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三十六章 奇異的感情

    藍蠍子頭上的冷汗不停地流下來,一粒比一粒大……
    她全身都在顫抖著,忽然大叫了起來,道:你飛刀為何不不出手?你為何還不殺我?
    李尋歡道:你肯不顧一切來為伊哭復仇,總算你還有真情,他死了,你自然很痛苦
──很痛苦──
    她凝注著手裡的刀鋒,目中似乎帶著一絲痛苦之色,闇然道:我很瞭解這種痛苦!
很瞭解──我只希望你明白,這種痛苦絕不是殺人就能減輕的,你無論殺多少人,也不
能將這種痛苦減輕半分。
    寒光一閃,小李飛刀突然出手。
    只聽見磁的一聲,雪亮的刀已釘在藍蠍子身旁的門楣上。
    李道:你走吧。
    藍蠍子呆住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忽然問道:那麼,這種痛苦要怎樣才能減輕呢?
    李尋歡歎了口氣,道:我也不知道──也許你想到另一個能代替他時,這種痛苦就
能減輕了,我只希望你能找得到。
    藍蠍子呆呆望著他,目中突然流下了眼淚──-
    孫小紅也在癡癡地望著李尋歡。
    她從未見過這樣的男人,幾乎不相信世上真有這樣的男人,她盯著他,彷彿想看透
他的心。
    藍蠍子已走了,是帶著眼淚走的。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一定很奇怪,為何我沒殺她!
    孫小紅沒有說話。
    孫駝子一直垂首望著地上那件奇異的兵刃,也沒有說話。
    李尋歡道:這是因為我一向總人為一個人若還有淚可流,就不該死。
    孫小紅忽然笑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殺人,你不殺她,我一點也不奇怪,我只奇怪你
明明沒醉,為何要裝醉呢?
    李尋歡微笑道:你也是喝酒的人,總該知道裝醉比真醉有趣多了,若是真的爛醉如
泥,非但當時無趣,第二天頭疼起來更要人的命。
    孫小紅道:有道理。
    李增歡道:但只要是喝酒的人,就沒有永遠不醉的,你若真想灌醉我,以後的機會
還多得很。
    孫小紅歎了口氣,眨眼道:可是我自己心裡明白,這次我既已錯過機會,以後只怕
就休想灌得醉你了。
    李尋歡道:其實我──
    他的話未說出,突見孫駝子大步走到櫃台後,提起一罈酒,一掌拍開泥封,仰起脖
子就往嘴裡倒。
    他也不知道灌了多少,小紅才總算奪下了他手裡的酒罈子,跺腳道:人家寧可裝佯
也不願被人灌醉,二叔你為何要自己灌醉自己呢?
    孫駝子眼睛已發直,喃喃道:一醉解千愁,還是醉了的好──醉了的好。
    孫小紅道:為什麼?
    孫駝子突跳起來,大聲道:你問我為什麼,我告訴你,因為我不願受人的恩惠,無
論誰的恩惠我都受不了,我寧可被吹一刀。
    他的人又倒在椅上,以手蒙著臉,道:李尋歡,李尋歡,你為何要救我?我被人救
過一次,已夠受的了,你可知道我這些年來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嗎?
    李尋歡想問他:誰曾經救過你?
    「你為可要答應他在這裡守護十五年。
    你守護的究竟是什麼?
    但孫駝子語聲越來越低,也不知是醉了?還是睡著了?
    李尋歡瞧了瞧孫小紅,也想問她,但一看到孫小紅那雙靈活、調皮的大眼睛,他就
立刻打消了這主意。
    象孫小紅這種女孩子,你若想問她什麼秘密,那是一定問不出的。
    李尋歡只長長歎了口氣,道:你二叔真不愧是大丈夫。
    孫小紅用眼角瞟著他,笑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只有大丈夫才會真的醉得這麼快。
    李尋歡道:我的意思是說,只有大丈夫才肯一諾千金,至死不改,只有大丈夫才不
願受人的恩惠,只有大丈夫才肯為了別人,犧牲自己。
    孫小紅眼波流動,道:所以你也要為了保護別人而留在這裡,是不是!
    李尋歡沉默著。
    孫小紅道:無論為了什麼原因,你都不肯走,是不是?
    李尋歡還是沉默。
    孫小紅道:可是,你有沒有想到阿飛呢?你不想去看看他?他難道不是你的朋友?
    李尋歡又沉默了很久,道:他至少應該能照顧自己。
    孫小紅道:我常聽人說,林仙兒看來雖像是天上的仙子,但卻專門帶男人入地獄。
她一字字道:你不握你的朋友被她帶入地獄?
    李尋歡的嘴又閉上了。
    孫小紅歎口氣道:我也知道你絕對不肯走,為了她,你別的事都可以放下,無論什
麼事都可以放下!──
    她眼波忽然變得無限溫柔,望著李尋歡道:可是,你為什麼不去找個人來代替她呢?
    李尋歡泛起了一陣痛苦之色,又彎下腰去不停地咳嗽。
    孫小紅道:你不願走,我也不能勉強你,可是你至少應該去看看我的爺爺。
    李尋歡勉強忍住咳嗽,道:他──他在哪裡?
    孫小紅道:他老人家在城外的長亭等我。
    李尋歡道:長亭?
