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三更後            

  屍體上也沒有血漬傷口,王萬武也是被那種陰柔之極的掌力震斷心脈而死的。

    「他怎麼會死?」問話的人是謝玉侖,回答的人是鐵震天。

    「他當然要死,」鐵震天道:「做細的人.本來就是這種下場。」

    「你認為是無十三殺他滅口的?」

    當然是。這個問題本身也就是答案,唯一的一種可能,唯一的一個答案。沒有人能
回答的問題是:「無十三在那裡?大婉在那裡?無十三會用什麼手段對付大婉?」這問
題大家是連想也不敢去想。

    遠處的更鼓正在敲三更,三更時總是令人最斷魂斷腸的時候。他們忽然想起了絕大
師。

    聽到謝玉侖的驚呼,鐵震天就衝去了,絕大師卻還留在那水池畔。他和鐵震天同時
聽到那聲驚呼,應該知道這裡已經發生了可怕的事,應該來找他們的。可是他沒有來。

    難道他也跟王萬武一樣,被人無聲無息的擊殺在這華屋中某一個陰暗的角落裡?手
裡也緊握著一枚黑石。

    這地方現在已完全被死亡的陰影所籠罩,每個人都隨時可能被撲殺。第一個死的是
那殘廢,第二個王萬武,第三個很可能就是絕大師。下一個會輪到誰?

    三更剛過,夜色更深,下半夜裡死的人可能更多,殺人的兇手就像是鬼魅般倏忽來
去,現在就可能在黑暗中選擇他下一個對象。馬如龍知道現在又到了他應該下決定的時
候了。

    「你們走吧。」

    「走?」謝玉侖問:「到那裡去?」

    馬如龍道:「隨便到那裡去,只要趕快離開這裡。」

    「我們走,你呢?」

    「我……」

    謝玉侖忽然大聲道:「我知道你要幹什麼,你要留在這裡找大婉,找不到她,你是
絕不肯走的。」

    馬如龍承認,「難道我不該找她?」

    「你當然應該找她,」謝玉侖冷笑:「但是你為什麼不想想?你是不是能找得到
她?找到了又怎麼樣?難道你能從無十三手裡救她出來?難道你以為無十三不敢殺
你?」

    她越說越激動:「你一心一意只想找她,除了她之外,別人的難道都不是人?你為
什麼不替別人想想,為什麼不替你自己想想?」

    說到最後兩句話時,眼淚珠子,已經開始在眼睛裡打滾,隨時隨地可能掉下來了。
每個都人看得出她是為什麼而流淚的,馬如龍當然也應該看得出。但他卻連一句話都沒
有說,不說話的意思,就是他已經把話都說完了,不管別人怎麼說,他還是要留在這
裡。

    謝玉侖咬著嘴唇,跺了跺腳:「好,你要找死就自己一個人去死,我們走。」

    她明明已經決心走了,卻偏偏連一步都沒有走出去。她在跺腳,可是她一雙腳彷彿
已被一根看不見的柔絲綁住,連一步也走不開。

    馬如龍終於歎了口氣,柔聲道:「其實你也該明白的,如果失蹤了的不是大婉是
你,我也一樣會留下來找你。」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謝玉侖的眼淚已經流了下來。

    鐵震天忽然仰天而笑,道:「我也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麼?」

    「本來我總以為,不怕死的都是無情人,現在我才知道錯了,」鐵震天道:「原來
有情人更不怕死,因為他們心裡已經有了情,已經把別的事全都忘得乾乾淨淨。」

    他用力拍了拍馬如龍的肩,又道:「你不走,我們也不走,不找到大婉,誰都不會
走。」

    但是他這句話剛說完,他的身子已經竄起,急箭般竄了出去。馬如龍和謝玉侖也跟
著他竄出,因為也們又同時聽到了一聲驚嘶,不是人在驚嘶,是馬在驚嘶。

    大門又已洞開。但聞馬驚嘶,車輪滾動,他們趕來時,車馬竟已絕塵而去。趕車來
的車伕,卻已倒斃在石階前,手足已冰冷,手裡也緊握著一枚黑石。是誰趕車走的?載
走了什麼人?

    晚風中隱約還有車輪馬嘶聲傳來,要追上去還不太難。「追!」鐵震天雙臂一振,
竟施展出「八步趕蟬」輕功身法,向車馬聲傳來的方向樸了過去。

    江湖中每個人都知道這種輕功,每個人都聽過「八步趕蟬」這名字。但是能練成這
種身法的人卻遠比任何人想像中都少得多。

    幸好馬如龍的「天馬行空」也是武林中享譽已久的輕功絕技,他很快就趕上了鐵震
天。能夠和名滿天下的鐵震天並肩齊驅,無疑是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鐵震天也為他驕
傲,甚至還拍了拍他的肩,表示讚許。但是他們很快又覺得自己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
值得驕傲了。

    因為謝玉侖也已追了上來,輕飄飄的跟在他們身旁,完全沒有一點費力的樣子。被
王大小姐的玲瓏玉手醫治過之後,她的功力已經完全恢復。合他們三人之力,是不是已
經能夠對付無十三和那拔刀如電的波斯奴?

    輕功最大的用處不是攻擊,而是「退」,是「守」。無論在那一種戰鬥中,「退
守」的作用絕比「攻擊」低,需要溜轉的力量有時比攻擊更大。施展輕功時所消耗的體
力氣力也絕不比任何一種武功少。謝玉侖居然還能很從容的開口說話。

    「我們絕對追不上的,」她說:「拉車的四匹馬都是好馬,不但經過訓練,而且很
有耐力,我坐在車上的時候,已經算過它們跑得有多快。」她也需要喘口氣才能接著說
下去:「開始的時候,我們比它們快,所以現在我們好像還能追得上去,但是再過三五
裡之後,我們就會漸漸慢下來,它們卻反而會越跑越快。」

    馬如龍也知道謝玉侖算得不錯,可是他還要追,追不上也要追。這就是答案。就因
為人類有這種百折不回,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決心,所以人類才能永存。

    他們果然追不上。前面的馬車越來越遠,漸漸聽不見了,後面卻有一陣馬車聲響
起,越來越近,趕馬追來的人是俞六。開始時他雖然比較慢,可是現在他已經追上來
了,趕著一輛四馬六輪的大車趕上來的。他讓本來遠比他快的人上了他的馬車。

    「我們一定可以追上去的,」俞六保證說:「這是條直路,他們只有這條路可
走。」

    「這條路是到甚麼地方去的?」

    「死谷。」

    追到死谷去之後又怎麼樣?如果他們根本不是無十三的對手,追去了豈非也是送
死?這問題他們連想都沒有想。

    現在每個人好像都被染上馬如龍的脾氣,做事只講原則,不計後果。他們的態度可
以用謝玉侖的一句說話來說明。

    「不管怎麼樣,死谷總不是人人都能去的地方,我們能去看看也算不容易。」

    誰也沒有去過死谷,誰也不知道死谷究竟是個怎麼樣的地方。但是每個人都可以想
像得到,那裡已經不是以前那種荒涼無人的地方。因為那裡已經有了黃金,人類從未夢
想到的大量黃金。

    黃金無疑已改變了那裡所有的一切,已經有無數健鋇優秀的年輕人被吸引到那裡
去,建造起無數華美雄奇的宮室。這是他們的想法,每個人都會這樣想的,可惜也們全
都想錯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