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濃雲如墨,蟄雷鳴然。

    暴雨前的狂風,吹得漫山遍野的草木,簌簌作響,雖還是盛夏,但這沂山山麓的郊野,
此刻卻有如晚秋般蕭索。

    一聲霹靂打下,傾盆大雨立刻滂沱而落,豆大的雨點,擊在林木上,但聞遍野俱是雷鳴
鼓擊之聲,電光再次一閃,一群健馬,冒雨奔來,暴雨落下雖才片刻,但馬上的騎士,卻已
衣履盡濕了。

    當頭馳來的兩騎,在這種暴雨下,馬上的騎士仍然端坐如山,胯下的馬,也是關內並不
多見的良駒,四蹄翻飛處,其疾如箭,左面馬上的騎士微微一帶緩繩,伸手抹去了面上的雨
水,大聲抱怨道:「這裡才離沂水城沒有多遠,怎地就荒涼成如此模樣,不但附近幾里地
裡,沒見過半條人影,而且竟連個躲雨的地方都沒有。」說話問,魁偉的身形,便離蹬而
起,一挺腰,竟筆直地站到馬鞍上,目光閃電般四下一掃,突地身形微弓,鐵掌伸起,在馬
首輕拍了一下,這匹長程健馬,昂首一聲長嘶,馬頭向右一兜,便放蹄向右面的一片濃林中
急馳了過去,馬蹄踏在帶雨的泥地上,飛濺起一連串淡黃的水珠。

    右面馬上的騎士撮口長嘯一聲,也自縱騎追去,緊接在後面並肩而馳的兩騎,馬行本已
放緩,此刻各自揮動掌中的馬鞭,也想暫時躲入林中,先避過這陣雨勢,哪知身後突地響起
一陣焦急的呼聲,一個身軀遠較這四人瘦小的騎士,打馬急馳而來,口中喊道:「大哥,停
馬,這樹林千萬進去不得!」

    但這時雨聲本大,前行的兩騎,去勢已遠,他這焦急的呼喊聲,前面的人根本沒有聽
到,只見馬行如龍,這兩騎都已馳進那濃林裡。

    焦急吶喊的瘦小漢子,面上惶恐的神色越發顯著,哪知肩頭實實地被人重重打了一下,
另一騎馬上的虯鬚大漢,縱聲笑道:「你窮吼什麼!那個樹林子又不是老虎窩,憑什麼進去
不得?」猛地一打馬股,也自揚鞭馳去。

    這身軀瘦小的漢子此刻雙眉深鎖,面帶重憂,看著後兩騎也都已奔進了樹林,他竟長長
地歎息了一聲,在雨中愕了半晌,終於也緩緩向這濃密的樹林中走了過去,但是他每行進這
樹林一步,他面上那種混合著憂鬱和恐懼的神色,也更加強烈一些,生像是在這座樹林裡,
有著什麼令他極為懼怕的東西似的。

    一進了樹林,雨勢已被濃密的枝葉所擋,自然便小了下來,前行的四騎此刻都已下了
馬,擰著衣衫上的雨水,高聲談笑著,嘴裡罵著,看到他走了進來,那虯鬚大漢便又笑道:
「金老四入關才三年,怎的就變得恁地沒膽,想當年你我兄弟縱橫於白山黑水之間,幾曾怕
過誰來。」

    隨又面色一正,沉聲道:「老四,你要知道,這次我們入關,是要做一番事業的,讓天
下武林,都知道江湖間還有我們『關外五龍』這塊招牌,若都像你這樣怕事,豈不砸了鍋
了。」

    這被稱為「金老四」的瘦小漢子,卻仍皺著雙眉,苦著臉,長歎了一聲,方待答話,哪
知另一個魁偉漢子,已指著林木深處,哈哈笑道:「想不到我誤打誤撞地闖進了這樹林裡
來,還真找對了地方了,你們看,這樹林子裡居然還有房子,老二,老三,你們照料牲口,
我先進去瞧瞧。」說話間,已大踏步走了過去。

    另三個彪壯大漢,已自一湧而前,凝目而望,只見林木掩映,樹林深處,果然露出一段
磚牆來。

    但那「金老四」面上的神色,卻變得更難看了,手裡牽著馬韁,低著頭愕了許久,林梢
滴下的雨水,正好滴在他的頸子上,他也生像是完全沒有感覺到。

    雨嘩嘩然,林木深處,突地傳出幾聲驚呼,這金老四目光一凜,順手丟了馬緩,大步擰
身,腳尖微點,突地,往林中竄了進去。

    樹林本密,林木之間的空隙,並不甚大,但這金老四,正是以輕功揚名關外的「入雲
龍」,此刻在這種濃密的枝幹間竄躍著,身形之輕靈巧快,的確是曼妙而驚人的,遠非常人
能及。

