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西門世家            

    那右側的大漢見到陶純純腳步一動,便已和身撲到艙板上,腰、腿、時一起用力,連滾
兩滾,滾開五尺,饒是這樣,他額角仍不免被那纖纖的指尖拂到,只覺一陣火辣辣的刺痛,
宛如被一條燒得通紅的鐵鏈燙了一下,又像是被一條奇毒的蛇咬了一口。

    陶純純嬌軀輕輕一扭,讓開了左側那大漢倒下去的屍體,口中「呀」地嬌笑一聲,輕輕
道:「你倒躲得快得很!」

    未死的大漢口顫舌冷,手足冰涼,方待躍入江中逃命!

    他身軀已近船舷,只要滾一滾,便可躍入江中,哪知他身軀還未動彈,鼻端已嗅到一陣
淡淡的幽香,眼前已瞥見一方輕紅的衣袂,耳畔已聽得陶純純溫柔的笑語,一字一字他說
道:「你躲得雖快,可是究竟還是躲不開我的……」

    這彪形大漢側身臥在艙板上,左肘壓在身下,右臂向左前伸,雙腿一曲一直,正是一副
「動」的神態,但是他此刻四肢卻似已全部麻木,哪裡還敢動彈一下,這「動」的神態,竟
變成了一副「死」的形象,他眼角偷偷瞟了她的蓮足一眼,口中顫聲道:「姑娘,小人但求
姑娘饒我一命……」

    陶純純接口道:「饒你一命——」她嘴角溫柔的笑容,突地變得殘酷而冰冷:「你們誤
了我那等重要之事,我便是將你幫中之人,刀刀斬盡,個個誅絕,也不能洩盡我心頭之
恨!」

    伏在地上的大漢,身軀仍自不敢動彈,甚至連抬起的手臂都不敢垂落,因為他生怕自己
稍一動彈,便會引起這貌美如花、卻是毒如蛇蠍般少女的殺機,他倒抽一口涼氣,顫聲說
道:「長江『鐵魚幫』是在水道上討生活的,動用馬匹,自然比不上『江北騾馬幫』那麼方
便……」

    陶純純冷笑一聲,緩緩抬起手掌,道:「真的麼?」

    她衣袂微微一動,這大漢便又不禁機伶伶打了個冷戰,連忙接口道:「但小人卻有一個
方法,能夠幫助姑娘在一夜之間趕到蘇州!」

    陶純純掌勢一頓,沉聲道:「快說出來……」

    直到此刻,這大漢才敢自船板上翻身爬了起來,卻仍然是直挺挺地跪著,口中說道:
「小人將這方法說出來後,但望姑娘能饒小人一命!」

    陶純純秋波轉處,突又輕輕一笑,滿面春風地柔聲說道:「只要你的方法可用,我不但
饒你一命,而且……」柔聲一笑,秋波凝睇,倏然住口。

    彪形大漢精神一振,目光癡癡地望著陶純純,他此刻方離死亡,竟然便已立刻生出欲
念。

    陶純純目光一寒,面上仍滿帶笑容,柔聲道:「決說呀!」

    彪形大漢胸膛一挺,朗聲道:「小人雖然愚魯,但少年時走南闖北,也到過不少地方,
最南的去過苗山,最北的一直出了玉門關,到過蒙古大沙漠,那時小人年輕力壯,一路上也
曾幹過不少轟轟烈烈的事……」在陶純純溫柔的目光下,他居然竟又自吹自擂起來。

    陶純純柳眉微顰,已覺不耐,彪形大漢目光抬處,心頭一驚,趕緊改口道:「姑娘您想
必也知道,普天之下,唯有蒙人最善馭馬……」

    陶純純目光一亮,輕笑一聲,這一聲輕笑,當真是發自她的心底,若是有人能使她在今
夜趕到「虎丘」,她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

    那大漢目光動處,狡猾地捕捉住她這一絲真心的笑容,語聲一頓,故意沉吟半晌,突然
改口道:「有許多人在人們眼中幾乎無法做到的事,一經說出方法訣竅之後,做起來便容易
的很,但如何去學到『做』的方法,卻是極為困難,出賣勞力的人總比讀書人卑微得多,但
在每種不同的生活環境裡,卻可以得到不同的體驗。」

    他又自故意長歎一聲,接口道:「譬如我在蒙古大沙漠中的那一段日子,當真是艱苦已
極,可是在這一連串困苦的日子裡,我所學到的,不過僅僅是這一個巧妙的方法而已。」

    陶純純秋波一轉,立刻收斂起她那一絲已將她真心洩漏的微笑,眼簾微垂,輕蔑地瞧了
這仍跪在地上的大漢兩眼,她光亮的銀牙,咬了咬她嬌美的櫻唇,然後如花的嬌靨上,便又
恢復了她銷魂的美容,輕輕道:「你還跪在地上幹什麼?」玉手輕抬,將這大漢從艙板上扶
了起來,又自輕笑道:「我也知道要學到一件許多人都不懂得的知識,該是件多麼困難的事
呀……我多麼羨慕你,你胸中能有這種學問,真比身懷絕頂武功、家有百萬珠寶的人還值得
驕傲……」

    輕輕嬌笑聲中,她緩緩揮動著羅袖,為這雖然愚昧、但卻狡猾的大漢,拂拭著衣上的塵
土。

    於是這本自愚昧如豬、但卻又被多年來的辛苦歲月磨練得狡猾如狐的大漢,粗糙而醜陋
的面容上,便無法自禁地泛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口中卻連連道:「小人怎敢動姑娘玉手,罪
過罪過……』

    陶純純笑容更媚,纖細的指尖,輕輕滑過了他粗糙的面頰,溫柔地笑道:「快不要說這
些活,我生平最……最喜歡的就是有知識的人,方纔我若知道你是這樣的,我……我就不會
對你那樣了……」

    她羞澀地微笑一下,全身都散發出一種不可抗拒的女性溫柔,而這份女性溫柔,便又很
容易的使這大漢忘卻了她方才手段的毒辣。

    他厚顏地乾笑了一聲,乘機捉住她的手掌,涎著臉笑道:「姑……姑娘……的手……
好……好白。」

    他語聲又開始顫抖起來,卻已不再是為了驚嚇恐懼,而是為了心中有如豬油般厚膩的欲
望,已堵塞到他的咽喉。

    而陶純純竟然是順從的……

    半晌,陶純純突地驚「呀」了一聲,掙脫了他,低聲道:「你看,船已到岸了,岸上還
有人……」

    本自滿面陶醉的大漢,立刻神色一變,瞧了岸上牽馬而立的漢子一眼,變色惶聲說道:
「他看到了麼?……不好,若是被他看到……此人絕不可留……」

    原來在他的性格之中,除了「豬」的愚蠢與「狐」的狡猾之外,竟還有著「豺狼」的殘
酷與「鼠」的膽小。

    陶純純輕輕一皺她那新月似的雙眉,沉聲道:「你要殺死他麼?」

    這大漢不住頷首,連聲道:「非殺死不可,非殺死不可……他若看到了船上的屍首,又
看到了你和我……那怎麼得了,那怎麼得了!」

    陶純純幽幽一歎,道:「好說,既然你要殺他,我也只好讓你殺了!」

    她似乎又變得十分仁慈,要殺人不過是他的意思而已,而這愚昧的大漢似乎也認為她方
才所殺死的人都是自己的意思,又自不住說道:「是,聽我的話,快將他殺死……」。

    言猶未了,陶純純窈窕的身軀,有如飛燕般掠過一丈遠近的河面,掠到岸上,夜色之
中,只見她玉手輕抬,只聽一聲低呼,她已將那牽馬的大漢挾了回來,「砰」地一聲,擲到
艙板上。

    她神態仍是那麼從容,就像她方才制伏的,不過只是一隻溫柔的白免而已。

    大漢展顏一笑,陶純純道:「我已點了他的穴道,你要殺他,還是你自己動手好了。」
有著豺狼般性格的大漢,立刻顯露出他凶暴的一面,直眉瞠目,「喇」地自腰間拔出一柄解
腕尖刀,指著地上動也無法動彈的漢子,厲聲道:「你看!你看!我叫你看!」「唰」地兩
刀剮下!「你聽!你聽!我叫你聽!」「唰」地又是兩刀割下。

