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四十三章 生死之間

    李尋歡在雕著木頭。那穿紅衣的小姑娘一直在旁癡癡的瞧著他,忽然問道:你究竟
雕什麼?
    李尋歡笑了笑道:你看不出?
    小姑娘道:我看你好像是想雕一個人的像,但為什麼你每次都不完成它呢?也好讓
我看看你雕的這人漂不漂亮。
    李尋歡的笑容消失了,不停的咳嗽起來。
    他因為不願被人看到他雕的是誰,所以每次都沒有將雕像完成,雖然他也可以雕另
一個人的像,但他的手卻已彷彿不聽他的話,就算他雕的不是她,雕出來的輪廓也像是
她!
    因為他無法不想她。
    窗外的天色已漸漸黯了。
    李尋歡慢慢的抬起手,手裡的刀鋒在燈光下散發著淡淡的青光,光芒在閃動著。
    「難道我的手真在發抖?」
    李尋歡的心漸漸往下沉,他就怕有這麼一天,不喝酒手就會抖,一雙顫抖的手怎能
發得出致人死命的飛刀?
    他用力握著刀柄,指節都已因用力而發白。
    他慢慢的垂下手,望著窗外的天色,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小姑娘道:九月三十日,明天就是初一。
    李尋歡緩緩閉起眼睛,道:郭先生呢?
    小姑娘道:他說他要到鎮上去走走。
    李尋歡垂首望著自己的刀鋒,忽然用力刻下了一刀。
    他刻得很快,本已將變成的人像,很快就完成了,那清秀的輪郭,挺直的鼻子,看
來還是那麼年輕。
    但人呢?人已老了。
    人在憂愁中,總是老得特別快的。
    李尋歡癡癡的望著這人像,目光再也捨不得移開,因為他知道從今後,已再也見不
著她。
    突聽一人道:這人像好美,是誰呀?是你的情人?
    小姑娘已回來了,手裡托著個盤子,不知何時已到了他身後。
    李尋歡勉強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誰,也許是天上的仙女吧──
    小姑娘眨著眼,搖著頭道:你騙我,天上的仙女都很快活,她看來卻是那麼憂傷─
─
    李尋歡道:地上既然有許多快活的人,天上為什麼不能有憂傷的仙子?
    小姑娘道:可是你卻並不快活,因為你喜歡她,卻得不到她,對不對?
    李尋歡的臉色變了,一顆心也沉了下去。
    小姑娘道:你用不著再瞞我,看你的臉色,我就知道猜的不錯。
    李尋歡道: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小姑娘道:既然是很久以前的事,你為何直到現在還忘不了她?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道:等你活到我這樣的年紀,你就會知道你最想忘記的人,也正
是你最忘不了的!──
    小姑娘點了點頭,慢慢的咀嚼著他這兩句話中的滋味,似乎有些癡了,連手裡托著
的盤子都忘記放下。
    過了很久,她才幽幽歎息一聲,道:別人都說你又冷酷,又無情,但你卻不是那樣
的人呀。
    李尋歡道:你看我是個怎樣的人呢?
    小姑娘道:我看你既多愁、又善感,正是個不折不扣的多情種子,你若真的喜歡上
一個女人,可真是那女人的神氣。
    李尋歡道:這也許是因為我還未喝酒,我喝了酒後,就會變得麻木了。
    小姑娘笑了笑道:那麼我還是趕快喝些酒吧,我也想變得麻木些,也免得苦惱。
    她突然拿起了盤子上的酒壺,將半壺酒喝了下去。
    越是年輕的人,酒喝和越快,因為喝酒也需要勇氣。
    小姑娘的臉已紅如桃花,忽然瞪著李尋歡道:我知道你叫李尋歡,你可知我叫什麼?
    李尋歡道:你沒有說,我怎會知道。
    小姑娘道:你沒有問我,我為何要說?