    孫小紅道:因為上官金虹一定會經過那裡。
    李尋歡沉吟道:上官金虹縱然經過那裡,他也未必看得到。
    孫小紅道:一定能看得以,因為上官金虹從不乘車,也不騎馬,他一向喜歡走路的,
他常說一個人生著兩條腿,就是為了要走路。
    李尋歡一笑,道:你知道的倒真不少。
    孫小紅嫣然一笑,道:的確不少。
    李尋歡道:你不但知道上官金虹要來,還知道他會從哪裡來,你不但知道那封信是
林仙兒寫的,還知道她隱藏在那裡──
    他盯著孫小紅的眼睛,問道:這些事,你是怎麼知道的?
    孫小紅咬著嘴唇,嬌笑道:我有我的法子,我偏不告訴你。
    夜深沉
    孫小紅的步子很輕快,就像是永遠也不會疲倦似的,因為無論對什麼事,她都有很
大的興趣。
    她對生命正充滿了熱愛。
    她還年輕。
    李尋歡走在她身旁,和她正是個極強烈的對比。
    他很羨慕她,甚至有點淡淡的妒忌,等他發現自己這種妒忌的時候,他才忽然吃了
一驚。
    我難道已真的老了?
    因為他知道唯有老人才會對年輕人的熱愛生出妒忌。
    他自嘲的笑了笑,道:若是在十年前,我一定不會和你走得這麼近。
    孫小紅道:為什麼?
    李尋歡道:江湖中人人都知道我是個浪子,像你這樣的女孩子和我走在一起,別人
看到就難免要說閒話的。
    他笑了知,接著道:幸好我現在已老了,別人看到我們,一定以為我是你的父親。
    孫小紅叫了起來,道:我的父親?你以為你真的有那麼老了嗎?
    李尋歡道:當然。
    孫小紅忽然笑了起來。
    李尋歡道:你笑什麼?
    孫小紅道:我笑你!
    李尋歡道:為什麼?
    孫小紅道:因為我知道你一定很怕我。
    李尋歡道:我怕你?
    孫小紅的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星。
    她吃吃地笑著道:就因為你怕我,才會對我說這種話,你怕你自己會對我──對我,
所以才硬說自己是老頭子,是不是?
    李尋歡只有苦笑。
    孫小紅道:其實,你若是老頭子,我就是老太婆了。
    她忽然停下腳步,望著李尋歡柔聲道:只有自己先覺得老了的人,才會真的變老,
我爺爺就從來不肯服老,你還年輕得很,求求你以後莫要再說自己老了好嗎?
    李尋歡看到這雙眼睛,忽然想起十餘年前的林詩音。
    那時的林詩音豈非也如此純真。
    但現在呢?
    李尋歡暗中歎了口氣,避開她的目光,遙望前方,忽然笑道:你看,前面已是長亭,
我們快走吧,莫要讓你爺爺等得著急。
    黑沉沉的夜色中,只看到長亭中有一點火光,忽明忽顯,火光到亮的時候,才能看
出一個人的影子。
    孫小紅道:你看到那點火光了麼?
    李尋歡道:看到了。
    孫小紅笑道:你猜那是什麼?猜得出,我佩服你。
    李尋歡道:那是你爺爺在抽旱煙。
    孫小紅道:呀,你真是個天才兒童,我真佩服你。
    李尋歡也忍不住笑了,也不知為什麼,和這女孩子在一起,他笑的時候就好像多了
些,咳嗽的時候卻少了些。
    孫小紅道:不知道上官金虹來過了沒有?他老人家是否已將他送走?
    說著,她目光忽然露出一絲憂鬱之色,道:我們趕快過去吧,看看──
    她話未說完,李尋歡忽然扯住了她的手。
    孫小紅的心一跳,臉有些發燙。
    她偷偷瞟了李尋歡一眼,才發現李尋歡的神情彷彿很凝重,一雙銳利的眼神,正出
神的瞧著遠方的道1。
    遠方的道路上,已出現了兩點火光。
    那是兩盞燈籠。
    燈籠是金黃色的,用一根細竹竿高高挑起。
    黃得詭秘,黃得可怕。
    李尋歡身形一閃,已將孫小紅拉到道旁的樹後。
    孫小紅降低了語聲,道:金錢幫?
    李尋歡點了點頭。
    孫小紅皺著眉道:原來上官金虹現在才到,莫非他路上也遇著什麼事了麼?
    李尋歡道:也許因為他只有兩條腿,所以走不快。
    只見前面兩盞燈籠,後面還有兩盞燈籠,相隔約摸三丈。
    前面的燈籠與後面的燈籠間,還有兩個人。
    兩人的身材都很高,都穿著金黃色的衣衫,前面一人的衫角很長,幾乎已覆蓋到腳
面,但走起路來長衫卻紋風不動。
    後面的一人衫角很短,只能掩及膝蓋。
    前面的一人赤手空拳,並沒有帶什麼兵器。
    後面的一人腰帶上卻插著一柄劍。
    李尋歡忽然發現這人插劍的法子和阿飛差不多,只不過阿飛是將劍插在腰帶中央,
劍柄向右。
    這人卻將劍插在腰帶右邊,劍柄向左。
    他用的莫非是左手。
    李尋歡的雙眉也皺了起來。
    他很不喜歡使左手劍對手,因為左手使劍,劍法必定和別人相反,招式必定更辛辣
詭秘,反難對付。
    而且劍已出鞘,出手必快!
    這是他多年的經驗,他一肯就看出這是個很強的對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