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
第二三章 希望在人間

    人的思想很奇特。
    有時你腦中很久很久都在想著同一件事,但有時人卻會在一剎那間想起很多事。
    在這一剎那間,胡鐵花就想起了很多事。
    他首先想起那天在原隨雲船上發生的事。
    那天晚上她和金靈芝約會在船舷旁,那天發生的事太多,他幾乎忘了約會,所以去
得遲些,剛走上樓梯的時候,就聽一聲驚呼。
    他確定那是女人的呼聲,呼聲中充滿了驚慌和恐懼之意。
    他以為金靈芝發生了什麼意外,以最快的速度衝上甲板,卻看到高亞男站在船舷旁。
    船舷旁的甲板上有一灘水漬。
    他又以為高亞男因嫉生恨,將金靈芝推下了水,誰知金靈芝卻好好的坐在她自己的
艙房裡,而且還關上了門不讓他進去。
    他一直猜不出究竟是怎麼回事,只記得從那天晚上之後,船上就出現了個「看不見」
的兇手。
    現在他才忽然明白了。
    枯梅大師並沒有死。
    丁楓既然能用藥物詐死,枯梅大師當然也能。
    金靈芝在船舷旁等他的時候,也正是枯梅大師要從水中復活的時候。
    那時夜已很深,甲板上沒有別的人,金靈芝忽然看到一個明明已死了的人忽然從水
中復活,自然難免要駭極大呼。
    胡鐵花聽到的那聲驚呼,的確是金靈芝發出來的。
    等他衝上甲板的時候,枯梅大師已將金靈芝帶走,她生怕被胡鐵花發現,所以又留
下高亞男在那轉移胡鐵花的注意力。
    高亞男自然是幫助她師傅復活的,胡鐵花看到她,自然就不會再去留意別的,所以
枯梅大師才有機會將金靈芝帶下船艙。
    金靈芝被枯梅大師所脅,不敢洩露這秘密,所以就不願見到胡鐵花,所以那時的神
情才會那麼奇特。
    那天高亞男的表情卻很溫柔,不但沒有埋怨胡鐵花錯怪了她,而且還安慰他,陪他
去喝兩杯。
    高亞男一向最尊敬她的師傅,枯梅大師真的死了,她絕不會有這麼好的心情。
    現在胡鐵花才明白,原來高亞男早就知道了秘密,就因為她一向尊敬師傅,所以枯
梅大師無論要她怎麼樣作,她都不會違背,更不會反抗。
    這次胡鐵花確信自己的猜測絕不會再錯誤,只不過卻還有幾點想不通的地方:
    「金靈芝本來也是個性情倔強的女孩子,枯梅大師是用什麼法子將她要脅住的?」
    「枯梅大師秘密既已被她發現,為什麼不索性殺了她滅口?」
    「枯梅大師一生嚴正,為什麼突然竟會做出這種事來?」
    「原隨雲和枯梅大師又有什麼關係?」
    「枯梅大師為什麼要詐死?」
    「丁楓詐死,是因為知道楚留香已將揭破他的秘密,他一直對楚留香有所畏懼,枯
梅大師詐死,是不是也因為知道自己的秘密已被人揭破?」
    「她怕的究竟是誰?」
    尤其是最後一點,胡鐵花更想不通。
    他知道枯梅大師怕的絕不是楚留香,因為楚留香那時絕沒有懷疑到她,而且憑楚留
香的武功,也絕不能令她如此畏懼。
    胡鐵花沒有再想下去,也不可能再想下去。
    他已看到了原隨雲。
    這神秘的蝙蝠公子忽然又出現了。
    他遠遠的站在海浪中的一塊突出的礁石上,看來還是那麼瀟灑,那麼鎮定。對一切
事彷彿還是充滿了信心。
    胡鐵花一看到這人,心佇立刻就湧起了憤怒之意,立刻就想衝過去。
    楚留香卻一把拉住了他,搖搖頭,低語道:「他既然敢現身,就想必還有所仗恃,
我們不妨先聽聽他說什麼。」
    他說話的聲音雖低如耳語,卻顯然還沒有避過原隨雲那雙編幅般敏銳的耳朵。
    原隨雲忽然道:「楚香帥。」
    楚留香道:「原公子。」
