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
第二章 玉帶中的秘密

    武林七大門派齊名,說起來雖以「少林」、「武當」為內外家之首,其實「崑崙」、
「點蒼」、「峨媚」、「南海」、「華山」,也各有所長,是以這七大門派互相等敬,
卻也絕不相讓。
    只不過若是說起劍法來,無論是哪一門,哪一派的,都絕不敢與華山爭鋒,只因華
山派這一套「清風十三式」的確是曼妙無侍,非人能及,連崑崙的「飛龍大九式」都自
傀不如。
    這「清風十三式」妙就妙在「清淡」兩字,講究的正是:「似有似無,似實似虛,
似變未變。」正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對手既然根本就摸不清他的劍路和招式,又怎
能防避招架。
    高亞男號稱「清風十三式」學全,只不過學會了九式而已。
    除了高亞男外,枯梅大師根本就未將這「清風十三式」的心法傳授給任何弟子,華
山派以外的人,自然更無從學起。
    但現在金靈芝居然竟使出了一招「清風徐來」,非但楚留香為之聳然動容,胡鐵花
更是嚇了一大跳。
    只聽「哧」的一聲,他衣襟已被劍劃破,冰冷的劍鋒堪堪貼著他的皮肉劃過,差點
兒就要了他的命!
    以胡鐵花的武功,本來是不會躲不開這招的,但他已不知見過高亞男使過多少次
「清風徐來」了。
    這一招「清風徐來」的劍式,他也已學得似模似樣,只不過其中的神髓,卻無論如
何也學不會。
    高亞男自然也絕不會將心法傳授給他,枯梅大師門規嚴謹,誰也沒這麼大膽子敢將
師門心法私下傳授給別人,
    此刻金靈芝居然使出了一招「清風徐來」,而且神充氣足,意在劍先,競似已得到
了「清風十三式」的不傳之秘!
    若是換了別人也還罷了,胡鐵花卻深知其中厲害,自然難免吃驚,一驚之下,心神
大分,竟險些送了命!
    金靈芝一招得手,第二招己跟著刺出。只見她出手清淡,劍法自飄忽到妙,如分花
拂柳,赫然又是一招「清風十三式」中的「清風指柳」!
    就在這時,突見人影一閃,她的手腕已被一個人捉住了!
    這人來得實在太快,快得不可思議。
    金靈芝眼角剛瞥見這人的影子,剛感覺到這人的存在,這人已將她的手腕門輕輕扣
住。
    這人的出手親切不勁,但也不知怎的,金靈芝被他一隻手扣住,全身的力氣,就連
半分也使不出來。
    她大驚回頭,才發現這人正是方才也泡在浴池裡,被人罵做「活像隻猴子」居然還
面帶笑容的人。
    他現在面上正也帶著同樣的笑容。
    金靈芝本覺他笑得不討厭,現在卻覺得他笑得不但討厭,而且可恨極了,忍不住大
叫了起來,道:「你想幹什麼?想兩個打一個?不要臉,不要臉!」
    楚留香等她罵完了,才微笑著道:「我只想問姑娘一件事。」
    金靈芝大聲道:「我根本不認得你,你憑什麼要問我?」
    楚留香淡談道:「既是如此,在下不問也無防,只不過……」
    他說到這忽然就沒有下文了,居然真的是說不問,就不問。
    金靈芝等了半晌,卻沉不住氣了,忍不住問道:「只不過怎樣?」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要問的是什麼,姑娘說不定也想知道的。」金靈芝道:
「你要問什麼?」
    這句話她連想都沒有想,就脫口而出。胡鐵花暗暗好笑1這老臭蟲對付女孩子果然
有一手,他曾經說過:「女孩子就像人的影於,你若去追她,逼她,她永遠在你前面,
你一轉身,她就反而會來盯著你了。」這話看來倒真的是一點都不假。
    只聽楚留香沉聲道:「我只想請問姑娘,姑娘方才使出的這『清風十三式』,是從
哪裡學來的?」
    金靈芝的臉色突然變了,大聲道:「什麼『清風十三式』?我哪裡使出過『清風十
三式』的?你看錯了,你眼睛一定有毛病。」
    這就像小孩子偷糖吃,忽然被大人捉住,就只有撒賴,明明滿嘴是糖,卻硬說沒有,
明明知道大人不相信,還是要硬著頭皮賴一賴。
    誰知楚留香只笑了笑,居然也不再追問下去了。
    金靈芝聲音更大,瞪大眼道:「我問你,你是於什麼的?八成也是那小偷的同黨,
說不定就是窩主,識相就快把我那珍珠還來!」
    人家不問她,她反而問起人家來,這就叫「豬八戒倒打一耙」,自己心裡有鬼的人,
大多都會使這一套的。
    楚留香還是不動聲色,還是帶著笑道:「窩主倒的確是有的,只不過……不是我。」
    金靈芝道:「不是你是誰?」
    楚留香道:「是……」
    他伸出手,徐徐的劃著圈子,指尖在每個人面前都保是要停下來,經過胡鐵花面前
的時候,胡鐵花心裡暗道:「糟了。」
    他方才說楚留香「活像猴子」,以為楚留香這下子一定要修理修理他了,誰知楚留
香的手並沒有在他面前停下來。
    那臉色好像熟螃蟹一樣的人也早已穿起了衣服,穿的是一件紫緞團花的袍子,腰上
還繫著根玉帶。
    他身材本極魁傳,脫得赤條條時倒也沒什麼,此刻穿起衣服來,紫紅的緞袍配著他
紫紅色的臉,看來當真是相貌堂堂,威風凜凜,派頭之大,門裡門外幾十個人就沒有一
個能比得上他的。
    他本來已經想走了,怎奈門口有人打架,出路被堵住,想走也走不了,只有站在旁
邊瞧熱鬧。
    只是彷彿對楚留香有什麼忌憚,始終不敢正眼去看楚留香,只聽楚留香將「是」字
拖得長長的,到現在才說出一個「他」字。
    他發現每個人臉上都現出驚訝奇怪之色,而且眼睛都在望著他,他也有些奇怪,忍
不住想瞧瞧楚留香手指的誰。
    他再也想不到,楚留香的手正不偏不倚指著他的鼻子!
