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六十七章 武學顛峰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上宮金虹的武功深不可測,誰也沒有看到過他出手——現在還是
沒有看到他出手。
    他的手根本好像沒有動,只不過在桌上輕輕一按,筷子已急箭般射出,西門玉身子
已軟了下去。
    上官金虹道:「帶下去,看仔細。」
    黃衫大漢一伸手,已將西門玉身子抄起。
    西門玉嘴唇在動,卻已嚇得連聲音都發不出了。
    上官金虹淡淡道:「那些東西若真的還在你肚子裡,我陪你一條命,否則,你就白
死。」
    沒有人敢說話,沒有人敢動。
    每個人都好像坐在針氈上,衣服都已被冷汗濕透。
    只聽一聲慘呼,過了半晌,那黃衫大漢垂手而入,躬身道:「已看過了。」
    上官金虹道:「有沒有?」
    黃衫大漢道:「沒有,他肚於是空的。」
    上官金虹道:「好——」
    他目光緩緩自每個人面上掃過道:「在我面前說謊話,就是這種下楊,各位明白了
麼?」
    大家拚命點頭。
    上宮金虹道:「各位現在莫非也不餓了?」
    大家搶著道:「餓……餓……」
    每個人都搶著挾了塊菜,放在嘴裡,怎奈牙齒打戰,哪裡能咬得動,只有苦著臉,
整塊的嚥下去。
    突然間,一個人濕淋淋的闖了進來,筒在門口,滿佈血絲的眼睛呆滯而遲鈍,茫然
四下轉動著,喃喃道:「穿紅衣服的人……穿紅衣服的人在哪裡?」
    阿飛!
    龍嘯雲霍然長身而起。
    阿飛的眼睛這才轉到他身上,道:「原來是你。」
    他目光雖已呆滯,神情雖然狼狽,可是他的手上還有劍!
    只要他手上有劍,已足以令龍嘯雲心寒膽喪。
    龍嘯雲不由自主的往後退。
    阿飛已撲了過去。
    劍光在閃動,他的腳步也和劍光同樣不穩。
    但龍嘯雲只看到他的劍,轉身就逃。
    阿飛踉蹌著追了過去,人還未到,已傳來一陣撲鼻的酒氣。
    龍小雲臉色本已變了,此刻眼睛突然一亮,悄悄用腳一勾,將龍嘯雲本來坐的椅子
勾了出去,擋住了阿飛的路。,
    阿飛竟沒有瞧見,「噗」的,人已被椅子絆倒,平平的跌了下去,掌中劍也脫手飛
出。
    他竟連劍都拿不穩了!
    龍嘯雲一驚一喜轉身拾劍,劍光一閃,逼住了阿飛的後腦。
    但這一劍並沒有刺下去。
    因為他忽然瞥見了上官金虹的臉色。
    上官金虹臉色陰沉得可怕,石像般坐在那裡,動也不動。
    他不動,就沒有人敢動。
    龍嘯雲陪笑道:「這人竟敢在大哥面前撒野,罪已當殺!」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忽然道:「屋外有條狗,你瞧見了麼?」
    龍嘯雲怔了怔,道:「好像是有一條。」
    上官金虹道:「若要殺這人,還不如殺那條狗。」
    龍嘯雲又怔了怔,陪笑道:「大哥說的是,這人的確連狗都不如。」
    上官金虹冷冷道:「你呢?」
    龍嘯雲道:「我?……」
    上官金虹道:「他不如狗,你卻連他都不如,狗見了他,也不會逃的。」
    龍嘯雲這次才真的呆住了。
    上官金虹掃了座上的人一眼,道:「你們肯和狗拜為兄弟麼。」
    大家立刻應聲道:「絕不。」
    上官金虹道:「連他們都不肯,何況我……」
    他眼睛忽又盯著龍嘯雲,緩緩道:「我看你和那條狗真是難兄難弟,不如就和它結
為八拜之交吧。」他說出的話就是命令,但這種羞辱誰能忍受?