    原隨雲歎了口氣,道:「香帥果然是人中之傑,名下無虛,在下本以為這計劃天衣
無縫,不想還是被香帥揭破了。」
    楚留香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世上本無永遠不被人揭破的秘密。」
    原隨雲慢慢的點了點頭,道:「卻不知香帥是什麼時候開始懷疑的呢?」
    楚留香沉吟著,道:「每個人做事都有種習慣性,越是聰明才智之士,越不能避免,
因為聰明人不但自負,而且往往會將別人都估計得太低。」
    原隨雲在聽著,聽得很仔細。
    楚留香道:「我們在原公子船上遇到的事,幾乎和在海闊天那條船上遇見的相差無
幾,我發現了這點之後,就已想到,白獵他們是否也同樣是被個死人所殺的呢?」
    他接著道:「因為死人絕不會被人懷疑,而且每個人心裡都有種弱點,總認為發生
過的事,絕不會再同樣發生第二次。」
    原隨雲點了點頭,彷彿對楚留香的想法很讚許。
    楚留香道:「枯海大師和閣下顯然是想利用人們心裡的這種弱點,除此之外,這麼
樣做,當然還有別的好處。」
    原隨雲道:「什麼好處?」
    楚留香道:「船上會摘心手的本來只有三個人,枯梅大師既已『死』了,剩下的就
只有高亞男和華真真。」
    他笑了笑,接著道:「閣下當然知道高亞男是我們的好朋友,認為我們絕不會懷疑
到她,而且每件事發生的時候,都有人能證明她不在那裡。」
    原隨雲道:「確實如此。」
    楚留香道:「高亞男既然沒有嫌疑,剩下的就只有華真真了。各種跡象都顯示出她
就是殺人的兇手,使得每個人都不能不懷疑他。」
    原隨雲道:「但香帥卻是例外。」
    楚留香道:「我本來也不例外,若不是枯梅大師和閣下做得太過火了些,我幾乎也
認為她就是兇手;而她也幾乎認為我就是兇手,幾乎在黑暗中糊里糊塗的火並起來,無
論是我殺她,還是她殺了我?閣下想必都愉快得很。」
    原隨雲道:「這正是我們的計劃,卻不知是什麼地方做過火了?」
    楚留香道:「你們不該要高亞男在我背上印下『我是兇手』那四個字的。」
    原隨雲道:「你怎麼知道是她做的事?」
    楚留香道:「因為我們被關入那石牢時,只有她一個人接近我,而且還有意無意問
在我背上拍了拍,那四個字顯然早就寫在她手上的,用碧磷寫成的字,隨便在什麼地方
一拍,立刻就會印上去,本來是反寫的字,一印到別人身上就變成正的!」
    他忽然對胡鐵花笑了笑,道:「你總還記得你小時候常玩的把戲吧?」
    胡鐵花也笑了,是故意笑的。因為他知道他們笑得越開心,原隨雲就越難受。
    原隨雲忍不住問道:「把戲?什麼把戲?」
    胡鐵花道:「我小時候常用石灰在手上寫『我是王八』,然後拍到別人身上去,要
別人帶著這四個字滿街跑。」
    原隨雲也想笑笑,卻實在笑不出來。
    沉著臉道:「香帥又怎會發現背後有這四個字的?」
    楚留香道:「我背後並沒有眼睛,這四個字當然是華真真先看到的。」
    原隨雲道:「她看到了這四個字,非但沒有將你當作兇手,反而告訴了你?」
    華真真忽然道:「因為那時我已知道是他了,雖然也看不到他的面目,卻知道除了
他之外,別人絕不會有那麼高的輕功。」
    她眼波脈脈的凝注著楚留香,慢慢的接著道:「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是兇手。」
    原隨雲道:「為什麼?」
    華真真沒有回答。
    她不必回答。她眼睛已說明了一、切。
    當她凝注著楚留香的時候,她眼睛裡除了瞭解、信任和一種默默的深情外,就再也
沒有別的。
