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洞中            

  大婉看著鐵震天,鐵震天看著大婉,然後兩個人一起去看馬如龍。他們都不知道這
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們知道馬如龍一定知道。馬如龍沒有看他們,他在全神貫注看著這
個洞。

    本來像碗口那麼大的一個洞,忽然變大了,洞旁的硬泥地,忽然像潮水般起了波
浪。波浪越來越大,動得越來越劇烈,就像是一鍋水已煮沸。忽然間,沸騰的泥土全都
平定落下,一個小洞忽然變成了一個大洞,比桌面還大的洞。一個人從洞中冒了出來,
方方正正的臉上滿是泥土,眼睛裡卻在發光。他對馬如龍笑了笑,對大婉笑了笑,對每
個人都笑了笑。但是他並不認得他們,因為他們也不認得他。也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

    這個人已經從洞裡鑽了出來,站在他自己剛鑽出來的這個洞旁邊,看看這個洞,眼
睛裡充滿了歡愉得意讚賞的表情,就好像一個藝術家在欣賞著他們自己最得意的傑作。
他看了很久,才轉過身,拿起那根禿筆蘸淡墨,在破帳簿上寫了四個字:「請君入
洞。」

    這個洞好像好深好深。這個洞根本不是一個洞,而是條地道,又深又長的地道。這
條地道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挖到這裡來的,出口絕對在那片已鋪滿黑石的空地之外。大
婉終於明白了。每個人都明白了,這條地道就是他們唯一的一條活路。所以每個人都鑽
進了這個洞。

    地道比想像中還要長,出口已經在幾條街之外的一條雖然陰暗卻很寬闊的橫巷裡。
出口外停著一輛只有在王公豪富人家中才能看得到的豪華馬車,漆黑的車廂光可監人。
拉車的四匹馬無疑也郡是久經訓練的良駒。還有三輛同樣的馬車分別停在橫巷兩端,趕
車的也已揚鞭待發。

    這個從洞中鑽出來的青衣壯漢向他們解釋:「為了避免無十三的追蹤,所以我們另
外還準備了三輛車,車上也同樣有六男一女七個人,留下的車轍蹄印傍對完全相同。」
他說六男一女,只因為大婉還是男裝,他自己也準備要坐上這輛馬車。

    「我們不必等王大小姐,她一定有法子對付無十三,一定有法子全身而退。」

    他看著一直不肯上車的馬如龍,微笑道:「她特別要我關照你,千萬不要等她,因
為她知道你這個人有點牛脾氣。」

    幸好馬如龍這次並沒有再犯他的牛脾氣,他一上車,趕車的立刻揚鞭打馬,十六匹
健馬同時揚蹄,三十二個車輪同時開始滾動,四條路上都留下了同樣的車轍蹄印。

    青衣肚漢道:「這四條路一條可以到天馬堂,一條可以到嵩山,一條可以到碧玉山
莊。」

    「另一條呢?」

    「另一條是無十三的來路。」青衣壯漢道:「可以到死谷。」.「我們走的是那條
路了.」謝玉侖充滿希望:「是不是回碧玉山莊去?」

    「不是?」大婉道:「一定不是。」

    「為什麼?」

    青衣壯漢道:「因為無十三一定會想到我們最可能走這條路。」

    謝玉侖歎了口氣,大婉道:「你準備送我們到那裡去?」

    「死谷。」青衣壯漢道:「因為誰都不會想到我們會到死谷去。」

    他又補充:「而且玉大小姐也堅持要我們走這條路,她自己也會去死谷。」沒有人
再問「她為什麼要去」?每個人都相信王大小姐這麼做一定有很好的理由。

    車行平穩迅速,車廂裡寬大舒服,大婉一直在注意這青衣壯漢,忽然問「你是不是
丐幫弟子?」每個人都認為他應該是的,要完成如此周密的計劃,只有丐幫那種龐大的
人力物力才能辦到,敢出手管這件事的,也只有江南俞五。

    青衣壯漢卻搖了搖頭,「我不是丐幫弟子,」他微笑道,「我根本從未在江湖中走
動。」

    這回答每個人都覺得很意外,大婉又問:「你貴姓大名?」

    青衣壯漢遲疑著,好像很不願說出自己的名姓,好像覺得說出來是件很丟人的事。
只不過他終於還是說了出來。「我叫俞六。」「俞六?」大家更意外,都忍不住要問:
「江南俞五是你的什麼人?」

    「是我的五哥。」

    江南俞五名滿天下,統率江湖第一大幫,親朋故舊遍江湖。他的弟弟本來也應該是
個很有名的人,奇怪的是,誰也沒有聽過「俞六」這個人。

    「你們一定不知道俞五有我這麼樣一個弟弟。」俞六道:「你們一定奇怪,江南俞
五的弟弟,為什麼從未在江湖中露過面?」

    「你為什麼?」

    俞六苦笑:「有了江南俞五這麼樣一個哥哥,我還在江湖中混什麼?就算再混一百
年,也只不過是俞五的弟弟而已。」他看看自己一雙寬大結賈粗糙的手,慢幔的接著
道:「何況我什麼本事都沒有,我只會挖洞。」

    馬如龍看著他,眼睛裡忽然露出尊敬之色己他一向尊敬這種有志氣的人,尊敬這種
獨立自主的人格。

    「你說你什麼本事都沒有,只不過挖了一個洞。」馬如龍道:「只不過從四條街之
外,挖了一個七八十丈長的洞,而且算準了出口一定是在那個雜貨店的中間屋子裡。」
他歎了口氣,又道:「你說你什麼本事都沒有,可是像這樣的洞,除了你還有誰能挖得
出?」

    俞六笑了。「聽你這麼說,我自己好像也覺得自己有點本事了。」他用笑眼看著馬
如龍:「現在我才明白,我五哥為什麼會那樣說了。」

    「也說什麼?」

    「他說你最大的好處,就是你從來不會忘記別人的好處。」俞六道:「他還說,像
你這樣的人也一生中只見過兩個。」

    「那兩個?」

    「一個是他自己,」俞六微笑:「另外一個就是你。」他的笑眼中充滿溫暖:「所
以他還要我問你,肯不肯跟一個只會挖洞的人交朋友?」馬如龍已經伸出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