    她咬著嘴唇,接著道:你不但沒有問我的名字?也沒有問我是什麼人?怎會一個人
留在這裡?別的人到哪裡去了?你什麼都不問,是不是覺得你已快死了,所以什麼事都
不想知道。
    李尋歡道:你醉了,女孩子喝醉了,最好趕快去睡覺。
    小姑娘道:你不想聽,是不是,我偏要告訴你,我沒有爹,也沒有娘,所以也不知
道自己姓什麼,五年前小姐把我買了下來,所以我就叫姓林,小姐喜歡叫我鈴鈴,所以
我就叫做林鈴鈴──
    她吃吃的笑著,接著道:林鈴鈴,你說這名字好不好?就像是人鈴,別人搖一搖,
我就林鈴鈴的響,別人不搖,我就不能響。
    李尋歡歎了口氣,才知道這小姑娘也有段辛酸的往事,並不如她表面看來那麼開心。
    「為什麼我總是遇不一個真正快樂的人呢?
    鈴鈴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一個人留在這裡,告訴你也沒關係,小姐叫我留在這裡,
就是要我看著你,每天想法子讓你喝酒,讓你的手發抖,她說只要你的手一開始發抖,
你就活不長了。
    她瞪著李尋歡,像是在等著他發脾氣。
    但李尋歡卻只是一笑,道:十年前就已有人說我快死,但我卻還是活到現在,你說
奇怪不奇怪?
    鈴鈴瞪著眼,道:我已告訴你,我是在害你,你為什麼不罵我?
    他長歎道:每個人都活在世上,都難免要做別人的鈴鐺,你是別人的鈴鐺,我又何
嘗不是,那搖鈴的人自己身上說不定也有根繩子被別人拎在手裡。
    鈴鈴瞪著眼道:我現在才發覺你這人真不錯,小姐為什麼偏偏想要你死呢?
    李尋歡淡淡笑道:一心想別人死的人,自己也遲早要死的。
    鈴鈴道:但有些人死了,大家反而會覺得很開心,有些人死了,大家都難免要流淚
──
    她垂下頭,接著道:你若死了,我說不定也會流淚的。
    李尋歡笑道:因為我們已經是朋友──至少我們已認識了許多天。
    鈴搖頭道:那倒不見得,我認識那位郭先生比你久得多,他若死了,我就絕不會流
一滴眼淚!
    她自己笑了笑,又補充道:因為我若死了,他也絕不會流淚。
    李尋歡道:你認為他的心腸很硬?
    鈴鈴道:你若真的這麼想,你就錯了,有些人的表面看來雖然很冷酷,其實是個有
血性,夠義氣的朋友,越是不肯輕易將真情流露出來的人,他的情感往往就越真摯。
    他心中像是有很多感觸,竟未發覺郭嵩陽站在門外已很久──他的確是個不容易動
情感的人。
    此刻他還是靜靜的站在門後,面上連一點表情也沒有。
    陽光很早就照亮了大地。
    李尋歡醒得更早,他幾乎根本就沒有睡著過。
    天沒亮的時候,他已用冷水洗了澡,將鬚髮也洗乾淨了,換上了三天前他自己從鎮
上買的一套青布衣服。
    他的身材既不胖,也不瘦,所以雖然買的是套很粗糙的衣服,但穿在他身上卻很合
身。
    現在,面對著窗外的陽光,他覺得精神好多了。
    因為今天是個很特別的日子。
    到了今天晚上,他說不定已不再活在這世上,但他活著時既然是乾乾淨淨的,死,
也得乾乾淨淨的死!
    今天這一戰,他的勝算並不大,能活著的機會實在很少,但只要還有一分希望,他
就絕不放棄!