    愛情的確是種很奇妙的事,它能令人變得很愚蠢,也能令人變得很聰明;它能令人
做錯很多事,也能令人做對很多事。
    過了很久,他們才將互相凝注著的目光分開。
    楚留香道:「那時我才知道她絕不是兇手,那時我才確定兇手必定是枯梅大師,因
為只有枯梅大師才能令高亞男出賣老朋友。」
    高亞男哭聲本已停止,此刻又開始哭泣起來。
    楚留香道:「那時我們雖已互相信任,但還是沒有停手,因為我們要利用動手的時
候商量出一個計劃來。」
    華真真柔聲道:「那時我的心早已亂了,所有的計劃都是他想出來的。」
    原隨雲冷冷道:「香帥的計劃我雖已早就領教過,卻還是想再聽一遍。」
    華真真道:「他要我在暗中去搜集你們換下來的衣服和烈酒,在石台四周先佈置好,
他自己到上面去引開你們的注意力,那時你們每個人都在聽他說話,所以才完全沒有發
現我在於什麼。」
    她輕輕歎了口氣,黯然接道:「這當然也全靠東三娘的幫忙,若沒有她,我根本找
不到那麼多衣服,也找不到那麼多烈酒。」
    東三娘也是只可憐的「蝙蝠」,她當然知道衣服和酒在什麼地方。
    烈酒全澆上乾燥的衣服,自然一燃就著,何況「編幅」的衣服本是種很奇特的質料
製成的,既輕又薄。原隨雲沉默著,像是已說不出話。
    胡鐵花卻忍不住問道:「但枯梅大師為什麼要如此陷害華姑娘呢?」
    楚留香道:「因為枯梅大師唯一畏懼的人就是華姑娘。」
    胡鐵花不由自主又摸了摸鼻子,他不懂師傅為什麼要怕徒弟。
    楚留香道:「華真真名義上雖是枯梅大師的弟子,其實武功卻另有傳授。」
    胡鐵花道:「誰的傳授?」
    楚留香道:「華瓊鳳華太宗師。」
    胡鐵花道:「我知道華仙子是華山派的第四代掌門,但卻已仙逝很久。」
    楚留香道:「華仙子雖已仙去,卻將她的畢生武功心法記在一本秘籍上,交給她的
堂兄,華真真就是華仙子的率侄孫子。」
    胡鐵花道:「我明白了,可是……」
    楚留香道:「你雖已明白華真真的武功是哪裡來的,卻還有很多事不明白,是不
是?」
    胡鐵花苦笑道:「一點也不錯。」
    楚留香道:「我分幾點說,第一,華真真得了華仙子的心法後,武功已比枯梅大師
高,摘心手那門功夫,就是華真真傳給枯梅大師的。」
    胡鐵花道:「這點我已想到,所以華姑娘剛才一出手就能將她制住,除了華姑娘外,
世上絕沒有第二個人能做得到。」
    楚留香道:「第二,華真真得到華仙子這本秘籍後,就負起了一種很特別的任務。」
    胡鐵花道:「什麼任務?」
    楚留香道:「負責監視華山派的當代掌門。」
    胡鐵花道:「難道是華仙子在她那本秘籍中特別規定了的?」
    楚留香道:「不錯,所以華真真在華山派中的地位就變得很特殊。華山派中無論發
生什麼,她都有權過問,華山門下無論誰做錯了事,她都有權懲罰,就連身為掌門的枯
梅大師也不例外。」
    他接著又道:「我們一直猜不出『清風十三式』的心法是怎會失竊的,就因為我們
從未想到枯梅大師會監守自盜。」
    胡鐵花歎了口氣,道:「枯梅大師居然會是這種人,我真是做夢也沒有想到。」
    楚留香道:「她這麼樣做,當然是為了原公子。但她也未想到華山派中突然多出個
華真真這麼樣的監護人,因為華姑娘是最近才去找她的。」
    胡鐵花道:「就因為華姑娘要追究這件事的責任,所以枯梅大師也不能不裝模作樣,
故意親自要出來調查這件事。」楚留香道:「我們都認為華姑娘是個很柔弱的人,都低
估了她。但枯梅大師卻很瞭解她是個怎麼樣的女孩子,知道她的聰明和堅強。」
    華真真眼睛裡發出了光。
    對一個少女來說,世上永遠沒有任何事比自己心上人的稱讚更值得珍惜、更值得歡