    只聽楚留香悠然道:「他不但是窩主,而且還是主使,那顆珍珠就藏在他身上!」
    這紫袍大漢的臉立刻漲得比螃蟹更紅了,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吃吃道:「這……這
位朋友真會開玩笑。」
    楚留香笑著臉,正色道:「這種事是萬萬開不得玩笑的。」
    紫袍大漢笑道:「這位姑娘的珍珠是因是方在下都未見過,閣下不是在開玩笑是什
麼?」
    這人顯然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老江湖了,驟然吃了一驚,神情難免有些失措,但立
刻就恢復了從容。
    楚留香目光四掃,道:「各位有誰看到過方的珍珠?……這位朋友若說連珍珠是圓
是方都不知道,那不但是在開玩笑,簡直是在騙小孩子了。」
    紫袍大漢看到別人臉上的神色,知道大家都已被這番話打動,他就算再沉得住氣,
此刻也不禁有些發急了,冷笑著道:「閣卞如此血口噴人,究竟是什麼意思?好在事實
俱在,我也不必再多作辯白……。」
    他一面說,一面往外走,似乎怒極之下,已要拂袖而去。
    楚留香也沒攔他,只是放鬆了抓住金靈芝脈門的手。
    只見劍光一閃,金靈芝已攔住了這紫袍大漢的去路,用劍尖指著他的鼻子,冷笑著
道:「你想溜?溜到哪裡去?」
    紫袍大漢的臉被劍光一映,已有些發育,勉強笑道:「姑娘難道真相信了他的話?」
    金靈芝道:「我只問你,珍珠是不是你偷的?」
    紫袍大漢用眼角膘了楚留香一眼道:「我若說珍珠是這人偷的,姑娘可相信麼?」
    楚留香淡淡道:「珍珠若在我身上,就算是我偷的也無妨。」
    紫袍大漢的心彷彿已定了,冷笑道:「如此說來,珍珠難道在我身上麼?」
    楚留香道:「那倒是一點也不假。」
    紫袍大漢突然仰面大笑起來,道:「笑話……嘿嘿,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楚留香道:「若從你身上將那珍珠搜出來,那就不是笑話了。」
    他話未完,那小丫頭在旁邊叫了起來道:「對,只有搜一搜才知道誰說的話是真?
誰說的是假?」
    紫袍大漢的臉色變了,跟著他來的那人,已忍不住衝了過來,反手握住腰上的佩刀,
厲聲道:「你們真的要搜?」
    那小丫頭眼睛笑瞇瞇膘著楚留香,道:「只要不做賊心虛,搜一搜又何防?」
    那人一瞪眼,似乎就想拔刀。
    但紫袍大漢反而將他的手拉住了,搶著道:「要搜也無妨,但若搜不出呢?」
    楚留香道:「若搜不出,就算我偷的,我若賠不出珍珠,就貽腦袋。」
    紫袍大漢:「各位都聽到,這句話可是他自己說的。」
    楚留香沉下臉,道:「我說話一向言而有信,這點你想必也知道。
    紫袍大漢競還是不敢正眼瞧,轉過頭道:「好,你們來搜吧!」
    那小丫頭笑道:「是不是先得要他脫光了再搜?」
    楚留香笑道:「那倒也不必,我知道珍珠就濃在他束腰的那玉帶裡,只要他將那根
玉帶解下來看看就行了。
    紫袍大漢的臉色又變了,雙手緊握著玉帶,再也不肯放鬆,像是生伯被別人搶去似
的。
    那小丫頭道:「解下來呀,難道你不敢麼?」
    金靈芝劍尖閃動,厲聲道:「不解也得解!」
    胡鐵花一直在旁邊笑嘻嘻的瞧著,此刻忽然道:「他當真敢不解下來,我倒佩服他
的膽子!」
    那佩刀的人又想動手,但紫袍大漢又攔住了他,大聲道:「好,解就解,但你自己
方才說的話,可不能忘記。」
    楚留香道:「既是如此,我就親手檢查檢查,這件事關係重大,我好歹也只有一個
腦袋……各位說是不是7」
    大家雖未點頭,但目中已露出同意之色。
    紫袍大漢跺了跺腳,終於解下玉帶,道:「好,你拿去!」
    這玉帶對他實在是關係重大,方纔他洗澡時都是帶在手邊的,平時無論如何他也不
肯解下。
    但此時此刻,眾目睽睽之下,他若不解,豈非顯得無私有弊:何況金靈芝手裡的劍
尖距離他面目還不及一尺。更何況他早已知道楚留香是誰了。
    好在他自己知道自己根本連碰都沒有碰那珍珠,方才也沒有別人沾過他身,他也不
怕有人來栽髒。
    玉帶解下來,他反倒似鬆了口氣,斜眼瞪著楚留香,嘴角帶著冷笑,好保已在等著
要楚留香的腦袋了。
    他卻不知道想要楚留香腦袋的人又何止他一個,但到現在為止,楚留香的腦袋還是
好好的長在頭上。
    每個人的眼睛都在瞪著楚留香的手。
    只見楚留香雙手拿著那根玉帶仔細瞧了幾眼,突然高高舉起;手一扳,只聽「哧哧」
之聲不絕於耳,玉帶中竟暴雨般射出了數十點寒星;接著就是「奪,奪,奪」一串急響,
數十點寒星全都射入了屋頂,一閃一閃的發著慘碧色光芒。
    這暗器又多又急,瞧那顏色,顯然還帶著見血封喉的劇毒。別人與他交手時,怎會
想到他腰帶中還藏著暗器,自是防不勝防。
    旁邊瞧的人雖然大多不是武林中人,但其中的厲害卻是人人都可以想到的,大家都
不禁為之失色。
    金靈芝冷冷道:「好歹毒的暗器,帶這種暗器的人,想必就不會是好人。」
    紫袍大漢臉色又發育,抗聲道:「暗器是好是歹都無妨,只要沒有珍珠,也就是
了。」
    楚留香道:「各位現在想必已看出這玉帶是中空的,珍珠就藏在裡面……喏,各位
請留心瞧著……」
    他兩手忽然一扳,「崩」的一聲,玉帶已斷,裡面掉下了一樣東西,骨碌碌的在地
上滾停。
    眼快的人都已瞧見,從玉帶裡落下來的,赫然正是一粒龍眼般大小的,光采圓潤奪
目的珍珠!
