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神奇的裁縫            

  仔細一看,這個人的確是個裁縫,再仔細看看,你又會覺得,他什麼都像,隨便你
說他是幹什麼的,都絕不會有人懷疑。每種行業都有他這樣的人,平平凡凡的樣子,普
普通通的裝束,客客氣氣的笑容。

    「我是個好裁縫,附近幾百里以內,絕對不會有此我更好的裁縫。」他微笑道:
「我做出來的衣服,保證式樣新穎,而且剪裁合身。」好裁縫本來是人人都歡迎的,但
這個裁縫卻是例外,這地方絕對沒有一個人歡迎他。

    大婉勉強笑了笑,「我看得出,你是一個好裁縫,可是,不管多好的裁縫,沒有布
料也做不出衣服。」

    衣服做好,無十三就不會讓他們再安安穩穩的耽在這裡了。她希望這個裁縫做不成
衣服,她看不出他身上帶著衣料。

    這個裁縫卻說道:「我剛才已經帶來了,保證郡是最好的料子,顏色好,花樣新,
質料高貴,而且絕不褪色。」

    「你帶來的料子在那裡?」

    「就在這裡。」

    誰也看不見他帶來的衣料在那裡,可是他一轉身,手上就忽然多出了兩疋綢緞,一
疋大紅綢子上面還繡著金花牡丹。每個人都怔著。誰也看不出他是用什麼法子,從什麼
地方把這兩疋綢緞拿出來的。然後他又像變戲法一樣,變出了一大包胭脂香油花粉。誰
也看不出在他身上有什麼地方能藏得下這麼多東西。

    鐵震天歎了口氣:「想不到我們這些老江湖都看走眼了,想不到這位朋友居然是位
高人。」

    裁縫微笑搖頭。「我不是高人,我一點都不高,你長得就比我高,越高的人穿衣服
越有樣子,越好看。」他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鐵震天:「只可惜你這身衣服做得不好,下
次有機會,一定要讓我替你做兩套。」

    「我剛才好像聽說,你還帶了頂花轎來。」

    「時候一到,花轎自然會來的。」裁縫笑道:「新郎新娘都不急,各位何必著
急。」

    「新郎新娘」這四個字一說出來,每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他們果然沒有猜錯,無十三的野心果然不小,如果他真的能娶到「碧玉山莊」的大
小姐,不但碧玉夫人要氣死,大婉也要一頭撞死。

    鐵震天忽然問大婉:「我們能不能讓他替謝姑娘做衣服?」

    「不能。」

    鐵震天道:「天下有沒有不會做衣服的裁縫?」

    「好像只有一種。」

    「那種裁縫不會做衣服?」

    「死裁縫。」

    這個裁縫居然好像還聽不出他們的意思,居然還在笑。「我不是死裁縫,我是好裁
縫。」

    「只可惜好裁縫也會變成死裁縫的,」鐵震天冷笑,慢慢的伸出了手。他的傷已經
快好了,他的鐵掌伸出,全身骨節暴響,密如爆竹。

    這個裁縫就算真是笨蛋,現在也明白他的意思了,忽然大叫:「等一等,我還有話
說。」

    「你說。」

    「我要說的話,也只能對馬如龍一個人說。」

    「他不想聽,」鐵震天一步步逼近:「我知道他不想聽。」

    馬如龍忽然走近來。

    「這次你錯了,」馬如龍道「他也是人,他說的話我為什麼不想聽?」

    馬如龍帶著裁縫走了,沒有人阻止,也沒有人反對。只要是馬如龍決定的事,就沒
有人反對。這個裁縫究竟有什麼秘密要告訴馬如龍?為什麼只肯告訴他一個人?沒有人
知道,也沒有人想知道。大家都信任馬如龍,就好像相信他們自己一樣。誰也不知道這
種情況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可是現在情況已經這樣子了。

    過了很久很久,馬如龍才回來,是一個人回來的,大婉立刻問他。

    「那個裁縫呢?」

    「在後面的房裡替謝玉侖量衣裳。」

    「你為什麼讓他去?」

    「因為他是個裁縫,他本來就是要來量衣裳的,」馬如龍道:「世上並不是只有他
一個裁縫,我不讓他去,別的裁縫就會來了。」

    他的解澤實在不能讓人滿意,現在他們最需要爭取的就是時間,多爭取一刻,就多
一分機會。這道理馬如龍明明應該懂的,可惜他偏偏不懂,雜貨店裡面的人都忍不住要
歎氣,雜貨店外面的無十三卻忽然大笑。

    「我已經有很久沒有佩服過別人了,」無十三道:「現在卻不能不佩服你。」

    「你佩服我?」馬如龍居然問:「你為什麼要佩服我?」

    「因為我知道你就是那個馬如龍,這些人本來全都是你的冤家對頭,早就應該把你
活埋了的,」無十三道:「可是現在他們每個人好像都服了你,有什麼秘密都只肯告訴
你一個人,就算覺得你做的事有點笨,也沒有人反對,像你這種人,實在不應該陪他們
一起等死的。」

    「我應該怎麼辦?」馬如龍居然問。

    「你應該出來,跟我見個面,交個朋友。」

    馬如龍居然立刻答應道:「好,我出去。」.他居然真的出來了。無論誰都想不到
他會出去的,就連無十三自己都一定想不到。可是他居然把別人連做夢都想不到的事做
了出來。難道他真的想跟那個瘋子交朋友?難道他真的不知道一出去就可能會死在那個
瘋子手裡?難道他也是個瘋子,跟無十三一樣的瘋子,平時看來雖然不瘋,其實卻瘋得
厲害。

    看到他推開門板上的一個小門走出去,每個人都嚇了一跳,鐵震天看著大婉,大婉
看著鐵震天。兩個人都不能相信馬如龍竟忽然變成了這麼樣一個人。

    「他是不是瘋了?」

    「好像沒有。」最瞭解馬如龍的本來是大婉,現在卻連大婉也沒有把握能確定了。

    「他看起來好像也不算太笨。」

    「他絕不笨。」

    「那麼他為什麼要出去?」

    「天知道。」這種事好像的確只有天知道。

    鐵震天忽然又問:「你看那個裁縫是不是有點怪?」

    「不但有點怪,而且怪得要命。」無論誰能夠忽然從身上變出兩大疋綢緞來,都絕
不會是個平凡的人。

    「我知道江湖上有種攝心術,能夠讓別人的本性迷失。」

    「是真的有。」

    「你看馬如龍是不是被那裁縫用攝心術迷住了。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子。」

    這種想法當然非常有可能,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是那個裁縫已經制住了謝玉侖,用謝
玉侖來要脅馬如龍。

    鐵震天和大婉都已經想到了這一點,同時衝入了那道掛著布的門簾。一衝進去,他
們又大吃一驚,遠比剛才看到馬如龍走出去時更吃驚,比看見鬼更吃驚。鐵震天縱橫江
湖數十年,從來也沒有見到過這麼驚人的事。他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究竟看
到了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