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十一章 天外來救星

    獨眼婦人聽有人在屋子外面呼叫,搶了出去,皺眉道:什麼事如此大驚小怪的?
    那人道:我方才見到鐵面無私趙正義,他說那姓鐵的就在──-
    他一面說著話,一面已推門走了進來,說到這裡,忽然怔住,因為他已發現要找的
人就在屋子裡。
    獨眼婦人格格笑道:你想不到吧!
    那人長長吐出口氣,道:趙正義說他在龍嘯雲家裡,想不到──-
    他一把抓住獨眼婦人的手,道:大嫂,你們是怎會找到他的?
    獨眼婦人道:這是龍神廟老烏龜來報的訊,說他已和李尋歡往這條路上走來了,我
們一路尋到這裡,本還礙著李尋歡,不便妄動,誰知他竟和李尋歡分了手。
    瞎子陰惻惻笑道:這就叫天奪其魂,鬼蒙了他的眼睛!
    最後趕到的那人疾裝勁服,八個人中只有他不改江湖豪客的打扮,身後斜背一柄梨
花大槍,比他的人還高出半截。
    過了很久,那江湖客一躍而起,瞪著大漢大喊道:鐵傳甲,你還認得我麼?
    鐵傳甲點了點頭,黯然道:你好──
    那江湖客應聲道:我當然很好,邊浩平生不做虧心事,也用不著躲躲藏藏的不敢見
人,日子至少總比你過得開心些!
    麻子怒道:三哥,你還跟他×嗦什麼?快開了他的胸膛,掏出他的心來祭大哥在天
之靈,不就完了麼?
    邊浩沉著臉道:老七,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們兄弟要殺人,總要殺得光明正大,不
但要叫天下人無話可說,也要叫對方口服心服。
    瞎子悠然道:不錯,我們既已等了十七年,又豈在乎多等一時半刻。
    他將這句話又說了一遍,別人也就不能再說什麼了。
    獨眼婦人道:那麼老三,你的意思還想怎麼樣呢?
    邊浩道:我們不但要先將話問清楚,還要找個外人來主持公,若是人人都說鐵某人
該殺,那時再殺他也不遲。
    麻子跳了起來,大吼道:還要問個鳥,我就不信還有人會說他做的事不該殺!
    瞎子冷冷道:既然沒有人會說他不該殺,問問又有何妨?
    麻子咬了咬牙,厲聲道:你──你想找誰來主持公道?
    邊浩道:我們找的人非但要絕對大公無私,而且還要和中原八義及鐵傳甲雙方都全
無關係。
    獨眼婦人皺眉道:你找的究竟是誰,快說吧。
    邊浩道:第一位就是鐵面無私趙正義,此人可算是──-
    鐵傳甲忽然慘笑道:你們用不麻煩了,快殺了我就是!我自問昔年確有對不起翁天
傑之處,如今死而無怨!
    獨眼婦人冷笑道:聽他的口氣,好像對趙正義還有所不滿──
    瞎子淡淡道:趙正義既然曾找過老三報告他的行蹤,自然和他有些過節,又怎會為
他主持公道?
    邊浩道:縱然如此也無妨,除了趙正義之外,我還找了兩個人。
    瞎子道:哦?
    邊浩道:這兩人一個是在大觀樓說鐵板快書的老先生,可說是此道第一名家,卻和
江湖中人全無關係,另一個是初出江湖的少年──
    獨眼婦人道:初出江湖的毛頭小伙子,懂得什麼?
    邊浩道:此人雖然初出江湖,但性格剛強,一介不取,可說是條鐵錚錚的漢子,我
和他相識雖才兩天,但確信他絕不是油滑的小人!
    獨眼婦人冷笑道:相識方兩天,就能看得出他是不是好大了麼?看來你這麼喜歡亂
交朋友的脾氣,竟到今天還未改。
    她忽然怒吼著道:昔年若不是你將這姓鐵的帶回來,說他是好人,我們又怎會和他
交朋友,翁天傑又怎會死春也手裡?