    紫袍大漢幾乎暈了過去,心裡又驚、又急、又痛。
    痛的是他這「玉帶藏針」來得極不容易,二十年來已不知救過多少次命,幫他傷過
了多少強敵。
    製造這條玉帶的巧手匠人,已被他自己殺人滅口,如今玉帶被毀,再想同樣做一根,
已絕無可能了。
    驚的是他明明沒偷這珍珠,珍珠又怎會從玉帶中落下呢?
    珍珠既然在他玉帶裡,他再想不承認也不行了,這叫他如何不急?
    紫袍大漢情急之下,狂吼一聲,就想去搶那珍珠。
    但別人卻比他更快。
    胡鐵花橫身一攔,迎面一拳,他急怒之下,章法大亂,竟未能避開,胡鐵花這一拳
正打在他的肩頭上。
    只聽「砰」的一聲,他的人已被打得退出七八步去,若非那佩刀的人在旁邊扶著,
他就難免要仰天跌倒。
    但胡鐵花自己也暗暗吃了一驚,他自己當然很明白自己拳頭上的力量,這一拳雖然
只用了四五成力,已足以打得人在床上睡上十天半個月的了,江湖中能挨得了他這一拳
的人,只怕沒幾個。
    紫袍大漢挨了一拳,居然並沒什麼事,不說他的暗器彈毒,單說他這一身硬功夫,
已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那小丫頭已乘機將珍珠撿了起來,送過去還給金靈芝。
    楚留香面帶微笑,道:「不知道這珍珠可是姑娘失落的麼?」
    金靈芝鐵青著臉,瞪著那紫袍大漢,厲聲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紫袍大漢還未說話,那佩刀人實在忍不住了,大喝道:「大爺們就算拿了你一顆珍
珠,又有什麼了不起!成千上萬兩銀子,大爺們也是說拿就拿,也沒有人敢咬掉大爺的
蛋去。」
    金靈芝怒極反笑,冷笑道:「好有你這句話就行了!」
    話未說完,劍已刺出。只見劍光飄忽閃爍,不可捉摸。
    她怒極之下,情不自禁,又赫然的使出是一招「清風十三式」。
    楚留香和胡鐵花交換了眼色,會心微笑。
    就在這時,突見人影一閃,一個人自門外斜掠了進來!這人來得好快!
    金靈芝的劍早巳刺出,但這人竟比她的劍還快。
    只聽「拍」的一聲,金靈芝的劍竟被他的兩隻手夾住!
    這一來連楚留香都不免吃了一驚。
    這人身法之快,已很驚人,能以雙手夾住別人的劍鋒,更足驚人,但令楚留香吃驚
的倒不是這些。
    金靈芝此刻所使的劍法,若不是「清風十三式」,倒也沒什麼,但她此刻用的正是
「清風十三式。」
    這種劍法的變化誰也捉摸不到,連楚留香也無法猜透她的劍路,但這人出手就已將
她劍式制住,武功之高,簡直不可思議。
    只見這人長身玉立,輕衫飄飄,面上的笑容更溫柔親節,叫人一見了他就會生出好
感。
    楚留香和胡鐵花見了這人,又吃了一驚,他們絕未想到,這人竟是昨晚和枯梅大師
同船而去的英俊少年丁楓!
    金靈芝見了丁楓,也像吃了一驚,臉色立刻變了。
    丁楓卻微笑著道:「多日不見,金姑娘的劍法精進了,這一招『柳絮飛雪』使得當
真是神完氣足,意在劍先,就連還珠大師只怕也得認為是青出於藍。」
    還珠大師正是金靈芝的七姑,「柳絮飛雪」也正是峨嵋嫡傳劍法中的一招。旁邊有
幾個練家子已在暗暗點頭:「難怪這位姑娘的劍法如此高卓,原來是峨媚派門下。」
    但楚留香和胡鐵花邦知道金靈芝方使出的明明是「清風十三式」中第八式「風動千
鈴」。「風動千鈴」和「柳絮飛雪」驟眼看來,的確有些相似,但其中的精微變化,卻
截然不同!
    這少年為何偏偏要指鹿為馬呢?
    丁楓又道:「這兩位朋友,在下是認得的,但望金姑娘看在下薄面,放過了他們
吧。」
    金靈芝雖然滿面怒容,居然忍了下來,只是冷冷道:「他們是小偷,你難道會有這
種朋友?」
    丁楓笑道:「姑娘這想必是誤會了。」
    金靈芝冷笑道:「誤會?我親眼看見的,怎麼會是誤會?」
    丁楓道:「這兩位朋友雖然不及『萬福萬壽園』之富可敵國,但也是擁資百萬的豪
富。像姑娘手裡這樣的珍珠,他們兩位家裡雖沒有太多,卻也不會太少。在下可以保證,
他們兩位絕不會是小偷。」
    一句話說得非但份量很重,而且也相當難聽了。
    但金靈芝居然還是沒有發作,只是板著臉在自己生氣。
    她號稱「火鳳凰」,脾氣的確和烈火差不多,見了這少年居然能將脾氣忍住,更是
別人想不到的事。
    佩刀人道:「多謝公子仗義執言,否則……」
    紫袍大漢搶笑道:「這件事其實也算不了什麼,大家全是誤會,現已解釋開了,在
下今晚還是要擺酒向金姑娘賠禮。
    丁楓笑道:「好極了,好極了……」
    紫袍大漢道:「不知金姑娘肯賞光麼7」
    金靈芝「哼」了一聲,還未說話,丁楓已代替她回答了,笑道:「不但金姑娘今夜
必到,在場這幾位朋友,也一定要到,大家既然在此相會,也總算是有緣,豈可不聚一
聚。」
    他忽然轉身面對著楚留香,微笑道:「不知這兩兄台可有同感麼?」
    楚留香笑道:「只要有酒喝,我縱然不去,我這位朋友一定會拉我去的。」
    胡鐵花在笑道:「一點也不錯,只要有酒喝,就算喝完了要挨幾刀,我也非去不
可。」
    丁楓笑道:「好極了,好極了……」
    突聽一人說:「如此熱鬧的場面,不知道請不請我?」
    這人站在人叢裡,比別人都高著半個頭,只因他的腿比別人都長很多,正是方才在
水槽旁洗澡的那個人。
    但此刻當然也穿上了衣服,衣著之華麗絕不在那紫袍大漢之下,手上還提著個三尺
見方的黑色皮箱,看來份量極重,也不知裡面裝的是什麼。
