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嚇人的手            

  裡面這間屋子裡的情況已經和他們離開時不同了,那張終年都像虔誠事佛的人家中
的神案般擺在屋子中間的大床,現在已被拆除搬去,平常連更衣洗手都要經過一番費力
掙扎的謝玉侖,現在竟已站了起來,站得很直。這並不就是讓鐵震天和大婉吃驚的原
因。

    他們吃驚,只因為他們又看見了馬如龍,和大婉並肩站在一起的,竟不是那個裁
縫,而是馬如龍。他們剛才明明親眼看見馬如龍已經從前面走了出去,但是現在他們又
明明親眼看見馬如龍站在他們面前。

    其實他們看見的並不是「馬如龍」,他們兩次看見的都是「張榮發」。在他們的印
象中,「張榮發」就是「馬如龍」,兩個人已經變成了一個人。這裡也只有一個「張榮
發」,剛才既然已經走了出去,此刻為什麼還在這裡,那個裁縫為什麼反而不見了本來
擺著大床的地方現在已全無所有,但是馬如龍和謝玉侖卻好像對它很感興趣兩個人一直
站在那裡,眼睛一直盯著這塊空地,看見大婉和鐵震天,馬如龍立刻伸出一根食指封住
了自己的嘴,叫他們不要出聲。大婉和鐵震天總算是非常能沉得住氣的人,總算沒有叫
出。他們並沒有忘記那個瘋子連毒蛇交尾、烏龜生蛋的聲音都聽得見!

    大婉立刻又衝出去,把她平時記帳的筆墨帳簿拿了進來,她以筆墨代替她的嘴問馬
如龍。

    「你是誰?」

    她已經不能分辨這個人究竟是不是那個扮成張榮發的馬如龍。這個人是馬如龍,謝
玉侖也證實了這一點。

    「剛才出去的那個人是誰?」

    「是那個裁縫。」

    大婉和鐵震天雖然已想到了這一點,卻還是不大相信。

    「那個裁縫怎麼會變成張榮發的?」

    馬如龍笑了笑,用禿筆蘸淡墨在郡本破帳簿上寫:「她既然能把我扮成張榮發的樣
子,她自己為什麼不能變成張榮發。」

    大婉怔住,她實在太驚奇,實在太歡喜,她實在想不到這個人會到這裡來。現在她
當然已經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鐵震天卻不明白。「你們說的這個人是誰?」

    大婉立刻寫出了這個人的名字,一個神奇的人,一個神奇的名字:「玲瓏玉手玉玲
瓏。」

    一件表面看來極複雜神秘驚人的事,如果說穿了,答案往往反而極簡單。現在鐵震
天也明白了,「玲瓏玉手玉玲瓏」,這個名字已足以說明一切。她以妙絕天下的易容
術,扮成了一個像貌平凡,絕不引人莊意的裁縫,代替無十三請來的那個裁縫,混到這
裡來。

    沒有人想到她會來,所以也沒有人能看出她一點破綻。她和馬如龍單獨見面時,又
用她早已準備好的器具和藥物,將自己扮成了另一個張榮發。

    大婉現在才想到,「那個裁縫」和「張榮發」的容貌,本來就有些相似之處,只要
經過她的玲瓏玉手稍微整型改動,很快就可以孌成張榮發。這當然也是她早就計劃好
的。她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以馬如龍的身份出去見無十三呢?大婉和鐵震天還是
想不通。

    本來擺床的地方,現在除了一點灰塵外什麼都沒有了,馬如龍和謝玉侖在看什麼?
他們為什麼要把這張大床拆除搬走?

    大婉和鐵震天也想不通。他們問馬如龍,馬如龍只對也們笑笑,於是他們也只好陪
著他像傻瓜一樣站在那裡,看著這塊根本沒什麼可看的空地。就在他們覺得自己非常傻
瓜的時候,他們忽然又被嚇了一跳。因為他們又看見了一件很嚇人的事。

    這次他們看見的是一隻手。這塊什麼都沒有的空地上,竟忽然有一隻手從地下冒了
出來。一隻寬大結實粗糙有力的手,就像是一株小樹忽然破土而出,中指小指和無名指
伸得很直,食指和拇指做了個圓圈。這種手式的意思,通常都是表示什麼事都已解決,
什麼事都不成問題了。

    這是誰的手?這隻手怎麼會從地下冒出來的?這當然是只活人的手。死人的手絕不
會打手式。也們已經在這裡住了好幾個月,這屋子的地下怎麼會有個活人。

    看見這只無論誰看見都會嚇一跳的手,馬如龍居然連一點吃驚的樣子都沒有。他也
伸出手,用手指在這隻手的拇指指甲上輕輕彈了三下,隔了一陣,又彈三下,連繽彈了
三次。這隻手忽然又縮回去了,縮入地下。

    空無所有的地上忽然又變成空無所有,只不過多了一個洞。一個可以讓一隻手伸出
來,也可以讓一隻手縮回去的洞。手不見了,洞還在。

    手是從洞中來的,洞是怎麼來的?這塊地也與大地聯結,這塊地上的泥土也和別的
地方沒有什麼不同,也許能夠生得出草木果實花樹,卻絕不會憑空生出一個洞來。一個
裡面隨時都會伸出一隻手的洞。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