    靜靜的江岸邊,立刻發出幾聲慘絕人寰的慘叫,躺在艙板上的那無辜的漢子,便已失去
了他的一雙眼睛與一雙耳朵。

    陶純純眼簾一合,似乎再也不願見到這種殘酷的景象,輕輕道:「算了吧,我……心裡
難受得很!」

    於是殘酷的豺狼,立刻又變成愚昧的豬,他揮舞著掌中血淋淋的尖刀,口中大聲喝道:
「這種奴才,非要教訓教訓他們不可。」

    他語聲高亢,胸膛大挺,神態之間,彷彿是自己做了一件十分值得誇耀的英雄事跡,然
後瞟了陶純純一眼,面上凶暴的獰笑便又變成了貪婪的癡笑,垂下掌中尖刀,癡癡笑道:
「但你既然說算了,自然就算了,我總是聽你的!」

    忽地一步走到陶純純身側,俯在她耳畔,低低他說了兩句話,陶純純紅生雙靨,垂首嬌
笑一聲,輕輕搖了搖頭,那大漢又附在她耳畔說了兩句話。

    陶純純一手輕撫雲鬢,吃吃嬌笑著道:「你壞死了……我問你,你對我究竟……究竟好
不好?」

    那大漢雙目一張,故意將身上的肌肉,誇張地展露了一下,表示他身材的彪壯,然後挺
胸揚眉道:「我自然對你好,極好,好得說也說不出!」

    那大漢乾咳了兩聲,緩緩道:「你要到虎丘去,有什麼事這般嚴重?」

    陶純純抬目望了望天色,面上又自忍不住露出了焦急之色,口中卻依然笑道:「這事說
來活長,以後我會詳詳細細的告訴你的!」

    那大漢濃眉一揚,脫口道:「以後……」

    陶純純輕輕笑道:「以後……總有一天!」

    大漢掙紅了脖子,目中儘是狂喜之色,訥訥道:「以後我們還能相見?」

    陶純純巧笑情然,道:「自然。」

    那大漢歡呼一聲,幾乎從船艙上跳了起來。

    陶純純突地笑容一斂,冷冷道:「你對我好,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難道你想以此來要
挾我嗎?」

    那大漢呆了一呆,陶純純忽又輕輕笑道:「其實你根本不必要用任何事來要挾我,
我……我……」輕咳一聲,垂首不語。

    那大漢站在她身畔,似乎才被那一聲輕咳自夢中驚醒,口中不斷他說:「我告訴你……
我告訴你!」語聲突地變得十分響亮:「除了沿途換馬之外,你要想在半日之間趕到虎丘,
你只有用……用……」

    陶純純柳眉一揚,脫口道:「用什麼方法?」

    那大漢道:「放血!」

    陶純純柳眉輕霓,詫聲道:「放血?……」

    那大漢挺一挺胸膛,朗聲道:「不錯,放血!馬行百里之後,體力已漸不支,速度必然
銳減,這時縱然是大羅神仙,也無法再教它恢復體力,但……」

    他得意地大笑數聲,一字一字地緩緩接口說道:「唯有放血,蒙人追逐獵物,或是追蹤
敵人,遇著馬匹不夠時,便是靠著這『放血』之法,達到目的!」

    陶純純又自忍不住接口道:「什麼叫『放血』?怎麼樣放血?」

    那大漢「嘿嘿」大笑了數聲,走過去一把攬住陶純純的肩頭,大笑著道:「馬行過急過
久,體內血液已熱,這時你若將它後股刺破,使它體內熱的血液,流出一些,馬行便又可恢
復到原來的速度,這方法聽來雖似神奇,其實卻最實用不過,只是——哈哈,對馬說來,未
免太殘忍了一些!」

    陶純純輕輕點了點頭,幽幽歎道:「的確是太殘忍了一些,但也無可奈何了……」

    長歎聲中,她突地緩緩伸出手掌,在這大漢額上輕拭了一下,這大漢嘴角不禁又自綻開
一絲溫馨與得意的微笑。

    陶純純嬌笑道:「你高興麼?」手掌順勢輕輕拂下,五隻春蔥般的纖指,微微一曲。

    這大漢癡笑著道:「有你在一起,」手掌圈過陶純純的香肩:「我自然是高——」語聲
未了,陶純純的纖纖玉指,已在他鼻端「迎香」、嘴角「四白」、唇底「下倉」三處大穴
上,各各點了一下。

    這大漢雙目一張,目光中倏地現出恐怖之色。

    陶純純笑容轉冷,冷冷笑道:「你現在還高興麼?」

    這大漢身形一軟,撲倒地下,他那肌肉已全僵木的面容上,卻還殘留著一絲貪婪的癡
笑!

    陶純純並沒有殺他,只是將他放在那猶自不斷呻吟,雙耳雙目已失的漢子身側,口中輕
輕道:「我已將你的仇人放到你身畔了,他方才怎樣對待你,你此刻不妨再加十倍還給
他!」

    滿面浴血、暈絕數次方自醒來的漢子,呻吟頓止,突地發出幾聲淒厲陰森的長笑!

    笑聲劃破夜空的靜寂,陶純純嬌軀微展,已輕盈地掠到岸上,只留下那豬般愚昧、鼠般
畏怯,狐般狡猾、豺狼般凶暴的大漢,恐怖而失望地在淒厲的笑聲中顫抖。

    為了他的愚昧、畏怯、狡猾和凶暴,他雖然比他的同伴死得晚些,甚至還享受過一段短
暫的溫馨時光,但此刻卻毫無疑問的將要死得更慘,只聽一陣馬蹄聲,如飛奔去。

    於是淒厲的笑聲,便漸被蹄聲所掩,而急劇的蹄聲,也漸漸消寂,無邊夜幕,垂得更
深。

    江岸樹林邊,突地走出一條頎長的白衣人影,緩緩踱到那已流滿了鮮血的江岸邊,看了
兩眼,口中竟發出一聲森寒的冷笑。

    江風,吹舞起他的白衫的衣袂,也吹舞起岸邊的木葉,他瘦削頎長的身軀,卻絲毫未曾
動彈一下,亦正如那株木葉如蓋的巨樹一樣,似乎多年前便已屹立在這裡,風聲之中,陰暗
的林中似乎突地又發出一聲響動。

    白衣人霍然轉過身來,星光映著他的面孔,閃爍出一片青碧色的光芒,他,竟是那武功
離奇、來歷詭秘、行事亦叫人難測的雪衣人!他露在那猙獰的青銅面具外的一雙眼睛,有如
兩道雪亮的劍光,筆直地望向那片陰暗的林木!

    只聽木葉一陣響動,陰影中果然又自走出一個人來,青衫窄袖,雲鬢篷鬆,神色間似乎
十分憔悴,但行止間卻又似十分興奮,月光之下,她一雙眼波正如癡如醉地望向這神秘的雪
衣人,對他那冰冷森寒的目光,竟似一無畏懼。

    她癡癡地望著他,癡癡地走向他,口中卻癡笑一聲,緩緩道:「我終於找到你了!」語
意中充滿欣喜安慰之意,既像是慈母尋得失散的孩子,又像是旅人拾回巨金。

    雪衣人亦不禁為之愕了一愕,冷冷道:「你是誰?」

    青衣少女腳步雖細碎,此刻亦已走到他面前,口中仍在喃喃說道:「我終於找到你
了……」突地右掌前伸,並指如劍,閃電般各雪衣人前胸「乳泉」大穴點去。

    雪衣人目光一轉,就在這剎那之間,他目光中已換了許多表情,直到這青衣少女的一雙
玉指已堪堪觸著他的新衣衫。

    他手腕方自一反,便已輕輕地將她那來勢急如閃電般的手掌,托在手裡,就像是她自己
將自己的手掌送進去似的。

    哪知這青衣少女面上既不驚懼,亦不畏怯,反而滿現欣喜之色,只聽雪衣人冷冷道:
「你是誰?與我有何仇恨?」

    青衣少女癡癡一笑,口中仍在如癡如醉地喃喃說道:「果然是你!你的武功真好,你竟
能將那平平淡淡的一招『齊眉舉案』,用得這佯神妙,難怪他會那佯誇獎你!」

    雪衣人不禁又為之愕了一愕,冷冷喝道:「誰?」

    青衣少女秋波一轉,任憑自己的王手,留在這雪衣人冰冷的掌上,竟似毫不在意似的,
反而輕輕一笑,答非所問的說道:「你手指又細又長,但拇指和食指上,卻生滿了厚繭,想
必你練劍時,也下過一番苦功,可是……你身上怎會沒有佩劍?」