    龍嘯雲滿頭大汗洋洋而落,吃吃道:「你……你……」
    龍小雲忽然走過來,拿下了他掌中的劍,緩緩道:「這主意本是晚輩出的,卻不想
反而自取其辱,而且禍及家父,晚輩既無力為家父洗清此辱,本當血濺當地,以謝家父,
只惜慈母在堂,猶未盡孝,不敢輕生……」
    說到這裡他忽然反手一劍,將自己在手齊腕剁了下來。
    大家都不禁為之聳然動容。
    龍小雲已疼得全身發抖,卻還是咬著牙,將斷手拾了起來,放到上官金虹面前,咬
著牙道:「幫主可滿意了麼?」
    上官金虹神色不變,冷冷道:「你是想以這隻手贖回你父子的兩條命?」
    龍小雲嘎聲道:「晚輩……」
    一句話未說完,他終於支持不住,暈了過去。
    龍嘯雲當然也是神色慘然,卻連一點表示都沒有,還是呆晃的站在那裡。
    上官金虹冷冷道:「看在你兒子的份上,你走吧,以後最好莫要讓我再見到你!」
    阿飛終於站了起來。
    他彷彿根本已忘了方才發生過什麼事,也沒有瞧見別的人,目光茫然轉動著,忽然
發現桌上的酒壺,立刻撲了過去,一把抓在手裡。
    他抓得那麼緊,好像這酒壺就是他的生命。
    「叮」的一聲,酒壺卻突然被擊碎。
    酒流下。
    阿飛的手還是抓著酒壺的碎片,但手已在發抖。
    上官金虹冷冷道:「這酒是給人喝的,你不配!」
    他隨手摸出塊銀子,遠遠拋在地上,道:「你若要喝酒,自己買去。」
    阿飛抬起頭,茫然望著他,慢慢的轉過身,慢慢的走過去。
    銀子就在他腳下。
    他呆呆的瞧著這塊銀子,良久良久,終於慢漫的彎下腰……
    上官金虹目中又閃過一絲笑意。
    ——他笑的時候,比不笑更殘酷。
    突然間,寒光一閃。
    一柄刀閃電般飛來,將這塊銀子釘在地上。
    阿飛的臉一陣扭曲,抬起頭,整個人突然僵硬。
    一個人站在門口,瞧著他,柔聲道:「這裡的酒比外面的好。你若要喝,我去替你
倒一杯。」
    桌上還有一壺酒。
    這人竟真的走過去,倒了一杯,送到阿飛面前。
    沒有人說話,甚至連呼吸聲都已停頓。
    上官金虹竟也沒有說話。
    他只是靜靜的瞧著這個人。
    這人不太高,但也不矮,穿的衣服很破舊,兩鬢已有了華髮,看來只不過是個很落
拓、很潦倒的中年人。
    但上官金虹眼看著他倒酒,眼看著他將這杯酒送給阿飛,非但沒有阻止,連一點表
情都沒有。
    上官金虹說出的話,從來沒有人敢違抗!
    但這次,他的命令在這人身上,竟像是忽然變為無效了。
    酒杯已送到阿飛手裡。
    他癡癡的望著這杯酒,兩滴晶瑩滾圓的眼淚,慢慢的從眼睛裡流了出來,滴在酒杯
裡。
    他一向只肯流血,他的淚一向比血更珍貴。
    落拓的中年人眼眶也已有些濕了,熱淚已盈眶,但嘴角卻還是帶著一絲微笑。
    這微笑竟仿沸使這平凡而潦倒的人忽然變得輝煌明亮了起來。無論誰也想像不到一
個人微笑的力量竟有如此偉大。
    他也沒有說話。
    他的微笑和熱淚所表示出的意思,世上絕沒有任何人說得出來。
    阿飛的手在抖,不停的在抖,忽然猛吼一聲,將酒杯重重的摔在地上,轉身衝了出
去。
    落拓的中年人正想追上去。
    突然上官金虹喝道:「等一等!」
    他遲疑著,腳步終於停下。
    上官金虹緩緩道:「既然要走,就不該來,既然來了,又何必走?」
    落拓的中年人沉默了半晌,忽然淡淡一笑,道:「不錯,既然來了,又何必走?」
    他始終沒有瞧過上官金虹,現在才慢慢的轉過身。
    他的目光,終於觸及了上官金虹的目光。
    火花!
    兩人目光相遇,竟似激起了一串火花。
    一串無聲無形的火花,雖然沒有人的眼睛能瞧得見,但每個人的心裡卻都能感覺得
到。
    每個人的心都突然震動了起來。
    上官金虹的眼睛就彷彿藏著雙妖魔的手,能抓注任何人的魂魄。
    這人的眼睛卻如同浩瀚無邊的海洋,碧空如洗的穹蒼,足以將世上所有的妖魔鬼怪
都完全容納。
    上官金虹的眼睛若是刀。
    這人的眼睛就是刀的鞘!
    看到了這雙眼睛,沒有一個人再認為他是平凡的了。
    有的人已隱隱猜出他是准。
    只聽上官金虹一字字道:「你的刀呢?」
    這人的手一反,刀已在指尖!
    小李飛刀!
    看到了這柄刀,大家才知道自己沒有猜錯!
    是李尋歡!
    李尋歡畢竟來了!
    手,出奇的穩定,就像是已完全凝結在空氣中。
    手指纖長,有力,指甲修剪得很乾淨。
    這隻手看來,拿筆還比拿刀合適,但卻是武林中最有價值,最可怕的一隻手。刀,
本是很平凡的一把刀。
    但在這隻手裡,這把平凡的刀,也變得有了種逼人的鋒芒,殺氣!