    他不怕死,卻也不願死在一雙骯髒的手下。
    他用一條青布帶束起了頭髮,正準備刮臉。
    突聽一人道:你的頭腦還這麼亂,怎麼能去會佳人?我再替你梳梳吧。
    鈴鈴不知何時走了進來,眼睛紅紅的,似乎還宿酒未醒,又似乎昨夜曾經偷偷的哭
過。
    李尋歡微笑著點了點頭。
    然後,他突然間又想起了十餘年的事。
    那天,天氣也正和今天同樣晴朗,窗外的菊花開得正艷,他坐在小樓窗前,也有個
人在替他梳頭髮。
    直到現在,他似乎還能感覺到那雙手的細心和溫柔。
    那天,他也是正準備動身遠行了,所以她梳得特別慢。
    她慢慢的梳著,似乎想留住他,多留一刻也是好的,梳到最後時,她婆婆就不禁滴
在他頭髮上。
    就在那次遠行回來時,他遇著了強敵,幾乎喪命,多虧龍嘯雲救了他,這也是他永
遠忘不了的。
    但他卻忘了龍嘯雲雖救了他一次,卻毀了他一生──有些人為什麼永遠只記得別人
的好處?
    李尋歡閉著眼睛,苦笑道:那天我走了後總算還回去了,今日我一去之後,還能活
著回來嗎?那一次我若就已一去不返,豈非還好得多?──
    他不願再想下去,慢慢將眼簾張開一線,忽然感覺到現在正替他梳著頭髮的一雙手,
她梳得那麼慢,那麼溫柔。
    他不禁回過頭,就發覺有一粒晶瑩的淚珠也正從鈴鈴的臉上往下流落,終於也滴落
在他頭髮上。
    同樣溫柔的手,同樣晶瑩的淚珠。
    李尋歡彷彿又回到十餘年前那陽光同樣爛燦的早上,恍恍惚惚拉住了她的手,柔聲
道:你哭了?
    鈴鈴紅了臉,扭轉頭,咬著嘴唇道:我知道你的約會就是今天,所以才會打扮得這
麼漂亮,是不是?
    李尋歡沒有說話,因為他已發現這雙手畢竟不是十年前的那雙手,十年前的時光也
永遠回不來了。
    鈴鈴接著道:你就要去會你的佳人了,我心裡當然難受。
    李尋歡放下了她的手,勉強笑了笑,道:你還是個孩子,難受究竟是什麼滋味,你
現在根本還不懂。
    鈴鈴道:我以前也許還不懂,現在卻已懂了,昨天也許還不懂,今天已懂了。
    李尋歡笑道:你一天之中就長大了麼?
    鈴鈴道:當然,有人在一夜間就老得連頭髮都完全白了,這故事你難道沒有聽說過?
    李尋歡道:他是為了自己的生死而憂慮,你是為了什麼?
    鈴鈴垂下頭,道:我是為了你──你今天一去,還會回來麼?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長長歎息一聲道:你已知道我今天去會的是誰了?
    鈴鈴沉重的點了頭,將他的頭髮理發一束,用那條青布帶紮了起來,道:我知道你
無論如何一定要去的,誰也留不住你。
    李尋歡柔聲道:你長大後就會知道,有些事你非做不可,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
    李尋歡沉默良久,面上露出了痛苦之色,道:我並沒有為她留下來──我從來沒有
為她做過任何事,我──
    他霍然長身而起,道:時候不早,我該走了──
    這句話未說完,郭嵩陽已走了進來,大聲道:我剛回來,你就要走了麼?
    他手裡提著瓶酒,人還未走進屋子,已有一陣酒氣撲鼻。
    李尋歡道:原來郭兄夜晚竟在與人作長夜之飲,為何也不來通知我一聲。
    郭嵩陽大笑道:有時兩個人對飲才好,多一人就太擠了。
    他忽然壓低語聲,一雙手搭著李尋歡肩頭,道:小弟心情不好時喜歡做什麼事,你
總該知道的。
    李尋歡笑道:原來──
    他兩個字剛說出,郭嵩陽的手已閃電般點了他七處穴道。
    李尋歡的人已倒了下去。
    鈴鈴大驚失聲,趕過去扶住李尋歡,道:你這是幹什麼?