    那時男女之防,甚是嚴謹,青衣少女如此的神態,使得雪衣人一雙冰冷的目光,也不禁
露出詫異之色,反而放下了她的玉手,卻聽這青衣少女微微一笑,回答了他方纔的問話:
「誇獎你的人或許不認得,但他卻和你交過一次手……」

    話猶未了,雪衣人已詫聲說道:「柳鶴亭……他真的會誇獎我……」

    青衣少女輕輕笑道:「你真的聰明,怎地一猜就猜中了……」

    雪衣人目光一凜,一字一字地緩緩說道:「真正與我交過手的人,只怕也只有他一人還
能留在世上誇我……」

    這兩句話語氣森嚴,自他口中說出,更顯得冰冰冷冷,靜夜秋風之中,無論是誰聽得如
此冷酷的言語,也會不自覺地生出寒意。

    但這青衣少女卻仍然面帶嬌笑,輕歎一聲,這一聲輕歎中,並無責怪惋惜之間,而充滿
讚美、羨慕之情。

    雪衣人呆呆地瞧了她半晌,突地沉聲說道:「你難道不認為我的手段太狠太毒?」

    青衣少女微微一笑道:「武功一道,強者生、弱者死,本是天經地義的事,那些武功遠
不如你的人,偏偏要來與你動手,本就該死,你武功若是不如他們,不是也一樣早被他人殺
死了麼,我認為兩人交手,只要比武時不用卑鄙的方法,打得公公平平,強者殺死弱者,便
一點也不算狠毒,你說是麼?」

    雪衣人雙目一陣閃動,突地發出一陣奇異的光彩,這種目光像是一個離鄉的遊子,在異
地遇著親人,又像是一個孤高的隱士,在無意間遇著知音。

    而雪衣人此時卻以這種目光,凝注在那青衣少女面上,口中沉聲道:「我打得是否公
平,柳鶴亭想必會告訴你的!」

    青衣少女含笑說道:「你若打得不公平,他又怎會誇獎你!」

    兩人目光相對,竟彼此凝注了半晌,雪衣人冰冷的目光中,突又閃爍出一陣溫暖的笑
意,要知他生性孤僻,一生之中,從未對人有過好感,而這青衣少女方纔的一番說話,卻正
說入了他的心裡。

    江風南吹,青衣少女伸出手掌,輕輕理了理鬢邊雲霧般的亂髮。

    雪衣人目光隨著她手掌移動,口中卻緩緩說道:「你右掌甚是堅定,左掌時時刻刻都像
是在捏著劍訣,看來你對劍法一道,也下過不少苦功,是麼?」他此刻言辭語意,已說得十
分平和,與他平日說話時的冰冷森嚴,大不相同。

    青衣少女愕了半晌,突地幽幽長歎一聲,道:「下過不少苦功……唉!老實對你說,我
一生之中,除了練劍之外,什麼事都沒有做過,什麼事都不去想它,可是我的劍法……」

    雪衣人沉聲道:「你的武功,我一招便可勝你!」他語氣中既無示威之意,也沒有威脅
或驕做的意味,而說得誠誠懇懇,正如師長訓海自己的子弟。

    而這青衣少女也絲毫不覺得他這句話有什麼刺耳之外,只是輕輕歎道:「我知道……方
才我向你突然使出的一招,本留有三招極厲害的後著,可是你輕輕一抬手,便將它破去
了。」

    雪衣人緩緩點了點頭,道:「如此說來,你要找我,並非是要來尋我交手比武的了。」

    青衣少女亦自緩緩點了點頭,道:「我來找你,第一是要試試你的武功,是否真的和別
人口中所說的一樣,第二我……我……」垂下頭去,倏然住口不語。

    雪衣人輕抬手掌,似乎也要為她理一理鬢邊的亂髮,但掌到中途,口中緩緩道:「什麼
事,你只管說出來便是!」

    青衣少女目光一抬,筆直地望著他,緩緩地道:「我想要拜你為師,不知你可願收我這
個徒弟!」

    雪衣人呆了一呆,顯見這句話是大出他意料之外,半晌,他方自詫聲沉吟著道:「拜我
為師?……」

    青衣少女胸膛一挺,道:「不錯,拜你為師,柳鶴亭對我說,你是他眼中的天下第一劍
手,我一生學劍,但直到今日,劍法還是平庸得很,若不能拜你為師,我只有去尋個幽僻的
所在———死了之……」這幾句話她說得截釘斷鐵,絲毫沒有猶疑之處,顯見她實已下了決
心。

    雪衣人雖是生性孤僻,縱然憤世疾俗,但卻也想不到世上竟會還有如此奇特的少女,一
時之間,竟然說不出後來。

    青衣少女秋波瞬也不瞬,凝注了他許久,方自幽幽歎道:「你若是不願答應我……」再
次長歎一聲,霍然轉過身去,放足狂奔,雪衣人目光一閃,身形微展,口中叱道:「慢
走……」

    叱聲方落,他已擋在她身前,青衣少女展顏一笑,道:「你答應了我麼?」

    雪衣人突也苦歎一聲,道:「你錯了,天下之大,世人之奇,劍法高過於我的人,不知
凡幾,你若從我學劍,縱然能盡傳我之劍法,也不過如此,日後你終必會後悔的,何況我的
劍法,雖狠辣而不堂正,雖快捷而不醇厚,我之所以能勝人,只不過是因為我深得『等』字
三昧,敵不動,我不動,敵不發,我不發而已,若單論劍法,我實在比不上柳鶴亭所習的正
大,你也深知劍法,想必知道我沒有騙你。」

    這冷酷而寡言的武林異客,此刻竟會發出一聲衷心的長歎,竟會說出這一番肺腑之言,
當真是令人驚詫之事。

    青衣少女目中光彩流轉,滿面俱是欣喜之色,柔聲道:「只要你答應我,我以後絕對不
會後悔的……」

    雪衣人神情之間,似乎呆了一呆,徐徐接道:「我孤身一人,四海為家,有時宿於荒村
野店,有時甚至餐風宿露,你年紀輕輕,又是個女孩子,怎可……」

    青衣少女柳眉微揚,截口說道:「一個人能得到你這樣的師傅,吃些苦又有什麼關係,
何況……」她眼簾微閉,接口又道:「我自從聽了柳鶴亭的話,偷偷離開爹爹出來尋找你以
後,什麼苦沒有吃過!」她幽幽長歎一聲,緩緩垂下頭去,星光灑滿她如雲的秀髮。

    雪衣人忍不住輕伸手掌在她秀髮上撫摸一下。

    青衣少女倏然抬起頭來,目中似有淚珠晶瑩,但口中卻帶著無比歡喜,大聲說道:「你
答應了我!是不是?」

    雪衣人目光一轉,凝注著自己纖長但卻穩定的手掌,手掌緩緩垂下,目光也緩緩垂下,
沉聲道:「我可以將我會的武功,全部教給你。」這兩句話他說得沉重無比,生像是不知費
了多大的力氣似的。

    青衣少女目光一亮,幾乎自地上躍起,歡呼著道:「真的?」

    雪衣人默然半晌,青衣少女忍不住再間一聲:「真的?」

    卻見雪衣人溫柔的目光中,突又露出一絲譏嘲的笑意,緩緩道:「你可知道,若是別人
問我這句話,我絕不會容他再問再二句的,因為,我絕不允許任何人懷疑我口中所說的話是
否真實。」

    青衣少女垂下頭去,面上卻又露出欽服之色,垂首輕輕說道:「我從來沒有懷疑過
你,……師傅。」她語聲微頓,卻又輕輕加了「師傅」兩字。

    雪衣人沉聲道:「我雖可教你武功,卻不可收你為徒!」

    青衣少女目光一抬,詫聲道:「為什麼?」

    雪衣人又自默然半晌,青衣少女櫻唇啟動,似乎忍不住要再問一句,卻終於忍住,雪衣
人方自沉聲道:「有些事是沒有理由的,即使有理由,也不必解釋出來,你若願意從我練
劍,我便教你練劍,那麼你我便是以朋友相稱,又有何妨,若有了師徒之名,束縛便多,你
我均極不便,又是何苦!」