    邊浩垂下了頭,也不敢說話了。
    瞎子卻道:無論如何,找幾個人來作公證,這主意總是不錯的,中原八義總不能胡
亂殺人。
    他笑了笑,又道:老三既然已將人家請來了,我們總不能讓人家站在雪地裡喝西北
風吧。
    獨眼婦人動容道:人已經來了?
    邊浩苦笑道:我本來是想他們一下請到龍嘯雲那裡去,當著大家的面,將此事作一
了斷的,不想大嫂已將鐵某找來了。
    獨眼婦人默默半晌,霍地拉開了門,大聲道:三位既已來了,就請進來吧。
    鐵傳甲抱定主意,再也不肯睜開眼睛,此情此景,他實在不願再看那鐵面無私趙正
義一眼。
    他已抱定主意什麼都不看,什麼都不說。
    只聽腳步聲音,果然有兩個人走了進來。
    第一人腳步沉穩,下身顯然很有功夫,南拳北腿,趙正義是北方豪傑,功夫大半都
在兩條腿上。第二人的腳步很重,卻很浮,走進來時,還在輕輕喘著氣,這人身上就算
有武功,也好不到哪裡去。鐵傳甲並沒有聽到第三個人的腳步聲。
    難道第三個走路時居然連一點腳步聲都沒有?
    那瞎子似乎站了起來,傳聲道:為了在下兄弟昔年的一點恩怨,無端勞動三位的大
駕,已是不該,又害得三位在風雪中枯候多時,更是該死,但請三位恕罪。
    他說話的聲音永遠不急不徐、冷冷淡淡,誰也聽不出他說的是真心話,還是意存譏
諷。
    只聽得趙正義的聲音道:我輩為了江湖公道,兩肋插刀也在所不辭,易二先生何必
客氣。
    這人只要一開口,就是光明堂皇的話,但這種話鐵傳甲早已聽膩了,簡直想作嘔。
    又聽見一個很蒼老卻又很清朗的聲音道:老朽雖不過是個說書的,但平日說的也是
江湖俠士們風光霽月的行徑,心裡更久已仰慕得很,今日承蒙各位看得起,能到這裡來,
更是三生有幸。
    瞎子冷道:只望閣下回去後,能將這件事的是非曲折,向天下人原原本本地說出來,
我兄弟就得益非淺了。
    那說書的賠道:這一點老朽更是義不容辭,老朽必定會將今日所見,一點不漏地說
出來,邊三爺找老朽來參與此事,也就是這意思。
    鐵傳甲這才知道邊浩找這人來的用意,他也不禁在暗中佩服邊浩辦事之周密,什麼
事都想到了。
    突聽獨眼婦人道:不知這位朋友貴姓大名,能否見告?
    這句話顯然是對第三個人說的。
    但第三個人並沒有開腔,邊浩卻道:這位朋友素來不願讓別人知道他的姓名──
    瞎子冷冷道:他的姓名和這件事並沒有關係,他不願說,我們也不必問,可是我們
這些人的姓名,他卻不能不知道。
    邊浩立刻就道:我們本有八兄弟,昔年承江湖抬愛,氫我們叫做中原八義,其實這
也不過是朋友的抬愛──
    瞎子忽又截口道:這並不是朋友們的抬愛,我兄弟武功雖不出名,相貌更不驚人,
但平生做的事,莫不以義氣為先,絕沒有見不得人的。
    趙正義大聲道:中原八義,義薄雲天,江湖中誰人不知,哪個不曉。
    那說書的也拍手道:中原八義,好響亮的名字,這位老先生想必就是大義士了。
    瞎子道:我是老二,叫易明湖,昔日人稱神目如電,可是現在──-
    他慘笑了幾聲,嗄聲道:現在我的名字叫有眼無珠,你記住了吧。
    說書的賠笑道:在下怎會忘記。
    賣野藥的郎中道:我三哥寶馬神槍邊浩你已見過了,我行四,叫金風白。
    說書的道:聽閣下口音,好像是南陽府的人。
    金風白道:正是。
    說書的道:南陽府一貼堂金家藥鋪,是幾十年的老字號,老朽小時也曾吃過一帖堂
的驅蟲散,不知閣下──
    金風白慘笑道:連萬牲園的少東都已在賣鴨腳,還提什麼一帖堂呢?
