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盛宴            

  王萬武已經站了起來:「我也想得要死。」戰宴還未開,泥濘的空地上已鋪滿圓潤
晶亮的黑石,但卻只擺著一張木質極好,雕刻極精緻的胡床。胡床後百錦帳高高支起,
一個鬈鬚髯,凹眼碧睛的波斯奴,戴著頂鮮紅的帽子,帽子上垂著藍色的絲帶,穿著件
繡金的黑色長袍,繫著條鮮紅的腰帶,手扶彎刀,肅立在胡床後。無十三就坐在這張胡
床上。

    他看起來絕不像是個無名無姓無父無母的孤兒,更不像是個瘋子。他的臉色非常蒼
白,但卻非常英俊,也的態度溫文而優雅,蒼白的臉色使人很難看出他的真實年紀,文
雅動人的微笑,和華麗高貴的服飾,更使人根本就不會注意到他的年紀。

    戰宴雖然仍未開,客人卻已經到了不少,絕大師他們居然也是他的客人,也像別的
客人一樣,站在胡床前面。因為這裡除了這張胡床外,既沒有桌椅,也沒有可以讓人坐
下來的地方。

    除了這張胡床外,這裡根本連一樣東西都沒有。但是,到鐵震天和王萬武出來後,
主人居然用最客氣的態度,請他們「坐下來」。

    他先問那波斯奴:「你看還有沒有別的客人會來?」

    「我看沒有了。」

    無十三立刻舉手揖客,帶著絕無虛假的微笑說:「請坐,請各位先入席坐下來再說
話。」

    第一個「坐下」的居然是絕大師,坐在一張根本不存在椅子上,他的臉上還是全無
表情,懸空坐在那裡,就好像下面真的有張椅子一樣。於是每個都「坐」下去了,只有
鐵震天還站著。

    無十三問他:「閣下為什麼不坐?」

    「我喜歡站著吃東西。」鐵震天回答得也很妙:「站著吃才能吃得多些。」

    「有理!」無十三拊掌微笑,說道:「今天各位一定要多吃些,今天我替各位準備
了東海烏魚,北海的魚翅,南海的燕窩和龍蝦,京城的羊羔和烤鴨,江南的醋魚和蒸
蟹,還有整只的牛羊,足夠讓各位開懷大嚼。」

    他說的這些東西根本連一樣都沒有,但是他卻用最慇勤的態度一再勸客「多吃一
點」。他還替絕大師準備了一點素菜。

    第一個開始吃的又是絕大師,連絕大師都已經在吃了,別的人當然也只好跟著吃。
這些人幾乎全部都是威鎮一方的武林大豪,江湖好漢,現在,卻像是小孩子在辦「家家
酒」一樣,每個人都合手拿起了一雙根本不存在的筷子,坐在一張根本不存在的椅子
上,開始吃喝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唯一和孩子們不同的地方是,他們自己也不認為
這種玩法很有趣。他們的動作看來雖然很滑稽,神色卻很沉重。

    除了絕大師外,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好像被一雙看不見的手扼住了脖子。絕大師瞼
上卻還是全無表情,一筷子一筷子慢慢的夾菜,一口一口慢慢的咀嚼,咀嚼的也不知是
憤怒,是恐懼?還是一嘴苦水。自從他成名以來,從未在任何人面前做過一件丟人洩氣
事的。可是現在他已將他辛苦博來的聲名,捧著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東西,一口口嚼碎,
一口口吞下肚裡!

    鐵震天看得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他想不通絕大師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
對這瘋子如此畏懼。只不過現在他已明白無十三是個什麼樣的瘋子了。

    大婉雖然已經將他描敘得很仔細,但是,鐵震天現在才知道,不管她說得多仔細,
還是不足以形容出他的瘋狂可怕於萬一。無十三也在盯著鐵震天,只有鐵震天一個人沒
有動筷子。

