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八章 往事不可追

    但這本是李尋歡自己的家園,他從小就在這裡長大的,在這裡,他曾經渡過一段最
幸福的童年,得過最大的榮耀,可是,也就在這裡,他曾經親自將他父母和兄長的靈柩
抬出去埋葬。
    又誰能想到此刻他在這裡竟變成個陌生人了。
    李尋歡淒然一笑,耳旁似乎響起了一陣淒涼的悲歌:「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
客,眼看他樓垮了。」
    他仔細咀嚼著這其中的滋味,體味著人生的離合,生命的悲歌,更是滿懷蕭索,玄
然欲泣。
    虯然大漢也是神色黯然,悄聲道:「少爺,進去吧。」
    李尋歡歎了囗氣,苦笑道:「既已來了,遲早總要進去的,是麼?」
    誰知他剛跨上石階,突聽一人大喝道:「你是什麼人?敢往龍四爺的門裡亂闖?
    一個穿著錦緞羊皮襖,卻敞著衣襟,手裡提著個鳥籠的大麻子從旁邊衝過來,攔住
了李尋歡的去路。
    李尋歡皺眉道:「閣下是……」
    麻子手叉著腰,大聲道:「大爺就是這裡的管家,我的閨女就是這裡龍夫人的乾妹
妹,你想怎麼樣?」
    李尋歡道:「噢──既是如此,在下就在這裡等著就是。」
    麻子冷笑道:「等著也不行,龍公館的大門囗啟是閒雜人等可以隨意站著的?」
    虯然大漢怒容滿面,但也知道此時只有忍耐。
    誰知那麻子竟又怒罵道:「叫你滾開,難道是作死嗎?」
    李尋歡雖還忍得住,虯然大漢卻忍耐不住了。
    他正想過去給這個麻子教訓,門裡已有人高呼道:「尋歡,尋歡,真是你來了嗎?」
    一個相貌堂堂,錦衣華服,頜下留著微鬚的中年人已隨聲衝了出來,滿面俱是興奮
激動之色,一見到李尋歡,就用力捏著他的脖子,嘎聲道:「不錯,真是你來了……真
是你來了……」
    話未說完,已是熱淚盈眶。
    李尋歡又何嘗不是滿眶熱淚,道:「大哥……」
    只喚了這一聲「大哥」,他已是語音哽咽,說不出來。
    那麻子見到這光景,可真是駭呆了。
    只聽龍嘯雲不住喃喃道:「兄弟,你真是想死我了,想死我了……」
    他這句話翻來覆去也不知說了多少遍,忽又大笑道:「你我兄弟相見,本該高興才
是,怎地卻眼淚巴巴的像個老太婆……」
    他大笑著擁著李尋歡往裡走,還在大呼道:「快去請夫人出來,大家全出來,來見
見我的兄弟,你們可知我這兄弟是誰麼?……哈哈,我說出來包險你們都要嚇一跳。」
    虯然大漢望著他們,眼淚也快要流了出來,他心裡只覺酸酸的,也不知是悲痛?還
是歡喜。
    那麻子這才長長吐出囗氣,摸著腦袋道:「我的媽呀,原來他就是李……李探花,
連這棟房子聽說都是他送的,我卻不讓他進來,我……我真該死。」
    那紅孩兒龍小雲正被十幾個人圍著,坐在大廳李的太師椅上,他也明白了他父親和
李尋歡的關係,嚇得連哭都不敢哭了。
    但龍嘯雲剛擁著李尋歡走入了大廳,本來站在龍小雲旁邊的兩條大漢忽然撲了出來,
指著李尋歡的鼻子道:「傷了雲少爺的,就是你嗎?」
    李尋歡道:「不錯!」
    那大漢怒道:「好小子,你膽子真不小!」
    兩人一左一右,竟向李尋歡夾擊而來!
    李尋歡並沒有回手,但龍嘯雲忽然怒喝一聲,反手一掌,跟著飛起一腳,將兩人都
打得滾了出去,怒道:「你們敢對他出手?你們的膽子才真不小,你們可知道他是誰嗎?」
    那兩人再也想不到馬屁竟拍到馬腿上。
    一人捂著臉吃吃道:「我們只不過是想替雲少爺……」
    龍嘯雲歷聲道:「你們想怎樣,告訴你們,龍嘯雲的兒子就是李尋歡的兒子,李尋
歡莫說只不過教訓了他一次,就算將這畜生殺了,也是應該的!」
    他放聲大喝道:「從今以後,誰也不許再提起這件事,若有誰敢再提起這件事,就
是成心和我龍嘯雲過不去!」
    李尋歡木然而立,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龍嘯雲若是痛罵他一場,甚至和他翻臉,他也許還會覺得好受,但龍嘯雲卻如此重
意氣,他心裡只有更慚愧,更難受!黯然道:「大哥,我實在不知道……」
    龍嘯雲用力一拍他肩頭,笑道:「兄弟,你怎地也變得這麼婆婆媽媽起來了?這畜
生被他母親慣得實在太不像話了,我本就不該傳他武功的。」
    他大笑著呼道:「來來來,快擺酒上來,你們無論誰若能將我這兄弟灌醉,我馬上
就送他五百兩銀子。」
    大廳中的人多是老江湖,光棍的眼睛哪有不亮的,早已全都圍了過來,向李尋歡陪
笑問好。
    突聽內堂一人道:「快掀簾子,夫人出來了。」
    站在門囗的童子剛將門簾掀起,林詩音已衝了出來。
    李尋歡終於又見到林詩音了。
    林詩音也許並不能算是個真正完美無暇的女人,但誰也不能否認她是個美人,她的
臉色太蒼白,身子太單薄,她的眼睛雖明亮,也嫌太冷漠了些,可是她的風神,她的氣
質,卻是無可比擬的。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她都能使人感覺到她那獨特的魅力,無論誰只要瞧過她一眼,
就永遠無法忘記。
    這張臉在李尋歡夢中已不知出現過幾千幾萬次了,每一次她都距離得那麼遙遠,不
可企及的遙遠。
    每一次李尋歡想去擁抱她時,都會忽然自這心碎的惡夢中驚醒,他只有躺在他自己
的冷汗裡,望著窗外黑沉沉的夜色顫抖,痛苦地等待著天亮,可是天亮的時候,他還是
同樣痛苦,同樣寂寞。
    現在,夢中人終於真實的在他眼前出現了,他甚至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觸及她,他
知道這不再是夢。
    可是,他又怎能伸手呢?
    他只希望這又是個夢,但真實永遠比夢殘酷得多,他連逃避都無法逃避,只有以微
笑來掩飾住心裡的痛苦,勉強笑道:「大嫂,你好!」
    「大嫂」
    魂牽夢縈的情人,竟已是大嫂,虯然大漢扭轉了頭,不忍再看,因為只有他知道李
尋歡這一聲「大嫂」喚得是多麼痛苦,多麼辛酸。
    他不知道自己若在李尋歡這種情況中時,是否也能喚得出這一聲「大嫂」來,他不
知道自己是否也有勇氣來承受如此深的痛苦。
    他若不扭轉頭去望院中的積雪,只怕早已流下淚來。
    而林詩音卻彷彿根本沒有聽見這一聲呼喚。
    她的心彷彿已全貫注在她的兒子身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