喜了。
    胡鐵花道:「那時枯梅大師已知道這秘密遲早都有被華姑娘發現的一天,她想除去
華姑娘,卻又不敢下手,所以才使出這種法子來。」
    楚留香道:「不錯,她這麼做,不但是為了要陷害華姑娘,還想利用我們來和華姑
娘對抗,也可以消除華姑娘對她的懷疑,無論什麼事她都可以更放開手去做了。」
    胡鐵花道:「這麼樣說來,英萬里那天看到的白衣人也是她了。」
    楚留香道:「不錯,英萬里當然也是死在枯梅大師手上的,那天其實也已聽出了枯
梅大師的聲音,卻一直不敢說出來。」
    胡鐵花道:「因為他絕沒有想到枯梅大師會是這種人,想不到她也會詐死復活,所
以他才會連自己的耳朵都信不過了。」
    楚留香點點頭,歎息道:「每個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只可惜枯梅大師這次做得太
錯了些。」
    胡鐵花道:「我還是要問,她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呢?她和原隨雲究竟有什麼關
系?」
    楚留香沉吟著,緩緩道:「這件事除了他們自己外,只怕誰也不知道。」
    原隨雲一直在聽著,此刻忽然冷冷道:「我可以保證,你們永遠都沒法子知道的。」
    楚留香淡淡道:「這種事我也不想知道,但另外有件事我倒想問問你。」
    原隨雲道:「你可以問。」
    楚留香道:「你們是用什麼法子要脅住金靈芝的,為什麼不索性將她殺了滅口?」
    胡鐵花立刻也搶著道:「不錯,這一點我也始終想不通。」
    原隨雲嘴角忽然露出種很奇特的笑容,道:「其實這道理簡單得很,我們不殺她,
也沒有要脅她,因為我們根本用不著那樣做,她本來就絕不會洩露我們的秘密。」
    胡鐵花道:「為什麼?」
    原隨雲道:「因為她愛的不是你,是我,她早已將整個人都交給了我。」
    這句話說出來,胡鐵花簡直比聽到枯梅大師是兇手時還吃驚。
    就連楚留香都也有被人踢了一腳的感覺。
    原隨雲道:「其實這點你們早就該想到的,無論誰都只能到蝙蝠島來一次,她為什
麼能來兩次?無論誰來過一次後,都不會想再來,她為什麼還想來第二次?」
    他淡淡的笑了笑,接著道:「她這次來,當然就是為了找我。」
    胡鐵花忽然跳了起來,大聲道:「放屁,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信。」
    原隨雲淡淡道:「你不必相信,我用不著要你相信。」
    胡鐵花只覺滿嘴發苦,連叫都叫不出來了。
    他嘴裡雖說不信,心裡卻不能不信。
    金靈芝有些地方的確表現得很古怪,胡鐵花不去想反而好,越想越想不通。
    「那天晚上她在船舷旁的真情流露,難道也是裝出來的?」
    胡鐵花心裡就好像針在刺著。
    這時他若肯去看金靈芝一眼,也許就不會覺得如此痛苦,只可惜,現在他死也不去
看她一眼。
    金靈芝雖似仍暈迷未醒,但眼角卻有了淚珠。
    她知道自己對胡鐵花的感情並不假,但卻不知道自己怎會有這種感情。
    因為她的確已將整個人都交給了原隨雲。
    她愛胡鐵花,是因為胡鐵花的真誠、豪爽、熱心、正直。
    但原隨雲無論是怎麼樣的人,無論做出了多麼可怕的事,她還是愛他。
    她關心胡鐵花的一切,甚至更超過關心自己,但原隨雲著要她死,她也會毫不考慮
的去死。
    她不懂自己怎會有這種感情,因為世上本就很少有人懂得「愛情」和「迷戀」根本
是兩口事。
    愛情如星。迷戀如火。
    星光雖淡卻永恆,火焰雖短暫卻熱烈,愛情還有條件,還可以解釋,迷戀卻是完全