    說書的失聲道:萬牲園?莫非張老善人的公子也在這裡?
    金風白道:嗯。
    說書的道:是哪一位?
    那賣酒的道:就是我這賣鴨腳的。
    說書的長長吸了口氣,似乎不勝驚訝,又不勝感慨。
    麻子搶著道:我是老七,叫公孫雨,因為我的麻子比雨點還密。
    賣臭豆乾的道:我是老八,叫赴湯蹈火西門烈,現在果然是一頭挑油湯,一頭挑烈
火,賣的卻是臭豆腐乾。
    說書的道:不知大義士在哪裡?
    公孫雨道:我大哥義薄雲天翁天傑已被人害死,這是我大嫂──
    獨眼婦人道:我的名字可不好聽,叫女屠戶翁大娘,但你還是好好記著。
    說書的陪笑道:老朽雖已年老昏庸,但自信記性還不錯。
    翁大娘道:我們要你將名字記住,並不是為了要靠你來揚名立字,而是要借你的嘴,
將我們的血海深仇說出來,讓江湖中人,也好知道其中真相。
    說書的道:血海深仇?莫非翁大義士──-
    公孫雨壓聲道:這人叫鐵甲金剛鐵傳甲,害死我大哥的就是他!
    金風白道:我兄弟八人情如手足,雖然每人都有自己的事,但每年中秋時都要到大
哥的莊子裡去住上幾個月。
    張承勳道:我兄弟八人本來已經夠熱鬧了,所以一向沒有再找別的朋友,那一年三
哥卻帶了個人回來,還說這人是個好朋友。公孫雨恨恨:這人就是忘恩負義、賣友求榮
的鐵傳甲!
    金風白道:我大哥本就是個要朋友不要命的人,見到這姓鐵的看來還像是條漢子,
也就拿他當自己朋友一般看待,誰──他卻不是人,是個畜生!
    張承勳道:過完年後我們都散了,大哥卻硬要留他多住兩個月,誰知他竟在暗中勾
結了我大哥的一些對頭,半夜裡闖來行兇,殺了我大哥,燒了翁家莊,我大嫂雖然僥倖
沒有死,但也受了重傷。
    翁大娘嘶聲道:你們看見我臉上這刀疤沒有?這一刀幾乎將我腦袋砍成兩半,若不
是他們以為我死了,我也難逃毒手!
    公孫雨吼道:那時翁家莊的人全都死盡死絕,就沒有人知道是誰下的毒手,你倒說,
這人的心黑不黑?手辣不辣?
    金風白道:我兄弟知道了這件事後,立刻拋下了一切,發誓要找到這廝為大哥報仇,
今日總算皇天有眼──皇天有眼──
    翁大娘壓聲:現在我們已將這件事的始末說了出來,三位看這鐵的是該殺,還是不
該殺?
    趙正義沉聲道:此事若不假,縱將鐵傳甲千萬萬剮,也不為過。
    公孫雨跳了起來,怒吼道:此事當然是真的,一字不假,不信你們就問問他自己吧!
    鐵傳甲咬著牙關,嗄聲道:我早已說過,的確愧對翁大哥,死而無怨。
    公孫雨大呼道:你們聽見沒有──你們聽見沒有──這是他自己說的!
    趙正義厲聲道:他自己既已招認,別人還有什麼好說的!
    那說書的歎息:老朽也讀過三國,說過岳傳,但像這種心黑手竦、不忠不義的人,
只怕連曹操和秦檜還望塵莫及。
    翁大娘道:既是如此,三位都認為鐵傳甲是該殺的了!
    說書的道:該殺!
    趙正義道:何止該殺,簡直該將他亂刀分×,以謝江湖!
    突聽一道:你口口聲聲不離江湖,難道你一個人就代表江湖麼?