    「你為什麼不吃一點?」

    「吃什麼?」

    「羊羔和醋魚的味道都很不錯,」無十三道:「烤鴨也要乘熱吃才好。」

    「烤鴨在那裡?」鐵震天問:「酷魚在那裡?」

    「你看不見?」

    「我看不見。」

    無十三道:「別人都看得見,你為什麼看不見。」

    「因為我沒有他們聰明,」鐵震天道:「你說的這些東西,一定只有聰明人才看得
見。」

    無十三又盯著他看了老半天,忽然大笑:「原來你是個呆子,這麼多好吃的東西,
只有呆子才看不見。」

    他的聲音忽然停頓,臉上忽然露出種憤怒之極的表情,轉過臉,狠狠的瞪著馮超
凡,厲聲問:「你怎麼能做這種事。」

    馮超凡怔了怔,「我做了什麼事?」

    「有這麼多好東西你不吃,為什麼偏偏要吃我的小狗?」

    「你的小狗?」馮超凡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你的小狗在那裡?」

    「剛才還在這裡的,」無十三道:「現在已經被你連皮帶骨都吃了下去!」

    他看來不但憤怒,而且悲傷:「這條小狗我已經養了好幾年,就像是我的兒子一
樣,你為什麼要吃掉他?為什麼如此殘忍?」

    馮超凡臉色變了,「奉天大俠」馮超凡三十年前就已成名,以一對六十三斤重的混
元鐵牌縱橫白山黑水間,什麼事他沒見過?他當然已看出無十三是存心找他的麻煩。他
希望絕大師能助他一臂之力,跟這瘋子拚一拚,他們是多年的好朋友,絕大師至少總該
替他說句話的!

    想不到第一個替他說話的並不是他的好朋友,而是他一向深惡痛絕的大盜鐵震天。
「這裡根本連一條狗都沒有,」鐵震天道:「大狗小狗都沒有。」

    「你是呆子,你當然看不見。」無十三道:「我親眼看見的,絕不會假!」

    「這次你恐怕看錯了。」

    「你一定要說這裡沒有狗?」

    「絕對沒有。」

    「可是我說有,而且已經被他吃進肚子!」無十三臉上忽然又露出種神秘的笑容,
一字字道:「你想不想跟我賭?」

    「怎麼賭?」

    「賭那條小狗是不是在他肚子裡,」無十三吃吃的笑道:「用你的人頭做賭注。」

    鐵震天忽然覺得手腳冰冷了,胃裡好像已經開始要嘔吐,他已經猜出這個瘋子要干
什麼。馮超凡顯然也猜出來,忽然大吼一聲,向無十三撲了過去。他的「虎爪功」和他
的混元鐵牌,同樣都是威震關東的武林絕技。

    絕大師的臉色居然也孌了,疾聲道:「住手!膘住手!」他說得還是遲了一步,馮
趨凡的身子已撲起,無十三身後那波斯奴的彎刀已出鞘。

    刀光一閃,鮮血如亂箭般射出。只有一種方法能看出一個人肚子裡有沒有小狗,一
種最原始,最野蠻,最殘酷的方法,一種只有瘋子才會用的方法。這個瘋子用出來了。
縱橫江湖三十年的馮超凡,竟沒有閃過這一刀,開膛剖腹的一刀。

    每個人臉色都變了,有的人已忍不住在嘔吐,有的人向外逃竄,有的人向前猛撲!
無十三還在吃吃的笑,笑聲瘋狂詭秘而淒厲,無論誰只要聽過一次,一輩子都忘不了。
刀光還在不停閃動,一刀就是一條命。沒有人能避得開這波斯奴的刀,因為他一刀劈來
時,已經先有一枚黑石飛過來,是從無十三手裡飛過來的。

    無十三以中指彈黑石,風聲一響,黑石已打在對方的穴道上。能夠避得開的只有絕
大師和鐵震天,但是他們也沒法子逼進那張胡床,刀光和血光已封住了他們的眼。他們
幾乎已看不見無十三的人在那裡。就在這時,他們看見了馬如龍。

    馬如龍衝入了刀光和血光,他不是來送死的,他是來救人的,雖然他自己也沒有把
握全身而退,但是他一定要冒這個險。沒有人能拉得住他,他寧死也不能坐視這種殘殺
繼續,他一定要把能夠救出來的人全都救回來。在這一瞬間,他根本沒有把自己的死活
放在心上。

    他沒有死,他知道自己沒有死,而且救了幾個人回來。但是他衝回雜貨店時,已筋
疲力竭,一進門就已倒下!他出生入死,拚了命去救回來的人是誰?

上一頁  下一頁