    入林越深,枝幹也越密,但等他身形再次三個起落過後,眼前竟豁然開朗,在這種濃密
的林木中,竟有一片顯然是人工辟成的空地,而在這片空地上,就聳立著令這金老四恐懼的
樓閣。

    關外五龍的另四人,手裡各個拿著方才戴在頭上的馬連坡大草帽,此刻臉上竟也露出驚
異的神色來,金老四一個箭步竄了過去,沉聲道:「這裡絕非善地,現在雨勢也小了些,我
們還是趕緊趕路吧。」

    但是這些彪形大漢的目光,卻仍然凝注在這片樓閣上,原來在這片濃林中的樓閣外,高
聳的院牆,方才雖未看清,此刻卻極為清晰的可以看出,竟全然是黑鐵鑄成的,而且高達五
丈,竟將裡面的樓閣屋字一起遮住,「關外五龍」雖然也是久闖江湖的角色,但像這種奇怪
的建築物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虯鬚大漢伸手入懷,從懷中掏出一顆彈丸來,中指微曲,輕輕一彈,只聽「錚」地一
聲,擊在牆上,果然發出了金鐵交鳴之聲,他不禁濃眉一皺,沉聲道:「這是怎麼回事?」

    那入雲龍金四此刻更是面色大變,轉眼一望那片樓閣,只見裡面仍然是靜悄悄的,連半
點人聲都沒有,才略為鬆了口氣,一拉那虯鬚大漢的胳膊,埋怨道:「二哥,您怎地隨便就
出手了,您難道現在還沒有看出來,這棟房子,究竟是怎麼回事嗎?」

    那虯鬚大漢濃眉一軒,驀地一抖手,厲聲道:「管他是怎麼回事,我今天也得動他一
動!」熊腰一挫,「唰」地竟又竄入了樹林。

    入雲龍金四連連跺腳,急聲道:「二哥怎地還是這種脾氣,唉!大哥,你勸勸他,武林
中人一走進這鐵屋,就從來沒有人再出來過,大哥,您這幾年來雖未入關,總也該聽過『石
觀音』這名字吧?」

    那當先縱馬入林的魁偉大漢,正是昔年關外最著盛名的一股馬賊「五龍幫」之首、金面
龍卓大奇,此刻面上也自驟然變色,失聲道:「『石觀音』?難道就是那南海無恨大師的傳
人、曾經發下閉關三十年金誓的南海仙子石琪嗎?」

    語音落處,烈火龍管二已從林中掠了過來,聞言竟又大笑道:「原來在這棟怪房子裡住
著的就是南海仙子,我早就聽得江湖傳言,說這石琪是江湖中的第一美人,而且只要有人能
將她從這鐵屋裡請出來,她不但不再閉關,而且還嫁給這人,哈——想不到我誤打誤撞,卻
撞到這裡來了。」

    他仰天而笑,雨水沿著他的面頰,流入他滿面的濃須裡,再一滴一滴地滴到他本已全濕
的衣服上。

    入雲龍金四雙眉深皺,目光動處,忽地看到他手上已多了一盤粗索,面色不禁又為之一
變,慌聲道:「二哥,你這是要幹什麼?」

    烈火龍管二濃眉一軒,厲聲道:「金四,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能管我的事的?」

    雙腳微頓,身形動處,已自掠到那高聳的鐵牆邊,左手找著掌中那盤巨索的尾端,隨手
一抖,右手卻拿著上面系有鉤的另一端,緩緩退了兩步,目光凝注在牆頭上,右手「呼」地
一掄,巨索便沖天而起,「錚」地一聲,索頭的鐵鉤,便恰好搭在牆頭。

    金面龍微咽一聲,大步走了過去,口中道:「二弟,大哥也陪你一起進去,」回頭又
道:「老三、老四,三個時辰裡,我們假如還沒有出來,你們就快馬趕到濟南府,把烈馬金
槍董二爺找來——」

    他話猶未了,那烈火龍己截口笑道:「你們放心,不出三個時辰,我和大哥包管好生生
的出來——」他走到牆邊,伸手一拉,試了試搭在牆頭的鐵鉤可還受力,又笑道:「不但我
們好生生的出來,而且還帶出來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長笑聲中,他魁偉的身軀,已靈猴
般攀上巨索,霎眼之間,便已升上牆頭,這烈火龍身軀雖魁偉,但身手卻是矯健而靈巧的。