    這聲音簡短而有力,每個字都像刀一樣,又冷,又快──-
    在這般屋子裡,他至今才第一次說話,顯然他就是那走路像野獸般,可以不發出絲
毫聲音來的第三個人了。
    鐵傳甲心裡一跳,忽然發現這聲音很熟悉。
    他忍不住張開眼來,就發現坐在趙正義和一個老者中間的,就是那孤獨而冷漠的少
年阿飛。
    飛少爺?你怎會到了這裡?
    鐵傳甲幾乎忍不住要驚呼出聲來,但他卻只是更用力地咬緊了牙關,沒有說出一個
字。
    趙正義卻已變色:朋友你難道認為這種人不該殺麼?
    阿飛冷冷道:我若認為他不該殺,你們就要將我也一同殺了,是不是?
    易明湖緩緩道:我們將朋友請來,就是為了要朋友你主持公道,只要你說出此人為
何不該殺,而且說得有理,我們立刻就放了他也無妨。
    趙正義厲聲道:我看他只不過是無理取×而已,各位何必將他的的話放在心上。
    阿飛望著他,緩緩道:你說別人賣友求榮,你自己豈非也出賣過幾百個朋友,那天
翁家莊殺人的,你豈非也是其中之一,只不宗翁大娘沒有見到你!
    中原八義都吃了一驚,失聲道:真有此事?
    阿飛道:他要殺這姓鐵的,只不過是殺人滅口而已!
    趙正義本來還在冷笑著假作不屑狀,此刻也不禁發急了。
    大怒道:放你媽──-
    他急怒之下,幾乎也要和公孫雨一樣罵起粗話來,蛤屁字到了嘴邊,忽然想起這句
話罵出來並沒有效。
    而他冷笑著說話:想不到你年紀輕輕,也學會了血口噴人,好在你這片面之詞,沒
有人相信!
    阿飛道:片面之詞?你們的片面之詞,為何就要別人相信呢?
    趙正義道:鐵某自己都已承認,你難道沒有聽見。
    阿飛道:我聽見了。
    這四個字未說完,他腰畔的劍已抵住了趙正義的咽喉!
    趙正義身經百戰,本不是容易對付的人,但這次也不知怎地,竟未看出這少年是如
何拔的劍!
    他只覺眼前一花,劍尖已到了自己咽喉,他既無法閃避,更連動都不敢動了,嗄聲
道:你──你想怎樣?
    阿飛道:我只問你,那天到翁家莊去殺人,你是不是也有一份!
    趙正義怒道:你瘋了。
    阿飛緩緩道:你若再不承認,我就殺了你!
    這句話他說得平平淡淡,就好像是在說笑似的。
    趙正義滿臉大汗黃豆般滾了下來,顫聲道:我──我
    阿飛道:你這次回答最好小心些,千萬莫要說錯了一個字。
    阿飛腰上插著的那柄劍,人人都早已看見了,人人都覺得有些好笑,但現在,卻沒
有人再覺得好笑了。
    阿飛緩緩道:我最後再問你一次,這是最後一次了!絕不會有第二次──我問你,
翁天傑是不是你害死的?
    趙正義望著他那雙漆黑得看不到底的眸子,只覺自己的骨都已冰冷,竟不由自主地
顫聲道:是
    這是字自他嘴裡說出來,中原八義俱都聳然變色。
    阿飛忽然一笑,淡淡道:各位不必生氣,翁天傑之死,和他並沒有絲毫關係。
    中原八義又都怔住了。
    阿飛道:他只不過說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個人在被逼時說出來的話,根本就算不
得數的。
    中原八義紛紛喝道:我們幾時逼過他?
    你難道還認為這是屈打成招麼?
    他若有委屈,自己為何不說出來?
    紛亂中,只聽易明湖緩緩道:鐵傳甲你若認為我兄弟冤枉了你,此刻正好向我兄弟
解釋!
    這話聲雖緩慢,但一個字一個字說出來,竟將所有的怒喝聲全都壓了下去,此人雙
目雖盲,但內力之深,原都還在別人之上。
    鐵甲緊咬著牙關,滿面俱是痛苦之色。
    翁大娘道:你若是無話可說,就表示自己招認了,咱位可沒有用刀逼著你。
    鐵傳甲長長歎息了一聲,黯然道:飛少爺,我實在無話可說,只好×負你一片好心。
    阿飛道:無論他說不說話,我都不想念他會是賣友求榮的人。
    公孫雨怒吼道:事實俱在,你不信也得信。
    翁大娘冷笑道:他不信就算了,咱們何必一定要他相信?