    上官金虹漫漫的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到李尋歡對面。
    現在,他距離李尋歡已不及兩丈。
    可是他的手還在袖中。
    上官金虹的「龍鳳雙環」二十年前就已震驚天下,「兵器譜」中排名第二,名次還
在「小李飛刀」之上!
    近二十年來,已沒有人見過他的雙環出手。
    雖然每個人都知道這雙環的可怕,卻沒有人知道它究竟如何可怕?
    現在,他的環是否已在手中?
    每個人的眼睛都從李尋歡的刀上,轉向上官金虹的手。
    上官金虹的手終於自袖中伸出。
    手是空的。
    李尋歡道:「你的環呢?」
    上官金虹道:「環已在。」
    李尋歡道:「在哪裡?」
    上官金虹道:「在心裡!」
    李尋歡道:「心裡?」
    上官金虹道:「我手中雖無環,心中卻有環!」
    李尋歡的瞳孔突然收縮。
    上官金虹的環,竟是看不見的!
    正因為看不見,所以就無所不在,無處不至。它可能已到了你眼前,已到了你咽喉,
已到了你靈魂中。
    直到你整個人都已被它摧毀,還是看不見它的存在!
    「手中無環,心中有環!」
    這正是武學的巔峰!
    這已是「仙佛」的境界!
    別人不懂,李尋歡卻懂得的。
    別人甚至有些失望。
    ——大多數人,都要看到那樣東西,才肯承認它的價值,卻不知看不見的東西,價
值還比能看得見的高出甚多。
    在這一瞬間,上官金虹目中的光輝,似已將李尋歡壓倒。
    上宮金虹道:「七年前,我手中已無環。」
    李尋歡道:「佩服。」
    上宮金虹道:「你懂?」
    李尋歡道:「妙滲造化,無環無我。無跡可尋,無堅不摧。」
    上官金虹道:「好,你果然懂!」
    李尋歡道:「懂既是不懂,不懂既是懂。」
    這兩人說話竟似禪宗高僧在打機鋒。
    除了他們兩人外,誰也不懂。
    不懂,所以恐懼……
    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悄悄站起,俏俏往後退入了屋角。
    上官金虹凝注著李尋歡,突然長長歎了口氣,道:「李尋歡果然是李尋歡。」
    李尋歡道:「上官金虹只何嘗不是上官金虹。」
    上官金虹道:「你本是三代探花,風流翰林,名第高華,天之驕子,又何苦偏偏要
到這骯髒江湖中來做浪子?」
    李尋歡笑了笑,淡淡道:「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上官金虹道:「你還能走?」
    李尋歡沉默了半晌,也長長歎了口氣,道:「是不想走,也是不能走!」
    上宮金虹道:「好,請出招!」
    李尋歡道:「招已在!」
    上宮金虹不由自主,脫口問道:「在哪裡?」
    李尋歡道:「在心裡,我刀上雖無招,心中卻有招。」
    上官金虹的瞳孔也突然收縮!
    誰也看不見上官金虹的環在哪裡,也看不見李尋歡的招在哪裡。
    但環已在,招已出!
    每個人都似己感覺到它的存在。
    他們雖然還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但卻似已進入生死一發的情況中,生死已只是呼吸
間事!
    大家雖都已退入角落中,卻還是能感到那種可怕的殺氣。
    每個人的心都在收縮!
    阿飛全身的血都已沸騰!
    他狂奔著,既不知在想什麼,也不知要做什麼。
    他在逃避。
    但逃到哪裡去呢?逃到幾時?
    他永遠也逃不了的!因為他所逃避的,正是他自己:
    李尋歡和上官金虹仍然在對峙著,沒有聲音,也沒有動作。
    每個人都只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都只能感到冷汗正一粒粒自毛孔中沁出,在皮
膚上流過。
    因為他們只要一有動作,就必定是驚天動地的動作。
    決戰隨時都可能爆發,每一剎那都可能爆發。
    或者也就在那同一剎那間終止。
    在這剎那間,這兩人中勢必要有一個人倒下去!
    倒下去的是誰呢?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
    二十年來,還沒有一個人能避過小李探花的這一刀!
    但上官金虹的雙環排名更高,是不是更可怕?
    兩個人都很鎮定。
    兩個人彷彿都充滿了自信。
    世上又有誰能預料這一戰的結果?
    阿飛已倒了下去,倒在地上喘息著,良久良久,他才抬起頭,茫然囚顧,似乎根本
不知道自己已到了哪裡?
    這裡是個小小的院落。
    院子裡一株孤零零的自楊正在秋風中顫抖。
    圓廊上朱簾半卷,小門虛掩,碧紗窗內悄無人聲。
    這正是他昨夜發狂沉醉的地方。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會又到了這裡。
    虛掩的門開了,一個人探出了半邊嬌美的臉,明媚的秋波在他身上一轉,臉又縮了
回去。
    這正是昨夜曾經陪他發狂沉醉過的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