    入雲龍面如死灰,等到那金面龍已自攀上鐵牆,和管二一起消失在那高聳的鐵牆後面,
他竟長長地歎息了一聲,「噗」地坐在滿是泥濘的地上。

    這陣暴雨來得雖快,去得也急,此刻竟也風停雨止,四下又復歸於寂靜,但覺這入雲龍
頻頻發出的歎息聲和林梢樹葉的微籟,混合成一種蒼涼而蕭索的聲音。

    掛在鐵牆上面的巨索,想必是因著金面龍的惶亂,此刻仍未收下,隨著雨後的微風輕輕
地晃動著,入雲龍的目光,便瞬也不瞬地望在這段巨索上。

    「五龍幫」中的三爺、黑龍江上的大豪傑、翻江龍黃三勝,突地一挺身軀,大聲道:
「大哥他們怎地還未出來——老五,你看已到了三個時辰沒有?」

    始終陰沉著臉;一言未發的多手龍微微搖了搖頭,陰沉的目光,也自瞪在牆頭上,牆內
一無聲息,就像是從未有人進去過,也絕不會有人從裡面出來似的。

    翻江龍目光一轉,轉到那坐在地上的入雲龍身上,焦急地又道:「老四,進這房子去的
人,難道真的沒有一人出來過嗎?」

    入雲龍目光呆滯地留在那灰黑的鐵牆上,緩緩說道:「震天劍張七爺、鐵臂金刀也兆
星、一劍霸南天江大爺,再加上武林中數不清的成名立萬的人物,誰都有著和二哥一樣的想
法,可是——誰也沒有再活著出來過。」

    他語聲方頓,多手龍突地一聲驚呼,一雙本來似張非張的眼睛,竟圓睜著瞪在牆頭上,
「五龍幫」素來鎮靜的多手龍,此刻也變了顏色,翻江龍心頭一跳,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
見那黑鐵牆頭上,突地現出了一隻白生生的玉手,一隻春蔥般的手指上,戴著一個精光隱現
的黑色指環。

    這隻玉手,從牆後緩緩伸出來,抓著那段巨索,玉手一招,這段長達六丈的巨索,竟突
地筆直地伸了上去,在空中劃了個圈子,和那只纖纖玉手,一起消失在黑鐵的牆頭後面。

    入雲龍嗖地從地面上跳了起來,惶聲道:「已有三個時辰了吧,

    語聲未落,死一樣靜寂的鐵牆之後,突地傳出兩聲慘呼。

    這聲慘呼一入這本已驚愕住了的三人之耳,他們全身的血液,便一起為之凝結住了,因
為他們根本無庸分辨,就能聽出這兩聲令人驚慄的慘呼,正是那金面龍和烈火龍發出的。

    「翻江龍」大喝一聲,轉身撲入林中,霎眼之間,也拿了一盤巨索出來,目光火赤,嘶
啞著聲音道:「老四、老五,我們也進去和那妖女拼了。」

    縱身掠到牆邊,揚手揮出了巨索,但是他心亂之下,巨索上的鐵鉤,「錚」地擊在鐵牆
上,卻又落了下來。

    「多手龍」目光在金四面上一轉,冷冷道:「四哥還是不要進去的好,就把以前誓共生
死的話,忘了好了。」

    緩步走到牆腳,從「翻江龍」手中接過巨索,手臂一掄,「砰」地將鐵鉤搭在牆頭上,
拉了拉,試了試勁,沉聲道:「三哥,我也去了!」雙手一使力,身形動處,便也攀了上
去。

    「翻江龍」轉過頭,目光亦在金四面上一轉,張口欲言,卻又突地忍住了,長歎了口
氣,猛一長身,躍起兩丈,輕伸鐵掌,抓著了那段巨索,雙掌替換著拔了幾把,彪偉的身
軀,也自牆上升起。只聽「砰砰」兩聲,入雲龍知道他們已落入院中了,一陣風吹過,林梢
的積雨,「簌」地落下一片,落到他的身上。

    暴雨已過,蒼穹又復一碧如洗,這入雲龍停立在仍然積著水的泥地上,面上的肌肉,痛
苦地扭搐著,緩緩也走到牆腳,但是伸手一觸巨索,便又像是觸了電似的退了回去,他雙手
掩在面上,深深地為著自己的怯懦而痛苦,但是,他卻又無法克服自己對死亡的恐懼。

    暮色漸臨,鐵牆內又傳出兩聲慘呼——

    夕陽漫天之下,濃密的葉林時,走出一個瘦小而剽悍的漢子,頹喪地坐在馬上,往昔的
精悍之氣,此時卻已蕩然無存;在這短短的半日之間,他竟像是突然蒼老了許多。

    兩滴淚珠,沿著他瘦削的面頰流了下來,他無力地鞭策著馬,向濟南城走去。

    夕陽照在林中的鐵牆上,發出一種烏黑的光澤,牆內卻仍然一片死寂,就像是什麼事都
不曾發生過似的。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