    紫袍大漢目光閃動,大笑道:「兄台若肯賞光在下歡迎還來不及,怎有不請之理?」
    那長腿的人笑道:「既然如此,我先謝了,卻不知席設哪裡?」
    紫袍大漢道:「就在對面的『三和樓』如何7」
    長腿的人道:「好,咱們就一言為定。」
    他含笑膘了楚留香一眼,大步走出去。
    既然已沒什麼熱鬧好看了,大家也就一哄而散。金靈芝是和丁楓一起走的,她似乎
並不想和丁楓一起走,但也不知為了什麼,竟未拒絕。
    直到大家全走光了,那佩刀人才恨恨道:「大哥,我真不懂你剛才怎麼能忍得下來
的?就算那丫頭是金老太婆的孫女,我兄弟難道就是伯事的人麼?」
    紫袍大漢又歎了口氣,苦笑道:「幸好你沒那麼樣做……你可知道他是誰麼?」
    佩刀的人冷笑道:「看他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難道還會是楚留香不成?」
    紫袍大漢沉著臉,一字字道:「一點也不錯,他正是楚留香!」
    佩刀的人怔住了,再也說不出話來。
    紫袍大漢也怔了半晌,嘴角泛起一絲獰笑,喃喃道:「楚留香,楚留香,我們雖對
付不了你,但總有人能對付你的。你若還能活三天,我就算你本事!」
    楚留香胡鐵花一轉過街,胡鐵花就忍不住問道:「張三那小子呢?」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叫他溜了。」
    胡鐵花笑道:「我真想不出你是用什麼法子叫他將那顆珍珠吐出來的,這小於也奇
怪,什麼人都不服就服你。」
    楚留香微笑不語。
    胡鐵花道:「但你那手也未免做得也太絕了。」
    楚留香道:「你不認得那人?」
    胡鐵花道:「我知道他認得你,所以雖然吃了啞巴虧,也不敢出聲,但我卻從來也
沒有見過他,倒覺得他怪可憐的。」
    楚留香道:「你若知道他是誰,就不會可憐他了。」
    胡鐵花道:「哦?」
    楚留香道:「你可聽說過,東南海面上有一夥海盜,殺人劫貨,無惡不作?」
    胡鐵花道:「紫鯨幫?」
    楚留香道:「不錯,那人就是紫鯨幫主海闊天!他一向很少在陸上活動,所以你才
沒有見過他。」
    胡鐵花動容道:「但這廝的名字卻早已聽說過,你方才為何不說出來?我若知道他
就是海闊天,那一拳不把他打扁才怪。」
    楚留香談淡一笑,道:「以後你總還有機會的,何必著急。」
    胡鐵花忽又笑了道:「聽說海闊天眼光最准,只要一出手,必定滿載而歸,可說是
一等一的大強盜,今天卻被你硬扣一頂『小偷』的帽子,他晚上回去想想,能睡得著才
怪。」
    楚留香笑道:「他脫光時,我本未認出他,但一穿上衣服,我就知道他是誰了,我
早已想治治他了,今天正是個機會。」
    胡鐵花道:「但你為何又放他走了呢?」
    楚留香道:「我不想打草驚蛇。」
    胡鐵花沉吟著,道:「海闊天若是草,蛇是誰?……丁楓?」
    楚留香道:「不錯。」
    胡鐵花點頭道:「此人的確可疑,他本在枯梅大師船上,船沉了,他卻在這裡出現;
他本是去接枯大師的,現在枯梅大師卻不見了。」
    楚留香道:「這也是我第一件覺得奇怪的事。」
    胡鐵花道:「金靈芝和華山派全無淵源,卻學會了華山派不傳之秘『清風十三式』,
而且還死也不肯認帳。」
    楚留香道:「這是第二件怪事。」
    胡鐵花道:「金靈芝本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見了丁楓,卻好像服氣得很,她
和丁楓之間,又有什麼關係?」
    楚留香道:「這是第三件。」
    胡鐵花道:「紫鯨一向只在海上活動,海闊天卻忽然也在這裡出現了;丁楓既然肯
為他解圍,想必和他有些關係。他們怎會有關係的?」
    楚留香道:「這是第四件。」
    胡鐵花想了想,道:「丁楓一出手就能夾住金靈芝的劍,顯然對『清風十三式』的
劍路也很熟悉。他怎麼會熟悉華山的劍法?」
    楚留香道:「這是第五件。」
    胡鐵花道:「他明明知道那是華山派的『清風十三式』,卻硬要就說它是峨媚的
『柳絮劍法』,顯然也在為金靈芝掩飾。他為的是什麼?」
    楚留香道:「這是第六件。」
    胡鐵花道:「他的雙掌夾劍,用的彷彿是自扶桑甲賀谷傳來的『大拍手』,輕功身
法卻彷彿和昔年的血影人路數相同,又對華山派的劍法那麼熟悉;這少年年紀雖輕,卻
有這麼高的武功,而且身兼好幾家的不傳之授,他究竟是什麼來路?」
    楚留香道:「這是第七件。」
    胡鐵花揉著鼻子,鼻子都揉紅了。
    楚留香道:「還有呢?」
    胡鐵花歎了口氣,苦笑道:「一天之內就遇著了七件令人想不通的怪事,難道還不
夠?」
    楚留香笑道:「你有沒有想過,這七件事之間的關係?」
    胡鐵花道:「我的頭早就暈了。」
    楚留香道:「這七件事其實只有一條線,枯梅大師想必就是為了追查這條線而下山
的。」
    胡鐵花道:「哦?」
    楚留香道:「『清風十三式』本是華山派不傳之秘,現在卻至少已有兩個不相干的
人知道了,這秘密是怎麼會走漏的?枯梅大師身為華山掌門,自然不能不管。」
    胡鐵花恍然道:「不錯,枯梅大師下山,為的就是要追查『清風十三式』和秘傳心
法是怎麼會給外人知道的,她為了行動方便,自然不能以本來身份出現了。」
    楚留香道:「知道『清風十三式』秘傳心法的只有枯梅大師和高亞男,枯梅大師自