    青衣少女愣了一愣,終於欽然撫掌道:「好,朋友,一言為定……」她似乎突地想起了
什麼,連忙又自接口道:「可是你我既然已是朋友,我卻連你的真實面目都不知道……」

    雪衣人目光突地一寒,沉聲道:「你可是要看我的真實面目麼?」

    青衣少女秋波轉一兩轉,輕輕說道:「你放心好了,即使你長得很老,很醜,甚至是缺
嘴,麻臉,都沒有關係,你一樣是我最好的朋友,因為,我喜歡的是你的人格和武功,別的
事,我都不會放在心上。」只有她這樣坦白與率真的人,才會對一個初次謀面的男子說出如
此坦白和率真的言語。

    雪衣人冰冷的目光,又轉為溫柔,無言地凝注著那青衣少女,良久良久……突地縱聲狂
笑起來。

    青衣少女心中一驚,倒退半步,她吃驚的倒不是他笑聲的清朗和高亢,而是她再也想不
到生性如此孤僻、行事如此冷酷,甚至連話也不願多說一句的絕頂劍手,此刻競會發出如此
任性的狂笑。

    狂笑聲中,他緩緩抬起手掌……

    手掌與青銅面具之間距離相隔越近,他笑聲也就越響。

    青衣少女深深吸了口氣,走上一步,輕輕拉住他的手掌,柔聲道:「你若是不願讓我看
到你的真面目,我不看也沒有關係,你又何必這樣的笑呢,」

    雪衣人笑聲漸漸微弱,卻仍含笑說道:「你看到我笑,覺得很吃驚,也很害怕,是不
是?」

    青衣少女溫柔地點了點頭。

    雪衣人含笑又道:「但你卻不知道,我的笑,是真正開心的笑,有什麼值得吃驚,值得
害怕的?你要知道,我若不是真的高興,就絕對不會笑的。」

    青衣少女動也不動地握著他的手掌,呆呆地愣了半晌,眼簾微合,突地落下兩滴晶瑩的
淚珠。

    雪衣人笑聲一頓,沉聲道:「你哭些什麼?」

    青衣少女俯下頭,用衣袖擦了擦面上的淚珠,斷續的道:「我……我也太高興了,你知
道麼,自我出生以來,從來沒有一個人對我這麼好過。」

    雪衣人目光一陣黯然,良久方自長歎一聲,於是兩人默默相對,俱都無語。

    要知這兩人身世遭遇,俱都奇特已極,生性行事,更是偏激到了極點,他們反叛世上所
有的人類,世人自也不會對他們有何好感,於是他們的性格與行事,自然就更偏激,這本是
相互為因,相互為果的道理,世上生性相同的人雖多,以世界之大,卻很難遇到一起,但他
們若是偶然的遇到一起,便必定會生出光亮的火花,因為他們彼此都會感覺到彼此心靈的契
合與靈魂的接近,青衣少女與雪衣人也正是如此。

    靜寂,長長的靜寂,然後,又是一聲沉重的歎息。

    雪衣人移動了一下他始終未曾移動的身軀,緩緩歎息道:「你可知道,我也和你一樣,
有生以來,除了練劍,便幾乎沒有做過別的事,只不過我比你運氣好些,能夠有一個雖不愛
我,但武功卻極高的師傅……」

    青衣少女仰望著他的臉色,幽幽歎道:「難道你有生以來,也沒有一個人真正地對你
好,真正地愛過你?」

    雪衣人輕輕頷首,目光便恰巧投落在她面上,兩人目光相對。

    青衣少女突地「哦」了一聲,道:「我知道了,你之所以不願將真實面目示人,就是因
為你真覺得世人都對你不好,是不是?」

    雪衣人動也不動地凝注著她……突地手腕一揚,將面上的青銅面具霍然扯了下來……

    青衣少女一聲驚呼,雪衣人緩緩道:「你可是想不到?」

    青衣少女呆呆地瞧了他半晌,突又輕輕一笑道:「我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太想不到
了!」

    朦朧的夜色,朦朧的星光,只見雪衣人的面容,竟是無比的俊秀,無比的蒼白,若不是
他眉眼間的輪廓那麼分明,若不是他鼻樑象玉石雕刻般挺秀,那麼,這張面容便甚至有幾分
娟好如女子。

    又是一段沉默,青衣少女仍在凝注著他,雪衣人微微一笑,抬起手掌,戴回面具,青衣
少女突地嬌喚一聲:「求求你,不要再戴它,好麼?」

    雪衣人目光一垂,道:「為什麼?」

    青衣少女垂首輕笑道:「你若是醜陋而殘廢,那麼你戴上這種面具,我絕對不會怪你,
也絕不會奇怪,可是你……」她含羞一笑,又道:「你現在為什麼還要戴它,實在讓人猜測
不透。」

    雪衣人薄削而堅毅的嘴唇邊,輕蔑地泛起了一陣譏嘲的笑意,緩緩道:「你想不透
麼?……我不妨告訴你,我不願以我的真實面目示人,便是因為我希望人人都怕我,我戴上
面具後,無論和誰動手,人家都要對我畏懼三分,否則以我這種生相,還有誰會對我生出畏
懼之心!」

    他曬然一笑,接口又道:「你可知道昔日大將狄青的故事,這便叫做與敵爭鋒,先寒敵
膽,你懂了麼?」

    青衣少女悟非悟地點了點頭,口中低語:「與敵爭鋒,先寒敵膽……」霍然抬起頭來,
大聲說道:「這固然是很聰明的辦法,可是,你是不是覺得有些不公平呢?」

    雪衣人微皺雙眉,沉吟著道:「不公平,有什麼不公平呢?」

    青衣少女緩緩道:「武林人物交手過招,應該全憑武功的強弱來決定勝負,否則用別的
方法取勝,就都可以說是不正當的手段,你說是麼?」

    雪衣人目光一垂,愣了半晌,卻聽青衣少女接口又道:「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到過『毋
驕毋餒,莫欺莫詐,公平堂正,雖敗猶榮』這四句話,但我從小到大,卻不知已聽了多少
遍,爹爹常對我說,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也不要忘了這四句話,莫要墜了『西門世家』的家
風!」

    雪衣人面色突地一變,沉聲道:「江蘇虎丘,飛鶴山莊莊主西門鶴是你什麼人?」

    青衣少女微微一笑,道:「無怪爹爹常說我大伯父的聲名,天下英雄皆聞,原來你也知
道他老人家的名字……」

    雪衣人挺秀的雙眉深皺,明銳的目光突暗,緩緩垂下頭去,喃喃道:「想不到,想不
到,你竟然亦是『西門世家』中人……」語聲一變,凜然道:「你可知道『飛鶴山莊』,此
刻已遇到滔天大禍,說不定自今夜之後,『飛鶴山莊』四字,便要在武林中除名!」

    青衣少女面色亦自大變,但瞬即展顏笑道:「西門世家近年來雖然人材衰微,但就憑我
大伯父掌中的一柄長劍,以及他老人家親手訓練出的一班門人弟子,無論遇著什麼強仇大
敵,也不會吃多大的虧的,你說的也未免太嚴重了吧!」

    雪衣人冷笑一聲,道:「太嚴重?……」語聲微頓,又自長歎一聲,道:「你可知道
『飛鶴山莊』半月以前,便已在『烏衣神魔』嚴密的控制下,並且那班『烏衣神魔』亦已接
到他們首領的密令,要在今夜將『飛鶴山莊』中的人殺得一個不留,這件事本來做得隱秘已
極,但卻被另一個暗中窺伺著『烏衣神魔』的厲害人物發現了他們傳送消息的方法,知道了
他們的毒計,你或者出來得早,未被他們發現,否則『西門世家』中出來的人,無論是誰,
只要一落了單,立刻便要遭到他們的毒手!」他自不知道「常敗國手」西門鷗父女,已有多
年未返虎丘了!