    在這一瞬間,郭嵩陽的酒意已完全清醒,一張臉立刻又變得如岩石般冷酷,沉著臉
道:他醒來時你對他說,與上官金虹交手的機會,並不是時常都有的,這機會我絕不能
錯過!
    鈴鈴道:你──你難道要替他去!
    郭嵩陽道:我知道他絕不肯讓我陪他去,我也不願讓他陪我去,這也正如喝酒一樣,
有時要兩個人對飲才好,多一人就無趣了。
    鈴鈴目中忽然流下淚來,黯然道:他說的不錯,原來你也是個好人。
    郭嵩陽道:我無論是死是活,都不願見到有人為我流淚,看到女人的眼淚我就噁心,
你的眼淚還是留給別人吧!
    他霍然轉過身,連頭也不回,大步走了出去。
    李尋歡雖然不能動,不能說話,卻還是有知覺的,望著郭嵩陽走出門,他目中似已
有熱淚將奪眶而出。
    李尋歡閉起眼睛,心裡真是說不出的難受,他忽然發覺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有時實
在很難瞭解。
    他的確為很多人做過許多事,那些人有的已背棄了他,有的已遺忘了,有的甚至出
賣過他。
    他並沒有為郭嵩陽做過什麼,但郭嵩陽卻不惜為他去死。
    這就是真正的友情。
    這種友情既不能收買,也不是可以交換得到的,也許就因為世間還有這種友情存在,
所以人類的光輝才能永存。
    屋子裡驟然暗了起來。
    鈴鈴掩起了門,關好了窗子,靜靜的坐在李尋歡身旁,溫柔的望著他,什麼話都不
再說。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郭嵩陽是不是已開始和上官金虹、荊無命他們作生死之鬥?
    他的生死也許已只是呼吸間的事,但我卻反而安靜靜的躺在這裡,什麼也不能為他
做。
    想到這裡,李尋歡的心好似已將裂開。
    突然間,樓梯上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接著,外面傳入了敲門聲:篤,篤篤!
    鈴鈴驟然緊張了起來。
    來的會是什麼人?
    是不是郭嵩陽已遭了他們的毒手,他們現在又來找李尋歡!
    篤,篤篤!
    這次敲門的聲音更響。
    鈴鈴面上已沁出了冷汗,忽然抱起李尋歡,四下張望著,似乎想找個地方將李尋歡
藏起來。
    敲門聲不停的響了起來,外面的人顯然很焦急,若是再不去開門,他們也許就要破
門而入。
    鈴鈴咬著嘴唇大聲道:來了,急什麼?總要等人家穿好衣服才能開門呀!
    她一面說話,一面用腳尖挑開了衣櫃的門,將李尋歡藏了進去,又抓了些衣服堆在
李尋歡身上。
    李尋歡雖然從不願逃避躲藏,怎奈他現在連一根小指頭都動不了。
    只見鈴鈴對著衣櫃上的銅鏡整了整衫,理了理頭髮,又擦乾了額角和鼻子上的冷汗。
    她忽然將衣櫃的門緊緊關上,格的一聲上了鎖。
    她嘴裡自語道:好容易偷空睡個午覺,偏又有人來了,我這人怎地如此命苦。
    聲音漸遠了,李尋歡就聽到開門的聲音。
    門開了,聲音卻反而突然停頓,鈴鈴似乎是在吃驚發怔,門外的顯然是兩個和她從
未見過面的人。
    來的不是上官金虹與荊無命!
    門外的人也沒有先開口,過了半晌,才聽得鈴鈴道:兩位要找誰呀?莫非是找錯地
方了麼?
    門外的人還是沒有開口。
    只聽砰的一聲,鈴鈴似乎被他們推得撞到門上,然後就可以聽出有兩個人的腳步走
了進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