己當然絕不會洩露秘密……」
    胡鐵花斷然道:「高亞男也絕不是這種人。」
    楚留香道:「她當然不是這種人,所以這件事只有一種可能。」
    胡鐵花道:「什麼可能?」
    楚留香道:「『清風十三式』的心法秘笈已失竊了。」
    胡鐵花長長吸了口氣,道:「不錯,除了這原因之外,枯梅大師怎肯輕易出山。」
    楚留香沉吟道:「『清風十三式』既是華山派的不傳秘,它的心法秘笈收藏得必定
極為嚴密……」
    胡鐵花搶著道:「能有法子將它偷出來的人,恐伯只有『盜帥』楚留香了。」
    楚留香苦笑道:「我也沒這麼大本事。」
    胡鐵花邊苦笑道:「這件事簡直好像和『天一神水』的失竊案差不多了。」
    楚留香道:「驟然一看,兩件事的確彷彿有些大同小異,其實卻截然不同。」
    胡鐵花道:「有什麼不同?」
    楚留香道:「神水宮弟子極多,分子複雜,華山派卻向擇徒最嚴,枯梅大師門弟子
一共也只不過有七個而已。」
    胡鐵花道:「不錯。」
    楚留香道:「神水宮的『天一神水』本就是『水母』的門下弟子保管,『清風十三
式』的劍譜卻一定是枯梅大師自己收藏的……」
    胡鐵花道:「不錯,要偷『清風十三式』的劍譜,的確比偷『天一神水』困難多
了。」
    楚留香道:「由此可見,偷這劍譜的人,一定比偷『天一神水』的無花還要厲害得
多。」胡鐵花道:「你想這人會不會是……丁楓?」
    楚留香沉吟道:「縱然不是丁楓,也必定和丁楓有關係。」
    他接道:「枯梅大師想必已查出了線索,所以才會冒那『藍太夫人』的名到這城來
和丁楓相見。」
    胡鐵花道:「如此說來,她只要抓住丁楓,豈非就可問個水落石出?」
    楚留香笑了笑道:「枯梅大師自然不會像你這麼魯莽,她當然知道丁楓最多也不過
是條小蛇而已,另外還有條大蛇……」
    胡鐵花道:「大蛇是誰?」
    楚留香道:「到現在為止,那條大蛇還藏在草裡,只有將這條大蛇捉住,才能查出
這其中的秘密,捉小蛇是無用的。」
    胡鐵花沉思著點了點頭,道:「枯梅大師現在的做法,想必就是為了要迫出這蛇究
竟藏在哪堆草裡,所以她不能輕舉妄動。」
    楚留香笑道:「你終了明白了。」
    胡鐵花道。」但我們……」
    楚留香打斷了他的話,道:「我們已絕不能輕舉妄動,因為這件事不但和枯梅大師
有關,也和很多別的人有關。」
    胡鐵花道:「哦?」
    楚留香道:「除了枯梅大師外,一定還有很多別的人秘密也落在這條大蛇的手裡,
和這件事有牽連的更都是極有身份的人物。」
    胡鐵花歎道:「不錯,這件事的確比那『天一神水』失竊案還是詭密複雜得多。」
    楚留香道:「最重要的是,無花盜取『天下神水』,只不過是為了自己要用,這條
大蛇盜取別人的秘密,卻是為了出售I」
    胡鐵花愕然道:「出售?」
    楚留香道:「你想,金靈芝是怎麼會得到『清風十三式』秘傳心法的?」
    胡鐵花也不禁動容道:「你難道認為她是向丁楓買來的?」
    楚留香道:「不錯。」
    他接著又道:「這種交易自然極秘密,丁楓必早已警誡過她,不可將劍法輕易在人
前炫露,便今天她情急之下,就使了出來。」
    胡鐵花恍然道:「所以她一見丁楓,就緊張得很,明明不能受氣的人,居然也忍得
氣了,為的就是知道自己錯了事。」
    楚留香道:「正因為如此,所以丁楓才會故意替她掩飾。」
    胡鐵花笑了笑,道:「只可惜他無論怎樣掩飾,縱瞞得了別人,也瞞不過我們的。」
    楚留香道:「丁楓現在還不知道我們是誰,不知道我們和華山派的關係,也許他還
以為將我們也一起瞞過了。」
    胡鐵花道:「但他遲早會知道的。」
    楚留香緩緩道:「不錯,他遲早總會知道,等到那時……」
    胡鐵花變色道:「等到那時,他就一定要將我們殺了滅口了,是不是?」
    楚留香淡淡一笑,道:「你的確還不算太笨。」
    胡鐵花冷笑道:「想殺我們的人可不止他一個,現在那些人呢?」
    楚留香道:「那些人是那些人,丁楓是丁楓1」
    胡鐵花道:「丁楓又怎樣,難道能比石觀音,比血衣人更厲害?」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丁楓也許不足懼,但那條大蛇……」
    胡鐵花大聲道:「你怎麼也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起來了?……那條大蛇又怎樣,
難道能把我們吞下肚裡去?」
    楚留香沉聲道:「甲賀谷的『大拍手』、血影人的輕功心法,已都是武林中難見的
絕技,『清風十三式』更不必說了,他們能將這三種武功都學會,何況別的。一個人若
能身兼數十家武功之長,這種難道不比石觀音他們可怕?」
    胡鐵花道:「哼!」
    楚留香道:「何況,能學到這幾種武功,那得要多大的本事?由此可見,那條大蛇
的心機和手段,也必定非常人能及。」
    胡鐵花冷笑道:「陰險毒辣的人,我們也見得不少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也不是真怕了他們,只不過能小心總是小心好些。」
    胡鐵花冷冷道:「你若再小心些,就快要變成老太婆了。」
    楚留香笑道:「老太婆總是比別人活得長些,她若在三十三歲時就被人殺死了,又
怎會變成老太婆?」
    胡鐵花也笑了,道:「虧你倒還記得我年紀,我這個人能夠活到三十三歲,想不倒
也真還不容易。」