    青衣少女本己蒼白的嬌靨,此刻更變得鐵青恐怖,她一把抓緊了雪衣人的手掌,惶聲
道:「真的麼?那麼怎麼辦呢?」

    雪衣人愕了半晌,緩緩歎道:「怎麼辦?絲毫辦法都沒有,我們此刻縱然脅生雙翅,都
不能及時趕到『飛鶴山莊』了!」

    他雖然生性冷酷,但此刻卻已在不知不覺之中,對這癡心學劍的少女生出好感,是以他
此刻亦不禁對她生出同情憐憫之心。

    哪知青衣少女此刻激動的面容,反而逐漸平靜,垂首呆了半晌,突地抬起頭來,幽幽長
歎著道:「既然無法可想,只有我日後練好武功再為他們復仇了,」

    雪衣人不禁一愕,皺眉問道:「對於這件事,你只有這句話可說麼?」

    青衣少女面上亦自露出驚訝之色道:「我還有什麼話可說?」

    雪衣人奇怪地瞧了她幾眼,緩緩道:「你難道不想問問此事的前因後果?你難道不想知
道『烏衣神魔』如此對『西門世家』中的人趕盡殺絕,為的是什麼?你難道不想知道是誰在
暗中偵破了『烏衣神魔』的詭計,此人又與『烏衣神魔』有何冤仇?」

    青衣少女眨了眨眼睛,道:「這件事難道你都知道?」

    雪衣人冷冷道:「不錯,這件事我都知道一些,既然你不問我,我也就不必告訴你
了。」抬手又自戴上面具,轉身走了開去。

    青衣少女動也不動,呆呆地望著他飄舞著的衣袂,他腳步走得極慢,似乎在等待著她的
攔阻……

    他腳步雖然走得極慢,但在同一剎那間,另一個地方,陶純純胯下的健馬,卻在有如臨
空飛掠般地奔跑,馬股後一片鮮紅,血跡仍未全干,顯然已經過了「放血」的手術,雖是這
匹本應已脫力的健馬,腳力仍未稍衰,而陶純純有如玉石雕成的前額,卻已有了花瓣上晨露
般的汗珠。

    但是,她的精神卻更振奮,目光也更銳利,這表情就正如那大漠上的雕鷹,已將要攫住
它的目的之物。

    道旁的林木並不甚高,雲破處,星月之光,灑滿了樹梢,於是樹影長長地印到地上,閃
電般在陶純純眼前交替、飛掠!

    林木叢中,突地露出一角廟字飛簷,夜色之中似乎有一隻黃金色的銅鈴,在屋簷上閃爍
著黃金色的光芒。

    陶純純目光動處,眼波一亮,竟突地緩緩勒住韁繩,「唰」地飛身而下,隨手將馬牽在
道旁,筆直地掠入這座荒涼的飼堂中。

    一燈如豆,瑩瑩地發著微光,照得這荒伺冷殿,更顯得寂寞淒涼,神案沒有佛像,就正
如十數日前,她在為柳鶴亭默吟祈禱,簷上滴血,邊做天率眾圍殺,饅中傀儡……那座祠堂
的格調一樣。

    她輕盈而曼妙地掠了進去,目光一掃,證實了祠堂中的確一無人跡,於是她便筆直地撲
到神案前破舊日的蒲團上,纖美而細長的手指,在破舊的蒲團中微一摸索,便抽出一條暗灰
色的柔絹來。

    柔絹上看來似乎沒有字跡,但陶純純長身而起,在神案上香爐裡的殘水中浸了一浸之
後,柔絹上便立刻現出密密麻麻的字跡來。

    就著那孤燈的微光,她將絹上的字跡,飛快地看了一遍,然後她焦急的面容上,便又泛
起一陣真誠、愉快的笑容,口中喃喃說道:「想不到竟還是這『關外五龍』有些心機,如此
一來,我縱然不能趕上,想必也沒有什麼關係了!」

    於是她便從容地走出祠堂,這次沒有柳鶴亭在她身側,她也不必再偽作真情的祈禱,祠
堂外的夜色仍然如故!

    繁星滿天,夜寒如水!

    這小小的祠堂距離江蘇虎丘雖已不甚遠,卻仍有一段距離。

    也不過離此地三五里路,也就在此刻前三兩個時辰,柳鶴亭亦正在馳馬狂奔,他雖有絕
頂深厚的內功,但婚前本已緊張,婚後又屢遭巨變,連日未得安息,一路奔波至此的柳鶴
亭,體力亦已有些不支。

    那時方過於正,月映清輝,星光亦明,他任憑胯下的健馬,放蹄在這筆直的官道上狂
奔,自己卻端坐在馬背上,閉目暗暗運功調息,但一時之間,注意力卻又無法集中,時時刻
刻地在暗問著自己:「虎丘還有多遠,只怕快到了吧?……」目光一抬,突地瞥見前面道旁
林木之中,似有雪亮的刀光劍影閃動!

    他定了定神,果然便聽得有兵刃相擊、詬罵怒叱之聲隨風傳來,接著,又有一聲懾人心
悸的慘呼!就在這剎那之間,他心中已閃電般轉過幾個念頭!首先忖道:「前面究竟是什麼
事,是賊人夜半攔路劫財,抑或是江湖中人為尋私仇,在此惡鬥?」

    心念一轉,又自忖道:「我此刻有急事在身,豈能在此擱誤,反正這些人與事俱與我無
關,我自顧尚且不暇,哪有時間來管別人的閒事!」

    他心中正在反來復去,難以自決,但第三聲尖銳淒慘的呼聲傳來後,他劍眉微軒,立刻
斷然忖道:「此等劫財傷人之事,既然在我眼前發生,我若是袖手旁觀,置之不理,我還能
算人麼?路見不平不能拔刀相助,我遊俠天下,又算為了什麼!我縱然要耽誤天大的事,此
刻也要先將此事管上一管,反正這又費不了多少時候!」

    這些念頭在他心中雖是電閃而過,但健馬狂奔,就在這霎眼之間,便已將衝進那片刀劍
爭殺的林中,只聽林中大喝一聲,厲聲道:「外面路過的朋友,『江南七惡鬼』在此,勸你
少管閒事!」

    柳鶴亭目光一凜,血氣上湧,他一聽「江南七惡鬼」的名字,便知道絕對不是好人,是
以心中再無遲疑,當下冷「哼」一聲,左手倏然帶住韁繩,他左手雖無千均之力,但左手微
帶處,狂奔的健馬,昂首一聲長嘶,便夏然停下腳步,林中人再次厲喝一聲道:「你若要多
管閒事,我『江南七惡鬼』,立時便要你流血五步!」喝聲未了,柳鶴亭矯健的身軀,已有
如一隻健羽灰鶴般橫空而起,凌空一個轉折,「唰」地投入林中!

    滿林飛閃的刀光,突地一起斂去,柳鶴亭身形才自入林,林中手持利刃的數條黑衣人
影,突地吆喝上聲:「好輕功!風緊扯活!」

    接著竟分向如飛逃去,有的往東,有的往西,有的往左,有的往右,瞬息之間,便俱都
沒在黝暗的夜色中。

    柳鶴亭身形一頓,目光四掃,口中不禁冷笑一聲,暗罵道:「想不到聽來名字甚是驚人
的『江南七惡鬼』,竟是如此的膿包!」

    他雖可追趕,此刻卻已不願追趕,一來自是因為自家身有要事,再者卻也是覺得這些人
根本沒有追的必要,目光再次一掃,只見地上有殘斷的兵刃與凌亂的暗器,可能還有一些血
漬,只是在夜色中看不甚清。

    「誰是被害人呢,難道也一起逃了?」他心中方自疑問,突地一聲微弱痛苦的呻吟,發
自林木間的草叢,他橫身一掠,撥開草叢。

    星月光下,只見一個衣衫殘破、紫中包頭、滿是刀傷、渾身浴血的漢子,雙手掩面蜷伏
在草叢中,仍有鮮血,汩汩自他十指的指縫中流出,顯見得此人除了身上的傷痕之外,面目
受了重傷。

    鮮血,刀傷與一陣陣痛苦的呻吟,使得柳鶴亭心中既是驚惶,又是憐憫,輕輕將之橫抱
而起,定睛望去,只見此人雖是滿身鮮血,但身上的傷勢,卻並不嚴重,只不過是些皮肉之
傷而已!

