼一直沒有問我?」
    「問什麼?」
    「問我是不是已經和上官金虹……,
    阿飛的動作突然停住、就像是被人踢了一腳。
    林仙兒盯著他:「你一直沒有問,難道你不在乎?」
    阿飛不停的流汗,汗使人軟弱。
    林仙兒已感覺到他的軟弱:
    「我知道你一定在乎的,因為你愛我。」
    她的聲音淒慘,眼睛裡卻帶著種殘酷的笑意,就像是一隻貓在看著爪下的老鼠,就
像是上官全虹在看著她的時候。
    阿飛的聲音嘶啞:「你有沒有。」
    林仙兒歎息著:「一隻老鼠若是落入了貓的手裡,你不必問,也該知道她的結果。」
    阿飛突然倒了下去,已憤怒得不能再有任何動作。
    林汕兒輕撫著他的臉,彷彿已有淚將流落。
    「我知道你會生氣,可是我不能不說,因為我本想將這身子清清白白的交給你的,
只可惜……」。
    她伏在阿飛胸膛上,流著淚道、「我現在真後悔為什麼要讓你等這麼久,雖然是為
了你,可是我……」
    阿飛忽然大叫了起來:「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所以我一定要還你的清白。」
    林仙兒淒然道:「這是永遠沒法子還的,」
    阿飛道:「有!我有法子。」
    他緊握著雙手,咬著牙道:「只要殺了上官金虹,殺了玷污你的人,你就還是清白
的……」
    他聲音忽然停頓,因為他聽到窗外有人在冷笑:
    一人冷笑道:「這麼樣說來,你要殺的人就太多了!」
    另一人冷笑道:「這條母狗身子根本就從來也沒有清白的時候,只要是跟她見過面
的男人,除了你之外,誰都跟她睡過覺。」
    第三人笑道:一你若要將跟她睡過黨的男人全都殺死,就算每天殺八十個,殺到你
鬍子都白了的時候,也殺不完的。」
    這屋子一共有三個窗戶,每個窗戶外部有個人。
    三個人說話的聲音雖不同,卻又有種很奇特的相同之處。
    尖銳,裝作,無論誰聽了都想吐。
    阿飛躍起,掀起被,蓋往了林仙兒赤裸的身子,踢出枕頭,擊滅了桌上的燈,厲聲
道:「什麼人?」
    他本想衝出去,但身子躍起後,又退回,緊守在林仙兒身旁。
    窗外的三個人都在大笑,道:「你難道還怕這母狗的身子被我們看到?」
    「她早就被人看慣了,沒有男人看她,她反而會覺得不舒服。」
    「砰」的,窗戶忽然同時被撞開。
    三道強烈的光柱從窗外照進來,集中在林仙兒身上。
    是孔明燈的燈光。
    只能看到燈光,卻看不到燈在哪裡,也看不到人在哪裡。
    眩目的燈光亮得人眼睛都張不開。
    林仙兒用手擋住了眼睛,棉被從她身上慢慢的往下滑,漸漸露出了她的腳,她的腿……
    她並沒有將這條被拉住的意思,她的確不怕被人看。
    阿飛咬著牙,將衣服摔過去,厲聲道:「穿起來。」
    林仙兒眼波流轉,忽然笑了,道:「為什麼?你難道認為我見不得人?」
    她又已幾乎完全赤裸,又在媚笑。
    她又同時用出了她的兩種武器。
    阿飛抄起張凳子,摔碎,握著了兩隻凳腳,厲聲道:「誰敢進來,我就要他死!」
    外面的三個人又笑了,這次笑聲是從門外傳進來的:「他居然還想要人的命。」
    「就憑他現在這樣子,誰的命他都休想要得了。」
    「他至少還能要一個人的命——要他自己的命!」
    又是「砰」的一聲大裂,厚木板做成的門突然被打得粉碎。
    木屑紛飛,三個人慢慢的走了進來。
    三個黃衣人。
    三個人頭上都戴著頂竹笠,緊緊壓在眉毛上,掩起了面目。
    這正是「金錢幫」屬下獨特的標誌。
    第一個手上纏著根金鏈,鏈子兩端,繫著瓜大的銅錘。
    第二個和第三人用的是刀劍。
    鬼頭刀和喪門劍。
    三個人的武器都已在乎,彷彿生怕錯過住何一個殺人的機會。
    阿飛突然鎮定了下來,正如一條飢餓而憤怒的狼,忽然嗅到血腥氣時,反而會鎮定
下來一樣。
    他的反應雖已慢,體力雖衰退,可是他的本能還未喪失。
    他已嗅到了血腥氣。
    林仙兒卻還在笑著,笑得更媚,道:「原來是『風雨雙流星』向松向舵主到了,失
迎失迎。」
    向鬆手裡的流星錘不停的輕輕搖擺著,他的人卻穩如泰山。