瘋狂的。
    所以愛情永遠可以令人幸福,迷戀的結果卻只有造成不幸。
    只聽原隨雲道:「香帥若還有什麼不明的事,還可以再問。」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沒有了。」
    原隨雲冷冷道:「你不問,也許只不過因為有件事你還未想到。」
    楚留香道:「哦?」
    原隨雲道:「不知道你想過沒有,這一次最後勝利的究竟是誰?」
    楚留香道:「我想過。」
    原隨雲道:「你若真的想過,就該知道這一戰最後勝利的還是我。」
    楚留香拒絕回答。
    原隨雲淡淡道:「因為我還是我,而你們已全都要死了。因為你們誰也沒法子活著
離開這蝙蝠島。」
    楚留香道:「你呢?」
    原隨雲笑了笑,揮了揮手。
    他身後三丈外一塊最大的礁石後立刻就有條小船搖了出來。
    搖船的是八個精赤著上身的彪形大漢,輕輕一搖槳,小艇就箭一般竄出,手一停,
小艇就嘎然頓住。原隨雲道:「我只要一縱身,就可掠上這艘船,香帥的輕功縱然妙絕
天下,只怕也無法阻止我的。」
    楚留香只能點點頭,因為他說的確是事實。
    原隨雲接道:「片刻後這艘小艇就可以將我帶到早已在山坳後避鳳處等著的一條海
船上去,用不了幾天,我就可安然返回『無爭山莊』,江湖中絕對不會有人知道這裡曾
經發生過什麼事,因為那時各位只怕已死在這裡。」
    他也歎了口氣,悠然道:「等死的滋味雖不好受,但那也是沒法子的事,因為這裡
絕不會有第二條船,在正下當然也不會讓別的船經過這裡。」
    楚留香沉吟著,道:「你一個人走?」
    原隨雲道:「我是否一個人,就得看你們了。」
    楚留香道:「看我們?」
    原隨雲道:「各位若肯讓我將枯梅大師、金靈芝和高姑娘帶走,我並不反對,但各
位若是不肯,我也不在乎。」
    金靈芝突然跳了起來,猛衝過去,狂呼道:「帶我走,帶我走,我不想死在這裡、
我要死也得跟你死在一起。」
    沒有人阻攔她,甚至連看都沒有人看她。
    她受的傷雖不輕,但此刻卻似已使出了身體裡每一點潛力。
    她踉蹌撲上礁石,撲人原隨雲懷裡。
    原隨雲嘴裡又露出了微笑,道:「在下方才說的話是真是假,現在各位總該相信了
吧。」
    這句話未說完,他臉上的微笑突然消失。
    誰也不知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到他和金靈芝兩個人緊緊擁抱著,從幾丈高的
礁石上跌了下去。
    海浪捲起了他們的身子,撞上另一塊岩石。
    海浪的白沫立刻變成粉紅色,鮮艷得像是少女頰上的胭脂。
    無論什麼事都有結束的時候。
    越冗長複雜的事,往往結束得越突然。
    因為它的發展本已到了盡頭,而別人卻沒有看出來。
    你雖覺得它突然,其實它並不突然。
    因為這根線本已放完了。楚留香截住了那艘小艇,回來時枯梅大師已圓寂。
    她臉色還是很平靜,誰也看不出她真正的死因是什麼。
    大家也不知道金靈芝究竟是為了什麼死的?
    是為了不願和原隨雲分開?是因為她知道除了死之外,自己絕對無法抓住原隨雲這
種人的心?還是為了胡鐵花?
    胡鐵花癡癡的站在海水旁,癡癡的瞧著海浪。
    海浪已將原隨雲和金靈芝的屍體捲走,也不知捲到何處去了。
    他但願金靈芝沒有死,原隨雲也沒有死。
    他寧可眼看著他們活著離開,也不願眼看著金靈芝死在他面前。
    這就是他和原隨雲之間最大的分別。
    這點才是最重要的。
    這才是真正的愛情!