    他心中不禁略為放心,知道此人不致喪命,於是沉聲道:「朋友但請放心,你所受之
傷,並無大事……」

    哪知他話猶未了,此人卻已哀聲痛哭起來。

    柳鶴亭愕了一愕,微微一皺雙眉,卻仍悅聲道:「男子漢大丈夫,行走江湖,受些輕
傷,算不了什麼!」

    要知柳鶴亭正是寧折毋曲的剛強個性,是以見到此人如此怯懦,自然便有些不滿,只見
他雙手仍自掩住面目,便又接口道:「你且將雙手放下,讓我看看你面上的傷勢……」

    一面說話,一面已自懷中取出江湖中入身邊常備的金創之藥,口中乾咳兩聲,又道:
「你若再哭,便不是男子漢大丈夫,一些輕傷……」

    哪知這滿身浴血,紫中包頭的漢子哭聲臭然頓住,雙肩扭動了兩下,竟然突地放聲狂笑
了起來!

    柳鶴亭詫異之下,頓住話聲,只聽他狂笑著道:「一些輕傷……一些輕傷……」突地松
開手掌:「你看看這可是一些輕傷?」

    柳鶴亭目光動處,突地再也不能轉動,一陣寒意,無比迅速地自他心底升起……

    黑暗之中,只見此人面目,竟是一團血肉模糊,除了依稀還可辨出兩個眼眶之外,五官
竟已都分辨不清,鮮血猶自不住流落。

    這一段多變的時日裡,他雖已經歷過許多人的生死,他眼中也曾見過許多淒慘的事,但
卻無一事令他心頭如此激動。

    因為這血肉模糊的人,此刻猶自活生生地活在他眼前。

    一陣陣帶著痛苦的呻吟與悲哀憤怒的狂笑,此刻也猶自留在他耳畔,他縱然強自抑止著
心中的悸慄與激動,卻仍然良久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只聽這遭遇悲慘的大漢狂笑著道:「如今你可滿意了麼?」

    柳鶴亭乾咳兩聲,訕訕道:「朋友……兄台……你……唉!」他長歎一聲,勉強違背著
自己的良心,接著道:「不妨事的,不妨事的……」

    他一面說話,一面緩緩打開掌中金創之藥,但手掌顫抖,金創藥粉,竟籟籟地落滿一
地。

    這浴血大漢那一雙令人粟悚的眼眶中,似乎驀地閃過一陣異光,口中的狂笑漸漸衰弱,
突又慘叫一聲,掙扎著道:「我……我不行……」雙目一翻,喉頭一哽,從此再無聲息!

    柳鶴亭心頭一顫,道:「你……怎地了!」掌中藥粉,全都落到地上,只見那人不言不
動,甚至連胸膛都沒有起伏一下,柳鶴亭暗歎一聲:「罷了!」

    他心想此人既然已死,自己責任便已了,方待長身而起,直奔虎丘,但轉念一想,此人
雖與自己素不相識,但他既然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好歹也得將他葬了。

    於是他緩緩俯下身去……

    「你不能及時趕到江蘇虎丘,不但永遠無法知道其中的秘密,還要將一生的幸福葬
送……

    他俯下身,又站起來,因為那張自洞房窗外飄入的紙箋上的字跡,又閃電般自他腦海升
起!

    「無論如何,我也得將這具屍身放在一個隱秘的所在,不能讓他露於風雨日光之中,讓
他被鳥獸踐踏!」他毅然俯下身去,目光動處,突地瞥見此人的胸膛,似乎發生了些微動
彈,他心中不禁為之一動!「我真糊塗,怎不先探探他的脈息,也許他還沒有死呢?」

    焦急、疲倦、內憂、外患交相煎迫之下的柳鶴亭,思想及行事都不禁有了些慌亂。

    他伸出手掌,輕輕搭上這傷者的脈門,哪知——

    這奄奄一息,看來彷彿已死的傷者,僵直的手,突地像閃電般一反,扣住了柳鶴亭的脈
門。

    他縱是武林中的絕世頂尖高手,本也不能在一招之中,將柳鶴亭制住,而只是因為他這
一手實是大出柳鶴亭意料之外。

    柳鶴亭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寧可作出犧牲來救助的重傷垂危之人,會突地反噬自己一
口,心中驚怒之下,脈門一陣麻木,已被人家扣住。

    他方待使出自己全身真力,拚命掙開,只見這卑鄙的傷者突地狂笑一聲,自地上站起,
口中喝道:「併肩子,正點子已被制住!還不快上!」

    喝聲之中,他右掌仍自緊扣柳鶴亭的脈門,左掌並指如戟,已閃電般點住了柳鶴亭胸、
脅下「將台」、「藏血」、「乳泉」、「期門」四處大穴!

    夜濃如墨,夜風呼嘯,天候似變,四下更見陰暗!

    黑沉沉的夜色中,只見那本已奄奄一息的傷者,一躍而起,望著已倒在地上的柳鶴亭,
雙手一抹鮮血淋淋的面目,「桀桀」怪笑了起來!

    他手臂動處,滿面的鮮血,又隨著他指縫流下,然而他已全無痛苦之色,只是怪笑著
道:「姓柳的小子,這番你可著了大爺們的道兒了吧!」

    他抹乾了面上的血跡,便赫然露出了他可怖的面容——他面上一層皮膚,竟早已被整個
揭去,驟眼望來,只如一團粉紅而醜惡的肉球,唯一稍具人形的,只是一雙閃閃發光的眼睛
而已!

    他「桀桀」的怪笑,伴著呼嘯的晚風,使這靜寂的黑夜,更加添了幾分陰森恐怖,柳鶴
亭扭曲著躺在地上,沒有一絲動彈,醜惡的「傷者」俯下身去扳正了柳鶴亭的頭顱,望著他
的面目,怪笑著又道:「你又怎知道大爺的臉,原本就是這樣的,這點你可連做夢也不會想
到吧……哈哈,直到此刻……武林中除了你之外,真還沒有人能看到大爺們的臉哩,只可惜
你也活不長久了……」

    柳鶴亭目光直勾勾地望著這張醜惡而恐怖的面容,瞬也不瞬,因為他此刻縱要轉動一下
目光,也極為困難!

    他只能在心中暗暗忖道:「此人是誰?與我有何冤仇?為何要這般暗算害我……?

    他心中突又一動,一陣驚慄,立刻泛起:「難道他便是『烏衣神魔』?」

    夜風呼嘯之中,四下突地同時響起了一陣陣的怪笑聲,由遠而近,劃空而來。

    接著,那些方才四下逃去的黑衣人影,便隨著這一陣陣怪笑,自四面陰暗的林木中,急
掠而出!

    那醜惡的傷者目光一轉,指著地上的柳鶴亭怪笑道:「你幾次三番,破壞大爺們的好
事,若不是看在『頭兒』的面子,那天在沂山邊,一木谷中,已將你和那些『黃翎黑箭』手
下的漢子同歸於盡了,嘿嘿!你能活到今日,可真是你的造化!」他一面說話,雙掌一放,
將柳鶴亭的頭顱「砰」地在地上一撞,四面的「烏衣神魔」立刻又響起一陣哄笑,一起圍了
過來,十數道目光,閃閃地望著柳鶴亭,夜風呼嘯,林影飛舞,一身黑衣、笑聲醜惡的他
們,看來直如一群食人的妖魔,隨著飛舞的林影亂舞!

    柳鶴亭僵木地蜷曲在地上,他極力使自己的心緒和外貌一樣安定,因為只有如此,他才
能冷靜地分析許多問題!

    四面群魔輕蔑的譏笑與詬罵,他俱都充耳不聞,最後,只聽一個嘶啞如破鑼的聲音大聲
道:「這小子一身細皮白肉,看起來一定好吃得很。」

    另一個聲音狂笑著道:「小子,你不要自以為自己漂亮,大爺我沒有受『血洗禮』之
前,可真比你還要漂亮幾分……」

    於是又有人接著道:「我們究竟該將這小於如何處理?『頭兒』可曾吩咐下來?」有人
接口應道:「這件事『頭兒』根本不知道,還是『三十七號』看見他孤身地狂奔,一路換
馬,『頭兒』又不在,不禁覺得奇怪,是以才想出這個法子,將他攔下來,哈哈!這小子雖
然聰明,可是也上了當了!」

    「三十七號」,似乎就是方纔那滿身浴血的「醜惡漢子」的名字,此刻他大笑三聲接
道:「依我之見,不如將他一刀兩段,宰了算了,反正他背了『頭兒』來管『西門』一家的
閒事,將他宰了,絕對沒有關係!」

    只聽四週一陣哄然叫好聲,柳鶴亭不禁心頭一冷!