    金風白道:不錯,這件事根本和他沒有關係。
    阿飛道:我既已來了,這件事就和我有關係了。
    翁大娘怒道:你算哪棵蔥,敢來管咱們的閒事!
    那樵夫大吼道:老子偏要傷傷了他,看你小子怎麼樣。
    這人說話最少,動手卻最快,話音末了,一柄斧頭已向鐵傳甲當頭砍了下去,風聲
虎虎,立劈華山!他昔年號稱立劈華山,這一招乃是他的成名之作。鐵傳甲木頭人般坐
在那裡,縱有一身鐵布衫的功夫,眼見也要被這一斧劈成兩半。
    那說書的驚呼一聲,只道他立刻就要血濺五步。
    誰知在這時,突見劍光一閃,砰的一聲,好好的一把大斧竟然斷成兩截,斧頭當的
跌在鐵傳甲面前。這變化雖快,但中原八義究竟都不是飯桶,每個人都瞧得清清楚楚,
大家都不禁為之面色慘變,一聲驚呼尚未出口,只見阿飛手裡的劍一偏,手握劍背托著
了那樵夫的下巴。
    那樵夫仰天一個觔斗摔出,人也疼得暈了過去。
    方才阿飛一劍帛住了趙正義,別人還當他是驟出不意,有些僥倖,現在這一劍使出,
大家才真的被駭得發呆了。
    他們幾乎不信蔬有這麼快的劍!
    阿飛此時卻已若無其事地拉起了鐵傳甲的事,道:走吧,我們喝酒去
    鐵傳甲竟身不由已地被他拉了起來。
    公孫雨、金風白、邊浩三個人同時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金風白嘶聲道:朋友現在就想走了麼?只怕沒這麼容易。
    阿飛淡淡道:你還要我怎麼樣?一定要我殺了你麼?
    易明湖忽然長長歎了口氣,道讓他走吧!
    翁大娘嘶聲道:怎麼能讓他走?我們這麼多的心血難道就算──
    易明湖冷冷道:就算餵了狗吧。
    他臉色仍然陰森森的,只是向阿飛拱了拱手,道:閣下請吧,江湖中本來就是這麼
回事,誰的刀快,誰就有理!
    阿飛道:多承指教,這句話我一定不會忘記的。
    翁大娘早已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跺著腳道:你怎麼能放走,怎麼能放他走!
    易明湖面上卻木無表情,緩緩道:你要怎麼?難道真要他將我們全都殺了麼?
    邊浩黯然道:二哥說的不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我們活著,總有復仇
的機會。
    翁大娘忽然撲過去,揪住他的衣襟,嘶聲道:你還有臉說話?這又是你帶回來的朋
友,雙是你──-邊浩慘笑道:不錯,他是我帶回來的,我好歹要對大嫂有個交待。
    只聽嘶的一聲,一片衣襟被扯了下來,他的人已轉身衝了出動,翁大娘怔了怔,失
聲道:老三,你回來──
    但她追出去時,邊浩已走得連影子都瞧不見了。
    易明湖歎了口氣,喃喃道:讓他走吧,但願他能將他那老友找來。
    金風白眼睛一亮,動容道:二哥說的莫非是────
    易明湖道:你既然知道是誰,何必再問!
    金風白的眼睛裡發出了光,喃喃道:三哥若真能將那人找出來,這小子的劍再快也
沒有用了。
    趙正義忽然笑了笑,道:其實邊三俠用不著去找別人的。
    金風白道:哦!
    趙正義沉聲道:明後兩日,本有三位高人要到這裡來,那少年縱然有三頭六臂,我
也要叫他三個腦袋都搬家!
    金風白道:是哪三位?
    趙正義緩緩道:各位聽那三位的名字,只怕要嚇一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