    他歎了口氣,接著道:「其實我也知道這件事不是好對付的,無論誰也只要牽連進
去了,再想脫身,只怕就很難。」
    楚留香道:「現在牽連這件事裡來的,據我所知,已有『萬福萬壽園』、華山派、
紫鯨幫,我不知道的,還不知有多少。」
    胡鐵花沉吟著,道:「就算只有這些人,已經很了不得了。」
    楚留香道:「除此之外,我知道至少還有一個很了不得的人。」
    胡鐵花道:「誰?」
    楚留香道:「這人現在就在我們身後。」
    胡鐵花吃了一驚,霍然轉身,果然看一個人早就跟在他們後面,他也看出來這人必
定很有些來歷。
    這是條通向江岸的路,很是偏僻。
    路旁雜草叢生,四下渺無人跡——只有一個人。
    這人穿著件極講究的軟緞袍,手裡提著個黑色的皮箱,衣服是嶄新的,皮箱卻已很
破舊。
    他的人很高,腿更長,皮膚是淡黃色的,黃得很奇怪,彷彿終年不見陽光,又彷彿
常常都在生病。
    但他的一雙陣子卻很亮,和他的臉完全不相稱,就好像老天特地借了別人的一雙眼
睛,嵌在他臉上。
    胡鐵花笑了。若是別人在後面釘他們的梢,他早就火了,但他對這人本來就沒有惡
感,此刻遠遠就含笑招呼著道:「同船共渡,已是有緣,我們能在一個池子裡洗澡,更
有緣了,為何不過來大家聊聊。」
    這人也笑了。
    他距離胡鐵花他們本來還很遠,看來走得也不太快,但一眨眼問,就已走時三四丈,
再一眨眼,就已到了他們的面前。
    楚留香脫口讚道:「好輕功1」
    這人笑了笑,道:「輕功再好,又怎能比得楚香帥。」
    楚留香含笑道:「閣下認得我,我卻不認得閣下,這豈非有點不公平。」
    這人微微一笑道:「我的名字說出來,兩位也絕不會知道。」
    楚留香道:「閣下太謙了。」
    胡鐵花已沉下了臉,道:「這倒也不是太謙,只不過是不願和我們交朋友而已。」
    這人搶著道:「我絕非故意謙虛,更不是不原和兩位交朋友,只不過……」
    他笑了笑,接著道:「在下姓勾,名子長,兩位可聽過麼?」
    楚留香和胡鐵花都怔住了。「勾子長。」
    這名字實在奇怪得很,無論誰只要聽過一次,就很少難忘記,他們非但沒聽過這名
字,簡直連這姓都很少聽到。
    勾子長笑道:「兩位現在總該知道,我是不是故意作狀了。」
    他接著又道:「其實我這人從來也不知道「謙虛」兩字,以我的武功,在江湖中本
該很有名才是,只不過,我根本就未曾在江湖走動過,兩位自然不會聽過我的名字。」
    這人果然一點也不謙虛,而且直爽得很。
    胡鐵花最喜歡就是這種人,大笑道:「好,我叫胡鐵花,你既認得楚留香想必也知
道我的名字。」
    勾子長:「不知道。」
    胡鐵花笑不出來了。
    他忽覺得太直爽的人也有點不好。
    幸好勾子長已接著道:「但我也看得出,以胡兄你武功在江湖中的名氣絕不會在楚
香帥之下……」
    胡鐵花忍不住笑道:「你用不著安慰我,我這人還不算太小心眼。」他瞪了楚留香
一眼,扳起了臉道:「但你也不必太得意,我就算不如你有名,那也只不過是因為我酒
比你喝得多,醉的時候比你多,所以風頭都被你搶去了。」
    楚留香笑道:「是是是,你的酒比我喝得多,每次喝酒,我喝一杯,你至少已喝了
七八十杯。」
    胡鐵花道:「雖然沒有七八十杯,至少也有七八杯,每次我看見你舉起杯子,以為
你要喝了,誰知你說幾句話後,就又放了下去。」
    他指著楚留香的鼻子道:「你的毛病就是話說得太多,酒喝得太少。」
    楚留香道:「是是是,天下哪有人喝酒比得上你,你喝八杯,我喝一杯,先醉倒的
也一定是我。」
    胡鐵花道:「那例一點也不假。」
    勾子長忍不住笑了。
    他覺得這兩人鬥起嘴來簡直就像是個大孩子,卻不知他們已發現路旁的雜草叢中有
人影閃動,所以才故意鬥起嘴。
    那人影藏樹後,勾子長競全未覺察。
    胡鐵花和楚留香對望了一眼,都已知道這勾子長武功雖高,江湖歷練卻太少,他說
「根本未在江湖走動」,這話顯然不假。
    但他既然從未在江湖走動,又怎會認得楚留香呢?
    這時那人影已一閃而沒,輕功彷彿也極高。
    胡鐵花向楚留香汀了個眼色,道:「你說他可曾聽到他什麼?」
    楚留香笑道:「什麼也沒有聽到。」
    勾子長咳嗽了兩聲,搶著道:「我非但未曾聽說過胡兄大名,連當今天下七大門派
的掌門,我都不知道是誰。」
    胡鐵花失笑道:「那我心裡就舒服多了。」
    勾子長道:「當今天下的英雄,我只知道一個人,就是楚香帥。」
    胡鐵花道:「他真的這麼有名?」
    勾子長笑道:「這只因我有個朋友,時常在我面前提起楚香帥,還說我就算再練三
十年,輕功也還是比不上楚香帥一半。」
    胡鐵花微笑道:「這只不過是你那位朋友在替他吹牛。」
    勾子長道:「我那朋友常說楚香帥對他思重如山,這次我出來,他再三叮嚀,要我
見到楚香帥時,千萬要替他致意,他還伯我不認得楚香帥,在我臨行時,特地將楚香帥
的丰采描敘了一遺。」
    他笑了笑,接著道:「但我見到楚香帥時,還是未能立刻認出來,只因……」
    胡鐵花笑著接道:「只因那時他脫得赤條條的,就像個剛出世的嬰兒,你那朋友當
然不會是女的,又怎知他脫光了時是何模樣7」
    勾子長笑道:「但我一見到楚香帥的行事,立刻就想起來了,只不過……我到現在
為止,還想不通那顆珍珠是怎會跑到玉帶中去的。」
    胡鐵花道:「那只不過是變把戲的障眼法,一點也不稀奇。他一定是從住在天橋變