    他雖然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但此時此刻,在一切疑團俱未釋破之前,死在這班無名無
姓、只以數字作為名字的人的手裡,他卻實在心有不甘,但他此刻穴道被制,無法動彈,除
了束手就死之外,又有什麼辦法呢?

    四面喝彩聲中,「三十七號」的笑聲更大,只聽他大笑著道:「七號,你怎地不開腔,
難道不贊成我的意見嗎,」

    柳鶴亭屏息靜氣,只聽「七號」一字一字地緩緩說道:你們胡亂做事,若是『頭兒』怪
罪下來,誰擔當得起?」

    於是所有的哄笑嘈亂聲,便在剎那間一起平息,柳鶴亭心頭一寒,暗道:「這些烏衣神
魔的頭兒,究竟是誰?此刻竟有如此權威與力量,能將這些殺人不眨眼的『烏衣神魔』控制
得如此服貼!」

    靜寂中,只聽「七號」又自緩緩說道:「依我的意思,先將此人帶去一個靜僻的所在,
然後再去通知『頭兒』……」

    那嘶啞的口音立即截口說道:「但『頭兒』,此刻只怕還在江南!」

    「七號」冷「哼」一聲道:「此人既已來了,頭兒還會離得遠麼?前面不遠,就有一間
『秘訊祠』只要『頭兒』到了,立刻便可看到消息,反正此人已在我等掌握之中,插翅也趕
不到『飛鶴山莊』去了,早些遲些處理他,還不都是一樣麼?」

    「三十七號」嘻嘻一笑,嘎聲道:「不錯,早些,遲些,都是一樣,反正這廝已是籠中
之烏,網中之魚,遲早都要與那『西門笑鷗』同一命運,只不過這廝還沒有享到幾天福,便
要做花下鬼,實在……哼哼,嘻嘻,有些冤枉!」

    「七號」沉聲接口道:「你這些日子怎地了,如再要如此胡言亂語,傳到『頭兒』耳
中,哼哼!」他冷哼兩聲,住口不語。

    那「三十七號」一雙冷削而奇異的目光中,果自泛出一片恐怖之色,緩緩垂下頭去,再
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他們這些言語,雖未傳入『頭兒』耳中,卻被柳鶴亭聽得清清楚楚,他心中既是驚詫,
又是驚慄,卻又有些難受:「難道他們的」頭兒』便是『純純』!」心念一轉:「……便要
與西門笑鷗同一命運……西門笑鷗究竟與此事有何關係?與純純有何關係?」

    這些疑團和思緒,都使得柳鶴亭極為痛苦,因為他從一些往事與這些「烏衣神魔」的對
話中,隱隱猜到他們的「頭兒」便是自己的愛妻,但是,卻又有著更多的疑團使他無法明
了!

    陶純純與「石觀音」石琪有何關係」這兩個名字是否同是一人?

    這看來如此溫柔的女子,究竟有何能力能控制這班「烏衣神魔」?

    那「濃林密屋」中的秘密是否與「烏衣神魔」也有關係,

    這些「烏衣神魔」武功俱都不弱,行事如此奇詭,心性如此毒辣,卻又無名無姓,他們
究竟是什麼人呢?他們與自己無冤無仇,卻為何要暗害自己?

    那「西門笑鷗」,與此事又有何關係?

    在暗中窺破他們秘密的那人,究竟是誰?

    還有一個最令他痛苦的問題,他甚至不敢思索:「純純如此待我,為的是什麼?」

    在他心底深處,還隱隱存有一份懷疑與希望,希望陶純純與此事無關,希望自己的猜測
錯了。

    但是,那聲音嘶啞的人已自大喝道:「看來只有我到『秘訊詞』去跑上一趟了!」說話
的聲中,他一掠而去。

    柳鶴亭心頭卻又不禁為之一動!

    「秘訊詞」……他突地想到那日冷月之夜,在那荒伺中所發生的一切:「難道那夜純純
並非為我祈禱,只是借此傳送秘訊而已?」

    這一切跡象,都在顯示這些事彼此之間,有著密切的關連,柳鶴亭動念之間,已決定要
查出此中真相,縱然這真相要傷害到他的情感亦在所不惜。

    於是他暗中調度體內未被封閉、尚可運行的一絲殘餘真氣,藉以自行衝開被關的穴道,
只聽那「七號」神魔尖銳地呼嘯一聲,接道便有一陣奔騰的馬蹄之聲,自林外遠遠傳來。

    「三十六號」一聲獰笑,俯首橫抄起柳鶴亭的身軀,獰笑著道:「小子,你安份些,好
讓大爺好生服侍服侍你!」縱身掠出林外,「唰」地掠上健馬,又道:「你不是趕著要到虎
丘去麼?大爺們現在就送你到虎丘去……」他一口濃重的關東口音,再加聲聲獰笑,柳鶴亭
若不留意,便難聽出他言語中的字句,又是一聲呼嘯,健馬一起飛奔。

    柳鶴亭俯臥在馬鞍前,頭顱與雙足,俱都垂了下去,「三十七號」一手控馬,一手輕敲
著他的背脊,不住仰天狂笑,一面說道:「小子,舒服麼?哈哈!舒服麼?」他騎術竟極其
精妙,一手控著韁繩,故意將胯下健馬,帶得忽而昂首高嘶,忽而左右彎曲奔馳,他雖安坐
馬鞍,穩如盤石,俯臥在馬鞍前的柳鶴亭,卻被顛簸得有如風中柳絮!

    而安坐馬鞍上的他,卻以此為樂,柳鶴亭顛簸愈苦,他笑聲也就愈顯得意,越發狂笑著
道:「小子,舒服麼……」越發將坐下的馬,帶得有如瘋狂,於是柳鶴亭便也愈發顛簸,幾
乎要跌下馬去!

    哪知柳鶴亭對他非但沒有絲毫忿恨和惱怒,反而在心中暗暗感激,暗暗得意,這健馬的
顛簸,竟幫助了他真氣的運行。

    一次又一次地震動,他真氣便也隨著一次又一次地撞著被封閉的穴道,一個穴道衝開,
在體內的真力增強了一倍,於是他撞開下一個穴道時,便更輕易,直到他所有被封的穴道一
起撞開後,那「三十六號」還在得意地狂笑:「舒服麼?小子,舒服麼?……」

    柳鶴亭暗中不禁好笑,幾乎忍不住出口回答他——

    「舒服,真舒服!」

    但是他卻仍然動也不動,響也不響,他要暗中探出這「烏衣神魔」的巢穴,探出他們的
『頭兒』究竟是誰?

    那「三十六號」若是知道他此刻的情況,真怕再也笑不出來了!

    星沉月落,天色將近破曉,而破曉前的天色,定然是一日中最最黑暗的,黑暗得甚至連
他們飛奔的馬蹄所帶起的塵土都看不清楚。

    道旁幾株枝葉頗為濃密的大樹後,此刻正停著兩匹毛澤烏黑的健馬,一匹馬上空鞍無
人,一匹馬上的騎士,神態似乎十分焦急,不住向來路引頸企望,這一群「烏衣神魔」的馬
蹄聲隨風而來,他驚覺地躍下馬背,「喇」地躍上樹梢。

    霎眼間馬群奔至,他伏在黝暗的林梢,動也不動,響也不響,直到這一群健馬將近去
遠,他口中才自忍不住驚「咦」一聲。

    因為他發覺這一馬群中竟有著他們幫中苦心搜羅的「黑神馬」,除了幫中的急事,這種
「黑神馬」是很難出關一次的。

    而此次「黑神馬」卻已空廄而出,為的便是柳鶴亭——但此刻這匹「黑神馬」卻又怎會
落入了這批黑衣騎士的手中?

    他滿心驚詫,輕輕躍下樹梢,微微遲疑半晌,終於又自躍上馬背,跟在這批幢馬之後飛
奔而去!