    你愛得越深時,就越會替對方去想,絕不瘋狂,也絕不自私。
    高亞男也癡癡的坐在那裡,癡癡的凝視著海天的深處。
    她只覺得心裡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想。
    她不願去想,也不敢去想。
    楚留香一直在留意著她。
    高亞男突然回過頭來,道:「你怕我會去死?是不是?」
    楚留香笑了笑,笑得很艱澀,因為他不知該如何回答。
    高亞男也笑了,她笑得反而很安詳,道:「你放心我不會死的,絕不會,因為我還
有很多事要做。」
    楚留香瞧著她,心裡忽然生出一種欽佩之情。
    他一直以為自己很瞭解女人,現在才知道自己瞭解得並不如想像中那麼深,有很多
女人都遠比他想像中堅強偉大。
    高亞男道:「我做錯很多事,但只要我不再做錯,為什麼不能活著?」
    楚留香道:「你沒有做錯,錯的不是你。」
    高亞男沒有回答這句話,沉默了很久,忽然道:「張三沒有死。」
    楚留香動容道:「真的?」
    高亞男道:「對他下手的人是我,我只不過點了他的穴道而已。」
    楚留香幾乎想跪下去。
    他從來也沒有想向一個女人跪下去,現在卻想跪下去。
    因為他實在太感激,也太歡喜。
    高亞男道:「勾子長臨死前好像對英萬里說了幾句話,我沒有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張三卻聽到了。」
    楚留香道:「你認為勾子長臨死前終於對英萬里說出了那筆贓款的下落?」
    高亞男點點頭,道:「每個人將死的時候,都會變得比平時善良些的。」
    她忽然又接道:「所以你回去後也有很多事要做。」
    楚留香道:「是。」
    高亞男道:「贓物要你們去歸還,神龍幫的問題也要你們去解決。」
    楚留香笑了笑,道:「這些事都不困難。」
    高亞男凝注著他,表情忽然變得很沉重,緩緩道:「但你還有件事要做,這件事卻
不容易。」
    楚留香道:「什麼事?」
    高亞男道:「別離。」
    楚留香道:「別離?和誰別離?」
    這句話高亞男也沒有回答,因為她知道楚留香自己已知道答案。
    楚留香已回過頭。
    華真真正站在遠處癡癡的瞧著他,那雙純真而美麗的眼睛裡,還是只有信賴和愛,
再也沒有別的。
    楚留香的心沉了下去。
    他瞭解高亞男的意思,他知道自己絕不可能和她永久結合。
    因為華真真也有很多事做。
    高亞男道:「除了她之外,沒有別人能接掌華山派的門戶,也沒有別人能挽救華山
派的命運,這是個莊嚴而偉大的使命,她應該接受,也不能不接受。」
    楚留香黯然道:「我明白。」
    高亞男道:「你若真的對她好,就應該替她著想,這也許因為她生來就應該做一個
偉大的女人,不應該做一個平凡的妻子。」
    楚留香道:「我明白。」
    高亞男道:「對你來說,別離也許比較容易,可是她……」
    突聽一個人幽幽道:「我也明白,所以你們根本用不著為我擔心。」
    華真真不知何時也已來到他們面前,她來時就像是一朵雲。
    她的眼睛卻明亮如星,凝注著楚留香,緩緩道:「別離雖困難,我並不怕……」
    她忽然握起了楚留香的手,接著道:「我什麼都不怕,只要我們還沒有別離時,能
夠快快樂樂的在一起!我們現在既然還能炔快樂樂的在一起,為什麼偏偏要去想那些煩
惱痛苦的事呢?老天要一個人活著,並不是要他自尋煩惱的。」
    楚留香沒有說話,因為他喉頭似已被塞住,因為他已無活可說。
    他忽然發覺站在他面前的是兩個偉大的女性,不是一個。
    高亞男沉思著,良久良久,慢慢的轉過頭。
    她看到胡鐵花,她忽然站起來,走過去。
    夕陽滿天,海水遼闊,人生畢竟還是美麗的!
    所以只要能活著,每個人都應該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現在,剩下的只有一個秘密。
    原隨雲和枯梅大師之間究竟有什麼秘密的感情?有什麼秘密的關係?
    這秘密已永遠沒有人能解答,已隨著他們的生命埋藏在海水裡。
    枯梅大師也許是原隨雲的母親,也許是他的情人!因為山西原家和華山派的關係本
就很深,原隨雲有很多機會可以接近枯梅大師。
    枯梅大師畢竟也是人,也有感情,何況,她相信原隨雲絕不在乎她的外貌和年紀,
因為,原隨雲是個瞎子。
    也許只有瞎子才能打動一個垂暮女人的心,因為她認為只有瞎於對她才會動真心。
    這種事聽來雖然有些荒唐,其實卻並非絕無可能發生。
    有很多看來極複雜、極秘密的事,都是往往為了一個極簡單的原因造成的。
    那就是愛。
    愛能毀滅一切,也能造成一切。
    人生既然充滿了愛,我們為什麼一定還要苦苦去追尋別人一點小小的秘密。
    我們為什麼不能對別人少加指責,多施同情?
    原隨雲和枯梅大師這一生豈非也充滿了不幸?豈非也是個很可憐、很值得同情的人?
    海船破浪前進。
    楚留香和華真真雙雙仁立在船頭,凝視著遠方。

    家園已在望。
    光明也已在望!
    希望永在人間!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