    林仙兒道:「向舵主這次來,是奉了上官金虹之命來殺我的麼?」
    向松道:「你猜對了。」
    林仙兒歎了口氣,道:「想不到上官金虹這麼急著要我的命。」
    向松道:「用不著的人,就得死。」
    林仙兒道:「你猜錯了,他並不是為了這原因才想殺我。」
    向松道:「哦?」
    林仙兒道:「他要殺我,只不過為了怕我再去找別的男人,丟他的面子。」
    向松冷冷道:「上官幫主的命令從來用不著解釋,只執行。」
    林仙兒膘了阿飛一眼,道:「你們敢闖到這裡來殺我,想必是認為他已不能保護我。」
    向松道:「他不妨試試。」
    執刀的人忽然冷笑道:「他已不必試。」
    林仙兒道:「哦?」
    執刀的人道:「你敢在他面前說這種話,自然也知道他已不能保護你了,既然大家
都知道,又何必試?」
    林仙兒又笑了笑道:「不錯,他的確已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我也在替他難受,只不
過……」
    她慢慢的站起來,赤裸裸的站在燈光下,慢漫的接著道:「你認為我自己是不是還
能保護自己呢?」
    她胸膛驕傲的挺立,腿筆直。
    她的皮膚在燈光下看來就像是奶油色的緞子。
    這身材的確值得她驕傲。
    阿飛的臉已因痛苦而扭曲,冷汗如豆,一粒粒滴落。
    林仙兒的手在自己身上輕撫,柔聲道:「你們殺了我,不會覺得可惜麼?」
    向松也歎了口氣,緩緩道:「有些女人拿自己的身子來付帳,付脂粉的帳,付綢緞
的帳,無論對誰都從不小氣,但你卻不同。」
    林仙兒笑道:「我當然不同。」
    向松道:「你比她們更大方,你用你自己的身子付小費,甚至連替你開門的店小二,
只要你高興,你都會讓他滿意
    林汕兒媚笑道:「你是不是也想問我要小費?」
    她慢慢的走過去,道,「你來拿吧,我付的小費,任何人都不會嫌多的。」
    向松木立。
    林仙幾走到他面前,想去勾他的脖子。
    向松忽然出手,錘擊胸膛。
    林仙兒凌空一個翻身,落在床上怔住了!
    向松頭上的竹笠已被打落,露出了他的臉。
    一張蒼白的臉,滿是皺紋,沒有鬍子,一根鬍子都沒有。
    林仙兒忽然大笑了起來,道:「難怪上官金虹要你們來殺我,原來你是個陰陽人─
─不男不女的陰陽人。」
    向松冷冷的盯著她,面上一點表情也沒有。過了很久,他目光才轉向阿飛,一字字
道:「你最好出去。」
    阿飛道:「出去?」
    向松道:「難道你還想保護這條母狗?」
    阿飛的手漸漸垂落。
    向松道:「所以你最好出去,我殺她的時候,你最好莫要在旁邊瞧著。」
    阿飛道:「為什麼?」
    向松獰笑,道:「因為你若在旁邊瞧著,一定會吐。」
    阿飛沉默了,垂下了頭。
    林仙兒的笑聲已停止。到了這時,她也已笑不出。
    就在這時,阿飛已出手!
    阿飛的本能還未消失。
    他選擇的確實是最好的機會。
    只可惜他反應已漫,體力已衰。
    金光一閃,流星相飛出。
    木屑紛飛,阿飛手裡的凳子腳已被擊得粉碎。
    向松冷笑道:「我奉命來殺她,不是殺你,我從不願多事,所以你還活著。」
    阿飛緊握著兩截已被打斷了的木腳,就像是一個快淹死的人緊握著他的最後一線希
望。
    但這又是個什麼樣的希望?
    他本是殺人的人。
    他殺人,別人殺他。
    但現在,他已不能殺人,別人也已不屑殺他。
    這表示他在別人眼中已全無價值,他是死是活,別人也不放在心上。
    「一個人要爬起來很難,要跌下去卻很容易。」
    阿飛突然想起他去救李尋歡的時候,和荊無命決鬥的時候……
    那時他在別人眼中,還是不可輕視的。
    但現在呢?
    那只不過是幾天前的事,但現在想來,卻已遙遠得幾乎無法記憶。
    向松的聲音似乎也已遙遠:「你要留在這裡也無妨,我就要你看看真正的殺人是什
麼樣子的。」
    突然一人緩緩道:「憑你也懂殺人麼?你只怕還不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