戲法的『四隻手』那裡學來的。所以他還有個外號叫『三隻手』,你難道沒有聽說過7」
    勾於長道:「這……我倒未聽敝友說起。」
    楚留香笑道:「這人嘴裡從來也未長出過象牙來,他的話你還是少聽為妙。」
    胡鐵花道:「你嘴裡難道就長得出象牙來?這年頭象牙可值錢得很呢,難怪有些小
泵娘要將你當做個活寶了。」
    楚留香也不理他,問道:「卻不知貴友尊姓大名,是怎會認得我的?」
    勾子長道:「他叫王二呆。」
    楚留香皺眉道:「王二呆?」
    勾子長笑道:「我也知道這一定是假名,但朋友貴在知心,只要他是真心與我相交,
我又何必計較他用的是真名,還是假姓?」
    楚留香點了點頭,並沒有再追問下去。
    別人不願說的事,他就絕不多問。
    他們邊談邊走,已快走到江岸邊了。
    風中傳來一陣陣烤魚的鮮香。
    胡鐵花笑道:「張三這小於總算還是懂得好歹的,已先烤好了魚,在等著慰勞我們
了。」「快網」張三的船並不大,而且已經很破舊。
    但楚留香和胡鐵花都知道,這條船是張三花了無數心血造成的。船上每一根木頭,
每一根釘子都經過細心的選擇,看來雖然是破舊,其實卻堅固無比,只要坐在這條船上,
無論遇著多麼大的風浪,楚留香都絕不會擔心。
    他相信張三的本事,因為他自己那條船也是張三造成的。
    船頭上放著個紅泥小火爐,爐子旁擺滿了十來個大大小小的罐子,路子裡裝著的是
各式各樣不同的作料。
    爐火並不旺,張三正用一把小鐵叉叉著條魚在火上烤,一面烤,一面用個小刷子在
魚上塗著作料。
    他似乎已將全副精神全都放在手裡這條魚上,別人簡直無法想像「快網」張三也有
如此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的時候。
    楚留香他們來了,張三也沒有招呼。
    他烤魚的時候,就算天塌下來,他也不管的,無論有什麼事發生,他也要等魚烤好
了再說。
    他常說:「魚是人人都會烤的,但我卻比別人都烤得好,就因為我比別人專心,
『專心』這兩個字,就是我烤魚的最大的訣竅。」
    楚留香認為無論做什麼事的人,都應該學學他的這訣竅。
    香氣越來越濃了。
    胡鐵花忍住不道:「我看你這條魚大概已經烤好了吧。」張三不理他。
    胡鐵花道:「再烤會不會烤焦?」
    張三歎了口氣,道:「被你一打岔,一分心,這條魚的滋味一定不對了,就緒你吃
吧!」
    他將魚連著鐵叉子送過去,喃喃道:「性急的人,怎麼能吃得到好東西。」
    胡鐵花笑道:「但性急的人至少還有東西可吃,總比站在一邊干流口水的好。」
    他也真不客氣,盤膝坐下,就大嚼起來。
    張三這才站起來招呼,笑道:「這位朋友方才在澡堂裡差點被我撞倒,我本該先烤
魚敬他才是……你們為何不替我介紹介紹7」
    勾子長道:「我叫勾子長,我不吃魚,一看到魚我就飽了。」
    張三怔了怔,大笑道:「好,好,這位朋友說得真乾脆,但不吃魚的人也用不著罰
站呀……來,請坐請坐,我這條船雖破,洗得倒很乾淨,絕沒有魚腥臭。」
    他船上從來沒有椅子,無論什麼人來,都只好坐在甲板上。
    勾子長先將那黑皮箱放下,再坐在皮箱上。
    張三眼睛瞪著他的皮箱——這皮箱放下來的時候,整條船都似乎搖了搖,顯見份量
重得驚人。
    勾子長笑道:「我不是嫌髒,只不過我的腿太長,盤著腿坐不舒服。」
    張三似乎全未聽到他在說什麼。
    勾子長笑道:「你一定在猜我這箱子裡裝的是什麼,但你永遠也猜不著的。」
    張三似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笑道:「我知道箱子裡裝的至少不會是魚。」
    勾子長目光閃動,帶著笑道:「我可以讓你猜三次,若猜出了,我就將箱子送給
你。」
    張三笑道:「我又不是神仙,怎麼猜得出。」
    他嘴裡雖這麼樣,卻還是忍不住猜著道:「份量最重的東西,好像是金子。」
    勾子長搖了搖頭,道:「不是。」
    他忽又笑了笑,接著道:「就算將世上所有黃金堆在我面前,我也絕不會將這箱子
換給他。」
    張三眼睛亮了,道:「這箱子竟如此珍貴?」
    勾子長道:「在別人眼中,也許一文不值,但在我看來,卻比性命還珍貴。」
    張三歎口氣,道:「我承認猜不出了。」
    他凝注著勾子長,試探著又道:「如此珍貴之物,你想必也不會輕易給別人看的。」
    勾子長道:「但你遲早總有看得到的時候,也不必著急。」
    他笑了笑,接著道:「性急的人,是看不到好東西的。」
    魚烤得雖慢,卻不停的在烤,胡鐵花早已三條下肚了,卻還是睜大了眼睛,在盯著
火上烤的那條。
    勾子長笑道:「晚上『三和樓』還有桌好菜在等著,胡兄為何不留著點肚子?」
    胡鐵花笑道:「這你就不懂了,世上哪有一樣萊能比得上張三烤魚的美味?」
    他閉上眼睛,搖著頭道:「熊掌我所欲也,魚亦我所欲也,若是張三烤的魚,捨熊
掌而食魚矣。」
    張三失笑道:「想不到這人倒還有些學問。」
    胡鐵花悠然道:「我別的學問沒有,吃的學問卻大得很,就算張三烤的魚並不高明
我也先吃了再說,能呼到嘴的魚骨頭,也比飛著的鴨子好。」
    他忽然又瞪起眼睛道:「你們以為今天晚上那桌菜是好吃的麼7菜裡若沒有毒,那
才真是怪事了。」
    楚留香忽然道:「這罐醋裡怎麼有條娛蟻?難道你也想毒死我?」
    醋裡哪有什麼蜈蚣?