    柳鶴亭伏身馬上,雖然辨不出地形,但他暗中計算路途和方向,卻知道這些「烏衣神
魔」已將他帶到蘇州城外。

    他們毫不停留地穿入一片桑林,「三十六號」方自勒住馬組,突地一把抓住柳鶴亭的頭
發,狂笑著道:「你看,這是什麼?」

    他舉起本自掛在鞍畔的一條絲鞭,得意地指向南方,柳鶴亭暗提真氣,使得自己絲毫看
不出穴道已然解開的佯子,也極力控制著自己心中的憤怒,隨著他的絲鞭望去,只見被夜色
籠罩著的大地上,他絲鞭所指的地方,卻騰耀著一片紅光!

    他一面搖撼著柳鶴亭的頭顱,一面狂笑著又道:「告訴你,那裡便是虎丘山,那裡便是
名震武林的『飛鶴山莊』,可是此刻……哈哈,『飛鶴山莊』只怕已變成了一片瓦礫,那位
鼎鼎大名的西門莊主,只怕也變成一段焦炭了!」

    他笑聲是那麼狂妄而得意,就生像是他所有的快樂,都只有建築在別人的痛苦和死亡之
上似的。

    柳鶴亭心頭一僳,緊咬牙關,他不知費了多少力氣,才能勉強控制著心中的激動和憤
怒,否則他早已便要將這冷血的兇手斃於自己的掌下!

    狂笑中,「三十七號」一手將柳鶴亭拖下馬鞍,而柳鶴亭只得重重地跌到地上,桑林之
中,一片人工辟成的空地上,簡陋地搭著三問茅屋,他一躍下馬,拖著柳鶴亭的頭髮大步向
茅屋走去。

    柳鶴亭就像是一具死屍似的被他在地上拖著,沒有絲毫反抗,冷而潮濕的泥士沾滿了他
的衣裳,他只是在暗中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忍耐,忍耐……」他雖然年輕,卻學會了
如何自忍耐中獲取勝利。

    茅屋的外觀雖然簡陋,但入了簡陋的門,穿過簡陋的廳堂,移開一方簡陋的木桌,下面
竟有一條黝暗的地道,然後,柳鶴亭便看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境界——在地道中的暗室,陳
設竟是十分精緻而華美。

    「三十七號」重重地將他推到牆角,柳鶴亭抬目望去,在牆上四盞精美的銅燈的明亮照
耀下,他面容當真比一切神話故事中的惡魔還有可怖,目光中更是充滿了仇恨與惡毒,他生
像對世上所有的人與事都充滿仇恨、怨毒!

    其餘的六個「烏衣神魔」,面上都被一方黑中巧妙地掩住,是以看不到他們的面容,但
他們的目光,卻也俱都和「三十七號」一樣。

    柳鶴亭再也難以瞭解,這一群只有仇恨與怨毒,而沒有愛心與寬恕的人們是如何生活
的,因為他心知人們心中若是沒有愛和寬恕,他們的生活便將變得多麼空虛,灰暗,失望和
痛苦。

    只見這「三十六號」吁出一口長氣,鬆懈地坐到一張紫檀椅上,從另一個「烏衣神魔」
的手中,接著一瓶烈酒仰首痛飲了兩口,突地張口一噴,將口中的烈酒,全都噴到柳鶴亭臉
上,狂笑著道:「小子,味道怎樣,告訴你,這就是窖藏百年的茅台酒,你若還能伸出舌
頭,趕緊舐它兩下,保管過癮得很……」

    話聲未了,已引起一陣邪惡的狂笑,他又自痛飲兩口,反手一抹嘴唇,突地將頭上的包
中拉了下來——

    柳鶴亭目光動處,突然瞥見他滿頭頭髮,竟是赤紅如火,心中不禁又為之一動……

    淒冷的晚風,淒冷的樹木……一聲聲驚駭而短促、微弱而淒慘的哀呼……林梢漏下一滴
滴細碎的光影……樹上鮮血淋漓,四肢殘廢的「入雲龍」金四……斷續的語聲:「想不
到……他們……我的……」緊握成拳,至死不松的左掌,掌中的黑色碎布,赤色髯髮……

    「入雲龍金四,就是被赤髮大漢「三十六號」殘殺至死的。」

    柳鶴亭目光一凜,心中怒火填膺,但這一次又一次的激動與憤怒卻都衝不破他理智與忍
耐的防線。

    突地,門外輕輕一聲咳嗽,滿屋的喧笑一起停頓,「三十七號」霍然長身而起,閃電般
自懷中掏出一方黑絲面罩,飛快地套在頭上,「七號」一個箭步掠出門外。

    柳鶴亭心頭一懍:「莫非是他們的『頭兒』已經來了?」

    只覺自己心房砰砰跳動,胸口熱血上湧,這積鬱在他心中已久的疑團,在這剎那之間,
就要揭開,而且他深知這謎底不但將震驚他自己,也將震驚天下武林,於是他縱然鎮靜,卻
也不禁緊張得透不過氣來!

    喧鬧的房屋,在這剎那之間,突地變得有如墳墓般靜寂,房中的「烏衣神魔」,也盡斂
了他們的飛揚跋扈之態,筆直的垂手而立,筆直地望著房門,甚至連呼吸都不敢盡情呼
吸……

    房門,僅只開了一線,房門外的動靜,房中人誰也看不見,燈火,微微搖動,柳鶴亭只
覺自己滿身的肌肉,似乎也起了一陣輕微的顫抖。

    呼吸,越發急促,心房的跳動,也越發劇烈……突地,房門大開……

    一條人影,輕輕閃入,柳鶴亭雙拳一緊,指甲都已嵌入肉裡!

    哪知這人影卻不過僅僅是方才自屋內掠出的「七號」而已,屋中的人,齊地鬆了口氣,
柳鶴亭繃緊了的心弦,也霍然鬆弛。

    他自己都不能瞭解自己此刻的心情,究竟是輕鬆還是失望,因為當一件殘酷的事實將要
來臨時,人們總會有不敢面對事實的意識,於是當那決定性的一刻延遲來臨時,當事人的心
情更會有著柳鶴亭此刻一樣的奇怪地矛盾。

    燈火飄搖中。突聽「七號」雙掌一擊,緩緩的前伸,一步一步地,走向柳鶴亭。

    「三十六號」目光一閃,問道:「頭兒不來了麼?」

    「七號」腳步不停,口中道:「頭兒生伯『飛鶴山莊』的事情有變,是以一直趕去
了。」

    「三十七號」突地怪笑一聲,道:「那麼姓柳的這廝,是否交給你處置了?」

    「七號」冷冷道:「正是!」

    「三十七號」「桀桀」怪笑著道:「好極,好極,我倒要看看他怎麼死法!」

    只見這被稱「七號」的瘦長漢子,雙目瞳仁突地由黑轉紫,由紫轉紅,筆直前伸的一雙
手掌,更是變得赤紅如火,他每跨一步,手指便似粗了一分,柳鶴亭目光動處,只見他赤紅
的手掌,食,中、無名以及小指四指,竟是一般粗短,此刻他五指併攏,他手掌四四方方,
望之竟如一塊燒紅了的鐵塊!

    這一瞥之下,柳鶴亭心頭一動,懍然忖道:「這豈非河北張家口『太陽莊』一脈相傳,
從來不傳外姓的武林絕技『太陽硃砂神掌』?」

    心念方轉,突聽「七號」沉聲低叱一聲,雙臂骨節,格格一陣山響,一雙火紅般地鐵
掌,便已當頭向柳鶴亭拍下!

    掌勢未到,已有一陣熱意襲來!

    「三十六號」得意地怪笑著道:「這張雪白粉嫩的臉孔,被老七的手掌烙上一烙,必定
好看得很……」

    語聲之中,「七號」的手掌已堪堪觸及柳鶴亭的面頰了,屋中的「烏衣神魔」一個個目
光閃動,怪聲狂笑,竟似比新年其中,將要看到迎神賽會的童子還要高興幾分,「六號」的
手掌距離柳鶴亭的面頰越近,他們的笑聲也就越發興奮,誰也無法明白為何流血的慘劇在這
些人眼中竟是如此動人!

    哪知就在這狂笑聲中,柳鶴亭突地清嘯一聲,貼壁掠起,「七號」身形一挫,雙掌上翻
——

    屋中「神魔」的狂笑,一起變作驚呼,剎那之間,只見滿屋火光亂舞,人影閃動,一起
向柳鶴亭撲去!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