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疑雲重重            

  地下也沒有黃金,沒有宮室,那輛失蹤了的馬車也不在。地道的入口建造得雖然巧
妙,下面卻遠比任何人想像中都狹小簡陋得多。地室中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大
椅,都是用泥土砌成的,外面再砌上一層黑石。

    難道這就是無十三的居處?那麼樣一位不可一世的武林怪傑,怎麼會住在這麼樣的
地方?每個人都覺得很驚奇,很失望,甚至不能相信。

    但是他們如果仔細想一想,就會明白這地方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的。這裡是死谷,
什麼都沒有的死谷,無十三畢竟是個人,不是神,雖然能用他的智慧決心毅力技巧和一
雙有力的手建造出這樣一個巧妙的秘道,卻絕對役法子憑空變出一張床來。

    他想要一張床,只有用泥土和黑石來做,因為這裡只有泥土黑石。這一點每個人都
應該看得出,每個人都應該想得到。令人想不通是他屬下那些健鋇優秀,訓練有素的青
年人是怎麼會來的?從那裡來的?住在那裡?更奇怪是,他雖然沒法子找到一張真正的
床,也沒法子找到真正的桌椅,可是床上居然有被,桌上居然有燈。

    床上的被居然是非常柔軟舒服的絲棉被,被面還是用湘繡做成的。桌上的燈居然是
價值最昂貴的波斯水晶燈,燈裡居然還有油。如果這裡真的什麼都沒有,燈是從那裡來
的?被是從那裡來的?

    俞六用隨身帶著的火摺子點亮了這盞水晶燈,等到燈火照亮了這地方的時候,每個
人都忍不住藹呼出聲來,連一向被江湖中人認為是為鐵心鐵膽鐵手的鐵震天都忍不住要
驚呼出聲來。他們又看見了一樣他們連做夢也想不到會看見的事。

    他們看見了一個人。在這自古以來就少有人跡的死谷地下密室裡,居然還一個人。

    床上不但有被,赫然還有一個人,用繡花的絲棉被蓋著,睡在床上,顯然已睡得很
沉,連有人進來都聽不見。他們也看不見這個人長得什麼樣子,只能看見他露在棉被
外,落在枕上的一頭已經花白了的頭髮。

    鐵震天搶先一步,搶在謝玉侖和俞六身前,厲聲喝問:「你是什麼人?」

    他的喝聲除了聾子之外誰都能聽得見,就算睡著了的人也應該被驚醒。這個人卻還
是完全沒有反應。如果他不是個聾子,就一定是個死人,這個死人是推呢?這裡怎麼會
有死人?

    鐵震天不是鐵打的,可是他的膽子卻好像真是鐵打的:他忽然一個箭步竄過去,掀
起了床上的被。

    被裡的人已經不能算是一個「死人」,被裡的人已經變成了一副骷髏,除了那一頭
花白的頭髮外,只剩下一副枯骨,一身衣服。枯骨上斜插著一根削尖了的竹子,從背後
刺進去,一直穿透心臟。

    這個人無疑是在熟睡中破人從背後暗算而死的,完全沒有掙扎反抗,一刺就已斃
命。暗算他的人,出手准,下手狠,如果不是行動特別輕捷,就一定是他很熟悉,而且
絕不會提防的人。

    這個人是誰呢?

    無十三為什麼要把一個死人留在這裡?

    謝玉侖忽然說道:「這個人就是無十三。」鐵震天、俞六吃驚的看著她,簡直不能
相信她會說出這句話來。

    「你說這個死人就是無十三?」

    「絕對是。」謝玉侖的口氣很肯定。

    「你怎麼看出來的?」

    「他到碧玉山莊去過。」

    「那時候你出世了沒有?」

    「沒有。」

    鐵震天歎了口氣,苦笑道:「那時候你還沒出世,怎麼能看得到他?」

    俞人道:「就算你以前見過他,現在也沒法子認出來了。」

    誰也沒怯子從一副枯骨上判斷出一個人的身世姓名來歷。謝玉侖卻還是顯得很有把
握。

    「雖然我沒有見過他,也一樣能認得出來。」

    「為什麼?」

    「因為我母親曾經跟我說過有關他的很多事。」謝玉侖道:「只憑其中一件事,我
就能認出他。」

    「一件事?」俞人問:「那件事?」

    「牙齒。」

    「牙齒?」

    「不錯,牙齒,」謝玉侖道:「一個人的容貌雖然會改變,牙齒卻絕不會改變的,
而且每個人的牙齒長得都不一樣。」

    牙齒當然也絕不會腐爛。

    謝玉侖說:「我母親常說:天下牙齒長得最奇怪的人,就是無十三。」

    俞六和鐵震天都在看著這個死人的牙齒,都看不出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鐵震天忍不住問:「他的牙齒有什麼奇怪?」

    「他的牙齒比別人多四顆,」謝玉侖道:「他有三十八顆牙齒,加上智慧齒就是四
十顆。」

    她問鐵震天:「你以前有沒有見過長了四十顆牙齒的人?」

    鐵震天沒有見過,俞六也沒有。雖然他們很少注意到別人的牙齒,但是他們也知道
每個人都只有三十六顆牙齒,就好像每個人都有兩隻眼睛一樣。這個死人卻有四十顆牙
齒。

    「我已經數過,數了兩遍。」謝玉侖道:「所以我才能確定他就是無十三。」

    鐵震天怔住,俞六也怔住,過了很久他們才能開口。

    「如果這個死人就是無十三。」他們幾乎同時問:「那個無十三是誰呢?」

    「是假的。」

    「假的?」

    謝玉侖答道:「這裡根本就沒有黃金,無十三也根本不可能找到那麼多人為他效
力。所以那個無十三當然是假的。」

    她又補充:「何況誰也沒有見過無十三,誰也看不出他是真是假,每個人都可以冒
充他的。」

    「為什麼要冒充他?」

    謝玉侖還沒有開口,忽然聽見另一個人說話的聲音。地室中本來只有他們三個人,
她聽見的卻是第四個人說話的聲音,聲音很輕,彷彿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過來的,但
是她卻聽得很清楚。她清清楚楚的聽見這個人在說:「我們這齣戲,是不是已經應該演
完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