    胡鐵花第一個忍不住要說話了,楚留香卻擺了擺手,叫他閉嘴,然後就拿起那罐醋,
走到船舷旁。
    誰也猜不出他這是在做什麼,只見他將整耀醋全都倒了下去。「這人究竟有什麼毛
病了?」
    胡鐵花這句話還未說出來,就發現平靜的江水中忽然捲起了一陣浪花,似乎有條大
魚在水裡翻觔斗。
    接著,就在個三尺多長,小碗粗細的圓筒從水裡浮了起來。
    圓筒是用銀子打成的,打得很薄,所以才會在水中浮起。
    胡鐵花立刻明白了,道:「有人躲在水裡用這圓筒偷聽?」
    楚留香點了點頭,笑道:「現在他只怕要有很久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水裡聽不見水上的聲音,只有將這特製的銀筒套在耳朵上伸出水面,水上的聲音就
會由銀筒傳下去。」
    但他卻再也想不到上面會灌下一瓶醋。
    胡鐵花笑道:「耳朵裡灌醋,滋味雖不好受,但還是太便宜了那小於,若換了是我,
一定將這罐辣椒油灌下去。」
    張三歎了口氣,喃喃道:「沒有辣椒油倒還無防,沒有醋,全就烤不成了。」
    勾子長早已動容,忍不住說道:「香帥既已發現水中有人竊聽,何不將他抓起來問
問,是誰派他來的?」
    楚留香淡淡一笑,道:「問是絕對問不出什麼的,但縱然不問,我也知道他是誰派
來的了。」
    勾子長道:「是誰?」
    楚留香還未說話,突見兩匹快馬,沿著江岸急馳而來。
    馬上人騎術精絕,馬也是千中選一的好馬,只不過這時嘴角已帶著白沫,顯然是已
經過長途急馳。
    經過這條船的時候,馬上人似乎說了兩句話。
    但馬馳太急一眨眼間就又奔出數十丈外,誰也沒有這麼靈的耳朵。
    只有一個人是例外。
    胡鐵花自然知道這人是誰,問道:「老臭蟲,他們說的是什麼?」
    楚留香道:「那有鬍子的人說:『幫主真在那條船上?』沒鬍子的人說:『只希
望……』」
    胡鐵花道:「只希望什麼?」
    楚留香道:「抱歉得很,下面的話,我也聽不清了。」
    胡鐵花搖了搖頭,道:「原來你的耳朵也不見得有多靈光。」
    但勾子長已怔住了。
    他簡直想不通楚留香是怎麼能聽到那兩人說話的,非但聽到了那兩說話,還看出了
誰有鬍子,誰沒鬍子,還能分辨話是誰說的。
    勾子長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楚留香忽然又道:「你可看出這兩人是從哪裡來的麼?」
    胡鐵花和張三同時搶著道:「自然是從『十二連環塢』來的。」
    兩人相視一笑,胡鐵花接著道:「奇怪的是,武老大怎會到江上來了?」
    勾子長又征住了,忍不住問道:「十二連環塢是什麼地方7」
    胡鐵花道:「十二連環塢就是『鳳尾幫』的總舵所在地。」
    勾子長道:「鳳尾幫?」
    胡鐵花道:「鳳尾幫乃是江淮間第一大幫,歷史之悠久,幾乎已經和丐幫差不多了,
而且行事也和丐幫差不多,正派得很。」
    勾子長道:「武老大又是誰呢?」
    胡鐵花道:「武老大就是武維場,也就是鳳尾幫的總瓢把子。」
    張三接著道:「此人不但武功極高,為人也極剛正,可算得上是個響噹噹的好漢子,
我若見到他,一定請他吃條烤魚。」
    胡鐵花道:「你要知道,想吃張三的烤魚,並不容易,『神龍幫』的雲從龍己想了
很多年,就硬是吃不到嘴。」
    勾子長道:「神龍幫就在長江上?」
    張三道:「不錯,神龍幫雄踞長江已有許多年了,誰也不敢來搶他們的地盤,武維
揚就因為昔年和神龍幫有約,才發誓絕不到長江上來。」
    胡鐵花道:「但他今天卻來了,所以我們才會覺得奇怪。」
    勾子長道:「可是……你們又怎知道那兩騎一定是從『十二連環塢』來的呢?」
    胡鐵花問道:「你可看到,他們穿的是什麼樣的衣服7」
    勾子長道:「好像是墨綠色的衣服,但穿墨綠色的衣服的人也很多呀。」
    胡鐵花道:「他的腰帶是用七根不同顏色的絲條編成的,那正是『風尾幫』獨一無
二的標誌。」
    勾子長怔了半晌,長長歎了口氣,苦笑道:「你們的眼睛好快……」
    張三淡淡的說道:「要在江湖中混,非但要眼睛快,還要耳朵長,單憑武功高強是
絕對不夠的……」
    突聽馬蹄聲響動,兩匹馬自上流沿岸奔來。
    馬上卻沒有人。
    這兩匹馬一花一白,連勾子長都已看出正是方才從這裡經過的,現在又原路退回,
但馬上的騎士怎會不見了呢7
    勾子長忽然從船頭躍起,橫空一掠,已輕輕的落在白馬的馬鞍上,手裡居然還提著
那黑色的皮箱。
    只聽耳畔一人讚道:「好輕功!」
    他轉頭一瞧,就發現胡鐵花已坐到花馬的馬鞍上,笑嘻嘻的瞧著他。
    兩人相視而笑,同時勒住了馬。
    這時楚留香才慢慢的定了過來,笑道:「兩位的輕功都高得很,只不過勾兄更高一
籌。」
    胡鐵花笑道:「一點也不錯,他手裡提著個幾十斤重的箱子,自然比我吃虧多了。」
    勾子長居然並沒有現出得意之色,翻身下馬道:「香帥深藏不露,功夫想必更深不
可測,幾時能讓我開開眼界才好。」
    胡鐵花笑道:「你以為他真是深藏不露?告訴你,他只不過是個天生的悚骨頭而已,
能躺下的時候,他絕不坐著,能走的時候,他絕不會跑。」
    楚留香笑道:「能閉著嘴的時候,我也絕不亂說話的。」
    勾子長目光閃動,忽然道:「香帥可知道這兩匹馬為何去而復返?馬上的騎士到哪
裡去了?」
    楚留香道:「勾兄想必也已看出,他們只怕已遭了別人的毒手!」
    胡鐵花動容道:「你們已看出什麼?怎知他們已遭了毒手?」
    勾子長指了指白馬的馬鞍,道:「你看,這裡的血漬還未乾透,馬上人想必已有不
測。」
    馬鞍上果然是血漬斑斑,猶帶殷紅。
    胡鐵花歎了口氣,道:「你學得倒真不慢,簡直已像是個老江湖了。」勾子長苦笑
道:「我只不過是恰巧站在這裡,才發現的,誰知香帥談笑之間就已看到了。」
    楚留香沉聲道:「武維揚將手下無弱兵,這兩人騎術既精,武功想必也不弱,兩騎
來去之羊,還未及片刻,他們就已遭了毒手……」
    胡鐵花搶著道:「去瞧瞧他們的屍體是不是還找得到……」
    一句話未說完,已打馬遠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